《烽原豪侠》

第二十九章 此别天涯

作者:上官鼎

无忧王后只道立青乐昏了头,她继续道:

“你功夫虽则不错,可是心地太过宽厚,往往为人所乘,而且犹豫不决,这几点你得注意。”

立青恭身道:“晚辈谢王后教诲。”

秦琪插口道:“方大哥可有决心哩。”

无忧王后笑道:

“女生终须嫁人,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为师还有什么好说的。”

立青这人讷于口舌,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应付解释之词

秦琪见一切都落在她的算计之中,只喜得掩不住笑面如花

无忧王后道:

“小丫头,瞧你不害羞,喜成这样儿。”

秦琪嘟起笑嘴瞪着师父,无忧王后看看秦琪,又看看立青,

她心中暗道:

“珠联壁合,我老人家就该如此快速促成这椿美满姻缘,不然世事悠悠,又岂是人所能预料。”

她忽然目放奇光,那其中包含了奔放和任性的意味,但只一刻,又恢复了那慈和深湛的目光。

无忧王后道:

“非是我老人家不知趣,实在是有事不能分身,棋儿得替我送信到百花谷你大师姐那里去,待你办完家事,一年后务必到南海来,那时,哈哈……”

她看着立青,表示歉意,立青忖道:

“世上有这种主蔼的师父,那她徒儿的幸福,真是教人心羡不已。”

无忧王后从怀中取出一封信对秦琪道:

“咱们这就启程,为师和你有一段同路。”

秦琪羞涩道:

“方大哥,我……我没有什么东西送你,那只黑虎就算你的了,你随便送给谁都可以。”

立青茫然点头称谢,无忧王后道:

“有师父替你们作主,还用什么聘物?哈哈,琪儿,你平日粗枝大叶,现在却是精明得紧。”

琪儿闹着不依,无忧王后道:

“孩子,知足常乐,无忧无虑,咱们别过了。”

她推着秦琪,脚步微动,已在十丈之外,秦琪回转小脸,喜气洋洋向立青招手,立青呆在那里,仿佛是在梦中,当他惊醒时,整个林子只剩他一个人。

“我该怎么办,可兰可兰,我心中还是只有你一个人,你别担忧。”

立青默默想着,然而他心中真的只有可兰一人存在?立青喃喃道:

“我是在骗自己罢了。”

无忧王后送走秦琪,心中很是轻快,这小妮子在江湖上行走也不过一两次,居然进展如此快速,立青这孩子她是一见喜欢的,她想道:

“琪儿大事已定,不知兰儿的朋友怎样,这两个乖徒儿眼界高于天上,我真伯没有人能配上她们,想不到她们都有了心上人,我做师父的倒是替古人担忧了。”

她又想道:

“什么叫配不配,什么叫门当户对,这些都是假的,云儿明知那人有妻有室,她却偏偏要作茧自缠,抱恨一生,事实上,我本人何尝不是一样,当年我是何等尊贵,那人儿却是个没有武艺的富公子,我死心塌地,唉,他却一气而去……”

她想着想着,丹阳子的面容在眼前晃来晃去,她轻叹一口气,忖道:

“做了道士,这也表示避情遁世罢了,唉,人老了,想起当年来真如一场戏,这戏的结局是惨痛的,赔进去了两个人终生的幸福。”

她走着,口里不由喃喃唱道:

“知足常乐,无忧无虑,如果当年我和卓翔不闹翻却又怎样?

人生恰如明月,盈极则亏,太美满了就不能长久。”

忽然前面人影一晃,无忧王后叫道:

“兰儿,为师在此。”

可兰笑嘻嘻地跑了过来,她道:

“我以为师父没瞧见我,想躲着吓您一跳。”

无忧王后道:

“你的宝贝师妹叫我寻着了。”

可兰急问道:

“她在哪里,师父怎不把她带回来?”

无忧王后笑道:

“就算我将她捆住带回,她心也早就飞跑了。”

可兰冰雪聪明,她笑道:

“师妹原来……原来是去会……会她心上……心上人么?”

无忧王后道:

“可不是,兰儿真聪明,啊!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兰儿你也是想……”

可兰插口道:

“师父别乱请,师妹也真是,去会心上人也该告诉我们一下,真教师父急坏了。”

无忧王后道:

“这个就不能怪她了,兰儿,有些事你非得认真不可,否则你就干脆不尝试它。”

可兰睁大眼睛,似懂非懂的看着师父,无忧王后道:

“兰儿,你猜琪儿的眼光怎样?”

可兰奇道:

“师父,您是见着琪妹的心上人了?”

无忧王后道:

“岂只见着了,还替他们作了主,一年之后要那孩子来我们岛上哩。”

可兰埋怨道:

“师父真好琪妹没人要似的,这么急忙要把她往外送,琪妹任性无比,您老人家也不替她仔细观察一番。”

无忧王后笑道:

“我如觉得他不好,琪儿会理我的意见么?兰儿别说嘴,你也是一样的,你师妹人虽顽劣,却是聪明无比,那孩子真是不错,又俊俏又厚道。”

可兰忖道:

“如果您看到我方大哥,不知要如何赞他了。”

无忧王后道;

“那个年纪最多只比你大一两岁,武功极是不错,他姓方,名叫方立青。”

可兰猛然大震,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颤声又问道:

“师父,他叫什么名字?”

无忧王后悠然又道:

“这孩子姓方名立青,倒是真个好娃儿。”

可兰只觉手足发凉,脑中是天族地转,一刻之间,她眼前的景象变了,青葱的树木不见了,前面是一片茫茫的黄沙、落日、晚风,自己长长的影子,孤单地陪伴着。

无忧王后两眼望着前面,没有注意可兰的表情,她含着笑缓缓道:

“琪儿那娇纵的性儿,可是在那孩子面前却是处处讨好,温柔体贴,真是一物克一物。”

可兰没进半句,她喃喃道:

“是么?师父!”

无忧王后回头见可兰脸上如痴狂,她心念一动,笑道:

“兰儿,你想到哪里去了,瞧你,师父讲的话一句没听进去,我想……我想……啊,原来如此,兰儿你有事尽管自去,师父一个人回岛去。”

她温和的笑着,好像觉得猜中徒儿的心事很是得意。

可兰呆呆瞧着师父可爱的面孔,眼泪几乎夺眶而出,但她是个矜持的少女,这事她无论如何也不愿被师父知道,她长吸一口气道;

“师父,我陪您回去。”

无忧王后摇手道:

“兰儿,师父还有件私事要办,你好不容易从南海跑到中原来,何不到处多玩几天,再说,你那好朋友也一定想念你得紧,你去看看他也可以啦,哈哈,兰儿,你可别害羞,师父说的都是实话。”

可兰也希望目下离开师父,她需要一个人独自好好思量一番,便点点头道:

“师父,兰儿想到杭州西湖玩玩。”

无忧王后笑咪咪的连声说好,可兰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眼看白衫轻飘,师父已消失在小路的尽头。

这时候,可兰才觉得心中空虚得可怕,像是在往无底深渊中坠,没有抓到任何攀附一样,一个极端理智的少女,此刻悲极而哭不出来。

她想到自己生命中的一切,从有记忆起……师父温柔美丽笑容,师妹巧佻顽皮的性子,这在以往最令发也陶醉的一切,令她感到幸福的一切,在一刹那都成为漠然而不太重要的了,为一个更令她心神俱醉的事发生了。

“方大哥。”她默默想着:“自从他闯进自己紧闭的心扉后,一切都变得开朗了,那人……那诚恳的目光,难道这都是么?我一万个不相信,可是,师父亲口说的。”

“琪妹将黑虎都送给他,他就不该再来骗我,他口里说和我好,原来是一片假话,他心里只有……只有师妹,又何曾有我这痴丫头一点点分量。”

她感到口心一咸,下chún滴下几滴鲜血,浸在白衫上显得格外分明,耳畔似乎又响起立青款款柔情的话:

“兰妹,咱们死在一块,黄泉路上有你相陪,也不会感到寂的

可兰喃喃道:

“假的,假的,方大哥,我情愿死一千一万次,也不愿知道你诚实的眼光原来都是虚伪的。”

她站起身来、眼前尽是花的清香,她又仿佛回到了百花谷中,群兽在怒吼着,立青仗剑立在她面前。

她漠然地向前走着,走到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旁,水中的影子在微微晃动着,她看着水中那俏丽绝俗的容颜身形,心中真是自哀自怜,她想:

“我怕方大哥嫌我太纤弱了,可是……可是……这样子给谁瞧呢?”

她不自禁地用理了理垂下的散发,她忖道:

“我从小至今,不知让琪妹几百次了,这次我也就让她让到底吧,这个身子没有人爱怜,就让它到外漂泊,直到没有知觉那天来临吧。”

她想到此,一种成全他人的情操弥漫着,可是心中仍是隐隐作痛,忽然身后噗咚一声,一粒石子掉入溪中,激起了一片水花

可兰回身一瞧,只见不远处一棵大树下坐着一个chún红齿白的少年和尚,正在无聊地抛石头耍子。

那少年和尚似乎正为一件事苦恼着,并未注意可兰,可兰见他生得可亲,不由多瞧了两眼,那少年和尚喃喃地道:

“大师伯约我在此等候,他有事要我办,怎么等了三天,也不见他?这次如不是要求他老向师父说句情,不必追究我偷跑下山之罪,我才不耐等他哩!”

少年和尚一抬头,正碰着可兰瞧他的眼光,他向可兰点点头,心中却想:

“这女子一个人站在水边,不言不语只是看着水中,瞧她满脸失意,莫要是寻个短见,那我和尚可有事得做了。”

他见可兰脸上白得透明,站在溪旁衣衫襟带飘动,神采十分飘逸,他又胡想道:

“这女子育是飘飘如仙,如果站在云端,倒像是救难的观音菩萨了。”少年和尚止是心如,那夜秦琪偷偷别他而去,他次晨很是不自思并未得罪这女子,不知因何而去,他这数日经历奇奇怪的事,过得很是热闹,不管是什么大事小事,只要他小和尚见的,非设法插上一手。

久待大师伯不至,心中很是烦闷,他不禁又想到骑虎的秦琪,他想:

“如果那女娃在这,和她胡聊几句,也胜似一个人干坐,目前那女子哭丧着脸,好像家里死了人,真是没趣,那女娃这次对我和尚倒很不错,一路上嘘寒问暖,可是为什么一声不响便跑掉?”

其实秦琪见心如和尚天真可爱,虽然已长大不少,仍然不失子之心,她上次失意之际突逢旧友,自然觉得分外亲切,是以心如管气不少,心如每次见她时都见她傲气凌人,这次自是受宠若惊、怀念不已。

***

心如又忖道:

“楚大哥上回不是说过,凡是女子对你有意,定然装模作祥,故意生气发嗔,不好,那生秦的女子莫要是对我和尚有意了?可是天大祸事,乖乖不得了。”

他一厢情愿的想着,只觉此事大有可能,心中急得很、可是有一种沾沾自喜的感觉,那楚大哥正是他混江湖时所结识的镖师。

可兰见少年和尚发现自己,不好意思再逗留,正待举步离去,忽闻一声暴吼,一个苍老的声音道:

“你这老匹夫到底意慾如何?”

另一个阴阴的声音道:

“老夫本待将汝等一手斩绝,如今大发善心,汝等只须自己动手废了武功,这便放汝等上路。”

他口气狂妄,似乎是对一批引颈待斩囚徒说着,心如和尚一惊暗道:

“这魔头怎么在此出现,不知又在害谁,此人本事非同小可,我和尚鲁莽不得。”

可兰回首望了心如一眼,心如站起身来,神色凝重向可兰招招手,可兰跟了过来。

心如低声道:

“这位姑娘快走,前面那魔头见人便杀,别碰着他为妙。”

可兰觉得那声音耳熟,问道:

“那人是谁?怎么如此厉害?”

心如伸伸舌道:

“告诉你也不知道,姑娘快走便是。”

那苍老的声音又道:

“老匹夫,你口出狂言,难道就真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中么?”

那阴阴的声音道:

“汝等也算是英雄?真是岂有此理,时候不早,就待老夫动手。”

小和尚心如见可兰不走,他心中赌气暗忖:

“碰到了这瘟神还不快跑,等会可有你好看的了。”

他凝神屏息走到一处密林树边,轻轻拨开一些树叶,只见不远处围着一大堆江湖汉子,当中站着一人,气派昂然。

那当中的人挥挥手对身旁一个老人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此别天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原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