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原豪侠》

第 三 章 豪情千丈

作者:上官鼎

夜色已深。

小河流水潺潺地流着,只有在这恬静的夜里,才能听得出河水的声音,哗啦啦地,在单调中带着一种幽幽的和穆。

在方家的大宅子里,一条黑影悄悄地溜出了天井,他抬头四头四方张望,一望而知是个毫无经验的“雏儿”。

正当这少年左顾右盼之时,忽然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他惊骇万分地转过身来,只见一个全身黑衫的汉子默默地站在他的身后——

“呀,韩叔叔,是你——”

“立青,早知道你会蠢蠢而动,你怕叔叔不带你去么?”

那少年脸上一红,没有答话,韩叔叔轻声道:

“你要去也可以,但是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无论发生什么,没有我的招呼,你绝不可出声动手。”

立青答应了,韩叔叔道了一声“走”,两条黑影飞快地飘出了又高又厚的墙。

小河横在眼前,立青道:

“船……”

韩叔叔在河岸草丛中拾起一块木桥他对立青道:

“河宽七丈,我的木板落在三丈半,你度量好距离。”

他喝声:“起跳!”立青跃身而起,刚刚飞到三丈半,“拍”的一声轻响,一块木板落在他的足下水面上,一分一厘也不差。

他的脚尖在木板上一点,身形再次飞起,到了对岸,他方始叫道:

“韩叔叔好准的手法。”

身边风声一响,韩叔叔已一跃而过了小河,站在他的身边。

立青低声道:

“韩叔叔,依你看那什么江南七义在江湖上算得几等人物?”韩叔叔道:“江南七义么?若说那老么,只算得三流人物,老大、老二、老三三人,却是非同小可……”

立青吸了一口气,晚风有些凉凉的,他觉得全身每个毛孔都受到深深的刺激而兴奋。他们沿着田野走着,黑暗中一点声音都没有

立青轻轻地道:

“韩叔叔,有一件事我真觉得奇怪——”

韩叔叔道:“什么?”

立青道:

“爹爹不喜欢出来走动,奇的是咱们的左右邻居也是深居幽阁,从来不见他们出来玩玩走走……”

韩叔叔道:

“咱们左边那家的主人简老先生我见过几次,右边的梅家我却是仅仅见过一次,好像是一个光头的老人,看样子倒像是个饱学之儒呢!”

立青抬起头来,只见天空虽有月亮,但是黑云密布,他低声道:“不要三鼓了。”

忽然,一条人影如惊鸿一瞥地在左面密林中一闪,接着就消失了,立青也看到,他一把抓紧了韩叔叔的手,紧张地道:

“韩叔叔——有人!”

韩叔叔的脸色一变,他呆立了下来,脸上显出一种潜心思索的神情,立青催了一句:“韩叔叔,方才那人是谁?”

韩叔叔口中答道:

“不知道——可能是江南七义中的人吧……”

但是,他在心中却又惊又疑地一直忖度着:

“难道天下真有这等怪事?莫非是我眼睛花了?不,绝不会的,我方才清清楚楚地认出,那人分明是左边隔壁家的简老先生啊?简老先生竟是武林中人?这怎么可能?”

他见立青迷惆地望着他,于是低声道:

“咱们走吧——绕过这排农舍,大约就是他们所约的地方了。立青,尽找东西掩蔽身形!”

立青无比兴奋地向一排矮树窜去,他们绕过了农舍,藏身在一堆又浓又密的竹林之中。

月光下,背对他们站着一排七个人,立青心中想:“江南七义已经到了。”

咚,咚,咚!

远处传来三鼓之声,那七人同时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立即粗着嗓门骂道:“他妈的,姓梅的老匹夫没有种!”

他的话声方才落口,一条人影比旋风还要快地窜了出来,那人一伸手便向七义中发话之人抓去,立青听得呼呼破空之声,他不禁惊骇于这人出手之快!江南七义中的粗嗓汉子反身挥掌一拒,竟被震退了五步,那人“相好的,敢情是冲着我来的——”

那七义忽然齐声叫了起来,异口同声地道:

“你是谁?你是谁?”

立青听得不禁咦了一声,他心想:

白天他们在赌场上不是全朝过相了么?怎么又不认得了?”

韩叔叔却是惊得浑身一抖,他伸手抹了一把汗,暗道:

“天下竟有这等奇事?这人虽然站得远,但是我可确定这人必就是咱们右隔壁的梅老头——啊,他姓梅,是以江南七煞骂‘姓梅的’时候,他就误会了!”

他心中虽然惊骇已极,但是仍然勉力镇静了下来。这时立青也发现这人并非那赌场中“梅老爷”,他正要告诉韩叔叔,却见韩叔叔点了点头,表示他已知道。

那人冷笑一声,忽然从袖中掏出一张大红拜柬来,刷的一声丢在地上,他哈哈大笑道:“我是谁?我就是你们这批狗腿子所要找的人呀!”

江南七义似乎怔怔然不知所措,其中一个雄壮的声音道:

“咱们骂姓梅的,又干你什么事了?”

那人大笑道:

“好糊涂的狗腿子,我就是姓梅的——你们所要找的钦犯,嘿嘿!”

江南七义不禁大怒,但他们也明白了这是一个误会。他们尚未开口,忽然一声阴森森的笑声,那地上的大红拜柬忽然被一阵古怪地旋风卷起,一个黑影从黑暗中走出来,那红色拜柬正落在他的手中。

江南七义中的老二骇然低声道:

“‘玄门幽风’!冷浩到了!”

“冷浩!”

“冷浩!”

每个人的心中都大大一震,立青感到韩叔叔的身躯微微一震,他正想开口,韩叔叔的眼光止住了他——

那姓梅的老人嘿嘿笑了一声道:

“梅某何德何能,竟劳御林军大教头冷大人亲自出动。嗨!梅某说句不中听的话,世上的人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人是驱使人的领袖;第二类人是供人驱使的可怜虫;至于第三类么——嘿嘿,这种人驱使着一批人,但他自己却也是别人的走狗。依我老儿的愚见,这第三种人夹在当中,明知故犯,比徒然供人驱使的可怜虫还要可怜百倍!”

黑暗中,冷浩全身穿着一袭大红锦袍,他只微哼了一声,声音冷得如肃杀秋风。

“姓梅的,三年前居庸关上罗家三剑的事,可是你干的?”

姓梅的哈哈大笑,满不在乎地道:

“一点不错,到现在我还在奇怪,罗家这三个不肖的小子怎么会替冷大人当起差来,那时我老儿一时火起,便把这三个不成材的小子宰啦!”

江南南七义心中全是一震,罗家三剑在武林中有极高的声誉,三年前暴死居庸关头曾轰动整个武林,想不到就是死在这老儿

冷浩忽然转首对江南七义道:“这七位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江南七义了,各位和这位梅老先生可有什么过不去的地方么——如果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可否让冷某先和梅老先生了结一件事?”

江南七义道:

“咱们和梅老先生全是误会,冷兄请便。”

冷浩唱个喏道:“冷某谢了。”

他一转身,飞快地挥出一掌,身边一棵碗口粗细的松树应声而折,他大声道:“姓梅的,咱们寻个清静地方吧!”

姓梅的老人耸耸双肩,稀松平常地搓搓手道:“跟你走吧!”

冷浩一晃身影,呼的一声,笔直地拔起,落在一棵五丈高的树梢上。

江南七义在心中都暗暗震惊,心想玄门幽风威震武林,冷浩确有一身了不起的武学。他们方才想到这里,只觉眼前一花,那梅老儿竟然一步轻松无比地也到了树枝上,霎时两条人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七义相对骇然,只听得夜风中传来一阵阴森森的怪笑,分明是那个冷浩的声音:

“哈哈,梅古轩,你要和我赛脚程么?”

“嘿,梅古轩!原本他就是梅古轩!”

七义几乎同时喝将出来。十年前,泰山大会上掌震南海金发岛主的梅古轩,他似惊鸿一瞥般在武林中干了这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后,却忽然消失了踪迹。

黑暗中的韩叔叔嘘出了一口气,他喃喃地道:

“我们的隔壁住着这样一位惊天动地的人物我们竟不知道,还有……还有左边的那姓简的,他好俊的轻功……”

正在此时,忽然一个稳重的声音传来:

“七位,恕老朽迟到了。”

只见那赌场中内功震人的梅先生缓缓一摇一摆地走了过来,江南七义同时冷哼了一声。那梅老先生走到七步之外,缓缓站了下来。

“梅老先生好一个深藏不露呀!”

梅老先生拱了拱手道:

“不敢!不敢,倒是各位全都是威重江南的好汉,何必和无知村夫计较得失?”

七义中老么冷笑了一声道:

“难得梅老先生还知道咱们这几号人物,梅老先生既是看不贯,就请出手教训教训咱们吧!”

梅老先生吸了一口气,他向着七义作了一揖,连声道得罪,那老么冷笑一声道:

“现在已经晚了!”

梅老先生一双雪白的眉光刷的一竖,但是立刻又堆满了笑容道:

“老朽这厢有礼了,老朽不过瞧那个村农输得可怜,这才……嘿!实在没有得罪各位之意……”

“告诉你,现在已经晚了。”

仍是老么阴森森的声音。

梅老先生浑身抖颤一下,他似乎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放得平和。

“依各位之意,要老朽如何方能满意?”

那老么道:

“梅老儿既然如此没种,咱们也不愿太甚,只要你跪下磕三个头。”

梅老先生猛可跨前一步,他的全身衣衫猛然一震,但是他并没有跨出第二步,他只缓缓的把捏紧的拳头放松,低声道:

“老朽向各位行三个礼吧!”

他说着就向七义作下揖去,他方才弯下腰,那老么猛一伸掌,喝道:

“跪下”

他一掌拍向梅老先生的背脊,又重又狠,竟像要立刻把梅老先生死在掌下一般——

藏在暗处的立青几乎要叫出声来,但是立刻被韩叔叔一手蒙住他的口。只听见梅老先生猛可大喝一声,他弯下的身躯此刻站直了,他的脸上露出无比的威风,那江南七义的老么已是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了。

梅坶先生一个字一个字地响在空中:

“你欺人太甚了!”

江南七义其他六人同时一声惊呼,怔在当地。

梅老先生的脸上,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颜色。

七义中的老大蓦然仰天哈哈一笑,那笑声简直比哭还难听,他笑了一声,怪声说道:“姓梅的,你教训得好,咱们老么承你的教训啦!”

梅老先生哼了一声。潜伏在暗处的立青忽然觉得,这个老人的态度突地有了一个天大的转变。

韩叔叔也曾告诉他,七义之首五阴手张光的功力,比老么要胜过十倍。果然这一瞬间,张光已笔直向梅老先生走了过去

梅老先生的面上,如同笼罩一层寒霜,一反方才和蔼的神色,蓦然他开口冷冷道:

“老夫今日和这名满天下的七义一会,原来是抱着很大的希望,希望能化干戈为玉帛——”

他顿了一顿,张光“呸”地吐了一口唾沫!

梅老先生看也不看,继续又道:

“并且能结识这一批的英雄,嘿嘿!”

五阴手冷冷一笑,这一瞬间,他已走到梅花先生身前不及五丈之处。

梅老先生又道:

“老朽自我忍耐,特向各位大英雄好言赔礼,嘿,这个大英雄硬不受礼,这档子事,传出武林,包管没有人能相信,大名鼎鼎江南七义,竟是胸不能容芝麻豆粒,那可真不好看。”

张光一语不发,忽然立青发觉他的右掌,逐渐沁出一点冷森森的白雾。

梅老先生置若不见,又说道:

“老夫一再相劝,这位英雄连这一点薄面也不肯赏赐,老夫是忍无可忍,所以——”

五阴手张光斗然站直身子,停下足步,现在,他离梅老先生,不足三丈。他斜着双眼,身后的其余五人,也都没有动静,张光缓缓提起右掌,那冷森的白雾,愈冒愈浓!

张光不待梅老先生的话说完,冷冷一笑,用刺耳无比的声音道:

“所以——所以怎样?”

每一个人都知道“所以——”下面的话是什么,每一个人也都知道,当梅老先生说出那句话,五阴手张光要做些什么!

但是,梅老先生置若不闻,低低的道:

“所以—老夫宰了他!”

韩叔叔在暗处心头一震,这五阴手的功力,果是不凡,单是这一掌,已是一流高手。

梅老先生的左手,忽然一动,这一动好生迅速,大家只觉模糊—闪。

张光的双目一凝,他看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豪情千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原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