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原豪侠》

第三十二章 师门疑云

作者:上官鼎

天山掌门哑剑客龙杭冬与飞狐云焕和定下毒计,远走天山。取了物品,便匆匆下山赶回中原。

他一路奔波,日夜兼程赶路,只花费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这些日子来,他都尽量掩蔽自己的身份,好在他平日深居天山,江湖上鲜有所识。

自从那日血战,龙杭冬方知中原武林人才杰出,自己功力虽甚淳厚,但较之中原人才,仅是一般高低而已。

休说神州四奇,就是麦任侠、方柏昆的武功,也绝不在自己之下,他一生口不能言,心机、城府都较常人之为深,只想报了师弟之仇,立刻远遁天山。

为了借重艺云焕和之力除去麦任侠,他只好远上天山,用计先一网打尽方家,然后再合飞狐之力,想那麦任侠绝非敌手。

他虽为飞狐所利用,但心中却随时有与云焕和翻脸的阴谋,云焕和虽生性姦诈,但对龙杭冬的深沉心机,却也难以预料。

这一日他来到一个小市镇,时已正午,随便找了一家小店,饱餐一顿,却在店中发现了仇敌。

龙杭冬口不能言,吩咐伙计都得用手势,是以很是引人注意,这时正是日正当中,店中客人满座,龙杭冬无意之中瞥见左边有一个道士面背着自己,一袭青衫,入眼识得,正是自己恨之入骨,急慾置之于死地的青峰真人麦任侠。

任哑剑客心机如何深沉,也不由猛然一震,就在这时,刚好麦任侠一侧头,两人目光相对,麦任侠脸上一片木然,但他立刻发现尤杭冬喷出火焰的双目,正狠狠盯着自己。

对于这天山掌门,麦任侠并无什么仇,但龙杭冬对他,却有师门血仇,两人对望了一会儿,麦任侠淡淡地收回目光,背过身来。

那日荒庙血战,龙伉冬亲睹青峰真人以一敌众的雄风,单凭自己一人之力。想要杀死对方。确不可能,是以他微一沉吟,强抑下仇火。

青峰真人略进一些素食,便起身离去,龙伉冬心中默默寻思:

“冤家路窄,我何不就用这现成的葯粉,将麦任侠收拾了,立刻远回天山,云焕和的事再也不管,这葯物效力奇绝天下,麦任侠再机警,也绝对逃之不过。”

他本与云焕和仅是利益交换而已,互利才合,否则随时可分,是以他心念一转,立刻付帐,追了过去。

麦任侠似有满腹心事,缓缓而行,龙杭冬不知他有否注意自己的行踪,上前数步,冷然一哼。

麦任侠缓缓停下足步,转身过来,龙杭冬双目中仇火熊熊,冷冷瞪着对方。

麦任侠面无表情,看了看龙杭冬道:

“龙施主有何见教?”

龙杭冬默不作声,用手微微指着左边的一片小丛林,冷哼一声。

麦任侠沉思了一会儿道:“走吧。”

青峰真人自巨变后,性情大变,由豪气飞扬一转而为深沉寡言,他懒得和龙杭冬在大路上闹扯,立刻走向那丛林。

龙杭冬心中默默盘算,紧紧随着青峰真人,走入那丛林之中。

麦任侠打量一下地势,只见林后有一片空地,很是广阔,于是一个起落,走到场中。

龙杭冬掠身而至,麦任侠淡然道:

“龙施主请吩咐吧。”

龙杭冬怒哼一声,青峰真人目光一转,看了他一眼,哼声道:

“龙施主可是为那林碧铭施主之事?”

龙杭冬点首不语。

麦任侠脸上如罩寒霜,冷然道:

“林碧铭投身飞狐,卖友求荣,武林中人人得而诛之,贫道仅替天行道而已……”

龙杭冬阴阴一笑,心中却是怒极,青峰真人麦任侠冷冷又道:

“至于龙施主,身为天山掌门,竟也置身官家之事,贫道敬告施主一句……”麦任侠话声未完,只闻“呛啷”一声,霎时青光大作,龙杭冬拔剑而招,一气呵成,青峰真人胸前大穴,悉数被他剑式所封。

麦任侠吸一口真气,冷然接口说道:

“——天山一门将自施主而灭。”

龙杭冬剑式一吐,麦任侠身形平掠而后,哑剑客冷哼一声,长剑跟袭而至。

麦任侠身形才一落地,眼前又是一片青光,他大吼一声,反手一扬,“刷”一声,长剑出鞘反削而出。

霎时“叮”、“叮”之声大作,两支长剑交相弹起,龙杭冬攻势登时一窒。

麦任侠后掠一步,长剑平胸而举,冷冷望着龙杭冬,一字一字道:

“贫道有言在先,龙杭冬三思而行。”

龙杭冬身形一凝,双目盯着麦任侠,右手长剑不断颤动,麦任侠霍然而惊,他听师父丹阳子所说,天山一脉有一套剑术唤什“苍鹰八点”,一共八招,而且全是内力夹在剑法之中,非有极评功力,不能施用,而一经发出,威力却是绝强。

昔年丹阳子行侠江湖,曾送一大漠女尼,剑术极为精深,招式却是繁杂,丹阳真子与她一言不合,动起手来。

两人都用长剑,丹阳子以武当剑术竟攻之不败,后仗内力较深,方占上风。而那女尼突然使出天山“苍鹰八点”,丹阳子全勺封守,却也被迫倒退八八六十四步,事后丹阳子叹为天下绝学.

并曾告诫麦任侠。

此时麦任侠一见龙坑冬出剑之式,已知对方将全力攻击,他

深知其中厉害,再也来不及多想,长吸一口真气,后退半步。

丹阳子以s穷毕生武学,却也找不出能在对方“八点”招人中,出式反击,仅只传授麦任侠固守之法。

龙杭冬长剑缓然一领,猛可一刺而出,剑尖跳动中,劲风呜呜然。

麦任侠目不敢移,长剑一封,霎时龙杭冬剑光大作,全是长剑破空之声。

“苍鹰八点”施出,强如纯阳观主也只得退守,麦任侠缓缓移动足步,固封中庭。

龙杭务剑子东弹酉跳。在长空划出不规则的线条,而在责任侠的眼中,这些线条随时都有划到自己身上的可能。

哑剑客长剑连削,他内力本就奇强,此时每一剑压腕削出,都发出呜呜之声,单凭这声势就非寻常。

麦任使双目尽赤,紧注视着龙杭冬飘忽的剑式,猛然之间,龙杭冬剑式尽收,长剑平空一劈而下。

漫天青光一闪,青峰真人知道这是对方最后的杀手,也是自己最困难的一关,他仰天长吸一口真气,长剑反手弹起。

麦任快这一剑好怪,剑身反向而起,剑柄向外,剑尖指腹,全.力一挑而起。更龙杭冬一生浸婬剑术,却从未见过这等险招,霎时他面目失钢,“叮”一声,这一剑竟又为青峰真人封弹而起。宝他问哼一声,吐出全身内功,麦任快长剑一沉,青光一敛,哑间客只觉内力一松,不由冲前两步。防这几剑似乎又激起青峰真人麦任侠的豪气,他仰在一声长回,反腕削出一剑,霎时剑江衔密而生,剑身破空之处,竟成了嗡嗡一片。

龙杭冬再也料不到麦任侠竟能连接自己八剑,然后反攻一剑,这时他招式已老,急忙一抖剑式,反架向麦任侠压腕削出的一招。

这一来,青峰真人全力以赴,龙杭冬却是仓猝发力,强弱立分,哑剑客闷哼一声,连退三步。

龙杭冬呆了一呆,麦任侠冷笑道:

“苍鹰八点不过如此而已。”

龙杭冬心念斗转,他微辨风向,缓缓移动足步,走到上风之处。

麦任侠只觉他目光阴沉,心中不由一沉,冷然道;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接招。”

龙杭冬一惊,麦任侠出剑好快,一点而至。

龙杭冬右剑一架,麦任侠左掌斗拂而出,哑剑客不虞有此,只得左掌一封,“折”一声,两掌一交,一个黄色的葯不开大半丈,落在地上。

麦任侠一怔道:

“你……”

龙杭冬右剑一松,呛地落在地上,右掌却迎风一挥,麦任侠只觉双目之前红红一片,吸了一口气,身形便是一个踉跄。

龙杭冬右足一勾,长剑又到手中,刷刷一连三剑,麦任侠只觉胸腹之中一片麻木,封了两剑,真力一软,呼地一声,长剑被挑,脱手飞起。

龙杭冬仰天呵呵一阵怪笑,麦任侠只觉怒火直往上冲,再也支持不住,“噗地”倒在地上。

龙杭冬双掌上早已扣满“千年犀粉”及“白骨烟”,他原意是想弹出“千年犀粉”,迷倒麦任侠,却不料青峰真人剑掌齐出,震飞“千年犀粉”,他乘麦任侠一愕之际,迎风弹出“白骨烟”,这种毒葯好生厉害,任青峰真人内功多强,也立刻倒地。

龙杭冬谨慎的收回“白骨烟”,望了望麦任侠,这时麦任侠正勉力以武当正宗内力,与这蚀骨巨毒相搞,只见他顶门白烟微冒,宝相端庄,一层黑气逐渐被他逼了下去,龙杭冬微吃一惊,料不到麦任侠功力如此深厚,遂冷冷一哼,微微扬起长剑。

这武当三剑的最后一个,也是千古武林少见的奇才,而此时却只有任他宰割的份儿了。

龙杭冬长剑一挥,缓缓刺向麦任侠顶门,蓦然麦会侠双目一睁,精光四射。

龙杭冬不由一怔,就在这一刹那,麦任侠竟提一口真气,屈指连弹,发出武当护身金棱。

这武当护身金棱一向是“棱人共存共亡”,不到最后关头,绝不放发。自武当第十代掌门秦纯在终南山单战武林高手八人,最后以金棱与敌俱尽,武当护身金棱便从未在江湖出现过,此时麦任侠自分必死,终于勉力弹出。

说时迟,那时快,龙杭冬只觉眼前一片金光,不由大吃一惊,

武当护身金棱威力本就绝大,加以龙杭冬毫无所备,长剑才封出一式,“泼”“波”数声,子母梭齐飞,登时在肩头上被击中二

他咬紧牙,运气闭住穴道,移动双足,走向已散气倒在地上的麦任侠,心想好列也要在他当胸踩下两脚。

他一步步上前,他听到一阵轻微的步声,不禁收回已经跨出的一步,心中考虑要否反身看一看身后来了什么人?

他望望躺在两步前的麦任侠,一股仇火冲了上来,斗然他又踏上了下。

一个冷冷的声音传自身后:

“你还不停身么?”

哑剑客的面色泛白了,他明白此刻自己双手有如此虚设,所能移动的仅是双足而已。不管身后是什么武林人,自己仅凭双足,绝非其敌。

但他又绝不肯放过这杀死青峰真人麦任侠的良机,霎时心中思念电转,始终不能决定。

蓦然,他右足一抬,端端落向麦任侠心口大穴,同时间里,身形已腾空而起。

这一式“鱼跃龙门”是他平生绝学,身形飘忽已极,既可攻敌,又能脱身,只听呼一声,他右足一踹,身形已横飞三丈。

霎时,身后冷笑之声大作,那人影一掠,比龙杭冬身形更快,已封闭龙杭冬踏下的一脚。

长空人影交错而飞,那人怒叱连声,虚空一连劈出三掌,龙杭冬作梦也没料到对方身形快捷如此,双手在空中呆立,却发不出半分内力。

只闻“呼”“呼”两声夹着一声哑呼,人影顿敛,哑剑客龙杭冬被击飞出大半丈,而那人影在空中掠了一个弧形,飘飘落在地上。

这时,漫天飞舞着被柔和掌力扬起的碎石、枝叶,好一会儿才落在地上,而那一股柔和力道激起的劲风,仍在空气中呜呜然,声势好不吓人。

那人落在地上,不理被击倒地的龙杭冬,却一掠身,到麦任侠身边,口中呼道:

“麦任侠,麦任侠。”

只见麦任侠面上黑气笼罩,气息奄然,那人吸一口真气,单掌按在麦任侠“泥丸”顶门,内力斗发。

一股柔和无比的力道发出,麦任侠面上黑气立退,好一会儿缓缓睁开双目,只见眼前一张焦急的脸孔,头上光光的,面如满月,正是那少林寺第二代奇才心如和尚,不由呐呐道:“你……你……”心如急问道:

“麦任侠,你好些了吗?”

麦任侠吐了一口气,喃喃道:

“这是——这是白骨烟——”

心如一惊道:

“白骨烟?他怎么会有白骨烟?”

麦任侠叹口气道:

“他——他是天山掌门龙杭冬,他——怎么了?”

心如唤了一声道:

“方才急切间,小僧使出般若掌力,龙杭冬似乎一击倒地不起来。”

麦任侠嗯道;

“道友功力深厚,贫道甚是佩服。”

心如搔搔光头道:

“但——他好似双掌僵定不动——”

麦任侠噢了一声道:

“大约是贫道方才垂死所发护命金棱,侥幸击中他双肩大穴

心如点首道:

“定是如此,你——你别多说话,小僧再发一次内力逼退毒气——”

麦任侠面上露出一丝感激的笑容,心如气纳丹田,缓缓以佛门内力渡入麦任侠体内。

约莫过了半盏茶时分,心如心回掌力,麦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 师门疑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原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