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原豪侠》

第三十三章 医仙娘娘

作者:上官鼎

高无影只觉眼前一黑,“昆仑秘笈’那四个篆书愈来愈扩大,他颓然坐在床边,心中多年来的隐蔽揭开了,可怕的阴谋,使四大天王同归于尽,结义兄弟反目和父亲高岳蒙冤的沉案,终于明显的找到了答案。

当年出手杀伤四大天王,而又故布疑了的文士,竟是自己的恩师三心红王。

“难怪师父要我去杀姓简的,要冯师弟去杀姓梅的,他一定已发现了他们是四大天王的后人,总算是老天有眼,让我听见了姓方少年的一番话,不然我是怎样也不会起疑念的。”高无影心中想道:

“师父啊师父,你也太狠毒了些,你杀了四大天王还不够,还要安排他们后人又一次互相残杀,历史不会重了,上天对我们四家不会这么刻薄!”

他想到此事只在一发之间,不禁大感侥幸,上苍在冥冥中自有安排,任是天下大英雄大魔头,任是千思百虑的妙计,却也胜不过天算,如果不是鬼差是使令高无影听到方立青的解释,那么这局面又会是怎样?

高无影心中潮湃不已,父亲的仇是一定要手刃的,可是师门深思却又不能置之不顾,他早就不满师父和师弟的残暴行为,这时,数十年心中无日或忘的仇人便在眼前,他竟迟迟不能决定该怎么办?

他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但一想到父亲之死,母亲和自己昔时所受苦痛,不觉热血沸腾,汗珠直冒,好半天渐渐平静,心中忖道:

“如果马上和师父翻脸,不但功力比他差得远,而且师父为人狠毒,定然手不留情,那姓梅姓简和姓方的定然都在寻找,我如冲动这么一,此事只怕又无报仇的希望,高无影啊高无影,你几十年都忍过了,此时万万乱动不得。”

他年事已长,而且当年四大天王中又高岳为人最是深沉,高无影颇具父风,竟硬生生将激动压制下去。

他不动声色的走到园外,仰首望天,这时晨曦初开,云破日出,天际一片清朗。

三心红王缓缓走出,他对高无影道:

“无影,为师这番亲自出马,有几件事须办,你也替为师办件事。”

高无影应了声“是”,他心想一定又是干杀人灭口的勾当,他心中很不以为然。

三心红王目视前方,并没注意于他,缓缓道:

“你此去凡是碰到昆仑门人,都替我给杀了。”

高无影道:

“听说昆仑掌教长春真人亲自远来中原,弟子只怕不是对手。”

三心红王翻目道:“无影,你敢抗令?”

高无影一惊道:“弟子不敢。”

三心红王道:

“长春秃驴自有为师应付,你只管应付那些小辈便得。”

他说完冷冷哼了一声,转身便走,高无影忖道:

“不知昆仑又怎么得罪师父啦,那姓方少年的父亲,不也是昆仑身法?”

他知道师父此去一定是寻四大天王后人,心中不觉甚是担忧,连忙也起程去了。

且说何克心带着立青行走,他因慾往红王处投书挑战,便和立青分手,立青既知老父无恙,也就放心下来。

他心中思念可兰,只觉神魂颠倒,一路上只是见路便走,见山便翻,茫茫前程也不知到底走了多远,并不见可兰的踪迹,他想到江湖之大,如果可兰有意避他,真如海底捞针,要到何处去寻?

他暗自猜测,定是无忧王后告诉可兰,自己是她师妹秦琪的心上人,可兰一气而走,那日偏生自己又被三心红王逼得受伤到地,连一句分辨的话都没机会说。

他和可兰数次同行,而且同生共死过,情份极是深长,早己心曲互通,心知可兰这人外柔内刚,是个极有决心的女子,如今误会已生,只怕再难解释。

他漫步乱走,直到天色大暗,又到了一处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旷野,他到出干粮和水吃了,只觉淡淡无味。

他自幼丧母,随着父亲生活,这口腹的享受很是差劲,每天但求填饱肚子,可是自从百花谷和罗可兰一会,吃到了可兰烹饪的小菜,这才发觉天下原来有此美味。

他吃着吃着,不由又想起可兰来,想到自己涉历江湖,几临生死边缘,现在大仇未报,前程仍是危机重重,而心爱的人却是负气离他远行,此别不知还有没有机会相见,不禁意与兰珊,心中微微发酸。

立青顺手折一把树枝,把附近一个山洞打扫得干净,心中无聊、便觉疲倦不支,倒在洞内,和衣睡去。

睡到夜半,忽觉腹味逼人,他翻身一瞧,黑暗中碧光闪烁,一条条青蛇吐信游身而近。

立青大惊,心中发毛不已,他不及思索,身子一窜而起,他功力高绝,随机应变极是敏捷,窜起时并未想到如何闪躲,忽见洞顶有一小孔,他力透右手,食指扣往小孔,身子平贴洞顶。

他低头一瞧,自己适才的地访问,已是一片青蛇,心中不禁暗暗叫险,忽然洞外一个干涩的声音道:

“司空老贼,今日叫你以难逃公道。”

立青睁目瞧去,只见洞外立着一个中年牵着一个孩子,端立蛇群之中,那青蛇遍地都是,缓缓不断涌到,一近那两人便纷纷游开。

立青见那人脸白如纸,并无丝毫血色,这月色黯淡,更显得狞恶吓人。

那孩子道:

“爹爹,这厮居高临下,一时间咱们却也奈他不何,得想法子把他逼下才是上策。”

他年纪虽幼,可是所虑倒极精到,那中年汉子摸摸他的头道:

“孩儿真是聪明,为父也有此意。”

他说完伸手一摸,呼的一声,三柄飞刀脱手而出,前三柄才一脱手,后三柄又已发出。

立青心知自己千万不要被逼得下地,不然遍地都是毒蛇,只须被咬了一口,便是束手待毙,他上次在百花谷中和百兽神王打斗,那数百头猛兽啸声动天,端的声威惊人,可是,眼前危急之情,却是远胜那日。

他眼看飞刀飞的,自己只有左手空着,端的险状横生,想起昆仑秘笈中一套收暗器手法,当下左手漫空乱折,抓住前面四把。

后面两把飞刀乃是那中年汉子生平绝艺,飞行并不急速,可是暗蕴强劲力,穿破外门护体气功,立青见门无可闪,引口一吹,两柄飞刀擦脸而过,却是未伤毫毛。

那中年汉子心中吃惊不已,他那两柄刀内藏小天星内力,不知会了多少高人,不意仇人功力精进若斯,举手嘘气之间,竟然破了暗器。

那中年汉子沉声道:

“好个司空凡,今日你死定了。”

立青又好气又好笑,司空凡已死去多日,自己还要替他背上黑锅,他正待开口相辨,那孩子又道:

“爹爹,这厮功力极高咱们不如用火攻,只要逼得他下来,就是他有通天本领,也叫他受千蛇噬身之苦。”

那中年汉子对他孩子甚是宠爱,闻言喜笑颜开,连连拍手赞道:

“孩儿说得正是,啊,不成,放火是将他逼下来了,可是咱一部分青蛇不也要遭殃么?”

那孩子道:

“就算烧死了一半,还有另一半也够他受的,爹爹,你不是答应报仇之事了,便把这些蛇儿都弄死么?这些蛇儿真叫人厌恶,就是咱们也染上一身腥味。”

他侃侃而言,显然不会理会他父亲培育这些毒物所费的心血,那中年汉子柔声道:

“孩子,爹爹几时骗过你来。”

那孩儿喜容满脸的瞧他爹爹一眼,立青见那中年汉子脸色虽则苍白吓人,可是眼角眉间却充满了慈爱。

立青盘算如果这两父子一放火,自己便拼命纵将出去,他放目看去,四周方圆十丈之内都是蛇群,就是树枝上也挂满了毒蛇,不住漫延上下。

他知解释无用,谁叫自己长得和司空凡模一样,他瞧了半天,毫无适当脚落之地,心想事到如今,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那中年汉子说到做到,立刻就取出火种放起火来。

那林中丛草茂密,极易引火焚烧,不一会儿火舌连催,立青恰好又站在顺风,火光中群蛇吐信,嘘嘘之声不绝于耳,那蛇群明知前面是火,却并不退缩,不断游近洞旁。

中年汉子手执竹鞭,轻描淡写在地上划着,并不用哨或是竹笛,群蛇就依着他所划的路线前进,那孩子瞧得出神,立青心想此人收蛇功夫已是高段了。

那孩子问道:

“爹爹,这姓司空的到底和我们有何大仇,爹爹成天和毒物在一块儿,孩儿什么事也不知道。”

那中年汉子叹了口气,忽然无限慈爱的瞧着孩子道:

“孩儿,爹爹一向不曾好好待你,冷落了你,真对不起你死去的妈。”

他哑声说着,眼中泪光闪闪,立青身在险中,听他爹儿俩闲话家常,真是大起反感。

那孩儿道:

“爹爹对孩儿好,孩儿心中知道,妈妈又是怎样死的?”

“说来都与这贼子有关。”

他一指立青,只见火势愈来愈是旺盛,只须片刻便会烧到立青,他如果不下来,那就得活活被烤毙。

那孩子道:

“这厮年纪不过廿左右,看他样子俊秀可亲,爹爹你这十年来都埋身乌鸦谷中,难不成这厮十年前便和我家结下怨仇么,那他只有几岁呀?”

中年汉子道;

“你好知道这贼子驻颜有术,其实已是四十开外的人啦,这贼子就凭着他那张慈善的脸,暗地为恶,表面上却是行快仗义,也不知瞒过多少江湖豪杰,他善名远播,其实是个大姦贼。”

立青知道自己这黑锅是背定了,他行走江湖,糊里糊涂被人一会儿尊敬,一会儿又得拼命,真是哭笑不得,那中年汉人道:

“这贼子铁掌天下独步,孩儿,当年你祖父何等威名,可是也胜他不得,还遭了这厮暗算。”

那孩子道:“祖父外号是秦岭大侠么?”

中年汉子道:

“正是他老人家,怪就怪你妈妈心太仁慈。那年不该救这贼子,结果家败人亡,何家在陕甘当年何等威名,竟被这贼子弄得烟消云散。”

孩子道:“妈妈怎么救他?”

中年汉子道:

“那年除夕夜里,我们全家都吃完了年夜饭,正是开始玩乐岁,你妈忽然发现后园里躺着一个身受重伤的人,那就是这贼子了。”

中年汉子突然目放凄厉之色,狠狠瞪在立青脸上,他声音忽然发颤,近乎嘶叫道:“就不该收留这贼子,就不该医好这贼子,你娘心地太好,细心照顾他直到痊愈,想不到这贼子狼心狗肺,竟会心怀不轨,对你……对你母亲纠缠起来。”

他话未说完,只见立青被烧得热汗直流,他哈哈狂笑,嘶声道:

“司空大侠,你真是大英雄大豪杰,你出手害了一家人,却是因为别人救了你的命。”他神色激动,目中冒火,那孩子道:

“爹爹别急坏了,这厮瓷中之鳖,看他逃到何处去?”那中年汉子定定神道:

“这贼子伤好以后与你母亲纠缠不已,你祖父当时知道了,大发雷霆,劈了他一掌,后来过了一年,他支身前来挑战,你祖父和他约好一个月之后在一古庙中决斗,这贼子瞧着你母亲只是笑,爹爹当时恨不得生吞了他,可是爹爹当年却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那孩子问道:

“爹爹,你武功都是出事后才学的么?”

那中年汉子道:

“我逃出性命,带着你到处流浪,天可怜叫我得了一本百毒老人的遗作,练就了独门武功和这收蛇之术。”

他歇了歇又道:

“你祖父应约而去,只见庙中紧坐着两个汉子,一个手中握着匕首刺入另外一人腹中,对方的手掌也按在他的小腹上,显然是同归于尽,你祖父上前一看,那两人脸上眼睛都腐烂发臭,辨不出容貌来,可是将持匕首的身形衣着却和这贼子一样,而且那寒玉匕首是司空贼子从不离身的宝物,当下以为司空贼子与人比武丧命,他老人家赴约而来,想不到敌手已毙,心中又是轻松又是感叹,正待举步离去,忽然想到那匕首弃之荒野可惜,又转回走近那尸首,这时庙中黑漆漆的,只有那淡淡蓝匕首放光。”

他急急说着,那孩子只觉一股寒意,不由靠近那汉子,那中年汉子继续道:

“你祖父慢慢一步步走进,正待拔下匕首,忽然一声暴吼,你祖父倒退数步,一跤跌在地上,那尸首后面神幛内冒出一条黑影,正是那贼子,原来他设计暗算你祖父。”

那孩子问道:

“爹爹你说你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难道那日你也在场,不然怎会知道如此清楚?”

中年汉子道:

“孩子你思想细密,比你爹爹可强多了,那日你爹爹正是偷偷躲在古庙之内。”

那孩子道:“爹爹你胆子真不小。”

那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 医仙娘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原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