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原豪侠》

第三十四章 一代英雄

作者:上官鼎

一个月后——

一朵又浓又厚的乌云密密地遮住了月光,大地上一片漆黑。

山脚下寂静无声,只有偶而阵阵夜风拂过,微微激起树叶簌动之声,在寂静之中有节奏的轻响着。

这时,两个人影缓缓转过山道边的岩石,在黑暗中几乎辨不出他们立在路旁,远远看去,只是黑压压的一片,前面的人呆了一会儿,伸手入怀。“呼”地迎风一晃,一缕火光应手而起,发出昏昏一团光线。

那人捏着火摺子,四下一打量,只见左面依山建筑着一个小小土地城隍庙,他吹口气弄熄火,缓缓走向那城隍庙。

城孤庙门关着,这两人走到木门前,伸手轻轻一弹,“卜”的一声,在静夜之中传出好远。

庙内一个苍老而低沉的声音问道:

“谁?梅兄么?”

门外噢了一声道:

“简兄你先到了,小弟方柏昆……还有韩老弟……”

他话未说完,身形斗然闪电一个转身,只见黑暗中一个人影有十多丈外缓缓行来。

他咬了一声道:“原来是梅兄,咱们到齐了。”

随着他的话声,庙门呀的一声,一个老人闪身而出,正是当年四大天王中湘西尸侠简文享之后简老爷子。

梅古轩慢慢走上前来,望望方柏昆、韩国驹与简老爷子,微微摇首道:

“小弟毫无结果。”

方柏昆叹口气道:

“这一个月来,小弟尽全力却也始终打听不出,唉,简兄,你可有什么线索?”

简老爹摸摸颔下白髯,摇首道:

“非但毫无所得,而且连一点有关的消息都没听说过,难,真是难事!”

梅古轩嗯了一声道:

“中原武林几个姓高的人物,小弟—一打探过,唉,难道……难道他已不在人世?”

方、简两人心中也早作如此猜测,只是没说出口来,梅古轩一说,两人不由默然无语。

方柏昆沉思了一会儿,叹口气道:

“不管如何,咱们还是照以前的计划,到关外去碰一碰看。”

简、梅两人一起点首道:“既如此,咱们就动身去吧。”

四个人鱼贯走过山道,方柏昆道:“简兄请带路吧。”

简老爷子走在前头,梅古轩道:

“这一去,起码也得两个月才能回来。”

简老爷子道:

“两个月事小,只希望能马到成功。”

□□□

渐渐他们走入了山中,那古怪的地形使得大家都感到惊讶。

只见整个山光秃秃的,既无什么树木,又无一些石块缝隙,似乎整座山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光溜溜的石头,山路只有狭窄的一条,在山石上盘绕着。

“这座山的地形奇异无比,从这里到前面有一座关帝庙,那庙的所在真如一个咽喉地带。”

“方柏昆道:“怎么?”

简老爷子道:

“以府为中心看来,向咱们这边还有四五条小路如幅射一般向南伸出,但是只有咱们现在走的客要路是可通山下,其余的全是死路,至于向北的呢?仅仅只有一条小路,便是翻过这山到长城外的捷径。”

韩国驹道:“那么说来,真正南北的通路只有一条?”

简老爷子道:“一点也不错!”

他们越爬越高,黑夜也愈来愈深沉,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这时,转过一个弯,前面隐隐出现一座破庙,简老爷子道;

“前面便是关帝庙了。”

四人一齐掠过死谷的入口通道,来到关帝庙前,突然哗啦一阵暴响,四人不由大吃一惊。

只见有人缓缓推动一块极大的石头,端端封在关帝庙后面的那条小路上。

四个人心中同时掠过一个念头,通路已断,十面埋伏!

关帝庙左右都是千丈高岭同,陡直有如刀削,就是陆地神仙,也无法上攀,现在,他们四人等于被封在一个袋口之中,唯一的路,就是通入谷中的那一条羊肠小道。

四个人尚未料到局势的严重,对望一眼,方柏昆仰天大笑道:

“什么人?”

他话声未完,只听得十丈之外一个冷冷的声音接口说道:

“你们死定了!”

方柏昆看也不要看,就知道是不共戴天之仇的云焕和,霎时他只觉一股热血直涌而上,刷地反过身来。

□□□

十丈外路口上端端站着不可一世的飞狐,他身后还站着三个人,都是一式朝廷官服,想必是大内卫队中的高手。

方柏昆指着云焕和哈哈笑道:“你以为咱们冲不出去?”

飞狐冷冷冷一笑道:“方柏昆,你试试看吧。”

方柏昆缓缓跨前两步,只觉身边风声微生,身后三个人也一齐上前两步,他心中好生感激,冷笑道:

“云焕和,你与方某仇深如海,方某不找你,你到三番四次想尽方式,赶尽杀绝——”

云焕和冷冷接口道:

“你为钦犯死囚,韩国驹抗背皇命,还有你,姓梅的,你是自己找死,插入一脚,嘿嘿,只有姓简的,你未免划不来吧!”

简老爷子嘿嘿一笑不语。云焕和不料无人回话,不由有点讪讪地,一挥手冷笑道:

“好吧,咱门走着瞧!”

方柏昆大吼一声:“慢着——”

身形如、一掠而至,霎时呼呼之声大作,梅、简、韩三人也紧掠而至。

云焕和身形一转,呛地一声,反手拔剑,那三个大内高手也亮出剑。

方柏昆大吼一声,双掌齐出,云焕和反剑一削而出,方柏昆身形不由一窒。

这一刹那,梅、箭、韩三人扑到,云焕和和斗然压剑而退,哈哈一阵狂笑。

四人齐觉一怔,霎时漫天红云一闪,夹着简老爹的狂吼,梅古轩的怒骂,方柏昆的闷哼,一齐倒退三丈,落在地上。

简老爹只觉胸腹之间一片麻木,猛吸一口真气,逼住穴道,咬牙切齿地对云焕和道:

“你,好卑鄙,好卑鄙!“

梅古轩气得满面通红,韩国驹长叹一口气。

“白骨烟,这是白骨烟!”

只有方柏昆,因身形为云焕和所阻,中毒最轻,用一口气缓缓逼住,大有一逼而散的趋势,是以口中不敢多言,努力默默用功。

云焕和仰天长笑道:“你们还想活么?”

手一挥,四人一齐上前出剑攻击。

简、梅、方、韩深知凭一口真力逼住毒势,一时无妨,但却万万不能出手攻击,以此时四人武艺如同虚设,只有挨打的份儿。

雪焕和双目之中凶光大炽,缓缓上前一步,简老爷子忖量一下形势,冷声道:

“咱们退——”

四人一齐退入袋口之中,雪焕和手一挥,带着三个高手如飞般追击而至。

八条人影在长空闪掠,一会儿便到关帝庙前,梅古轩狂吼一声,勉力反手一扬,霎时满天金光闪闪,一掌金钱镖迎头罩向云焕和。

四人之中,数他中毒最深,打出金镖,只觉心神一昏,身形不由一个踉跄,心中大吃一惊,赶忙一跃入庙,呼一声,身后简老爷子也跳入庙门。

两人对望一眼,明知庙外强敌如林,但一口毒气已渐攻入心,说什么也只得先运气逼下去再说。

□□□

这时庙门口四个大内高手已追上方、韩两人,他两人中毒虽较浅,但也得提气逼毒,想要应付敌人,却是不能。

霎时,两人额上全是冷汗,方柏昆心知为自己一人之事,将连害三人,心中急怒如火,双目尽赤,这一刹那,云焕和已攻两剑。

方柏昆大吼一声:“韩老弟!”

他和韩国驹对望一眼,只觉韩国驹目光之中古怪已极,心中不由一怔。

这时,两个大内高手已出手攻击到韩国驹身前,韩国驹倒退三步。

那两个大内高手心中有数,韩国驹只有闪躲之力而无反击之功,是以放手进攻,威力甚强。

蓦然之间,韩国驹狂吼一声,身形不退反进,斗然一左一右劈出两掌。

两个大内高手不由大吃一惊,手中招式一慢,他们一同瞥见韩国驹面上杀气一掠而过,却毫无力道自双掌之中发出。

两人一怔之下,忽然只觉千斤巨锤正击在胸前,那力道之猛,两人身形生生被打得横飞而起,七窍之中鲜血迸溅,当场一起死在地上。

韩门无风劈空掌武林一绝,往往能杀敌于措手不及之间,此刻韩国驹乃是拼毕生之力发掌,上天有眼,两人不防之下,一举得手。

众人都是一怔,方柏昆心中大惨,他明白朝国驹已放弃抑毒,全力一拼,这一刹那,他只觉热泪满眶,眼前一片模糊不清。

韩国驹只觉体内麻木之感大增,他已打定舍命的主意,此时脸上杀气腾腾,大吼道:

“方老兄,你快冲——”

方柏昆只觉泪水哽住喉咙,再也发不出声。

云焕和心神一定,长剑出招如虹,一削而出,方柏昆倒退慢了一点,嘶地衣袖被割裂开。

这一霎时,韩国驹一连三式,将仅余的一个大内高手击退三丈之外,大吼道:

“飞狐,你有种接我一招么?”

方柏昆只觉压力一轻,飞狐的攻势,尽为韩国驹双拳所接。

“呼”“呼”数招,方柏昆只见韩国驹出招有如神助,但脸上黑气越来越浓,而就在这时,那名大内高手又挺剑攻向韩国驹身后。

方柏昆心中默默狂呼:

“韩老弟,你牺牲性命,为我方柏昆,我虽也有立刻散功一拼之心,但却白白辜负你一片苦心……”

韩国驹不行了,白骨烟毒在他体内的蔓延着,他呼吸越来越急促,口中哑呼道:

“柏昆,你还不走么?”

方柏昆在这一刻倒反而冷静下来,他全力提一口真气,逼住胸前要穴,只觉一阵轻松,毒势大大下降。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飞狐以点苍无双剑法,已伤了韩国驹双胁。

□□□

韩国驹哼了一声,一连倒退三步,现在,他全身八脉已闭其半,功力只余六七成!

云焕和口角上露着狞笑,冷冷道:

“韩国驹,你还想活么?”

韩国驹只觉眼前灰蒙一片,他强笑答道:

“飞狐,你赢不了的,方柏昆,已走了!”

方柏昆骇然望着他茫然的双目,云焕和冷笑道:

“方伯昆么?他端端站在你身旁!”

韩国驹虎吼一声:

“方老兄,方老兄!你还没走么!”

方柏昆默默吸了一口气,努力抑住立将爆发的感情,泪水缓缓滴了出来。

蓦然,那个大内高手一声不响,对准韩国驹左方便是一剑,韩国驹此时感应已失,“波”的一声长剑正中左臂,韩国驹狂呼一声,骨骼一阵暴响,对着自己左方,一掌反震回去。

他掌力一吐,人已倒地死去,但这最后散尽功力的一掌,威势好比石破天惊,那个大内高手正喜一剑得手,只觉巨波反震,哇的吐了一口鲜血,身形不住倒退。

霎时,漆黑长空斗然电击,一道极强光芒一掠而过,方柏昆身量形呼地腾空而起。

电光之中,方柏昆身形好比一缕轻烟,拉至那个大内高手面前,在他来不及防御之前,一掌端端击在他顶门之上!

云焕和怒吼一声,身形一掠,长剑在暗黑长空划了一个弧形,凌空追击方柏昆!

眼看方柏昆去势已尽,云焕和已追至首尾相衔,斗然方柏昆清啸一声,整个身子在空中一折而转,竟然倒掠而回!

昆仑“新飞九天”天下独步,云焕和不是不知,只是不料方柏昆在这种情况之下竟能施开,他不由脱口惊呼一声,而方柏昆已和他在空中交叉而过。

云焕和只觉左肩一震,整个左边一麻,而方柏昆的身形已掠到身后七八丈之外,这等轻身功夫,确实令人骇然不已!

方柏昆足一落地,真气几乎涣散,他拼了命才提存的真气,之时已荡然无存。

飞狐云焕和只觉左边一片麻木,但他经验丰富,一瞥方柏昆,便知他毫无余力,心中略一忖量,口中冷冷一一笑道:

“方柏昆,你好本事!”

方柏昆默默逼住毒气上升,但要想再出手攻击,那是万不可能了!

他望着黑夜中飞狐那泛青的脸,足下缓缓向后挪动,退到关帝庙门之前。

飞狐冷冷又道:

“方柏昆,你想拼么?哼,韩国驹就是你的榜样!”

方柏昆闷声不响,云焕和长笑一声,右手缓缓举起长剑。

这时,天上乌云早已密布,忽地又是一下电闪,哗啦啦竟下起大雨来。

冰凉的雨水落下,方柏昆神智不由一清,而云焕和不由一怔。

雨越下越大,雨点中,对面模糊不辨,云焕和斗然大吼一声,右手长剑一挥,忽然一道电光一闪,飞狐对准方柏昆就是一剑!

简老爷子又叹了一口气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 一代英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原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