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原豪侠》

第三十六章 岭上喋血

作者:上官鼎

青城——

夜凉如水,立青悄悄地上了青城,他要目睹何克心与三心红王的最后决战。

山,是默默然的,一切都静得像坟场一样,立青四击环顾,既没有何叔叔的影子,也没有三心红王的影子。

他喃喃自语:

“这恬静的地方,谁会相信立刻就有一场惊天动地的血战将要展开了呢?”

“何叔叔怎么还没有来?”

蓦然,一个惊天动地的怪笑声在立青背后响起,那笑声就如千军万马同时杀到,有一种石破天惊的威势。

立青立刻告诉自己:

“三心红王到了!”

他沉着地转过身来,只觉眼前红影一晃,三心红王已到了他面前。

他暗自骇然道:“缩在成寸!”

三心红王斜睨着立青,冷笑地道:

“方小子咱们是第几次见面啦?”

立青提气凝神,谨慎地道:“记不得啦!”

三心红王冷冷道:

“你至今仍旧活在世上,令老夫好生不解。”

立青道:

“世上令人不解之事真多不胜举!”

三心红王忽然面色一沉,厉声道:

“你到这里来是干什么的?”

立青见他双目中射出凶光,尽管立青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但是当着三心红王的面,他心中仍然怀着好些恐惧,他不敢回答,生怕真气一换之间,经不起三心红王突起的一击!

三心红王见他不答,可是逼近了,指着立青喝道:

“老夫对你可说忍耐得已够了,你难道不知道么?”

立青再也忍不住,他反指着三心红王骂道:

“我对你的忍耐也到极限了,你不知道么?这里的土地又不是你姓朱的,你来得我就来不得么?”

三心红王怔了一怔,他一生还是第一遭吃人这般以牙还牙地抢白,便是丹阳子、何克心见了他,口头上也都有所顾忌,他不禁愣了一下,忘了发怒。

立青道:

“红王你虽是一代宗师,不错,你的武艺超古盖今,普天之下也难找出第二个如你这般的鬼才,晚辈佩服得五体投地,可是欠的思想行为委实太过邪恶,令人不敢苟同。”

三心红王活到这大把年纪,还很少让人当面教训,他见立青这不知死活的小子居然面对面地训起他来了,心中虽是大怒,但是立青的话倒也有几分打入他的心坎。

三心红王是个世上少见的怪人,他的聪明才智远过常人,但是对于道德的观念却是完全没有,立青骂他邪恶,他倒并不生气,反而立青捧他武学超古盖今,他心中倒有几分痒兮兮起来。

只见他瞪着立青,忽然大笑起来,立青不知他要弄什么鬼,不由悄悄退了两步。

□□□

三心红王大笑道:

“姓方的,你真是老夫平生所见第一个可怕之人,老实对你说,老夫对你已经大生惺惺相惜之感,如你这般年纪这之时,只怕连我朱慕侠还及不上你呢,是的……”

立青见他忽然笑容满面地说起话来,他以为红王打算用软的,拉拢自己,他暗中对自己道:

“不管这魔王说什么,我只当过耳之风!”

岂料三心红王忽然声调一沉道:

“是的,老夫不得不除掉你了!”

红王的话中透出丝丝的寒意,立青忍不住又退了一步,三心红王道:

“姓方的,今天绝不放过你了!”

他一扬手,一股旋转的掌风直袭上来,立青双掌一立一扬,也发出一股阴阳相合的力道碰了上去,红王一扬手之间,忽然又已变成另一个绝招,立青不得不倒退三步。

武学到了三心红王这般地步,真所谓信手成招,无一不是恰到好处,攻中自然带着最坚固的守势,守中也藏着最锐利的攻招。立青此时武学境界之高,已经在武当王剑云焕和和高无影请人之上,他潜心思索,注意着红王的每一招,见招破招,见式折式。

只见他凝这里攻出的招式有如长空电掣,迅速威势兼而有之,乍看之下,似乎不在三心红王之下,当他应付红王的攻式时,所创出的守招也是坚若磐石,固若金汤,便是换了三心红王本身,看来也不过如此;但是他攻的时候只顾得攻,守的时候只在得守,红王一招却能兼二用,一式便抵得立青两式,这是真功真力的事,一分也走不得假,立青注定只有挨打的份儿!

只见红王双袖翻飞,每一招挥出,都挟带着风雷轰动之声,左手之招似虚似幻,右手之招却是古朴强劲,竟如上古失传的奇功,立青不住地后退,全身四肢挥动如飞,只是堪堪招架得住。

红王的大约色衣袍在漫天飞舞着,他出招收招有如蜻蜓点水一般地潇洒轻松,但是只要一个落帝,便是万斤之力,这真是武学的最高境界,立青手脚上被逼得运动如飞,心中却是心悦诚服地赞美。

须知武学之道,愈到了上乘境界,要想进一步愈是困难,到了三心红王这等地步,要想再有进步,真是难上加难,立青得天独厚,一开始便得到天下最上乘的数种武学真谛,是以武功进展一日千里,但是到了目下这个境界,再要上进一步,便是大大不易了。

他这时已经整整退了一百多步,身手虽是还没有乱,但是心中已生怯意了,红王的真正武学实在太高太深,此念一生,他更是斗志低落了。

三心红王有如一朵红云一般,一招比一招快,一式比一式紧,立青连退五步,身形一歪,左肩终于露出了破绽。

红王猛一探掌,掌力已经发出——

□□□

蓦然之间,只见立青的身形率性向前仆倒,左掌一拍地面,右掌有如一条游鱼一般,悄然拍到了红王的门面!

这一招神妙已极,虽是立青临时创出来的,但是却是依着立青洋无忧王后的神功路子,三心红王一触即知,见其招如睹其人,他不禁猛然一怔,忽地收掌——

立青死里逃生,贴着地面一个翻身滚出了一丈多。

三心红王对自己为什么收学感到茫然,他望了立青一眼,厉声道:

“小子,你不是自刎吧!”

立青听了这句话,热血直涌上来,消失了的斗志猛烈地重燃起来,他扬了扬眉毛,大声道:

“红王,你可记得这是你第几次对我说这句大话?”

三心红王恼道:

“要老夫动手的时候,那死的滋味可不好受!”

立青忽然之间觉得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他坦然地大笑道:

“既是死了,还管什么滋味不滋味!”

三心红王怒哼了一声道:

“好!是你自己说的——”

三心红王大喝一声:

“你这是寻死!”

只见红王双掌有如车轮一般地飞滚起来,每一掌劈出都如开山巨斧一般,立青鼓足了勇气,一口气抢攻了十招,这十招全是从昆仑秘笈中悟出来的绝招,和天下任何一种拳路全然相异,三心红王挡了两掌,在心中暗暗咦了一声——

三心红三是个嗜武若狂的人,他凭着盖世无双的才智,毕生浸婬在武学之中,从他手中创出的神秘绝招真是不计其数。这时他与立青的掌式一触之下,虽然立青的招式复杂奥妙,不是一触之下可了解的,但是他乃是武学一代宗师,在脑中略一回味,便已觉出立青招式的异处了。

他忍不住放慢了招式,收下了几分力道,引诱着立青一招一招地施将出来。岂料立青此时昆仑秘笈已经了然于胸,出招换式完全没有一定准则,红王好不容易试出一点头绪,立青招式一变,一掌劈出,威力大得出奇,又变成了何克心的武功路子。

三心红王不由得一阵失望,继而一阵恼怒,他掌上内劲一加,呼的一掌拍出!

立青攻势一窒,只觉一股无可抗御的力道漫然直冲过来,他左掌一带,半个翻身之间,右掌又快又软地拍出一掌。

这又变成了南海无忧王后的路子,一种委婉清绝脱俗的气韵从这一掌之中隐隐透出,而施这掌法的人却是身高体阔的英俊少年,这真是武林中的奇迹了!

红王反手一对,一指如戟似剑地点出,他全身四肢随意怎么一动,无不是厉害地锴的招式,立青咬了咬牙,不假思索地也是一指点出,这一指划空而过,竟然发出鸣的一声怪啸。

三心红王大喝一声道:

“呸,你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搞的?武当卓老道的招式也让你学上身了!”

立青不敢哼半句,他只是提着一口真气,一瞬也不敢放松地凝视着三心红王的动作。

立青一连三招兼有何克心、无忧王后、丹阳道长三人的武学路子,其实这三招便是何克心、无优王后和丹阳道长同时亲临了也不识得叫什么路数,这只是立青依着胸中浑然贯通的武学道理创出的新招,不过在拳理上与他们三大宗师隐隐相合罢了。

到了这个地步,三心红王不再存什么指望了,他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打算,便是立刻将立青毙在掌下!

立青不自知,此时他已与不可一世的三心红王拆了将近百招,除了道僧王后中的其他三人,能与三心红王激战百招的人第一个是何克心,第二个便是方立青了。

三心红王把九成力道提到掌上,那掌势真如石天惊一般,立青头脑运转如飞,随想随创,虽然施出一招以后连他自己也不记得是什么模样,但是在当时确是妙绝人寰的绝招。

三心红王逼得紧,立青愈想得快,又过了三十招,立青几乎已经被训练成出招不假思索的地步了,这情形三心红王看得清清楚楚,他暗自骇然地忖道:

“若是此时我放他逃走,只怕他的功力比半个时辰以前又已精进一倍了!”

他左掌发出一记神奇无比的妙招,立青不得不以攻抢攻地凝神发出一招。这一招是他神来之笔,简直妙是不可形容,然而三心红王的右掌却在这时痛下杀着!

立青的招式愈来愈快,思中也愈轻愈灵,只是攻守之间的空隙仍是他的致命破绽。三心红王是何等功力,他针对立青的弱点痛下杀手,看见立青凝神攻出的妙招,他在心中就暗喝道:

“好小子,你是完蛋了!”

他右掌杀着如闪电般击下,立青面无人色地慌张倒退,三心红王心一横,连接又是两掌劈下!

立青急促的喘息声传了出来,这是一个具有上乘内功者濒于崩溃的前奏,三心红王的杀着一招接着一招,立青狼狈地在地上一连打了十多个滚,滚得漫天都是灰尘!

然而当灰尘散开的时候,只见立青全身狼狈不堪地站在三心红王十步之外,他居然挣出绝境了!

第一次,三心红王从内心中发出了寒意!

□□□

立青双目血红地凝视着三心红王,在方才致命的最后一击之下,立青被逼着脸孔贴着土地擦滑出半尺,满面颊都是沙土和血痕。然而在这一刹那之间,他被逼迫着发出了一招古怪无比的招式,这一招使三心红王不寒而栗地忘了攻击,因为立青这一招已经是攻守合一了!

他是当今数一数二的武学大宗师,当然明白立青在这狼狈无比的一个翻滚之间,从此武功已进入一流的境界了,若不是他的杀招逼着立青,立青要臻此境,至少还得要十年光阴!

立青舔了舔脸颊上流下来的血,舔了一舌的泥沙,他合着血吐了出来,冷冷地对三心红王道:

“红王,方立青还没有死哩!”

三心红王淡淡一笑道:

“你等着瞧吧!”

他猛一伸手,又是一记威力绝伦的猛招袭向立青,立青此时脑海中什么也没有,所充满的只是武学上乘的妙谛,他对红王已失去了畏惧,现在他什么都不怕,因为他已经忘却自己的存在了。

于是他双掌翻飞,和红王面对面地抢攻起来,他的攻招中自然而然地揉合着坚强的守势,三心红王暗叹了一声,对自己道:

“世上又多了一个盖世高手了,可惜的是立刻之间,我就要毁灭他了。”

他双掌一沉,力道加到了十成——

□□□

这时,一个豪爽无比的笑声冲破了沉寂。

“朱慕侠,你究竟是和我打还是和他打?”

三心红王收住尚未发出的掌力,他头也不回地冷笑道:

“何克心,你不要心焦,要送命也不必如此之急啊。”

立青双脚暗踏着子午,一步一步地退到五丈之外,这才敢吐气叫道:

“何叔叔——”

只见何克心仰天大笑道:

“立青,好,立青,你真不得了……哈哈哈哈……”

三心红王对于何克心的出现,一丝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他叹惜今日失去杀死立青的机会了,等到下一次再碰上他,不知这孩子又进步到什么程度了。

何克心指着红王道:

“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章 岭上喋血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