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原豪侠》

第 七 章 惊天一搏

作者:上官鼎

也不知地字多久,反正天是黑了。

孤寂和黑暗同时压上立青的心,他仰首望了望天空的星儿,一眨一眨地就像千百双调皮的小眼睛。

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草屑,自以为洒然地耸了耸肩,缓缓地向前走。

太阳升上来的时候,他走到了一个繁荣的小镇上,那镇虽不大,但因位处交通要津,是以官道两旁屋舍伊然,有客栈、有酒楼,还有各式各样卖杂货的小铺儿。

立青揉了揉眼睛,仔细往前一看,只见不远处街道上围满了人,大家都在指手划脚地喧闹着,他不禁好奇心大起,快步走向前去。

才走出人群外,便听到七嘴八舌的声音。

“清早一起来就看到些尸体躺在这里……”

“死得好惨哇!”

“这五个人看来都还年纪轻轻的,不知干什么又得罪了官儿们,唉!天杀的……”

“嘘,不要乱说,官里的人也许就在附近……”

立青听得不禁大奇,心想:

“听他们的口气,分明那街当中是几具尸首,而且是让官府处决的,但是怎么官府杀犯人,会让尸首随便放在街当中?”

立青觉得心中一阵发毛,正要转开视线,猛然之前,他的注意力被一件东西吸引住,只见那一堆血淋淋的尸身之中,端正正地放着一块紫光闪闪的金令牌。

霎时之间,立青的身躯宛如僵硬了一般,他想起那插在家里围墙上的那块“紫金令牌”,这使他想起生死未卜的爹爹,还有韩叔叔……

“紫金令牌,紫金令牌……原来是他们干的,难怪竟敢把尸处曝于公众之间了。”

他的心中突然之前烦乱起来,他望着那一块紫金令牌,眼中直要冒火,斗然之间,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

人群中有一个人叹道:

“人都给杀了,还放在这儿风吹雨打干么?咱们把他们草草收殓了吧!”

立刻有人道:

“你要自找麻烦么?紫金令牌的人是能惹的么?”

“正是,天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咱们各干各的事去吧。”

众人轰然而散,只剩下了立青一个人还呆呆地立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凉风拂过,他脑海中一阵清醒,这才想起自己呆在一堆尸体旁极是不妥,他赶快走了开去。但是脑海中尽是些血淋淋,火光冲天的情景,爹爹和韩叔叔的下落不明,真不知该怎样才好。

“若是爹爹给鹰爪孙们捉住了,只怕也会……”

他想到这里,浑身打了个寒噤,不敢再想下去,抬头一看,自己正在一家客栈的前面。

一个伙计上来陪笑道:

“少爷可是要住店?”

立青茫然点了点头。跟着走进客栈,他回头看了看,只见大家走到那堆尸体前,都掩着鼻绕路而过,似乎连多看一眼都害怕祸事惹上身来。

突然之前,一阵急促的蹄声传了过来,立青本来正要走进去,听到这阵蹄声,不禁驻足一看,只见远处寺埃飞扬,两骑如飞而来,那两匹马原来跑得极快,马上之人想是因为进了镇中,便轻勒疆索,马匹轻嘶一声,立刻慢了下来。

只见左边的是一匹雪白的骏驹,右边的却是一匹全黑的乌龙,马上坐着两个矮瘦的汉子。奇的是两个汉子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简直就分辨不出,立青不禁十分好奇,看着那一对矮子一纵马走到客栈前,停了下来。

那伙计上前招呼道:

“赶路的爷儿们,可要歇歇?”

那两人还没有回答,左面的一个忽然咦了一声,向前指了一指,另一个扭头一看,也是一声咦,脸色微变。

过了一刹那,右边的一个转回头来道:

“旋风五煞!对不对!老大?”

左边的一个沉着脸,点了点头。

右边的道:

“旋风五煞虽然侧身经林,杀入越货,可是身首异处任风吹雨打却也太过惨了吧?”

左边的一个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右边的提着马看了半天,又转首道:

“绿大中在刀口上舔血喝的朋友,最忌的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咱们就算行件好事,把他们收殓一下吧!”

他说罢一抖疆绳就在走上前去,忽然左边的一个猛一伸手拉住了他,压低了声音道:

“二弟,且慢——‘紫金捕金。”

右边的往那边望了一眼,哈哈笑了起来,冲着左边的笑道:

“试想旋风五煞在绿林中人缘极佳,绝不致于是死于同行,要死当然是死在官家人手上了,紫金捕令何足惊奇?”

左边的一个面色沉重,缓缓摇了摇头道:

“老二,情形不对,你瞧那紫金令牌可是上下左右横竖各刻了三条直线?”

右边的一抖马,匆匆奔到那堆尸身旁边,看了一看,又转将回来,立青只见他面色也变得十分凝重,走到近处才低声道:

“大哥,一点不错,你是说……”

左边的点首道:

“不错,正是飞狐!”

“云焕和怎会亲自到这里来干这五个小子?”

“那就不知道!”

“嘿!大哥,凭咱们金沙门就怕了飞狐么?”

“老二,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你想想,飞狐为什么不待在京城里,却跑到这里穷乡僻壤来,难道真是为了干这五个绿林大盗?”

老二搓了搓手,紧张地道:

“啊,那你是说他也为了……”

老大点了点头打断话头道:

“嘿,倒不是怕他,可是还不是时候罢了,哼,咱们迟早还是得碰一碰的。”

“现在?咱们快走。”

得得得蹄声暴响,这一对长得一般模样的矮汉飞快地去了,立青心中七上八下,匆匆跟着店小二走进客房。

他躺在床上,口中不住地轻念着“飞狐云焕和”这名字,他记得爹爹紧张地命韩叔叔带着自己走时,所说的‘鹰爪孙头儿’就是这‘飞狐云焕和’。

方才那两人说什么“金沙门,漠南金沙门是天下外家功夫的一绝,那两人看上去毫不起眼,想不到竟会是金沙门的高手!

想着想着,他昏昏入睡,连伙计敲门叫他吃午饭他都不知晓。这不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的时分了。

立青揉了揉惺忪睡眼,推开了临街的窗户,一阵喧嘈之声立刻传了进来,他不禁伸出头去,向外打量——

只见早上停放尸首的地方又挤着一来人。人群中一个光头和尚敲着木鱼,正指挥几个粗人把尸体搬在一个木板车上,看样子倒像是要运走的模样。

立青不禁仔细向那和尚打量过去,但那和尚总是背对着他,他索性穿鞋披衫,打算出去瞧瞧。

但当他跑出客栈之时,那群人已经开始散了,远远瞧见那和尚跟在推车的后面,正向西走着。

立青跑到街心,只听到有人在说:

“嗨,这小和尚年纪轻轻,慈悲心肠,也不知是那个寺庙,但是他这一下只怕要替他寺里来麻烦了……”

立青怔了一怔,便快步跟了上去。

这时天夜已暗,走出街市后,四面都是黑漆漆的,寂静得连虫叫声都没有,只有那木轮推车在前面不时发出呀咿呀咿的声响,立青跟在不远的后面,那和尚的背影和光头尚能看见一头,前面的推车已隐没在黑暗中看不清了。

他们越走越远,立青向后看看,市镇的点点灯光已经缩小,他只觉迎面寒风扑来,一片荒凉之色,而前面之人仍是不声不响地看着。

天越来越黑,这一晚没有月亮,也没有星光,只是无涯的黑暗。

立青渐渐觉得紧张起来,忽然他看到周地面发出一点点闪光,惨绿色的,他打了一个寒噤,暗骂自己糊涂:

“坟场,他们自然是到坟场来的呀!”

“呀咿”一声,似乎是车子停了下来,接着那和尚的声音道:

“各位随便拣块地把这五具尸身葬了吧,这点银两请各位喝碗茶。”

接着便是砰砰碰碰挖掘的声音,立青躲在一块大岩石后面,直到那些苦力把一座土坟草草弄好,推着车儿走了,那和尚仍站在坟前,似乎是在为死者超渡。

这时候月亮突然从乌云之中钻了出来,得坟场中一切事物都是一半阴暗一半惨白,空中似乎还飘着一些轻雾,那些乱坟一个个慾隐犹现。

忽然“叮”的一声,惊破这死一般的寂静,那和尚真比一阵旋风还快地反转身来。立青只觉眼前一花,一个剑眉星目,朱chún皓齿的俊美少年和尚已稳稳地站在那新坟前。他双手紧扣在腰边,双腿不丁不八,临风下隐隐真有一柱擎天之概。

立青把目光从少年和尚身上收回,转首向后面望去,阴暗中,一个人如鬼魅一站在一块石头上。

那人从石头上一跃而下,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阴森,那人冷笑也一下,缓缓地道:

“旋风五煞是你埋的?”

那和尚没有回答。

“我可知道我是谁?”

和尚斜挑了挑眉,仍没有回答他,那人哼了一声道:

“小和尚,你听过点苍的飞狐?”

那和尚面露惊色,开口道:

“云焕和?是你?”

那人傲然地点了点头,立青只觉得全身一颤,他真想冲出去问他爹爹到那里去了,但是他还是忍耐了下来。

那小和尚道:

“不错,这五人是小僧收葬的。”

飞狐云焕和冷峻地道:

“是我干的,你竟敢擅自收埋?”

小和尚合什道:

“施主动辄杀人,必遭天殃。”

飞狐云焕和是何等威名,只要他抖出万儿来,对方就没有不抖颤不能发言的。

但是,此刻这小和尚竟敢一派无所谓有的样子,而且倒有反地教训人的趋势了,云焕和冷笑了一声,只简单地道:

“好,小和尚,你要我用左手杀你,还是用右手杀你?”

那少年和尚道:“请便。”

云焕和一步跨前,却又收住了腿,问道:

“少年和尚不以为忤的道:

“小僧心如。

云焕和右手按住腰间,双目翻天,似乎瞧都不瞧小和尚一眼。

突然之间,“喀折”一声,一道白光如飞龙一般腾空而起,直向小和尚那边扫去,那声势真如闪电一般,一晃即过。

立青只仿佛听到“叮”一声脆响,只见云焕和满面惊容地望着手中的长剑,他站的姿势却与未动手前一模一样,似乎丝毫不曾动过。

但是方才那白光一吞一吐,竟然扫过三丈之外,立青不禁看得呆了。

云焕和伸手不住在剑身上拂摸,似乎剑上被撞损了一样,口中冷笑道:

“好,不料小和尚竟是高手,能躲过这一击的总是武林中的名手之流了,嘿!好个金刚指,和尚你敢情是少林寺的?”

立青心想道:

“难道方才那‘叮’的一声,竟是小和尚用指间弹开了那一剑?怎么我一点也没有看出?”

他转眼再那小和尚,只见他怒容满面地瞪着云焕和,左手袖子拖了一条长长的布缕,似乎被剑尖划破的,他朗声道:

“云焕和,你暗箭伤人,否则你想碰着我的衣袖么?”

云焕和暗暗心惊,他一抖手,长剑发出一片模糊的寒光及嗡嗡的声音,震得四周草木为之籁然。

小和尚道:

“点苍三剑名满天下,武林中只要是使剑的便没有不知三剑之名,人道点苍飞狐犹在三剑之上,如此看来,还真有点道理。”

云焕和道:

“小和尚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的年纪,点苍三剑的事是你说的么?”

少年和尚哈哈笑道:

“点苍三剑么?我亲眼看见他们躺在鬼愁谷里,又有什么说不得的?”

云焕和忘了这个和尚既是少林寺的,自然晓得三个师兄惨死鬼愁谷的事了,他不禁怔了一怔,一时说不出话来。

心如和尚望着云焕和的脸色愈变愈白,知道他就要发难,连忙把一口真气自丹田中直提上来,霎时之间,一股热气从他周身弥漫而出。

飞狐云焕和虽然号称武林中剑术第一名手,但这时大大地一震,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小子和尚如此年纪,竟然达到了这般境界。

他忍不住喝道:

“好个小和尚,达摩神功。”

心和如尚拼着一口纯阳真气,不敢答言,飞狐云焕和心中暗道:

“百年来,少年寺虽然人才辈出,但是这等年龄练就达摩神功的,只怕仅这小和尚一人吧!”

他微微抖了一抖长剑,龙吟般的清啸荡漾在寂静的荒坟中,他冷冷地道:

“既然如此,你可真够资格做我对手了,小和尚,你可敢接我一招?”

所谓够资格做云焕和的对手,只是接他的一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惊天一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原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