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原豪侠》

第 九 章 青衫泪影

作者:上官鼎

且说立青别了那少女他骑在黑虎上颇感新奇有趣,这虎久经少女驯养,已然通晓人意,跑得又平又稳,立青心想:

“她是无忧王后的弟子,难怪武功这等高强,有这样好的师父,在江湖上行走,自然无人敢惹了。”

他抚弄少女所赔金剑,吟着上面刻的八个小字:“知足常乐,无忧无虑。”

心中突然若有所感,一时之间,但觉千思万潮,想了好久,也没武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立青盘算一会儿,决定还是到雁荡山去,据心如那小和尚说天下高手都聚会于雁荡山,定然可以从高手口中探得父亲和韩叔叔行踪,既然追上梅老先生,只有到雁荡山去算是上策。

“知足常乐,难道知足就真的能常乐吗?像我从不曾要求过什么享受,只要能安安静静陪着爹爹和韩叔叔过日子,那便满足了,其它根本连想都不曾想过,可是我现在呢?爹爹叔叔生死未卜,我……我是一个真正知足的人,但我却连最根本的愿望都远不到史,我还能快乐么?”

他反覆想这个问题,心中总是不能释然……

“那少女……”他想:

“上天给她一副可爱漂亮的面孔,又给她一个这样好的师父,她倒是该真的满足了。唉,知足常乐,这只是对万事皆哪意的人说的。”

突然黑虎一停步,立青一惊,低头一看,原来前面是个万丈深渊,那黑虎转身回头跑了十几步,清啸一声,飞步向渊边冲去,立青喝止不及,只觉如腾云驾雾。已经到了对岩,那黑虎似乎有意卖弄,回转虎头,虎目连眨,得意非凡,立青不觉甚是好笑。

他摸看路径,暗忖:

“这虎一跃,至少可节省半天路程。”

这时月正当中,已是三更时分,立青心想这虎性子甚烈,要它正跑在兴头上突然停止,定然很不乐意,心一横索性赶个夜路,但觉夜凉似水,通体凉爽无比。

立青放目前望,那小路狭窄多刺,暗忖如果没有这坐骑,真不知如何走法,他伸把小金剑放入怀中,忽然摸到一本小册,正是那日在峨嵋山附近,自己冒充“司空大侠”时解救之少年所赠。

他一想到那血淋淋惨事,心中不由发毛,是以一直不曾取出看过,这时觉得无聊,借着月光,便取出阅读。

那小岫封面用篆字写着“昆仑心法”四个大字,下面写着“极乐真人署”,他翻开一看,尽是东扭西弯的符号,竟然一字不识,立青好生失望,那小册纸色已黄,显然年代已久。

立青暗忖:

“那少年临死之时送给我,瞧他脸色甚是凛然郑重,多半是什么高深心法,可惜我一字也看不懂,不知是那里的文字。”

他摸着小册,不由又想起那日之事,立青轻轻叹口气,暗忖:

“那少年也太认真了,还有,唉,那女孩子也真想不开,为了一句话便去寻死,这世上有些事难道真该这么认真么?”

“像我从来就不愿去伤害任何人,可是有时被逼,不得不出手打斗,不然不会被人刹害,看样子世人要与世无争,真的做个好人是不易的了。”

他想着想着,又想到初会无忧王后徒儿的情景,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想:

这女孩天真得紧,一会儿生气,一会儿高兴,啊,她叫秦琪,她……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又送我她心爱之物,这……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是对我有了爱慕之意?”

他想到此,心中又是甜蜜又是惊奇,可是又觉得很不应该如此胡思乱想,他暗暗地道:“立青呀立青,别人对你好,你就想得这么非分。”

一时之间,青觉得四周有无数面孔在嘲笑他,简直无地自容。他定神一瞧,月光下树影修长;风声沙沙动着树叶,什么也没有。

立青用力打了一下头,暗骂自己道:

“立青呀立青,亏你还自命开朗无滞,今天着了魔么?一点点事想过半天也想不通,而且这样激动?”

他这一冷静,觉得刚才思想很是可笑,他放声大笑,想要把那种从未有的怪想法去掉,可是笑声完了,心中还是耿然,立青忖道:

“武功是一定要学好的,不然便遭人耻笑。”

他不知不觉已动了争强好胜,他表面虽然是满不在乎,其实这“名气”之念一动,便由不得自己,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立青从小不喜与人相争,韩叔叔授他武学,他虽天资敏悟好武,又能专心向学,可是由于天性淡泊,进展虽快,却是不能积极,要知天下任何学问,必须精研钻究,才得有大成之望。

武学一道更得精钻深入,立青这一转念,终于造就日后武林的一枝奇葩。

立青一路行去,忽觉背后风声有异,他回头一瞧,不见任何踪迹,可是走了一会儿,背后风声又起,立青头未转先叫道:

“何方高人,请现面好让晚辈拜见。”

背后一个幼嫩无比的声音接口道:

“什么高人,老朋友来了。”

立青一听,原来是心如和尚的口音,他大喜之下,拍拍虎头,停止疾驰,只见心如欢叫道:

“方兄别来无恙,小僧这厢有礼。”

他脸上笑容可掬,更显得面如满月。

“立青下了虎背笑道:

“小和尚,想不到咱们又相会了。”

心如道:

“你还记得你送给我的化石丹吗?几乎惹出一件大大祸事

立青知他和秦琪动过手,当下故作不知,惊讶道:

“什么祸事?”

心如咋舌道:

“你那化石丹是个小女子送的罢?她见我和尚有这玩意,还道我害了你,强抢过来的,这便要与和尚我动手。”

立青道:

“这化石丹确是一个女孩所赠,小和尚你武功高得紧,一定得了大胜吧!”

心如被他一捧,心中很是畅快,他摇了摇大脑袋笑道:

“这女子凶得很,和尚我可没占着上风,她说还要来找你麻烦,我和尚这才动了三昧真火,给她一点颜色看看,方兄,你道和尚我大力金刚掌如何?”

立青道:

“小和尚别尽吹牛,后来怎样了?”

心如得意道:

“我道她功力总不会高于那双飞狐,还有……还有什么……什么铁掌司空凡。”

他随口说着,装作对大战飞狐及铁掌的事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在少林从未与人真正交过手,这次初会二大高手,他记得比什么都还清楚。

立青知他心意,不由好笑,心如道:

“结果嘛,她功力虽比不上飞狐那家伙,和他们也已差不好远了,这家伙一个女子.真亏她练就如此功力。”

他不知从那里听到“家伙”二字,满口说个不停,立青再也忍耐不住,在出声来。

心如不理,继续道:

“我和尚怕她真来找你老兄麻烦,待她这家伙走后,愈想愈不是味儿.如果这妞儿为难你,我和尚怎够得上朋友,所以不千里赶了来。”

心如滔滔不绝的说着,尽是江湖腔调,那里还像一个念经吃素的人。

如果少林掌门无眉大师在旁,一定会吃尺不已,定要罚他面壁数年的。

立青心想这小和尚才数日不见,嘴上竟流得到这种地步,知他一定又交了不少朋友,立青便道:

“小和尚,谢谢你啦,她并没来找我麻烦,反而又送我这头坐骑。”

心如满脸羡慕,他伸着大拇指不住赞道:

“方兄还是你行,小和尚心服了。那妞儿凶得叫人心寒,竟然会对你这样好,真是异数了。”

立青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笑道:

“小和尚,咱们这就一同去雁荡山。”

心如摇摇光头道:

“不成,不成,我还有要事待办。”

他口中说着,眼睛只是注视着立表身旁黑虎,立青心念动,暗自忖道:

“不好!不好!这小和尚定是爱上这头虎了,我得想个办法快溜才成。”

立青一念方毕,那小和尚果然笑吟吟地道:

“方兄,你那坐骑端的神骏,小和尚使出全身功力,也只能与它赛个平手,久了便不成啦!骑起来又威风又……又舒服,我和尚若有这么一头,真是心满意足了。”

立青心想“果然来了”,他不动声色笑了笑,心如忽然愁眉苦脸地道:

“方兄,武当小道士的可恶之处你是一定知道了,这批恶道士仗着他们掌门人一点小小威名,随便走到那里都是那副骄气凌人的样子,嘿嘿,我小和尚可看不顺眼,可不愿卖帐哪。”

立青道:

“武当小道士又惹你了?”

心如道:

“也差不多,我一路追你来,碰着武当小道士,小道士们在我和尚面前欺侮好人,耍道爷脾气,这分明就是要我和尚好看的。”

“我想起师匀的告诫,这才忍住气装迷糊,后来这般人竟然愈来愈是得意,说起我少林的长短来,我正想给他们一点好看的,忽然看见你老兄骑丰黑虎好不神气,我和尚一乐便来追你哪。”

立青道:

“那些道士既然已经走远,那便算了,小和尚,冤家宜解不宜结。”

心如忽然万分激愤的道:

“我和尚也是如此想,可是方兄你道他们说什么,真气煞我和尚也。”

立青道:“什么?”

心如道:

“小道士们说少林整个庙里和尚,都抵不得他们学门人一根指头,不祥什么上次一个少林俗家弟子得罪了武当派,吓得少林寺全体僧人胆栗心赛,生怕他们掌门人再闯少林。杀个落花流水。”

他愈说愈是激动,立青不由甚是同情,问道:

“武当掌门人曾闯过少林么?”

心如和尚寒着脸道:

“武当掌门人就是‘道僧王后’中的头一位,当年的确独闯少林寺。”

立青点点头道:

“少林寺当真没有人抵得过他么?”

心如苦笑道:

“事实上虽是如此,但我总不相信,我隐约间总觉得少林寺定然藏着绝代高手,只是没有露出罢了。”

立青道:“那些小道士信口胡说,小和尚也不必计较。”

心如道:

“如果我不与他们些许厉害,还道我少林当真无人,唉,现在说也迟了,小道士怕早就走远了。唉,我方才如果一直追上去,只怕已追上了。”

他连声叹气,神色甚是懊丧,立青暗知他有几分作为,但见圆脸灰败,心中很是不忍。

立青到底面嫩,被这聪敏无比的小和尚一挤,只觉小和尚为了担心自己而误了事,不由很是惭愧,他灵机一动。忽道:

“小和尚,别心急,我这黑虎借你骑去,等你追上道士,给他们一点颜色看,再到雁荡山来找我。”

小和尚大喜之下,对于立青所说只听到三成,他没听清楚,还有立青将黑虎又送与他,他下意识的迸出一句话道:

“出家人怎可如此念得,方兄这个……这个千万不成。”

立青见他一脸祈望之色,口中却如何说,完全是违心之言,他连忙再说一遍道:

“小和尚这虎借你去追道士,到了雁荡可要还我哟!”

心如只要有虎可骑,还有什么不答应。当下满口应诺,眉飞色舞,立青暗忖:

“如果秦琪那女孩知道我把黑虎又借给个和尚,一定会气坏,不过小和尚是有大事,我只借给他,想来也没有什么违理之处。”

他这自我解嘲的一想,便感心安理得,心如骑上黑虎,向立青告别,立青想起一事忽道:

“小和尚。别骑着黑虎到处乱闯,事完了便回来,可也别伤人了。”

他怕心如乱走,又被秦琪撞着,引起误会。”

心如挤眉弄眼,神色得意已极,他连声答道:

“这个小和省得,方兄只管放心,这虎如果到处乱走,别说吓状着了人我和尚担不起责。就是吃了别人家畜什么的。小和尚也赔不起。”

他对答如流,实是流利无比,立青苦笑向他挥挥手,坐骑既然借给小和尚了,他寻思不如明日再走,便拣了一棵大树,折下一大把树技,打打干净靠着树睡了。

他流浪江湖,对这夜宿荒野的经验,已经是多而不怪,一觉醒来,天色已亮,立青望望天,心中暗暗道:

“昨晚明明是明月如镜的好天气,怎么一夜之间,漫天堆满了阴沉沉的乌云,真是天有不测之风云了。”

他站起身整理一下服装,又迈开步子往雁荡走去。

走了不久,只见前面地势险峻,下面都是如刀一般锋利的岩石,立青转了个弯,忽见一个青衣女子俏生生蹲在路上。

那路很是狭窄,青衣女子刚好把去路挡住,立青打量那女子一眼,只觉她面上白皙无比,想是多年不见日光,是以白得出奇。

那青衣女子不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青衫泪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原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