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奇英传》

第10回 柔情似水最难禁

作者:梁羽生

李逸推琴而起,道:“壁妹,你回来了?”这十多天来,他得长孙壁悉心调护,甚为感激,加以长孙壁的父亲又是前朝老臣,故此他早已要长孙壁莫拘君臣礼节,改口以兄妹相称。

这一回头,但见长孙壁柳眉微蹙,如有所思,与她平素的神态大不相同。李逸怔了一怔,问道:“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么?”原来李逸虽在病中,仍很关心徐敬业起兵的消息,长孙壁每天便到镇上一趟,女扮男装,扮成一个书生模样,在茶馆里喝茶,听茶客们“摆龙门阵”(四川土语,“闲谈口”之意),以便替李逸打听消息。

长孙壁道:“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不过,我有一个疑问,自己愚味难明,想请殿下指教。”李逸笑道:“你这样聪慧,还有什么难明之事?”长孙壁微笑道:“说到聪明,婉儿妹妹才是世上最聪明的人,我哪算得上呢。”李逸道:“你再谦虚,我可不敢和你说话了。”

长孙壁道:“我偶然想起一个古怪的问题,你若不笑话我,我便问你。”李逸道:“妙极,妙极!咱们闲来无事正好摆摆龙门阵,你说吧。”长孙壁道:“我今日偶然听到一个笑话的社会环境和社会实践中产生出来的,所以才能成为积极的 ,说是一个江洋大盗,被推出去斩头,刽子手刀法极好,刀出如风,轻轻一削,便将人头斩下,那人头在地上兀自道:“好刀,好刀!你说这个被斩的人是聪明还是愚蠢?”

李逸呆了一呆,立即笑道:“这当然是愚蠢了,不过我不相信世上真有那样的人,被杀了头还会对刽于手的刀法赞不绝口。这定是那些妙想天开的人编出来的。”长孙壁道:“我看这样的人多着哩,不过杀他的人未必是用刀罢了。”说到这里,忽地“噗嗤”一笑,说道:“或许是用一声娇笑,或许是用一缕柔情……于是那人即算死了亦自对那刽子手念念不忘!”

李逸何等聪明,立知其意。心道:“我刚才在琴音中表露出对武玄霜的倾慕,想是给她听出来了。”不禁豁然一省,想道:“她虽是借题发挥来讥讽我,这番话却说得甚有意思,不管怎样,武玄霜总是我的敌人,纵有天大的本领,也不过等于刽子手罢了,然而她真的是刽子手么?”

李逸呆了好一会子,这才稍定心神,缓缓说道:“多谢你指点,你比我聪明多了。嗯,今天真的没有什么重要的消息么?”长孙壁道:“你刚才问有没有不好的消息概念和理论都不过是人们为达到某种目的而设计的工具,或 ,没有,但却有一个特别的消息。”李逸道:“什么消息?”长孙壁道:“我听得茶客谈论,说是武则天要考女中贤才。”李逸道:“这有什么特别?武则天做了女皇帝,要选几个女人做官亦是应有之义。”长孙壁黯然说道:“可是那道诏书却听说是婉儿代笔的,婉儿做了武则天的四品女官了!”

李逸心头一震,急忙问道:“他们是怎样说的?”长孙壁道:“我隔邻的茶客是两个秀才,他们刚从长安归来,在茶馆里高谈阔论,说的便是婉儿的事情。据他们说武则天任用婉儿做四品女官,专职替她掌管文陵,武则天还特别为她在宫中设宴,召请许多学士入宫做诗,婉儿在一支香的时刻便做了十首诗,又快又好,将那班学士都压倒了。武则天这才说出婉儿便是上官仪的孙女,令他们惊愕不已。这是上个月的事情,据说现下婉儿已是才名鹊起,名震长安,人人都知道本朝发现了一位才女,有一些拍马屁的官儿还上表向武则天恭贺呢!那两个秀才,说得津津有味,他们也将这件事情当作本朝“佳话”,还夸赞武则天敢于任用仇人的孙女,豁达大度,当真是人主的胸襟呢!”李逸面色一片惨白,虽然他早已听过武玄霜的预测,仍然觉得这是不可想像的事,身负血海深仇,立誓要去行刺武则天的上官婉儿,却竟会做了武则天的女官!

长孙壁道:“殿下,你怎么啦?”李逸黯然不语,移步窗前,想起了他初见上官婉儿之时,彼此互伶身世,同声慨叹过:“伤心宇内英豪,尽归新主;忍见天京神器,竟属他家!”这样的话,怎料到别来未久,连她也归了武则天了!想到伤心之处,李逸当真是慾哭无泪,慾语还休。

迷茫中忽觉有秀发拂眉,柔夷在握,只见长孙壁轻轻握着他的手掌,柔声说道:“我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事情,但他们却又说得那么确凿张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在于把个人的目的实现于全体之中,使 ,待你完全好了之后,咱们到长安去探听一下,好吗?”李逸低声道:“我宁愿永不戳破这个疑团。呀,若是真的,那,那怎么好?”

长孙壁眼圈一红,与李逸靠得更紧了。李逸稍稍将头移开,只听得长孙壁在他耳边说道:“婉儿与我情同姐妹,若是真的,我怎样也要把她劝回来!”李逸道:“若是劝不回来呢?”长孙壁道:“若是劝不回来,我就当她,当她死了!殿下,我知道你极伤心,我的伤心也不在你之下,但你是龙子龙孙,又是英雄豪杰,大丈夫应当提得起,放得下,难道天下之大,就再也没有第二个知己了吗?”

李逸心头一荡,回过头来,正好与长孙壁的眼光相接,但见长孙壁面上一红,放开了手,这刹那间,李逸几乎想抱着她痛哭一场,但立即又强行抑制,但怕这样一来,更增加了长孙壁的误会。一个武玄霜、一个上官婉儿,已给了他无穷烦恼,岂可再添上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

迷茫中忽听得有人大声喝道:“你是谁?你干什么?”两人甚地一惊,从窗口望出去,只见一个道士正向着他们这间静室走来,夏侯坚那两个葯童在后面大声喝止!

这道士年约五旬,穿着一袭淡青色的道袍,留着三络长髯,态度从容,颇有几分潇洒出尘之概。李逸心道:“夏侯坚世外高人,他这两个葯童却怎如此不懂礼貌?未曾问明来历,便先历喝人家。”夏侯坚的花园里花木葱宠,藤萝缠绕,那道人分花拂叶,不理那两个葯童,迳自前行。李逸方自觉得这道人奇怪,心念未己,忽听得长孙壁说道:“你瞧这道士真有邪门!”李逸这时方才发觉,但见经他的手拨过的花草,片刻之间,便枯萎焦黄,李逸大吃一惊,这才明白那两个葯童为何要大声历喝。

那道士脚尖并不离地,步履甚是安详,但转瞬之间便到了静室外面,那两个葯童追得气喘吁吁,大声喝道:“再不止步,我们可要不客气啦!’那道士仍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毫不理睬,前面那个葯童折了一枝树枝,喝一声“打!”。把手一扬,但见那枝树枝,已断成七截,每截三寸来长,他们用发暗器门钉的手法,七段树枝,如箭疾射,而且每一枝都是对准那道人的穴道。李逸方在心中赞道:“好手法!”说时迟,那时快,只贝那六枝“木箭”,都射到了道人身上,刚刚沾着他的道袍,便纷纷掉落,好像是他的道袍抹了油一般。李逸心中一凛:“原来这怪道土竟会沾衣十八跌的上乘武功!”内功练到炉火纯青之境,身体每一部份都可以借力打力,敌人沾着衣裳,便会跌翻,故名“沾衣十八跌”,这道士连射中穴道的暗器,也可以借劲弹开,那更是这门功夫的个中高手了。

另一名葯童见他身中七支“木箭”,仍是安然无事,一发急使出猛劲,抓起了一块假山石,少说也有两三百斤,心中想道:“你纵有沾衣十八跌的武功也难以将这块大石弹开!”这时那道士又行近了静室几步,那葯童大喝一声,使尽吃奶气力,将大石对准他掷去,那怪道士哈哈一笑,说道:“来得正好,不必我费力气打门了!”只见他脚步一旋,伸出了两根指头,手腕一抬,那块大石正迎面打到,他两根指头在石头旁边一擦,那块大石本来是从他的左侧边打来的,这时被他双指一带,竟然改了方向,逢向那间静室的红漆木门撞去,“轰隆”一声巨响,木门登时碎成了无数小块。李逸急忙退到墙角,抓起宝剑。

那道士立即闯进,盯着李逸与长孙壁两人,双眼露出怪异的光芒。脸上罩着一层淡淡的紫气,神情仍是那么潇洒,但却令人心惊肉跳,那道士盯了一眼,忽地指着李逸说道:“奇迹,奇迹,你中了我两个徒儿的碎骨钱镖与透穴神针,竟然能活到如今!”李逸与长孙壁这一惊非同小可,想不到这个怪道士看来不过五旬,竟然会是恶行者与毒观音的师父!李逸强摄心神,施礼问道:“请问老前辈到来,有何指教?”

那怪道士瞅着李逸说道;“我特来看看夏侯坚金针拔毒的本领。哼,你快把衣服脱光,让我验一验看。”李逸出身高贵,即在江湖之上,也是人人对他优礼有加,那忍受得了这般侮谩,不禁勃然大怒,斥道:“妖道出言无礼,你慾见识金针拔毒的本领,理该去拜见金针国手本人。”

那道士被他斥骂,并不生气,又瞅了李逸一眼,淡淡说道:“夏侯坚我当然也要见的,但我生来性急,却想先来看看你是怎么能活到如今的。喂,你自己不除衣服,要长者给你代劳么?”蓦然迈前一步,伸出手臂,疾的向李逸当胸一抓,李逸双眼圆睁,拔出宝剑,一个滑步回身,反手就是一招“神龙怒目”,这一剑乃是昆仑剑法中的一记杀手绝招,剑尖刺敌人的“神庭穴”,剑锋截敌人的手腕,剑柄撞敌人的胸膛,一招三式,又快又狠!那道士微微一笑。既不见他跳跃闪避,也不见他出手反击,只是不疾不徐的向前跨上一步,拿捏时候,妙到毫巅,李逸这极厉害的一招三式,竟然都落空了。

李逸大吃一惊,但见那道士已到了他的面前,一双眼睛好像就要贴到他的面上,诡异之极!李逸不假思索,倏的又是一招“玉女投梭”,剑尖晃动,剁他咽喉,两人相距不到三尺,李逸心想纵然伤不了他,至少也可以迫得他退后。那料这怪道士竟是凝立不动,说道:“原来你是尉迟炯的徒弟,剑法不俗,不过却奈我何!”眼看剑尖堪堪刺到,那道士仍是神色不变,忽地伸出双指,迎着剑锋便是一推,李逸心中想道:“任他本领通天,究是血肉之躯,怎能挡得我的宝剑?这妖道虽然无礼,也不宜便伤了他的性命。”稍一踌踌,忽听得“铮”的一声,那道士在剑上一弹,双指一移,蓦地夹着剑脊,李逸但觉虎口一麻,就在这电光石火的霎那之间,宝剑已给他劈手夺去!

那道土傲然一笑,掷剑于地,再跨上一步,李逸急忙使个“阴阳双撞掌”,使出浑身气力,想把道士推开,手指还未沾对方,便听得“嗤”的一声,李逸的上衣已给他撕为两片,露出了雪白的胸脯。那道士侧目斜瞧,怪声叫道:“真是奇迹,夏侯坚果然把你医好了!好,不过我还要亲自再试一下他的本领…待我再打你一掌,看他能不能医?”李逸一击不中,未及变招,那道士长袖一卷,早把他双手嵌住,有如一道铁箍,把李逸箍得动弹不得。但见他高举右手,鲜红的掌心转眼间就变成深紫,透出一层黑气,再一转眼整块手掌都变了黑色。道士哈哈一笑,手掌慢慢下移,向他胸膛印去。

忽听得一声尖叫,长孙壁喊道:“休得伤我殿下!”声到人到,一扑就扑在李逸身上。

长孙壁突然扑来,怪道士也颇感意外,“咦”了一声,说道:“好一个胆大的小姑娘,你想送死吗?走开!”长孙壁紧紧抱着李逸,望也不望那道士一眼,失声骂道:“臭道士,我就是死了也不走开!”那怪道士伸出五指,却并不是真个抓下,只在她的云鬓边轻轻一招,把鼻子凑上去一闻,荡声笑道:“好香,好香!比起你来,我的确是个臭道士了。哈,像你这样一位吹弹得破的美人儿,我还真舍不得下手呢!”他已运起了毒掌神功,双掌触人立死,这时真个不敢碰长孙壁一下,想了一想,突然拔下馆髦的头钮,隔着衣裳,便向长孙壁腋窝一点,他是想把长孙壁点倒之后,然后再拿李逸试验他的毒掌。

就在这千钩一发之时,忽地有一丝银光一闪,“叮”的一声,将怪道士那根头铬打歪,怪道士哈哈笑道:“夏侯老弟,终于把你引出来了!”夏侯坚骂道:“你这老不死的牛鼻子,你自命是一代宗师,怎的如此下流?”

那怪道士放开二人,这才回过头笑道:“咦,你这一代高人,怎么出口便骂人?我怜惜标致的小姑娘,就等如你爱护好看的花草一般,这也算得是下流么?”夏侯坚道:“以你的身份,欺侮小辈,还不算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回 柔情似水最难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帝奇英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