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奇英传》

第24回 是真豪杰傲王侯

作者:梁羽生

夏侯坚道:“上人大名,如雷贯耳,老朽也久仰了!”百优上人哈哈笑道:“今日幸会,咱们亲近、亲近!”蓦然伸出手来,似是要与夏侯坚握手为礼,实是一招极历害的大擒拿手法,而且暗藏着极阴柔而又极强劲的小天星掌力。

符不疑忽地站了起来,嘻嘻笑道:“我老符也不是无名之辈,上人你就不久仰我么?来,来!咱们也亲近亲近!”他摇着一把折扇,插进两人中间,刚好百优上人向夏侯坚一抓抓下,被符不疑一挡,但听得“嘘暖”一声,火花四溅,符不疑那把折扇乃是百炼精钢所打成的,被百忧上人一抓,竟然折断了两根扇骨,而且铁扇和他的手指接触,竟然发出金属的罂鸣之声,迸出火花,百优上人的铁指功夫,当真是到了震世骇俗的地步。

符不疑怒道:“好呀,我与你亲近,你竟损坏了我的扇子,无礼如斯,我老符还未见过!”铁扇一合,向百忧上人一戳。他说话之时,好像生气之极,身躯剧烈颤抖,那一柄铁扇,随着他手婉的颤抖,登时化成了十几柄扇子,就在这眨眼之间,连袭百忧上人的十三处大穴。百忧上人也不禁心中一凛,他一抓抓去,这一次竟然没有抓着,但听得“卜“卜”两声,百忧上人左腰的“展谬穴”和小腿的“阳陵穴”,已吃他戳了一下,百忧上人怒吼一声,左掌迅即连环拍出,符不疑用的是重手法打穴,想不到百优上人的内功已练到差不多近似“金钢不坏”之体,虽然被他戳中两处大穴,也不过仅仅一阵酸麻而已。

符不疑的铁扇急切之间收不回来,眼见他这一掌有如迅声击到,无法躲避,不假思索,只有硬接义辩证法,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宝库作出了重要贡献。 ,双掌相交,只听得“篷”的一声,符不疑给他震得倒退了五六步,而百忧上人的身躯也晃了两晃,所披的大红袈裟,好像遇至强风,翻卷起来!

大汗忙道:“两位请慢动手!上人,这是怎么一回事?用梅花针杀死两个使臣的究竟是谁人?”百忧上人指着夏侯坚道:“就是这个老儿!”又指着符不疑道:“这是他的党羽,请大汗传旨,将这两人拿了。”

夏候坚道:“大汗圣明,老夫只会医人,不会毒人。”大汗因夏侯坚医好龙爪树,又曾听说默蹑太师的儿子也是他医好的,对他颇有好感,当下半信半疑,问百忧道:“上人怎么知道是他?”百忧上人道:“他号称金针国手,能用金针救人,也能用金针杀人,我看一定是他,准错不了!”武玄霜悄悄在大汗耳边说道:“那两个使臣死时,百忧上人还未来呢!”大汗一听,心中想道:“不错,他并未眼见,莫要冤枉了好人。但又不好驳斥百忧上人,正在这时,忽听得殿下一声尖叫。

武玄霜一看,却原来是李逸受了伤。由于百忧上人在指证夏侯坚暗杀使臣,众人对李逸的恶战不大注意,如今听得李逸的惨叫声,又把目光集中这两人身上。

李逸是给程达苏的铁烟杯戳伤的,他恶战了五十来招,李逸陷入困境,周围都是敌人,饶是他如何胆大,也不免有点心慌,一个疏神,避开了程达苏一记打穴,却不料他突然倒转烟杆,拿来当作小花枪用,一戳戳中了李逸的腰部,登时血流如注,染红了半边衣裳。

武玄霜目睹李逸受伤,禁不住心头大震,花容失色,大汗以为她不敢看流血惨象,见李逸还在拼死恶斗,程达苏在一时之间,似乎尚未能将他拿下,便对百忧上人说道:“请国师把这姓李的拿下吧,妃子心慈,不忍见那人再流血了。”武玄霜听得大汗这样吩咐,更是吃惊。百忧上人甚为不悦,淡淡说道:“杀鸡焉用牛刀?暗杀使臣这桩事情还未处置呢,请示大汗,这两个人究竟要不要拿来审问?”大汗本来不大相信是夏侯坚杀害的,他刚才吩咐百忧上人去拿李逸,用意就在暂时缓和他们的争执。但百忧上人迫得甚紧,大汗只得说道:“好吧,那就请夏候坚先生与天恶道长对质。”话中之急,认为天恶道人也有嫌疑,故此要他们二人“对质”。

天恶道人心头火起,朗声说道:“贫道诚心来助大汗,不想反令大汗见疑,既然如此,贫道告退!”夏侯坚也趁势发怒道:“符老兄,咱们远迈投奔,却被人当作犯人,你说如何?”符不疑嘻嘻笑道:“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咱们都走了吧!那位大和尚要来捉拿,尽管来吧!”

百忧上人一把拉着天恶道人,怒气冲冲的说道:“大汗请早定夺,究竟是要他们还是要我们?若不将这两个凶手拿下,咱们三人都走!”

混乱中,忽听得“咕呼”一声,程达苏忽然被李逸刺中,倒于地下。这一下来得太过突然,程达苏本已占尽上风,却忽然中剑重伤,大出众人意外,菩提上人更加留神,看得清楚,失声嚷道:“唉,当真是那老头发的梅花针!”

大汗呆了一呆,他虽然不满意百优、天恶二人的无礼态度,但一想到底是他们可靠得多,符不疑与夏侯坚与他们相比,总是“外人’,即算不是凶手,也不能为了两个外人而将百优上人得罪。于是当机立断,呛嘟一声,掷杯于地,喝道:“将这两人拿下!”

众武士纷纷拥上,符不疑哈哈大笑,说道:“老子要来便来,要去便去,你们留得住么?”大袖连挥,啪啪两声,将两个身材高大的武士甩出一丈开外。夏侯坚趁这混乱的形势,把手一扬,飞起了一团烟雾。

烟雾迷漫之中,只见黑影瞳幢,四处乱窜,面目真相,不能分辩,众武士又怕这是毒烟,纷纷走避,夏侯坚便趁这时机擒李逸。是殿内人数太多,拥挤推塞,一时之间,还不能抢到李逸的身边。

百优上人一声吼道:“哪里走?”一连发出几下空掌,掌力将烟雾荡开,天恶道人喊道:“不是毒烟,不用收!”夏侯坚的舱襄中,本来也有有毒的葯散,但他不愿多伤无辜,所以不用。

说时那时快,百忧上人身形一起,倏然间就到了,符不疑铁扇一挥,疾点他的虎口寸脉,百忧上人手腕一翻,飞脚踢去,符不疑趁他换招之际,脚步一滑,立刻向后滑出丈余,他头也不回,在他身后的两个突厥武士便给他的肘锤撞晕,身法之怪,招数之奇,令得百优上人亦是不禁暗暗佩服。

百优上人一击不中,侧身绕步,又抢到夏侯坚身旁,夏侯坚骈指一戳,但听出“卜”的一声,夏侯坚凌空飞起,在半空中接连翻了两个筋斗,落到一张桌上,登时把那张桌子踏碎,桌上的杯盘碗碟,如冰雹一般飞落,周围七八个武士都给碎片割伤,符不疑哈哈大笑,与夏侯坚并户外闯,闯出了大殿。

原来百忧上人用的是金掌力,夏侯坚用的是一指掸功,百优上人闭关十年练就“金刚不坏之躯”,哪知夏侯坚的“掸功”有如开金裂石,指掌相交,百优上人心头大震,全身酥麻,夏侯坚也给他的掌震了起来,双方换了这招,可以说恰好是棋逢敌手,不分上下。

百优人上人真气一运,解了夏侯坚的指力,喝道:“太华,你去捉那小子,天恶、灭度,咱们三面合围,绝不能让这两个老匹夫走掉。”

阳太华是百忧上人的首徒,听得师父的吩咐,刚刚迈动脚步,在他身边的谷神翁忽然一声笑道:“我替你效劳吧!”手掌一按,阳太华大吃一惊,叫道:“谷老盟主,你,你也是他们一路的吗?”话犹未了,已给谷神翁一掌打翻。

谷神翁拔出双剑,吞吐抽撒,左右盘旋,俨如玉龙天矫,灵蛇飞舞,但听得一片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之声,近着他的,给他的双剑一磕,兵刃登时脱手飞去,谷神翁是名震宇内的三大剑客之一,展开了精修数十年的蹑云剑法,真是如臂使指,不论宽敞之地、狭窄之处都可运用自如,大殿内虽然挤满了人,但他专拣敌人的间隙进攻,翻身进剑,飘忽如风,剑到人到,见影而不见人,左面一兜,右面一绕,似东实西,似南实北,移步换形,发招易位,殿中武士虽多,竟然拦他不住!

灭度神君见势不好,他本来是奉了百忧上人之命,要他去参加围捕符不疑和夏侯坚的,这时见谷神翁突然发难,殿中并无高手阻拦,生怕他乘机伤了大汗,只好暂时将百忧上人的命令搁下,赶上前去对付谷神翁。

谷神翁喝声“来得好!”抢先踏上一步,一脚踢翻一个武士,阻了他一阻,迅即反手一剑,刺灭度神君的胸口“领饥穴”,他在以寡敌众,形势非常紧张的情况下,拙剑刺穴,竟是不差毫黍,灭度神君赞道:“谷老儿的蹑云剑果然名不虚传!”葯锄霍地一劈,“哨”的一声,双方那讨不了便宜。谷神翁身形一闪,迅即变招,眨眼之间,连攻了灭度神君三剑,灭度神君将辟云锄的锄法展开,上使“雪花盖顶”,下使“枯树盘根”,把全身防护得风雨不透。谷神翁的剑法虽然凌厉之极,却也无隙可入。谷神翁心想:“灭度神君是域外三凶中最弱的一个,居然也这么了得,看来今日非舍了性命,不能冲出去了。”

以谷神翁的本领,本来稍胜灭度神君一筹,但非到三五招之后,也不易分出胜负,在这样情形之下,谷神翁哪敢恋战了他眼光一瞥,见李逸也已逃出了门外,心头一宽,立即施展移步换形,避强击弱,连伤了旁边的几名武士,殿中人数太多,自相拥挤,灭度神君有所颤忌,反而受了牵制,拦不住谷神翁,不久,便给他冲出殿外,灭度神君紧跟着追了出去。

这时,夏侯坚与符不疑早已到了外面,外面乃是大汗的御苑,众武土堵塞各处通道,让出了一大片空地,百优上人与天恶道人抢过前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但听得百忧上人大喝一声,袈裟一展,俨如一片红云,首先向夏侯坚当头罩下,夏侯坚刚才以指换掌,虽然并未吃亏,但他自知这是百优上人轻敌所致,论到功力的深厚,自己尚是不如百优上人,见百优上人拼了全力,猛扑而来,不敢硬接,当下施展了一招最上乘的轻功身法,一个“细胞巧翻云”向后倒,哪知百忧上人竟如影随形,叱咤一声,跟着他也纵起来,掌势凌空打下,符不疑发声怪笑,身形如箭,忽地平空窜起,扇头点他的虎口大穴,这一来,百忧上人的掌势若然按实,夏俟坚非得重伤不可,可是百优上人也必然要被符不疑点中穴道,他刚才领教过符不疑重手法点穴的功夫,自己虽然练有“金刚不坏”的身法,在这样凌空硬接,无可卸力的情形之下,也是不易抵挡,这几人都是当世一等一的高手,大家的本领都已到了能发能收,随心所慾的境界。心念一动,倏然间便即分开,三人分向三个方向落下,其中夏侯坚恰好落在天恶道人的身边。

仇人相见,份外眼红,天恶道人乘他立足未稳,拂尘一展,立即向他迎面拂去。这一招正是天恶道人的杀手绝招,便见拂尘迎面散开,千丝万缕,一齐罩下,尘尾虽然是极轻柔之物,但由于他内力所注,竟似化成了无数利针,刺夏侯坚的面、睛、耳、鼻窍,这一下突如其来,狠之极,天恶道人料想夏侯坚武功虽高,一无防备。哪知夏侯坚在半空中翻身落下之时,早已觑难了天恶道人,料到他有此一招,有心要给他一点厉害,就在拂尘罩下,间不容发之际,他忽地张口一吹,登时尘尾飘飘,有如柳絮随风,都挑了开去。说时迟,那时快,夏侯坚反手一掌,“篷”的一声,打中了天恶道人的身体。

天恶道人晃了两晃,面色灰白,却怪声笑道:“夏侯老兄,真有你的,我再试试你的解毒本领。”原来以天恶道人的本领,夏侯坚一掌虽然厉害,他也还可以避开,他是有意让他打中,令他中毒的。

夏侯坚一掌打下,但觉掌心麻痒,登时手臂肿了起来,夏侯坚取出三枚金针,一插脉门虎口,一插臂弯“曲池穴”,一插腋窝玉虎穴,手法干净利落,冷笑说道:“你的腐骨神功,岂能奈我何哉?”把手一扬,掌中扣着的一篷金针,倏的飞出,化成了十数道光芒,向天恶道人射去。

天恶道人料不到他中毒之后,出手还这样快捷,百忙中也打出了一篷透穴神针,但听得嗤嗤之声,不绝于耳,金针银针互相碰击,纷纷落地,他们二人的功力本来旗鼓相当,可是天恶道人因为适才曾与菩提上人比拼内力,有所损耗,较量起来,稍稍吃亏,他的透穴神针没有一枚能近得了夏侯坚,而夏侯坚的金针却有几枚射到他的身上。

百忧上人正在与符不疑恶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是真豪杰傲王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帝奇英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