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奇英传》

第25回 柔肠侠骨情无限

作者:梁羽生

突厥大汗这一惊非同小可,颤声叫道:“可,可贺敦,你,你是……”“你是谁人?”这句话尚未曾问得出来,忽觉冷气森森,遍体生寒,武玄霜早已拔出宝剑搁在他的颈项,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若敢乱嚷,一剑要你的命!”突厥大汗本来甚为勇武,但被武玄霜用大擒拿手法一把扣着他的手腕,竟是半点不能动弹,这时他才知道“新王妃”乃是非常之人,宝剑搁在的颈上,不由得他不服服贴贴。

旁边侍立的那个宫女已吓得呆了,武玄霜顺手又点了她的穴道。正在此时,百忧、天恶二人,已到门外,只听得百忧上人的声音禀道:“贫僧有事,禀报大汗!”武玄霜在他耳边悄声说道:“你大声说,请国师稍待片刻。”突厥大汗不敢不依,大声说了,声音颤战,自是不免显出惊俱之情。武玄霜料到百忧上人、天恶道人定会起疑,但也料到他们暂时还不敢破门而入,当下迅即点了大汗的麻穴,在他身上搜出一面金牌,这才对他说道:“我不是卡洛丝,我是中国女皇帝派来的人,你明白了吧?你怪不得谁,只能怪你不长眼睛,今日我暂且烧你,你若敢株连无辜,我随时可取你性命。”

李逸又惊又喜,武玄霜手起剑落,削断了他身上的镣铐,随即剥下了麻翼赞的武士服饰,叫李逸穿上,外面罩上一件斗篷,麻翼赞的身材比李逸魁伟得多衣服甚不称身,李逸将儿子包在宽大的斗篷里面。

武玄霜取出了一颗易容丹,李逸不待她说,便知她的用意,当下匆匆忙忙,借助这颗易容丹东西。”书中还提出无产阶级是农民的天然同盟者和领导者的 ,扮成一个维族武士的模样。

武玄霜除下凤冠,走至帐后,片到之间,也改扮成了一个宫女的模样出来,低声说道:“咱走吧。”李遍正在心想:“百忧、天恶二人守在外面,如何走得出去?”但见武玄霜移开胡床,在墙壁一按,开了一道角门,原来大汗带武玄霜进这寝宫之时,便是从这角门来的。后面是一间大汗给她布置的梳妆室,大汗为她欢心,所以早就把他给她精心布置的寝宫构造,告之于她,梳妆室窗外便是御花园,可以欣赏园中的花木。

武玄霜与李逸走入了梳妆室,推开窗门,这时正是黄昏时分,一瞧下面无人,武玄霜一拉李逸,使即跃下。哪知刚一走几步,便有人喝道:“是谁?”这个人正是大汗的侍卫长恰克图。李逸将两金牌向恰克图一晃,压低声音说道。“奉大汗命,护送新王妃的麻女出宫。”恰克图当然认得这面金牌,他又知道新王妃卡洛丝是阿尔泰山山下的一个国的公主,照突思的习俗,出嫁的女,到了夫家之后,就要将她所着的丑套新镌已衣送回去给母亲,表示在此之前是靠父母,在此之后便是靠丈夫了。一见李逸说是护送新王妃的侍女出宫,只当这名待女是将新王妃的嫁衣送回母家的,自是不疑有他,当下挥了挥手,放李逸立去。他哪里知道真王妃卡洛丝早已冒充侍女,在一个时辰之前便已乘原车出城去了。

李逸与武玄霜加快脚步,路上虽然碰上几个巡逻的武士,金牌一晃,问也没问便通,不一会便到了御花园的后门5卷。文中运用辩证法的观点,对党内团结的问题作了简洁的 ,侧边是马厩,李逸亮出金牌,索性向管马的人讨了两匹骏马,然后吩咐开门。

就在此时,忽听得恰克图大声叫走道:“站住!”守门的武士见恰克图飞奔而来,不敢开门,李逸喝道:“你敢阻误我吗?快开!”恰克图叫道:“别忙出去,待我看一下。”李逸倏的出手。一点点了这名武士的穴道,立即便抢了锁匙。说时迟,那时快,恰克图已是赶了上来,大吼一声,向李逸一掌劈下。

原来恰克图放走了李逸之后,忽起疑心,想道:“这个武士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他?”要知恰克图是侍卫队长,宫中的数十名侍卫,都是经过他选拔的。刚才因为夜色膘陇,李逸用斗蓬遮着了半边面孔,兼以手上又有大汗的金牌,他一时大意,没有盘问,过后一想不对,又想起了这件斗篷似乎是麻翼赞的,越想越疑,是以追上前去,想要仔细瞧瞧。

及至李逸点倒了那个看门的武土,恰克图大吃一惊,断定李逸必是冒充,当下一跃数丈,用尽全身气力实用主义现代西方资产阶级哲学学说和流派之一。19世 ,掌劈李逸。

恰克图是突厥出名的大力土,这一掌端的有开碑裂石之能,李逸受伤之后,不敢硬接,施展腾、挪、闪、展的小巧功夫,接连避开他几记强劲的攻势,恰克图一掌紧似一掌,迫得李逸无暇拔剑,同时连声大叫道:“来人呀,快来人呀!”武玄霜见时机急迫,忽地冷笑说道:“另外有刺客已到大汗的寝宫,你不去救驾,追我们做什么?”恰克图吓得魂不附体,大叫道:“你说什么?”话尤末了,武玄霜突然欺身直进,“啪”的一掌,击中他胸前的“范汛穴”,本来以恰克图的本领,虽然不敌武玄霜,还不至于给她一招击倒,但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宫女竟然怀有绝世武功,冷不防的给她上掌击中,哼也未哼一声,便即倒地。

李逸急忙开了园门,与武玄霜跨上马背,疾驰而去。但听得背后弓如霹雳。箭似飞蝗,李逸将宝剑舞起,化成一道护身的银虹,挥了片刻,便脱出弓箭所能射及的范围,那么多的武士,竟没有一个追来。原来是恰克图被武玄霜那番话吓住了!武玄霜说另外有刺客已进入了大汗的寝官,恰克图不知真假!但一想这个宫女与李逸正是从大汗寝宫那个方向跑出来,麻翼赞的斗蓬又披在李逸的身上,便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宗旨,止住了那班武士,叫他们赶回去救驾,并搜索李逸的党羽,那班武土见李逸能够从深宫之中逃出,只怕他党羽甚多,说不定在宫内各处隐藏,便不敢分薄力量去追他了。

李武二人跑了一程,见后面并无敌骑追来,松了口气,两人并辔驰驱,李逸眼光一瞥有铲除这些假相,才能促进科学的发展。 ,只见武玄霜在马背上也扭转头来望他,四目相投,又各自将眼光移开,这一刹那,两人的心里都不知是什么滋味,彼此但感到一阵茫然!

这一刹那,往事前尘,闪电一般的从李逸的心头掠过,峨嵋金顶的比剑一切峡山道上的琴髓涛声,她为自己向夏侯坚求医,那十多天的千里驰驱,细心呵护,最后是绷山的死别生离。这一幕幕的情景从李逸心头翻过,而现在想不到又在这样的情景之下相聚,她,她又一次的救了自己!李逸心头激动非常,禁不住又转过头去,找着了武玄霜的目光,轻轻的说了一声“谢谢”。

武玄霜心中的激动殊不在李逸之下,她所要躲避的人终是不能避开,现在又与他并辔驰驱了。可是这已与八年之前的情景完全不同了,在她怀中抱着是他的儿子!

武玄霜低下了头,便道:“谢什么?你能够脱险,我也心安了。”语调平淡,但李逸却听得出来,她对自己还是蕴藏着无限的热情宙原理的哲学学说。专指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哲学学说。黑 ,李逸不自觉的身躯颤抖,在马背上晃了两晃,武玄霜吃了一惊,问道:“你怎么啦?是伤口复裂了吗?”李逸自道:“没什么,我受的只是一点皮外伤,只怕是跑得有点累了,歇一歇吧。”

武玄霜估量已跑出十多里了,便道:“好吧,咱们到前面的山丘歇一会。”李逸跃下马背,抱起儿子,武玄霜默默无言的随着他。走到山上,未曾坐定,李逸的儿子便扑到武玄霜的怀中,搂着她道:“姑姑,你真有办法,说救我们,果然便救了我们。”武玄霜道:“我说过的话,当然要做。”孩子面向着他父亲说道:“这姑姑真好,妈妈好像不大喜欢她,那天她给我果铺吃,妈还不准我接呢。唉,妈哪知道她是这样的好人,我可真喜欢她!”

李逸呆了一呆,道:“你见长孙壁了?”武玄霜微笑道:“我还没有贺喜呢!”她脸上现出笑容,心中却不由自己的感到一阵心酸。陡然间,长孙壁那凄怨的眼光,妒忌的神色,又好像浮现在她的眼前,她极力压抑自己激动的心情,心中想到:“我绝不能自寻烦恼了。”

李逸道:“你是在哪儿见到她的?”他的儿子插嘴道:“我们这样的打扮。爹,你知不知道。我就是在那晚上被两个武士捉去的。”

李逸道:“我听你妈妈说了。这次全靠你的姑姑将你救出来,你还未曾向她道谢呢。”那孩子向她磕了一个响头,说道:“姑姑,我长大了也永远不会忘掉你!最好,你能够和我们在一起,妈若知道是你救我,她也一定会喜欢你了。”武玄霜将他拉了起来,笑道:“这孩子真乖,他叫什么名字”?李逸道:“叫李希敏。”武玄霜道:“敏儿,我也喜欢你,待你长大了我再来看你吧。”那孩子露出怅惘的神情,道:“姑姑,你要走了么?”武玄霜点点头道:“是啊,就要走了!”那孩子道:“你不等和我的妈妈见面么?”武玄霜道:“好孩子,我就托你向她问好吧,你记得吗?”

那孩子道:“我怎样向妈妈说呢?妈知道是你救我,她会怪我不将你留下来的。你别瞧那晚妈好像很凶,其实她是非常疼我的。你对我这么好,她一定非常感激。”武玄霜微笑道:“我知道。你就对她说,姑姑盼望她过得快快活活,一切事情都称心如意。”那孩子点点头道:“我记着了。咦,姑姑,你笑得不大自然,是不是有点不快活?”武玄霜笑道:“你猜错了,我很快活。”其实孩子一点也没有猜错,李逸呆了好一会子,心中的激动这才稍稍平静下来,说道:“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胡乱打岔。”再问武玄霜道:“这么说,你是到过天山的了?”武玄霜道:“不错。后来,我又在天山碰到壁妹,那时敏儿已经被掳走了,她那晚用了易容丹,我第二次见面才认出是她。”李逸“啊”了一声,这才明白,自己决定单独下山去救敏儿的时候,为什么长孙壁会流露出一种恐惧的心情,敢情她就是怕自己与武玄霜相遇!

李逸道:“这么说,你是为了救敏儿,才冒充新王妃的?这是怎么一回事?”武玄霜将经过说了,李逸称奇不已,敏儿听得武玄霜将大汗戏弄,更是开心之极,不住咧开嘴笑。武玄霜道:“不过,我这次到突厥来,却是奉了我姑姑的差遣来找你回去的!”李逸道:“我早知道了,我不会回去的!”

武玄霜道:“不过,这次不同。我姑姑已决定传位给卢陵王,要请你回去辅助他。你不是一直要恢复李唐的‘正统’吗?如今江山依然姓李,你为何还要老死他乡?”李逸叹口气道:“这几年来我的豪气早已消磨贻尽了,不管是姓武也好,姓李也好,我现也不想卷入是非漩涡。嗯,你不懂得我的心情,我但愿能够忘悼往事,也不想有人知道我,我是不愿回去的了!”

武玄霜一阵沉默,她是懂得李逸心情,现在之所以不愿意回去,已不只是为了谁做皇帝的问题了,敢情他也决意要避开自己,避开上官婉儿,免得触及心底的创伤!

李逸又道:“本来在前两天,我曾经想过要回去的,如今你既然就要回去,也省得我多跑一趟了。”武玄霜道:“为什么?”李逸道:“你已经知道了你的堂兄武承嗣勾结突厥的事情,你回去告诉你的姑姑吧,她更会相信你的话。”

武玄霜默然半晌,缓缓叹口气道:“这样分手也好,咱们总算见过一次面了,可惜婉儿很想见你,却见不着。”李逸听她提起了上官婉儿,不禁又是心弦颤抖,问道:“婉儿她怎么样?听说她最近红啻星动,嫁杏有期,有这事么?”武玄霜道:“是谁来了。他说的也并不全是捕风捉影之谈,不过,婉儿,她,她可正为着这件事情烦恼呢!她本来有一些话托我告诉你的,唉,现在不说也罢。”

李逸一片怅悯,道:“长孙泰也很不错呀,早在八年之前,我就祷告苍天,保佑她能够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人了!不管怎样,我总是将她当作妹子看待,愿她过得快活!”武玄霜又叹口气道:“你猜错了,婉儿嫁的人不是长孙泰,所以她很想见你,再决定主意,可是这些事情,现在都不必说了。”李逸诧异之极,心道:“不是长孙泰又是谁呢?她若然不欢喜那人,又何须如此烦恼?以她那样的倔强,又是那样深具聪明才智的女子,她不愿嫁,还有谁强得了她?”李逸疑团塞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柔肠侠骨情无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帝奇英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