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奇英传》

第28回 忏情慧剑断情根

作者:梁羽生

在突厥王城西面的天格尔山山下,是一大片荒野,荒野上有一座新坟,这一晚,大约三更时分,长林茂草之间,忽然出现四条人影,这四个人正是夏侯坚、裴叔度、符不疑和谷神翁。他们是来掘李逸的坟墓的。这一天恰好是李逸等人服葯自尽之后的第六天。来到坟前,裴叔度揣揣不安,悄悄问道:“当真还救得活么?”夏侯坚笑道:“若是咱们迟一天,那就难保了。现在来的恰是时侯。铲吧!”四柄大铁铲同时铲下,不消片刻,已铲去了坟头,露出洞穴,裴叔度俯身一瞧,“咦”了一声道:“只有两具棺材。”

夏侯坚正待察看,忽听得乱丛中咳嚎的几声轻响,夏侯坚笑道:“原来这里还埋伏有看坟的呢,咱们也不能太大意了。”符不疑抓起一把碎石,扬手打去,登时听得有几个人摔倒地下的声音,接着有人大骂道:“什么人这样大胆。敢来偷掘王妃的坟墓?”登时在新坟的南北两面,窜出了十几条黑影,暗器如蝗,纷纷射至。

符不疑和夏侯坚各自发出一记劈空掌,将暗器在离身三丈之外便打了下来,符不疑道:“共是一十三人,其中有个功力较高,老谷,叔度,你们两人已尽可对付得了。”谷神翁裴叔度拨剑奔出,一个迎敌南面来袭的敌人,一个迎敌北面来袭的敌人,荒野里响起了一片金铁交鸣声,震耳慾袭,符不疑和夏侯坚仍在专心铲土。大约过了一支香的时刻,拼杀的声音静止下来。谷裴二人回来报道:“惭愧得很,还是让三个鹰爪孙逃跑了。”符不疑道:“那也没有什么,待他们将救兵请来,咱们早已完事啦。”谷神翁笑道:“遗憾的是咱们新练成的这套剑术,却尚未有机会找百忧老秃一试。”

这时坟头已经铲平,露出熏黝黝的洞穴,约有三丈多深,符不疑取出两条长长的铁索,索端有个尖钧一些根本性问题。明确提出:“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 ,他与谷神翁各执一条,垂下洞穴,各勾着棺材的一头,用力收紧铁索,将棺材扯了上来,谷神翁笑道:“叔度,你可以安心啦,第一具棺材比第二具棺材要沉重得多,里面定然是两个人。”

裴叔度道:“雇的马车还没有来呢,会不会他胆怯不敢来了。”谷神翁抬头一望,月亮将近天心,笑道:“还未到约定的时候呢,你若心急,可以先揭开棺益看看,看你的师妹是否在里面?”符不疑忽地叫道:“有人来了,咦,不对,不是马车,是几匹快马,是百忧老秃!”话犹未了,只见当前一骑。旋风似的疾奔而至,距离还有十多丈远,马上的骑客便即飞身跃起,落在坟前,面对众人,哈哈大笑,正是百优上人。

原来百忧上人早就料到他们会来上坟,但以他的身份,当然不能每时在坟前守候,因此他一面请大汗派出十三个一等武士守坟,他自己则和灭度神君等人在离坟七、八里外的一个卫所住宿,准备随时接应,是以闻报即来,但出乎符不疑等人的意料之外。

但见百优上人迅着飘风,身形未定,立即便向谷神翁抓去,谷神前以蹑云步法闪开,符不疑挺剑便刺学术流派。 ,百优上人哈哈笑道:“咱们两次交手,都未曾分出胜负,今晚再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吧!”符不疑是四大剑客之首,这一剑来得凌厉非常,百忧上人一念轻敌,举袖一拂,只听得“嗤”的一声,袖管已被削去一截。

百忧上人刚拂开符不疑的长剑,只听得背后“删”的一声,谷神翁亦已拔剑刺来,百忧上人斜跃数丈,提起禅杖笑道:“穷酸,你的剑法不坏呀,今晚也叫你见识见识老纳的伏魔杖法吧!”他知道在四个敌人之中,以符不疑的本领最强,故此先向他叫阵,但他掸杖一挥,却先碰上了谷神翁的长剑,谷神翁内力逊他一筹,这一下硬碰硬接,竟给他震得虎口酸麻,长剑几乎脱手飞出。

符不疑喝道:“接招!”他不肯偷袭,先喝一声,百忧上人笑道:“来吧,兵器上咱们还未较量过呢?”掸杖挥了一个圆圈,将符不疑的身形罩住,符不疑用了招“横指天南”,剑光如矢,透过了他的包围,刹那之间,但听得一片金铁交鸣之声,震得耳鼓嗡嗡作响,符不疑收剑一看,只见到剑刃上已损了三处缺口,要知百忧上人的内力本来略胜少许,以他的禅杖沉重,所以符不疑一交手便吃了点小亏。

百忧上人哈哈笑道:“你服不服,不服再来!”说话之间,后面几骑快马亦已赶到,乃是灭度神君、麻翼赞和菩提上人。

符不疑心念一动,也哈哈笑道:“我们这边四人,你们来的也是四人,正好决个雌雄,谁都不必以多为胜。”百忧上人哼了一声,说道:“你划出道儿来吧,是双方一齐上呢,还是单打独门?今晚既是人数相等,要打就得判个雌雄,你们可不要再像上两次一样,末待完场,就溜走了。”

符不疑笑道:“上人此言,深合吾心。事不过三,今晚一定决个胜负便是。你们域外三凶,如同一体,我和老谷也是八拜之交的朋友,好,我和老谷愿与你们域外三凶先决个雌雄,呀,只可惜你们的天恶道人死了,三凶只能改称两凶啦!”百忧上人怒气勃发,掸杖一摆,叫道:“灭度老弟,咱们今晚与天恶报仇!穷酸,依你所言,你们两个来吧!”

另一边,菩提上人也向夏侯坚叫阵,他有点忌惮夏侯坚“金针刺穴”的本领,提出要和夏侯坚较量内功,夏侯坚道:“久仰上人是突厥第一高手,老朽体弱气衰,螳螂挡车,自是不堪一击,但上人有命,老朽敢不舍命奉陪了,便请上人划出道儿来吧。”菩提上人见他答应,满心欢喜,便指着一块圆如镜台的大石说道:“夏侯先生不必过谦,我久闻中士的武学粮深,内功尤其奥妙,今日正好互相印证印证。就在这块大石上比试如何,谁要是跌了下来,那就算输了。”夏侯坚道了一个“好”字,两人便在石上盘膝而坐,双掌相交,开始比拚。

还剩下一个麻翼赞,裴叔度一看,麻翼赞手中拿的正是李逸那把宝剑,原来麻翼赞乃是吐谷浑的剑术名家,李逸“死”后,他便请求大汗将这把宝剑赐给他。裴叔度存心要给李逸要回宝剑,一点也不客气,立即说道:“你持有宝剑,想必是精通剑术的了,来,来,来!我便向你请教剑术!”麻翼赞正想试试宝剑的威力,听裴叔度说要和他比剑,自是求之不得。

于是两方八大高手成三处搏斗,百忧上人颇为轻敌,禅杖一起。一招“神龙出海”,先向符不疑打来,符不疑哈哈笑道:“老谷,今天有机会一试啦!”陡然间但见两道匹练般的剑光,变成了一道圆弧,将百忧上人绞住,百忧上人大吃一惊,急急变招,手执禅杖中间,旋风疾舞,登时杖影如山,饶是如此,双剑从他头顶削过,百优上人也觉得头皮一片沁凉,若非他应变得宜;天灵盖早给削去!灭度神君挥动辟云锄参战,虽然稍稍减轻了百忧上人所受的威协,但却仍然不能冲破双剑所构成的剑幕!

百忧上人初时以为自己的武功要胜过符不疑一筹,灭度神君虽然较弱,但最少也可以和谷神翁打成平手,以二敌二,那是必操胜算,岂知双剑合一的威力大得出奇,斗了几十招兀是未能扳成平手,不由得暗暗胆寒。

符谷二人乃是剑术名家,第一次施展这套双剑合骛的神招数,初时还觉稍欠纯熟,渐渐便配合得天衣无缝。百优上人开始还可以占三四成攻势,到了后来,使尽浑身本领,竟是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符不疑占了上风,越战越是精神,快意之极,但心中却也暗暗叫声“侥幸”,想道:“要是百忧老秃坚持单打独斗,今天可要糟了。”要知以符不疑和谷神翁的身份,当然不能夹攻百忧上人,所以百优上人初到之时,他们二人虽然接连吃亏,却还是不愿施展出双剑合壁的剑术,如今对方虽然多了个灭度神君,但双剑合壁,威力大了一倍有多,等于是四个符不疑和他们作战了。

另一边夏侯坚与菩提上人在石上试内功,两人盘膝而坐,双掌相交,过了一会,夏侯坚但觉浑身发热,对方的手掌,竟似炽热的火炭一般,掌力也越来强劲了。菩提上人则觉得对方的掌力柔和之极,但不论他怎样运劲强攻,却似按在棉花上一般,软绵绵的全不受力,也看不出对方有什么反应。这样一柔一刚,彼此相持,过了一盏茶的时刻,夏侯坚的头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气,菩提上人也流了一身冷汗。原来菩提上人所练的内功甚为怪异,能以本身的真气,发为高热,令对方受到煎熬之苦。若然禁受不起,被他把体内的水份“挤”干,那么纵算是第一流的武功,也要变成废人。

夏侯坚以几十年精纯的内功,用纯柔来对付纯刚,恰好是功力悉敌,两难取胜,但夏侯坚悬挂老友的安危,他深知百优上人乃是当世的第一高手,符不疑和谷神翁虽然练成了最精妙的剑法,却不知能不能克制他?他心有顾虑,又不能分神去看,而且虽然说双方人数相等,究竟是在敌人的包围之中,时间久了,难保没有其他变化,高手比斗,哪容得心绪稍有不宁?夏侯坚渐觉奇热难当,不由心头一凛。

就在这时,忽听得灭度神君一声厉叫,百优上人怒吼如雷,听那声音,似乎是灭度神君已受了伤,百优上人大约也吃了点亏,所以才忍不住怒骂。

夏侯坚猜得不错,符谷二人双剑合壁,这时已与百优、灭度斗了三百来招,优云老尼所创的这套剑法虽然只有三十六个式子,但两人合用,各使一招不同的招数,配合起来,变化便是穷得无尽,奇诡尽伦!灭度神君本领稍差,首先中了谷神翁的一剑,幸在没有伤着骨头,还可以支持得住。

菩提上人也是一位武学大师,当然听得出灭度神君是受了伤,最糟的是他又不能移开眼睛察看,不知灭度神君受伤的深浅如何,这样一来,心神当然大受影响,与他相反,夏侯坚则是精神一振,不止扳成平手,而且反客为主,占了上风。

夏侯坚与菩提上人尚在相持不下,另一对裴叔度与麻翼赞则到了生死立判的时刻。

麻翼赞是吐谷浑的剑学大师,他的剑集各域各派之长,凶悍之极,他见裴叔度不过是个三十几岁左右的中年人,最初颇为轻敌,一出手便展开了伤残的剑法,着着进攻。哪知裴叔度年纪虽然不大,但他在优云老尼门下最久,已尽得优云老尼剑学的真传,论他现在的本领,除了功力稍欠,火候未到之外,剑术上的造诣已不在符不疑、谷神翁之下。麻翼赞的攻势有如狂风暴雨,见招拆招,见式拆式,毫不畏惧。

斗了一阵,麻翼赞强攻不已,他持着有一把宝剑,毫无顾忌,横挑直刺、平斫斜削,随意施为,想仗着宝剑之力,先把对方的兵器削断,裴叔度在剑光笼罩之下,施展开佛门无相剑法,剑招轻飘飘的,一发即收,乍沾即退,如有如无,若虚若实,俨如彩蝶穿花,蜻蜓点水。麻翼赞的剑势虽然劲道十足,无奈对方的长剑竟似一片轻飘飘的树叶一般,顺着的剑风飘来晁去,任他的剑势如何强劲,却总是无法使力削断对方的兵刃。

麻翼赞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时哪还有丝毫轻敌?斗了一百多招,裴叔度乘着他锐气已消,功势顿挫之际,突然一声长啸,发剑还攻,当真是静如处子,动若脱兔,剑招快得出奇,麻翼赞虽然有把宝剑,但对方指东打西,指南打北,他根本就碰不着对方的兵刃,这时他但求能够仗着宝剑自保,于愿已足,哪望还敢强攻?激战中,麻翼赞但见四面八方都是裴叔度的影子,竟似有几十把剑同时向自己攻来,不由得越战越慌,裴叔度见时机已到,举剑疾刺,只听得“嗤”的一声轻响,麻翼赞的手腕被裴叔度的剑尖点中,裴叔度的长剑也给麻翼赞的长剑削断,麻翼赞腕脉被挑断,宝剑把待不住,裴叔度扔剑夺剑,几个动作一气呵成,转瞬之间,麻翼赞所得的李逸那把宝剑已到了他的手中。

麻翼赞失了宝剑,又惊又怒,裴叔度喝道:“饶你性命,还不走吗?”麻翼赞还想发掌死拚,但觉手臂软绵绵的,举不起来,麻翼赞想到自己右手的腕脉被挑,成了废人,已是终生不能使剑了!禁不住一声悲号,用左手拾起地上的一截断剑,忽然插进了自己的胸膛,原来他一生以剑术自负,想到自己从此不能使剑,一口气咽不过来,便甘愿自尽了。

裴叔度见他如此,心中也自为他叹息,想道:“麻翼赞倒不失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忏情慧剑断情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帝奇英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