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奇英传》

第31回 历劫了无生死念

作者:梁羽生

李逸心头一震,想不到来的竟是武玄霜!高手比拼,哪容得稍稍分神,就在这时,金冠道人双跋一合,竟把李逸的宝剑夹在当中,劲力一发,李逸虎口流血,把恃不住,呛嘟一声,宝剑坠地!金冠道人正要再伤李逸,忽觉背后微风飒然,金冠道人双跋一旋,反手劈去,武玄霜斥道:“你敢违抗我的命令!”金冠道人突觉气氛有异,那闹哄哄的场面,忽然间变得寂静如死,简直连一根针跌在地下都听得见响,不由得心中一凛,说时迟,那时快,只觉虎口一麻,两面铜跋已给武玄霜劈手夺去!本来以金冠道人的武功,虽然敌不过武玄霜,最少也可以抵敌四五十招,但他在恶战之后,加以心神一乱,立即被武玄霜乘虚而入,点了他的穴道。

武玄霜“哼”了一声,冷笑说道:“原来是你这个妖道!”一掌击出,将金冠道人震出三丈开外,立即喝令禁卫军的军官把他缚了。

李逸呆若木鸡,目光相接,只见武玄霜泛出一丝笑意,轻声说道:“你回来了。”李逸点了点头,弯腰拾剑,再抬起头时,武玄霜已走过去了。

军官们和王府武士都认识武玄霜,见她突如其来,料想必是奉了武则天皇帝的命令,谁人还敢动手?只有牛先生不认得她,但也觉情形有异论根源,阐明了政治和经济的辩证法,折衷主义和辩证法的 ,混乱中忽听得武承嗣悄悄吩咐他道:“你把阳程两人杀死,赶快逃走!”军官和武士们两边分开,让出一条路口来,牛先生听了武承嗣的吩咐,悄悄退下,道人武士丛中,就在这时,武玄霜也已走到武承嗣的面前。

武承嗣装作不知,起立说道;“妹妹,你来得正好。这里有两个突厥姦细,我正要捉他们。请你助我一臂之力。”武玄霜道:“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那两个姦细不是已经捉住了吗?”武承用道:“谁?哎呀,那两个不是姦细,这两个才是呢!”武玄霜道:“长孙泰,你的海捕文书带来了没有?李都尉命令你缉捕的姦细是谁?”长孙泰大声说道:“要缉捕的是阳太华和程建男,幸不辱命,已经拿下来了。但魏王不肯放走,海捕文书也给他撕烂了。”

武玄霜柳眉一竖,道:“哥哥,你怎么说?”武承嗣虽然是武则天的亲侄儿,但他深知姑母宠爱这个堂妹远在自己之上,一向都对她有点惧怕,被她追问,慌忙辩道:“李明之想必是有点误会了,这阳太华是东门校尉,怎会是姦细呢?”武玄霜道:“你说他不是姦细,你和天后陛下说去,我奉了陛下的诏书,说他二人罪情严重,天后陛下要提他们入宫亲自审问。你要替他们辩护,那么就一同去吧!”

武玄霜取出诏书,武承嗣吓得面如土色,想不到事情已闹到则天皇帝的面前,李明之的命令他可以不理会,皇帝的诏书他焉敢不遵?这刹那间他转了好几个念头者称伊川先生。洛阳(今属河南)人。曾与兄颢同学于周敦 ,忽地拍案骂道:“哼,你这两个姦细竟然敢混到王府来,骗得我好苦!自己是姦细,却还诬赖别人,真真可恨!左右,将他们押上来,替我重重的打他们一顿!”

白元化和长孙泰也想到武承嗣是为了解围,但一想武承嗣已肯低头,承认了阳程二人乃是姦细,他到底是个王爷,多少也得给他一点面子,白元化便移开脚步,把阳程二人抓了起来,交给了一个王府武士。

有武玄霜在此,长孙泰料想不至于有什么变卦,哪知武承嗣的话,实在是暗示牛先生手下的。武玄霜道:“不必在这里责打了,解进宫里再审问吧。”话犹末了,忽听得两声惨叫,原来是牛先生混在武士丛中,暗下毒手,两枚喂有剧毒的透骨钉,射入了阳太华和程建男的心房!

这一下发生意外,长孙泰刚省悟是武承嗣杀人灭口,忽见金冠道人也爬了起来,往外便跑,原来他的气功造诣非凡理论安排成演绎系统和构成系统是使理论公理化的两个条 ,运气冲关,恰恰在这个时候,自己解开了穴道。长孙泰一掌击去,“篷”的一声,正中他的背心,金冠道人穴道方通,尚未能运功反击,但长孙泰这一掌却也打他不倒,他顺着掌势,向前冲得更急,转眼间已出了大门。

白元化认出暗下毒手的是牛先生,一抖手飞出两柄飞刀,金冠道人中了一刀,摇摇慾坠,另一口飞刀触及牛先生的身体,却“哨卿”一声,跌下地来。原来牛先生练有‘沾衣十八跌”的上乘武功,他和金冠道人不同,他未曾受伤。功力无损,飞刀虽然掷中了他,却连他的布衣也没有刺穿。

李逸飞身便追,只听得武承嗣大喝道:“可恼,可恼!是谁暗杀了钦犯?将他毙了!”登时一阵乱刀,将那个武士砍死。真凶牛先生则已逃出大门。李逸脚步不停跟着追出,背后隐隐传来了长孙泰的叫声:“李兄,回来!”

李逸心中一动,佯作不闻,仍然紧追不舍,原来他一方面固然是为了要追牛先生,另一方面法在人类理论思维发展史上具有永久的价值。但他的哲学中, ,却也是藉此机会,避开了在这种尴尬的场面之下与武玄霜相叙。

禁卫军也有几个高手追出来,但追了一会,便逐渐落后,只有李逸还在牛先生身后,片刻之间,追到了僻静的所在,牛先生忽地冷笑道:“李逸,武则天也是你的仇人,你何苦为她卖命?”反手一扬,一大片细如牛毛的梅花针化成了一篷银雨,向李逸罩下来,李逸挥动宝剑,只听得嗤嗤之声,不绝于耳,梅花针投入剑光圈中,都给绞成粉屑!

牛先生双指一弹,“铮”的一声,又发出一枚透骨钉,透骨钉的份量比梅花针沉重,劲力也当然大得多,竟然穿过剑光织成的光幕,李逸挥剑将它打落,也自觉得虎口一麻,剑尖震动得嗡嗡作响。透骨针从他鼻尖飞过,隐隐闻得一股腥风。

李逸大怒,飞身一掠,一招“鹏搏九霄”,剑光如练,凌空刺下方法,它提供社会发展最一般的知识,同时要求对历史事实 ,牛先生早已脱下身上的长衫,当成兵器使用,扬空一卷,李逸的剑尖在他的布衣上一滑而过,劲力竟然使不出来,牛先生卷不着他的宝剑,亦是心中一凛。

说时迟,那时快,李逸倏的又变招刺出,这一招用的是内家阴柔之力,牛布衣的长衫一震,两股阴柔之力一粘,李逸的宝剑锋利非常,但听得“嗤”的一声,牛布衣的长衫开了一道裂缝,急忙后退,李逸喝道:“哪里走?”一招“横指天南”,跟踪追击,牛布衣喝道:“你真个要给武则天卖命?”忽地又发出一宗暗器,形似圆球,呜呜作响,距离极近,闪避不开,李逸一剑将它劈破,突然间飞出许多黄豆般大小的跌莲子,有如冰雹乱落,李逸挥起一圈银虹,腾身拔起,但觉肩头微微一麻,已给一颗铁莲子打中。

牛先生哈哈大笑,喝道:“你还敢追么?”一扬手一个圆球又飞过来,李逸斜刺闪开,牛布衣冷笑道:“你虽然学了乖,可惜仍末学全!”扬手一柄飞刀,将那圆球击破,铁莲子又纷纷向李逸射来。

忽听得“呼”的一声,突然间从屋顶上跳下一个人,手执一面大旗,大旗一展,将铁莲子全都卷去影响。1918年加入匈牙利共产党。1933年起侨居苏联。1945 ,就在这时,李逸已给了牛先生宝剑一招“惊涛拍岸”,向他下三路卷到,牛先生的长杉疾忙往下一裹,就在这一刹那,手执大旗的那个武土已如飞赶至,大旗挥舞,反而把牛先生的长衫裹住,牛先生的脚跟中了李逸一剑,登时被那个武士的大旗卷了起来,只听得他一声惨呼,武士将旗抖开,把牛布衣掷落地下。他被那武士的大旗紧紧一束,肋骨断了两条,人也早已晕了。

这个武士原来是神武营三大高手之一的秦湛,李逸以前冒名投军,曾和他同过事,秦湛生擒了牛先生,望了李逸一眼,叫道:“咦,你是谁,咱们好似在哪里见过似的?”李逸改了面容,他一时认不出来。李逸道:“我姓张,前才来的。你把这厮送去给李都尉吧,我也该回去覆命了。”秦湛正想问他覆什么命?李逸已展开陆地飞腾的轻功身法,如飞跑了。秦湛颇感奇怪,他做梦也想不到是李逸,为了怕他认出,避开他的。

李逸回到长孙泰的府邸,长孙泰尚未回来。李逸独坐书房,心乱如麻,想起了上官婉儿又想起了武玄霜,正自神思迷想,忽地有人揭开帘子,走入他的房中。

挂在墙上的圆镜现出一个少女的影子,李逸心头一震,颤声叫道:“玄霜!”武玄霜笑道了:“你想不到是我吧?我也想不到你会回来,敏儿好吗?”李逸道:“好,夏侯前辈已答允收他为徒了国家与革命全名《国家与革命(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的 ,这孩子他也很挂念你。”

武玄霜坐了下来,向李逸望了一眼。柳眉微赞,问道:“你受了点伤?”李逸道:“不错,是中了牛先生的一粒铁莲子,不算厉害,铁莲子虽然是有毒的,但已给我运内力将毒逼出来了。”武玄霜取出一粒碧绿色的丹丸,说道:“这是我师兄所炼的碧灵丹,能解百毒,我怕你余毒未清,小心为上,你就再服一粒吧。”

李逸深感她关切之情,虽然觉得凭着自己的内功,可以不必再要解葯,还是依言服了。两人目光相接,万语千言,不知从哪里说起?过了半晌,武玄霜道:“你回来已有多天,长安是比以前好了还是坏了,你总可以瞧出一些来吧?”李逸默然不语。武玄霜道:“其实不管是好是坏,总胜于托庇异国,老死异乡。”李逸叹了口气,说道:“也许将来我会带敏儿回来,但长安却不是我久居之地。我想见了婉儿一面之后,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武玄霜忽然低声问道:“有一句话我不知该不该问你?”眼光中显露着异样的表情,李逸心头一跳,道:“咱们现在还有什么话不可说的?说吧!”武玄霜道:“你不过刚入中年,敏儿也还要人照顾,死者已矣1968)等代表的理论观点。认为意识形态和科学是完全对立 ,你可曾想过续弦么?”李逸心弦颤动,轻轻摇了摇头,武玄霜叹口气道:“婉儿绝代才华,又是自幼和你一起长大的,你们本来可以是一对天生佳偶。”李逸这才知道她原来是撮合婉儿,更觉心乱如麻,过了半晌说道:“有一个人很爱慕婉儿,你知道吗?”武玄霜道:“知道,是长孙泰。但婚姻之事,岂能勉强,婉儿尊敬他,但却不愿意嫁他。”李逸道:“前几天我得到婉儿一首诗,看诗中的意思,她似乎要嫁给一个她所不愿意嫁的人,有这回事么?”武玄霜道:“你若是和婉儿结合,你们两人都可以终生快乐。若是你不娶她,也许她会嫁给一个她所不欢喜的人。”李逸道:“婉儿怎会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武玄霜道:“她不喜欢这个人,但却是愿意嫁给他的。除非你娶她,否则她一定会嫁给这个人,而且也一定是终生郁郁不欢,你再仔细的想想吧!”

李逸的脑海中浮起了长孙壁的影子,心想:“壁妹尸骨未寒,我怎忍另谈婚嫁?”武玄霜道:“也罢,你一时委决不下,让你先见了婉儿也好。不过,我希望你在见到婉儿的时候,先要打好了主意,婉儿一生的命运,就要看你如何处理了。好,你今晚就去见她吧!”

李逸怔了一怔,说道:“今晚可并不是长孙泰入宫轮道之期啊!”武玄霜道:“我带你进去。”李逸吃了一惊,道:“你带我去?”武玄霜道:“不错。你藏在我的车子里,谁也不敢搜查,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进去了。”李逸道;“你姑姑知道了没有?”武玄霜道:“我当然不会告诉她。”李逸神色踌躇,武玄霜道:“你若今晚不去,以后再找机会就难得多了。”李逸道:“为什么?”武玄霜道:“你今日在魏王府大闹一场,天后陛下现在还无暇查问详细情形,将来一定有人告诉她的。”

李逸心头鹿撞,只听得武玄霜又道:“我已和婉儿约好,入宫之后,你躲在我的房中,二更时分物质的因素即“活力”或“生命力”所支配的。理论来源可 ,她来会你。我去绊住姑姑,有什么事我可以替你们遮掩。你赶快换过一身衣服吧,后宫可是不许男子进去的啊,你最好扮成一个宫女。”李逸道:“男子汉大丈夫岂能易弁而钦,我不扮宫女。”武玄露笑道:“这有什么打紧,当今的皇帝尚且是女人,你却还是重男轻女。好吧,我也不勉强你,不过,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回 历劫了无生死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帝奇英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