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奇英传》

第32回 经霜方显傲寒心

作者:梁羽生

李逸忽地感到眼睛发黑,一股冷意直袭心头,晕眩中隐约似见到太平公主与那两个武士相视而笑,李逸心头一动,急忙运了一口真气,奔上两步,叫道:“婉儿!”婉儿回头一看,见他面色有异,吃了一惊,问道:“你怎么啦?”李逸道:“我与你一同出去!”武则天厉声说道:“不行!我不要旁人卷入这个漩涡!”李逸道:“我也不想卷入漩涡,但我不能留在你的宫中。”上官婉儿还未想到是毒葯发作,只道是他受伤之后,血还未止,虽有“解葯”,却仍然支持不住,心想:在乱军之中,叛军和宫中的宿卫都认不得他,出去固然危险,留在这儿,给乱军撞到,也有性命之忧,便向武则天说道:“天后陛下,他既不愿留在宫中,就让他从地道出去吧!”武则天道:“也好,就让如意来照料他并护送他出去!李逸,这是为你而特别破例,你可不要泄漏了宫中的秘密!”她扶着婉儿的肩头,口中说话,脚步却一刻不停,说完了这段话,她们已走到两道的转角处了。上官婉儿最后还回头一望,眼角挂着晶莹的泪珠。

李逸目送婉儿的背影,走过转角就不见了,他心中一阵阵绞痛,一个宫女如飞奔来,转眼间就到了他的跟前,笑道:“殿下,你还认得我么?”这宫女正是武玄霜的心腹婢女,曾随过武玄霜大闹峨嵋山英雄会的那个丫环如意。

太平公主和那两个武士本想待武则天走后,就把李逸杀了的,却不料武则天把如意叫来照料他,他们都知道这个丫环的本事,当然不敢动手。太平公主佯作关怀,诈笑说道:“李逸,你好好养伤,乱事过后,早些进宫,婉儿还在等着你呢!”

李逸道:“多谢公主好心,我不会再进官来了!如意,咱们走吧!”如意把大床移开,揭开了一块石板,现出洞口造学”中的“收敛性思维”。 ,原来地道就在下面。宫中为了防备危急时逃难之用,修了许多条可以通到外面去的地道,这是其中之一。武则天不惜让他使用这条地道,确实是对他特别看待了。

如意向太平公主行了个礼,说道:“公主若见我家小姐,请告诉她是我护送殿下出宫。”太平公主道:“好的,你放心走吧!”她好像有什么急事似的,一说完就和那两个武士急急忙忙走了。

如意和李逸走下地道。李逸拔出宝剑,借着宝剑的光华认路,走了六七步石级,忽地又觉头晕目眩,五脏六腑好似要翻转来似的,一个失足,竟从石级上滚下,如意大吃一惊,急忙将他扶起,问道:“殿下,你受了重伤吗?”

李逸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不碍事,咱们快点走吧!”其实这时他体内的毒葯已经发作,毒气正循着他的手少阳经脉攻上心房,幸亏他在入宫之前尔第一次——这是他的巨大功绩——把整个自然的、历史的 ,曾服了一颗武玄霜给他的碧灵丹,虽然不是对症的解葯,时间也隔得过长,但总是增加了他身体抗毒的能力,他仗着精纯的内功,将真气运了一转,将要攻到他心房的一条黑线,又渐渐逼到手腕以下。

这时李逸也起了疑心:“难道太平公主给我的不是能解百毒的七宝丹,反而是另外一种厉害的毒葯么?”

如意贴在他的身边照料他,说道:“小姐本来要带我到禁卫军去的,走出了清华门,小姐不放心,又叫我回来。想不到你果然给他们发现了,真是好险!你可知道你是怎么给发现的吗?”

李逸心头一动,问道:“怎么回事。”如意道:“我一回来,就听到公主在拷问宫女,你躲在小姐房中的秘密,是那宫女泄漏的都是主权者。宣称这是最完美的形式,人类自由达到了最确 ,后来公主就带了那两个武士进去,我以为公主一定对你不怀好意。现在看来,她对你还像不错,或者是我瞎疑心了。嗯,你的伤是怎么受的?”

李逸听了这话,登时恍然大悟,心道:“原来太平公主果然是想把我置之死地,要不是武则天差遣如意送我出宫,只怕我早已做了糊里糊涂的冤鬼了。”

如意听说他是中了那武士的毒葯飞刀,大吃一惊,说道:“那武士是公主的亲信,她明明知道躲在房中的是你,还让她的武士伤你,哎呀,这事情不妙,咱们快走,快走!提防有人追来!”

两人急步如飞,跑了一会。那地道黑黝黝的,除了他们的脚步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声息,李逸稍稍放心义到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经济、政治的特点,分析了这个过 ,说道:“如意,谢谢你!”

如意笑道:“谢我做什么,你应该多谢我们的小姐!”李逸道:“是啊,你们的小姐已经救过我几次了,我还得好好谢她。”如意道:“你知道就好!我只当你心上没有小姐呢。你可知道,这九年来她一直是在等待你啊!”

李逸心弦颤抖,想起武玄霜对自己确是海样情深,在她决意要撮合自己和婉儿婚事的时候,心中不知蕴藏了多少痛苦!但她为了婉儿的幸福,竟不惜牺牲自己,甘愿作个红娘,这又是何其可佩!

李逸心情动荡,登时毒气又升上来。他急忙强摄心神,继续前行,走了一会,到了地道的尽头动。 ,忽听得有轧轧的声响,如意叫声:“不好!”一抖手,飞出了两点寒星,拉了李逸,急急忙忙的向地道口扑去!

只听得外面“哎哟”一声叫喊,就在这刹那间,李逸和如意已到了地道口,如意伸手一按枢纽,开了石门,但见一面千斤闸正在急速降下。

原来宫中修造这些秘密地道的时候,为了预防出口处给敌人发现,都装有一面千斤闸,危急之时,可以把千斤闸放下,堵死洞口,隔断道兵,好让里面的人,转回宫中。再从第二条地道逃走,千斤闸非人力可能移动,须用辘护升降,这时外面正有两个武土扯动辘轳的钢索,将千斤闸放下来。其中一个武士被如意的暗器打中手腕,迫得松手,要不然这千斤闸早已落下来了。

如意一俯身从下面滚了出去,李逸迟了一步,那千斤闸离开地面已是不到三尺,李逸平躺地上,运了全身功力至1923年3月间的著作68篇。按照莫斯科外国文书籍出版 ,向上一托,立即似箭一般的射出,他双手刚一松劲,但听得轰隆一声,那个千斤闸已经落了下来,真是险到极点!

李逸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那两个武士亦已从城墙跳下,这地道通向皇城外的一处僻静所在,李逸见只有两个武士,稍稍放心,但抬头一看,却又不禁心头一凛。这两个人正是李逸以前在神武营时候的同僚,一个叫崔仲元,是剑术名家谢补之弟子,未入神武营以前,在北五省就大大有名,另一个名叫周大年,也是个内家高手。李逸当年冒嵋山武士张之奇之名,参加神武营的选拔试,就是和他们同一场考取的。当时周大年曾显露过踩豆成粉的武功,而崔仲元则以一套“灵猿剑法”惧服群雄,后来神武营的都尉李明之要李逸和他比武,李逸剑下留情,故意让他打成平手。

这两个人的武功仅在神武营三大高手之下,李逸若然未曾受伤,自是应付得了。但现在中了剧毒,那就殊无把握了。

只听得崔仲元哈哈笑道;“李逸,你还想逃得了吗?来,来,来,来定信仰、直觉的认识作用,反对唯心主义和超自然主义。② ,咱们再来比划比划!”李逸道:“崔兄,你我无冤无仇,何以苦苦相逼?”崔仲无道:“你与我无冤无仇,与太平公主有仇,公主不肯饶你,你做了冤鬼,到阎王老子那里控诉她吧,我是奉了主人之命,你须怨我不得。闲话少说,亮剑吧,咄,你在神武营时候的威风哪里去了?”原来这两个人,从神武营转到宫中当了宿卫之后,太平公主知道他们本领高强,就把他们收为心腹的武士。他们现在正是奉了公主之命,来取李逸和如意的首级的。

李逸被他逼得无路可走,勃然火起,冷笑说道:“好吧,崔林元,咱们便再较量一次剑法,这次可不比在神武营的时候了,咄,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崔仲元大笑道:“这个何须再说!”唰一剑,便刺过来!

李逸吸了口气,一个“回身拗步”,剑如飞凤,斜斜削出,只听得“当”的一声,崔仲元的剑锋已损了一个缺口,崔仲元又惊又喜,惊的是李逸宝剑锋利,喜的是他已试出了李逸的内力大不如前,心中想道:“太平公主果然没有骗我,他的确是已经中毒受伤!”要知崔仲元本是李逸的手下败将,要不是他知道李逸中毒受伤,他是怎么样也不敢来的。

另一边,如意和周大年也交上了手,周大年刚才中了她的暗器,虽然仅仅是划破了皮肉,但也是个成名的人物墨子①春秋战国之际思想家、政治家(约前468—前 ,吃了一个小丫环的亏,这口气以是忍不下来,他用的是一条软鞭,一出手便是“回风扫柳”连环三鞭的绝技,唰,唰,唰,呼呼风响,卷起了一团鞭影,如意用了一招“一鹤冲天”的身法,唰的一声,周大年的第一鞭贴着她的鞋底扫过,如意在半空中一个翻身,俯冲下来,手上已多了一把青铜剑,鞭剑相交,周大年的长鞭给她拨开,如意也趁势倒纵开去,周大年的第二鞭又给她化解了,待到周大年朝第三鞭扫来,如意已解下了束腰的红绸,红绸挥舞,俨如一片红霞,疾卷而来,将周大年的长鞭裹住,右手长剑一伸,便来刺他手腕,周大年内力透过鞭梢,运劲一挥,呼的一声,软鞭有如蚊龙出海,倏然间脱出重围,刚好把如意那一剑拦住。

如意的心头一凛,想道:“这家伙比英雄会上的那些什么寨主、掌门还要难斗得多!”周大年更吃惊不小,他有三十年以上的内家功力,凭着这条虬龙鞭也曾打遍大江南北,想不到今日碰到了劲敌,这个劲敌却不过是个年纪轻轻的丫环!

这一来两人都不敢有些轻敌,但如意为了要照顾李逸,却不免分了心神,激战中忽听得崔仲元一阵狂笑之声,如意扭头一看,但见李逸臂膊上一片血红,似乎是已中了敌人的一剑。如意叫道:“殿下别慌,我来啦!”飞身一纵,周大年如何肯放过她,长鞭一挥,鞭梢扫中了如意的脚踝,如意一跤摔倒,急忙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周大年的长鞭,已似暴风骤雨般的袭到,如意被他困住,竟然脱不了身。

李逸叫道:“你小心应付敌人,我不碍事!”其实他中的那一剑正在左臂的“曲池穴”之处,一条手臂已是不能动弹。崔仲元一剑得手,攻得更猛,李逸运了一口真气出“天下唯器而已矣”,“据器而道存,离器而道毁”等命题, ,故意卖个破绽,让他欺近身来,猛地一招“李广射石”,剑光起处,如箭离弦,这一招败中求胜,精妙之极,只听得唰的一声,崔仲元的肩头,也中了一剑,李逸暗叫可惜,若是他内力充足,再深三寸,这一剑就可以把对方的琵琶骨刺穿!

李逸中了剧毒,全仗着一口真气,护着心头,这时也强运玄功,拚尽全力。一剑伤了敌人,本身亦已支持不住,忽地感到眼前一片模糊,一种麻痹的感觉,渐渐从左臂延及全身,不由得跄跄踉踉的倒退几步。

崔仲元见此情形,心中大喜,疼痛也都忘了,哈哈大笑,又扑上来,交手数招,李逸的小腹又中了一剑,被剑锋划破了三寸来长的伤口,鲜血沮沮流出,他虽然极力咬牙忍着,也不禁哼出声来。

如意这时也正到了吃紧的关头,她的本领本来不弱于周大年,但心神一乱,却连连遭受险招,这时忽地听到李逸呻吟的声音指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发展科学和艺术的基本的、长 ,心头一震,周大年大喝一声:“着!”长鞭一挥,倏地将她卷了起来!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周大年得意的笑声刚刚发出,忽听得如意也喝一声“着!”将手中的长剑化成了一道银虹,倏然间便脱手掷出!这一招是与敌偕亡的杀手绝招,非到最危险时候,决不轻易使用,周大年做梦也想不到敌人已被他的长鞭卷着,届然还有这一招杀手!他卷着敌人,顺着鞭势,往后一折,接着再向前摔出,就在他刚刚要摔出的时候,猛见剑光一闪,冷不及防,就被剑锋穿过了他的咽喉!

周大年大叫一声,长鞭一甩,往后便倒,但这一甩乃是他毕生功力所聚,如意被他一甩,登时也晕倒地上,失了知觉!

激战中的李逸和崔仲元听得他们凄厉的叫声,心头一震,不约而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回 经霜方显傲寒心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