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奇英传》

第04回 碧野晨风飘落花

作者:梁羽生

旷野苍茫,夜色昏瞑,目力所及,沓无人影。看来那恶行者与毒观音最少也在数里之外,而说话的声音却如在耳边。要知只有具有极上乘内功的人,才能够鼓气行远,远地传声,上官婉儿修为虽浅,亦知其理,心中想道:“怪不得长孙伯伯败在他们手下,只这手传音入密的功大,便足以先声夺人,骇人心魄!”

再过片刻,恶行者与毒观音的脚步声亦已隐隐可闻,但听得毒观音又娇笑道:“前面这位朋友莫非是巴山耕隐马元通么?

想当年中原的武林人物对我们二人群起围攻,你也曾厕身其内,当时何等威风?今夜却有若丧家之狗!嘿嘿,马元通呀马元通,你不难过我也替你难过!我为你设想,与其被我迫至筋疲力竭而死,何如留点气力,在此一拼,纵然战死,也还不愧英雄本色!”

上官婉儿业已跑得气力将尽,心中想道:“毒观音虽然不怀好意,这话却是说得不错。”马元通却不为她所激,冷冷笑道:

“只怕你追上之时,便是你丧身之刻!”脚板好像沫了油一样,跑得更快了!毒观音大笑道:“当令之世,尚有何人能与我等联手抗衡,你纵有伏兵,我亦何惧!”说到未了一句,那阴冷的笑声直刺耳鼓,就好像到了背后一般,吓得上官婉儿不寒而栗!

上官婉儿不敢回头,好像是逃避鬼魅似的,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量,居然又跑了十来里的路程,不知不觉之间,已是曙光透现,大地好像忽然被揭去了一层黑纱帐幕,一切景物,豁然显露,但见碧野平畴。展延天际,山村茅店,隐现林间,春风拂面,带来了新翻泥土的气息,昨夜几场疏雨,使得早晨的空气,分外清新,煞风景的是,在这宁静的清晨,却隐藏着无穷的杀气!

恶行者与毒观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忽听得恶行者哈哈大笑,铮的一声,发出了一枚碎骨钱镖,上官婉儿急忙闪避,只见马元通反手一磕,钱镖急射,却是落处无声,原来正正打中他的烟锅,被吸住了。恶行者叫道:“好手法”,铮铮两声,又是两枚钱镖联翩飞出!马元通大叫一声,撒下烟杆,原来是那两枚钱镖打进烟锅,把他的烟管也震裂了。

这时马元通和上官婉儿正从路边跑上一座小山,满山都是野花,山麓有一片桃林,桃花灿若云霞,正在盛开,马元通忽地哈哈大笑,说道:“再追进来,这片桃林便是你们的埋骨之所!”恶行者大怒,以“满天花雨”手法,撒出了一把钱镖,忽地一阵风刮过,飘下无数花朵,说也奇怪,那一把急劲疾射的钱镖,竟被随风飘舞的花朵都碰落地上!

上官婉儿年纪虽轻,也曾经历过不少奇险,但所见所闻,却从无一件事情,似今日的这般奇怪透顶,若说那些花朵是被风吹下来的,风势不大,照理只该飘下片片花瓣,然而现在每一朵花都是完整无缺的飘下来,直到碰着钱镖之时,花朵才瓣瓣散开,随风而逝。更奇怪的是花朵居然能打落钱镖,试想这一把碎骨钱镖,经恶行者发出,那是何等功力?绝不下于强弓利弩,却被一朵小小的桃花打落,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恶行者与毒观音也被这出奇的现象惊住了,在桃林外倏然住步,就在此时,但听得一片银铃似的笑声从桃花林里飘出来,众人眼睛蓦地一亮,只见桃花林中走出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湖水碧色的绉纱衣裳,白绫束腰,凤簪镇发,秋水为神,伊人似玉,长眉入鬓,体态轻盈,手捻桃枝,宛如仙子凌波,踏在满是落花的地上,缓缓而出。毒观音素来以美艳自负,见了这个少女,亦不禁自惭形秽。而且那少女不但美到极点,眉字之间,还隐隐有一股令人震慑的英气,这刹那问,两大魔头都怔着了,毒观音笑不出口,恶行者骂不出声。

只见那少女眉头一皱,似笑还嗔的说道:“马元通,你又给我惹些什么麻烦来了?”马元通道:“这两个人来头非小,请姑娘救我一命。”那少女道:“什么人?”马元通道:“江湖上人称:观音勾魂,行者夺命。这一男一女,便是江湖上闻名胆落的恶行者与毒观音!”那少女格格一笑,神态飞扬,桃枝一指,笑道:

“就是这两个不成气候的东西吗?只怕也未必能勾人的魂,夺人的命!也罢,且待我再试一试,看是否值得我为你出手?”

笑声未歇,蓦地喝道:“你打我九枚钱镖,我奉还你一技桃箭!”手上桃枝,蓦似离弦之箭,疾射而出,恶行者听风辨器,竟然不敢手接,拔出戒刀,迎着桃枝一碰,但见那枝桃枝擦着刀背斜飞而出,震得那口戒刀嗡嗡作响,恶行者这一刀虽然把桃枝荡开,却也并没有将它劈中。毒观音娇笑道:“好一个摘叶飞花的上乘手法!”待那桃枝飞近,骤然伸指一弹,“卜勒”一声,桃枝中分为二,毒观音正自得意娇笑,不料桃枝虽断,余势未衰,有一枝半截桃枝,倏的从她的鬓边飞来,毒观音吓得霍地一个“凤点头”,避是避开了,头上的一股凤钗,却已给桃枝射落。少女笑道:“这丑头陀功力差些,不过我反正闲着无聊,你们两人还勉强可以和我一斗。”

恶行者几曾受过这般轻视,勃然大怒,霍地一个回身拗步,展出“反臂阴镖”的手法,挣然一声,发出一枚碎骨钱镖,直奔少女胸前的“云台穴”!

恶行者这一下“反臂阴镖”,实是毕生功力之所聚,他刚才用“刘海洒金钱”的手法,发出一大把钱镖,厉害虽然厉害,可是镖多力分,容易被人击落,这一下却是集中劲力,一镖急飞,相距又近,上官婉儿也不禁暗暗为她担心。

恶行者方自在想,“看你还耿不敢用桃花接我的钱镖?”心念方动,但见那少女樱chún微肩,冷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那枚钱镖本是对准她胸口的“云台穴”飞来,她既不闪避。

也不遮拦,冷笑声中,那枚钱镖飞到胸前几寸之处,竟然忽地一个拐弯,转了方向,“啪嗒”一声,钱镖深嵌在一棵桃树之上,直把上官婉儿看得目瞪口呆,心道:“这位姐姐长得天仙似的,难道真的是仙子下凡?要不是有神仙妙法,这钱镖怎的无因而落?”

钱镖当然不会无因而落,不过上官婉儿看不出来罢了。落在恶行者与毒观音这样武学的大行家眼里,却令他们不由得不胆战心惊!原来这枚钱镖竟是被那少女运气一吹,因而改了方向的,内功之强,实己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比起她刚才那手“飞花摘时”的功夫,还要厉害得多!真不知她年纪轻轻,是怎么练出来的?

然而这两大魔头,岂是甘心忍辱之辈?毒观音娇笑道:“小妹子吹气如兰,让我也来亲近亲近!”并不见她身形掠起,陡然间脚步一滑,无声兀息的便到了那少女跟前,手掌一扬,只听得嗤嗤声响,飞出了一蓬银针,从四面八方袭到,银针体积虽小,但密集如雨,一口气哪能吹得净尽,只要身上中了一根,银什便会循着穴道攻心,端的是极其邪毒的暗器,毒观音之所以得名,一大半便是出她的“透穴神针”所致。

银针一发,毒观音同时娇笑道:“小妹了留神你那吹弹得破的脸儿!”话语故作关心,笑声甚为刺耳,实是有意扰乱那少女的心神,就在笑声刺耳之中,骤然间她又滑上两步,双掌翻飞,掌力催劲,将那一蓬银针的去势,催得更是急劲无伦!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毒观音只觉眼睛一花,眼前倏的飞起了一片彩虹,但见那少女手中已多了一条绸软带,少女柳腰俯地,红绸绕身一卷,毒观音所发的透穴神针,一根不剩的都插在红绸之上!

毒观音大吃惊,叫道:“师兄急退!”说时迟,那时快,少女红绸一振,插在绸带上的银针都反射出来,毒观音飞身掠起三丈多高,银针啮嗤的从她鞋底射过。恶行者却没有这样俊巧的轻功,只得将戒刀泼风急舞,虽然如此,却还是一根透穴神针,射中了他臂上的“曲儒穴”!

就在这一瞬间,毒观音已亮出长剑,凌空刺下,但见红绸翻掷。剑光似练,毒观音忽地一声长啸,剑锋从那少女的头顶上一掠而过,上官婉儿看得心胆俱寒,但听得那少女轻斥一声,剑光绸影之中,参观音轻飘飘的落出丈许之外。原来就在这闪电之间,两人己交换了几招,在上官婉儿看来,是毒观音的长剑几乎削去了少女的云鬓,实则是那少女的红绸,几乎卷着了毒观音的手腕,这儿招各遭惊险,比对起来,仍是那少女占了上风,迫得毒观晋不得不飘身疾闪。

恶行者看出不妙,急忙用“移宫换穴”的功夫,将“曲儒穴”所中的那根“透穴神针”的上升之势,稍稍阻遇,“透穴神针”虽然含有剧毒,一时三刻之内,还未至于发作,恶行者心想,且与毒观音联手杀了这少女之后,再向她讨解葯不迟。当下大吼一声,抡刀急上,那少女绸带一挥,却见青光一闪,毒观青的剑招竟是后发先至。

那少女笑道:“好呀,观音肆毒,行者逞凶,我今日旦权充个伏魔尊者。”红绸翻卷,解开了毒观音的剑招,恶行者看出有便宜可捡,欺身痰进,一刀便斫过来。

陡然间忽觉寒气森森,冷光闪闪,恶行者吃了一惊,急忙缩手之时,但听得“当”的一声,火花飞溅,虎口酸麻,那少女手上己多了一柄三尺青锋,拔剑之快无以形容,未待毒观音挥剑夹攻,她已刷的一剑,将恶行者的戒刀削了一个缺口。

幸而有毒观音挡得一挡,恶行者才堪堪的避开了那少女的迫风一击,惊魂稍定,暴怒喝道:“且先把这妖女毙了再说!”他的外家功夫登峰造极,戒刀抡开,隐隐有风雷之声,而毒观音则以阴柔飘忽的剑法配合进攻,登时剑影刀光,纠结一片,有如波涛起伏,威势骇人。

上官婉儿看得暗暗惊心,邓少女却是气定神闲,一手挥绸,一手使剑,剑光闪闪,绸带飘飘,端的是矫若游龙,翩若惊鸿,把恶行者与毒观旨,都迫得离身数尺之外!更难得的是她两手分使两般截然不同的兵器,一柔一刚,却配合得妙到毫巅,饶是江湖上两个久负盛名的大魔头,也被她奇奥变幻的招数弄得头晕目眩!

战到分际,那少女盈盈一笑,剑招倏变,绸带翻飞,但见寒光四射,剑气如虹,绸带飘飘,漫天红影。恶行者气喘吁吁,那根透穴神针的毒渐渐发作,戒刀之势稍缓,那少女红绸一卷。

行者的戒刀脱手而飞,毒观青疾攻数剑,忽地回身一掌,在恶行者背心一拍,恶行者登时如箭离弦,飞出数丈,上官婉儿正自莫名其妙,只见毒观音跟着也转身疾跑,转身之际,又发出了一蓬“透穴神针”,上官婉儿这才明白、毒观音乃是用巧力先把恶行者送走,这一蓬银针也是俺护他们逃走的。

那少女红绸一卷,将毒观青所发的“透穴神针”尽都收了,插剑归鞘,翘酋长天,纵声大笑,意态豪绝。

上宫婉儿满心欢喜,从桃树后面跳出来,正要向那少女道谢,那少女抚着她的头发说道:“小妹子你受惊啦!”上官婉儿道:“姐姐,你的武功真是好得出奇,为何不将那两个魔头杀了?”那少女笑道:“恶行者与毒观音不过癣疥之患,算得了什么?我还没有闲功夫去杀他们。”上官婉儿如有所感,抬头说道:

“是呀,当今之世,还有比他们厉害万倍的魔头,应当先把那毒害天下的魔头杀了!”

抬头一看,忽见那少女面色微微一变,说道:“小妹子,你是想请我去作刺客吗?”笑得有如花枝乱颤,半晌说道:“此话以后再说,元通你过来,”马元通过来说道:“废太子李贤昨夜给人杀了!”那少女娇躯一震,道:“有这样的事?你详细对我说说。”

那少女撇下了上官婉儿,与马元通并肩而行,上官婉儿只好跟在他们后面。那少女似乎是在专心的听马元通说话,把上官婉儿冷落一旁,上官婉儿见她毫不理睬自己,好几次本想插口也作罢了。仍听得马元通从昨门遇见她和午逸说起,直说到废太子被杀以及他怎样将自己带到此问为止,说得极为详细,那少女只是凝神静听,半句话也没有说,不知不觉之间,已走出了那片桃林。

上宫婉儿心头七卜八落,猜不透这少女是何等佯人。为何她刚才听了自己那番说活,神色竟是这么奇异。想着,想着,忽地翟然一惊,心道:“长孙伯伯屡次吩咐于我,说是江湖险恶,叫我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我却怎么和她第一次见面,就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回 碧野晨风飘落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帝奇英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