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奇英传》

第05回 峨嵋金顶英雄会

作者:梁羽生

一个月后,月圆之夜,峨嵋山上,有一个少女的倩影,出没于幽林翠谷之间,这少女正是上官婉儿。她经过了万遍思量,终于决定了:既不要去长安,也个重回剑阁;而是来到峨嵋山找寻她的李逸哥哥。她在武玄霜的家中,曾听到盗魁刘四的叶露,说是李逸要在这个月圆之夜,在峨嵋金顶,主盟一个什么“英雄大会”。

“峨嵋天下秀”!这句脍炙人口的名句,说明了峨嵋山的山容秀丽,为天下名山之冠。在月夜下的峨嵋;美得更是难以形容,群峰挺秀,或如静女丽妹,或如神僧异丐,岩蛐联属,尽态极妍。云海苍茫,冰轮正满。峨嵋诸峰,在月光云气之下,都好像蒙上了一层薄雾冰纳,神秘、幽邈、宁静!

然而上官婉儿的心境可并不宁静,自从在巴州和李逸分散之后,她无时不在惦念着他,他今晚真的会来么?在这样幽美宁静的峨嵋山上,他真的要掀起一场滔天的巨浪吗?她忽地感到迷茫,是的,她与李逸一样,甚至比李逸更痛恨武则天,然而李逸这样的做法:为了恢复他李唐的正统,就要杀人盈城,流血遍野,这做法是对还是不对,她心底尚有怀疑。

她是昨天来到的,在这两天中,她已游了一遍峨嵋上,熟识了山中的道路,这时她正朝首峨嵋的顶峰——金顶走去。

月亮渐渐升至天心,群峰酣睡,偶山传米了几声虎啸猿啼,但却没有空谷足音,也没有发现荒山人影。上官婉儿心道:“怎的还没有来呢?难道那刘四所言不实?”这时她心情矛盾之极,既盼望和李逸见上一面,又但愿这“英雄大会”不开也罢。

过了一会,她走过了“猴子坡”,“金顶”遥遥在望,忽见两条黑影,从侧面的山坡疾奔而来,上官婉儿吁了口气,心道:

“终于来了。”但看这两个夜行人的身法,却并不是李逸。论轻身的功夫,好像还不及她。上官婉儿兜了一个圈子,在那两个人之前,先到达了金顶。窥探了他们聚会的地方,正是在金顶峰头的天女坪上。

峨嵋山有大峨、二峨、三峨、四峨等山,大峨二峨两山相对如眉,一说峨嵋山的名称就是由此而来。在“四峨”中,大峨山最高,它的上面有三预:金顶、千佛顶、万佛顶,而以金顶最著名。金顶地势较平,略带倾斜,遍地长着美丽的冷杉和矮小的竹林,展眼望去,绿草如茵,平铺若锦,端的是最好作聚会场所的草坪。上官婉儿觅得了一个灭然的石笋,石笋中有裂缝,恰恰可以容她藏在里面。只见这两个人在草坪坐定之后,便轻轻的拍了几下手掌。

过了片刻,只听得东南西北四面都有声相和,这两个人相视笑道:“川康陕北两路的道上同源果然都先来了。”不多一会,便有七八个人陆续而来,在草坪上坐定。

只见一个满面虬须的汉子,向最先来到草坪的那人问道:

“魏三哥,今年的英雄会是定午夜齐集,不知三哥约我们早半个时辰到来,有何见教?”那被唤做“魏三哥”的汉子缓缓说道:

“听说今年之会要推一位新的盟主,各位大概都是知道的了?”一个阴声怪气的汉子说道:“以往的定例,盟主十年一任,前任谷神翁的任朗今年刚好期满,照例是要推一位新的盟主,魏三哥可是要我们商议推举新盟主的事么?嘿嘿,我看这个不用商量也罢。”魏三道:“怎么?”那阴声怪气的汉子说道:“当今的江湖道上,论武功,论声望,还有难能胜过谷神翁的?当然是由他连任。”

魏三微微一笑,说道:“谷神翁连任,没人敢说不服。可是这两年新出了一位少年英雄,诸位想必也有所闻。”有人问道:

“是谁?”魏三道:“李逸!”登时议论之声四起,“李逸是谁?”“没听过这个名字!”“我倒是听说过的,听说他曾单骑匹马,调停了玉龙山和飞虎寨的纠纷。”“那是怎么一回事?杨寨主你说来听听。”

座中一个老者起立说道:“玉龙山和飞虎寨的两家寨主,去年五月争劫一项镖银,相持不下,看看两个大寨主就要火拼。李逸赤手空拳,打败了玉龙山周寨主的九耳大环刀,又打败了飞虎寨樊寨主万字银花夺,两家寨主都对他心服口服,这项镖银便在李逸的主持下平均分了。”这番话一说,群豪喷喷称异,看米那两家寨上在绿林中必定是大大有名。但还是有人说道:“只凭这一桩事情,未必就能把谷神翁压下去了?”此言一出,座上群豪,十有七八,轰然称是。

魏三一笑说道:“压是压不下去的,只是尚有一事,诸位恐未知道:“这李逸是谷神翁亲自看中的,谷神翁本人就愿意追随他,”立即有几个人冷笑道:“这话是谷神翁亲自对你说的吗?”谷神翁身为盟主,岂肯对魏三这祥二三流的人物倾吐心事?而且是说佩服一个初出道的少年?无怪乎在座诸人十九不信。

魏三压低声音说道:“谷神翁自然不会亲口对兄弟说话,但这话却是池最亲信的弟子龙三先生说的!龙三先生就要到来,诸位不估,可以问他!”众人都知道这位魏寨主是龙三先生的手下,正在半信半疑,魏三忽又低声说道:“这里有一个极大的秘密!”

听到此处,话语细不可闻,但见魏三与众人交头接耳,片刻之后,群豪欢呼叫啸,魏三轻轻拍了一下手掌,说道:“诸位意下如何?”杨泰主首先说道:“这还有什么说的。等下咱们一致推戴,给李公子大壮声威便是。”那阴声怪气的汉子说道:

“三哥,多谢你的指点。这位李公子生得命好,合该他做盟主。

咱们也适逢其会,合该,……哈,哈!该飞黄腾达的了!魏三道:“这个自然,咱们有了这位新盟主,个个前途似锦!”此话一出,个个开眉,人人欢笑。

上官婉儿聪明绝顶,知道魏三所说的“秘密”,定是将李逸的王孙身份揭露无疑。心中想道:“若是李逸哥哥知道众人为了他的身份才推戴他,他未必肯领这个情。”

过了一回,又有一帮人来到,为首的是个中年懦士,身穿长衫,手摇折扇,气态闲适,众人一见,纷纷起立相迎,高叫“龙三光生!”魏三急忙上去和他说话,这中年儒士频频点首道好。忽地游目四顾,问道:“邹三、李七他们几位呢,怎的还没有来?”魏三陪笑说道:“我早已通知他们了,也许路上出了什么事情。不过,咱们的人数已经够多,就缺他们几位也不打紧。”

接着陆续有人来到,后来的入与先头来这两批,似乎不是一伙,他们对“龙三先生”只是点头为礼,并不特别恭敬。到了午夜时分,草坪上已坐满了人,但谷神翁还不见来,众人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

再过一会,月亮正挂天心,忽听得一声长啸,众人俱都起立,那啸声初起之时,好像还在数里之外,啸眷一歇,草坪上已现出了两个人,一老一少,老的是谷神翁,少的正是李逸。众人高呼“盟主万岁!”闪开了一条路,让谷神翁和李逸走到场心。

上官婉儿心头卜卜乱跳,但见谷伸翁拱手环揖,朗声说道:

“劳各位久等了,我先给各位引见一位少年英雄!”李逸也抱拳对群豪施礼,谷神翁接着说道,“这位是八臂哪咤尉迟炯的得意门人,名叫李逸,出道虽然不满一年,武功人品已足以震慑江湖,老大虚度了数十寒暑,还未曾见过如此英雄人物!”话声未歇,登时有许多人欢呼拍掌,上有婉儿留心暗看,都是那“龙三先生”预先约定的人。

掌声雷动之中,却也有不少人窃窃私语,原来今晚参加英雄人会之人,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大略可分作几批,一批是绿林豪杰,一批是武林名宿,一批是名门正派的侠义道,一批是退休的前朝武官,还有一些则是想来争夺盟主之位的江湖怪杰。除了少数知道内情的之外,其他人等,无不诧异万分!

有些人知道谷神翁与尉迟炯乃是八拜之交,心中想道:“原来他是想为盟侄扬名立万,但以他的身份,岂不是揄扬过当么?”

谷神翁手挽李逸,环顾个场,侍到掌声停息,缓缓说道:

“我在十年之前,承蒙诸位不弃,推为盟主,十年以来,愧无建树。如今期满,老夫亦垂垂老矣,理该让贤。想当今天下,正是多事之秋,盟主之任,若得一少年英雄担当,最为适当。这位李逸兄弟,去年五月曾调停了玉龙山与飞虎寨的纠纷,今年正月,又曾打败了大内的两个高手,将赤石岗的穆寨主救出来,这两件事情,在座朋友,想必有所知闻。何况我们这位李贤弟熟读兵书,胸怀壮忐,正好率领江湖豪杰,做一番动地惊天的争业。古语云巳:有德不在年高,无谋枉活百岁。李贤弟文武兼资,德才俱街,老夫之意,便是想推举他出任盟主。”

谷神翁这番话说完,登时人声如沸,龙三先生那一伙人自是欢呼鼓掌,力竭声嘶,竭诚推戴:其他的人都在纷纷议论,虽然碍于谷神翁的面子,不敢大声反对,但却显然是不服这个初出道的少年。

谷神翁道:“各位有话请说。”河南卫城的孟庄主孟秋元站出来说道:“盟主之任,非同小可,慢慢商议不迟。这位李兄弟既然来参加英雄大会,有许多人还未认识他,老夫亦是其中之一。敢请这位李兄弟抖露一手绝技,让大家开开眼界。”初来参加英雄大会之人,除非是早已成名,众皆钦服的英雄,否则都要经与会之人,出题相试,及格方可参加。孟秋元请李逸自献技艺,已是对谷神翁卖了面子,龙三这一伙人虽然暗暗嘀咕,却也无话可说。

谷神翁道:“老弟,你就随便露两手吧。”李逸微微一笑,说道:“小可德薄才鲜,谬承谷老前辈推许,惭愧之极!盟主之位,那是绝不敢当。但既是长者有命,小可也正好趁此讥会,向各位请教。只怕这粗浅的功夫,难入方家法眼。”说罢一弯腰在地上拔起了一丛茅草,双指剪头剪尾,剪成了五寸来长的一束草伎。从人心道:“这算什么?”双指剪草,指劲虽然不弱,但在群豪眼中,却确实算不了什么。

但见李逸微微一笑,昂首向天,众人随着一望,有人笑道:

“这位小兄弟未见过佛灯么?”“就是这一手绝枝了么?还是等赏过佛灯之后再行献技?”原来“佛灯”乃是峨嵋山上特有的胜景。

峨嵋山富于磷磺,幻成“鬼火”,美其名而曰“佛灯”,佛灯出现在晚间,初起时恍若一小点流星,流入满布云雾的山谷,忽明忽灭,闪烁不定。霎时间接二连三出来,由数十数百以至于明灯万盏,山谷中变成满天星斗,端的是别处罕见的奇观。

这时正有着百数十盏“佛灯”向草坪飘来,要知磷火有毒,给它沾上,虽无大害,亦是麻烦,故此在峨嵋山,习俗相传,碰到“佛灯”出现,须得远远避汗,只呵远观,不能近赏,说是“敬佛”,实是自防。但群雄正在聚会,若是避乃,哪里再找这样一片天然的草坪,而且亦大煞风景!

李逸昂首向天,微微一笑,说道:“奇景虽然难遇,还以送走为妙!”把手一扬。将那一束茅草射出,草枝如箭,竟然带着飒飒的风声,霎眼之间,那百数十盏“佛灯”化成了无数一缕缕磷火,细若游丝,随风飘散。

登时喝来之声四起,不但是龙三先生那一伙人,那几个觊觎盟主之位的亦都暗暗心服。要知“佛灯”闪烁不定,难于取准,用暗器射中“佛灯”已不容易,用轻柔的草枝射出十数丈外更是艰难,同时射中这么多“佛灯”,那就更是匪夷所思了。

谷神翁赞道:“好一手摘叶飞花的功夫!待老大也来助你。

臂之力。”大袖一扬,呼呼风起,登时把满空流散的缕缕磷火,吹得干干净净。谷神翁以通臂拳、金刚掌、蹑云剑三般绝技,威震江湖,这一手飞袖扬风的功夫,实即暗含金刚掌力,上官婉儿看了,亦自心惊,想道:“怪不得他做了十年的盟主!”

谷神翁哈哈大笑,对群豪说道:“凭李贤弟这手功夫,我推举他做继任的盟主,想来不致于给诸位说我询私了吧?”孟秋元首先叫道,“谷盟主法眼无差,对这位少年英雄,老大亦是心服口服!”登时欢声雷动,这回己不止是龙三早约定的那一伙人,十之八九,都表示了愿推戴李逸作为盟主。

料不到掌声未息,却有一个壮汉跳了起来,声若洪钟,震动全场,他说的是:“李兄弟这手暗器功夫,果然称得上是震世骇俗的绝技,但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峨嵋金顶英雄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帝奇英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