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奇英传》

第06回 青剑红绸女侠来

作者:梁羽生

上官婉儿心头一震:“啊,原来是她来了!只怕这峨嵋山顶,立刻要卷起一场血雨腥风!”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上官婉儿那日在桃花林中所遇到的武玄霜。上官婉儿想起她惩治盗徒的惨酷手段,不觉心中惴惴。

但见武玄霜衣袂飘飘,直闯到英雄会上,单坪上围坐着的群雄,每一个人的目光都随着她的倩影移动,竟然没有一个想起要拦阻她!

武玄霜接连又笑了三声,一声高似一声,群峰回响,响遏行云,笑声中大有鄙屑之意。谷神翁也不禁心头一凛:“怎么这个少女,内功竟是深厚如斯?”

李逸定了定心神,拱手问道:“请问小姐因何发笑?”武玄霜道:“笑你等这些乱七八糟的乌合之众,竟然也敢来开什么英雄大会!”群雄中以雄巨鼎最为鲁芥,勃然怒道:“岂有此理,你这rǔ臭来干的的小丫头竟敢耻笑我等天下英雄!”武玄霜笑道:“是么?你等都是英雄?那么天下英雄岂不是车载斗量?”雄巨鼎喝道:“若非看你弱质婷婷颜李学派以清颜元、李塨为代表的学派。主张身体力行, ,俺一拳就把你打个粉碎。野丫头,给我滚出去!”武玄霜毫不理睬,仍然缓缓前行,雄巨鼎大怒,跳上前去,仰出蒲扇般的大手,朝着武玄霜就是一抓,用的竟是大力鹰爪的功夫,要把武玄霜硬抓起米,甩出草坪。

谷神翁喝道:“雄寨主不可造次!”话声未了,只见一个铁塔般的身躯凌空飞起,越过众人头顶,摔下草坪。被摔倒的不是“弱质婷婷”的武玄霜,而是号称“赛元霸”的雄巨鼎!雄巨鼎的手指根本就没有碰着她的身体,被她衣袖一拂,借力打力,便跌得爬不起来!李逸这一惊非同小可,武玄霜亮的这手,正是“沾衣十八跌”的上乘功夫!

东方山阴恻恻的笑了一声,并不见他跳跃作势,倏然间就到了武玄霜背后,忽地喝道:“我等都不是英雄,那么待我请教姑娘的英雄手段!”招扇一指,电光石火般的疾点武玄霜的“风羽穴”!

这一下大出众人意外,以东方白的身份,向一个小姑娘偷袭,实是有欠光明磊烙,座上群豪社会主义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个人的利益与集体利益一致。 ,小乏直心眼儿的硬汉子,他们对武玄霜虽然气愤,却也不值东方白所为,不少人都叫出声来,提醒武玄霜注意。

武玄霜竟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东方白猜想这位姑娘必是进场捣乱来的,他意慾讨好李逸,这一下愉袭,用了全身功力,又狠又快,眼看铁扇已点到武玄霜颈项下面三寸的“凤羽穴”,武么霜忽地摇了摇头,嫣然笑道:“这位先生太抬举我了。

我那有什么英雄手段啊!”说话声中,但听得铮的一声,一股银光突然飞起,将东方白的扇骨打断!

场上群雄,只有谷神翁看得明白,原米在武玄霜摇头之际,头上的一支银簪激射而出,东方白绝对意想不到敌人的暗器竟会如此飞来有两种力量互相作用。但又认为,事物之间本质上无差别。悲 ,不但铁扇的扇骨立被打断,他的虎口也被银簪刺穿一个小孔,一条臂膊,登时吊了下来,不能动弹。这一来连谷神翁也不禁暗暗吃惊,试想东方自是何等功力?铁扇又是精钢打成,而且又是出其不意的突然一击,竟然被这少女不动声色的击得一败涂地,扇断人伤,这等武功,连谷神翁自问也未必能够。

转眼之间,武玄霜己走进场心,谷神翁问道:“站娘身怀绝技,莫非是想来争夺这盟主之位么?自有英雄大会以来,可从未曾有过女子参加,著是姑娘夺得盟主的宝座,哈,哈!那也可算得是一件武林佳话啊!”谷神翁此言实是要激起群雄的同仇敌忾,果然立刻便有好几个跃出,要向武玄霜挑战。

武玄霜摆一摆了,根本就不理会那一些人,面向李逸冷笑说道:“你们希罕这个盟主之位,在我看来,却是一钱不值!我若想做,也当做真正的英雄盟主。”此言一出,骂遍了场中诸人。

谷神翁面色一端,沉声说道:“姑娘,你这说话,不嫌太自负了么?老夫老矣,不敢争雄奠定了理论基础和策略基矗 ,但今日在场的都是武林俊彦,其中更有好几派掌门,你说他们不是英雄,不知在姑娘的心目之中,要怎样才算英雄?”

武玄霜傲然一笑,仍然面对李逸说道:“英雄岂是只徒恃武功?”有人叫道:“不恃武功,又恃什么?”武玄霜道:“英雄之所以得人尊敬,最重要的是他有侠骨仁心,若然徒恃武功,那岂不成了好勇斗狠的暴徒?”谷神翁道:“你又怎见得我们都是好勇斗狠之徒?”武玄霜道:“这位是你们的新盟主吧?他既是你们英雄会上公推出来的盟主,那么应该最足以代衣你们心目中的英雄了。试问他是什么英雄?他做了盟主,原来是想驱使你们替他一家一姓争夺江山,这样一米要害苦了多少百姓,哪谈得上什么侠骨仁心?”

李逸怒道:“武则天荒婬无道,残害忠良,她杀了多少人,你知道么?”武玄霜道:“她所杀的正是欺压百姓的人,除暴才能安良,我还嫌她杀得少了!”在场群豪,过半数都是绿林大盔,武玄霜此话正是大大触犯了他们的忌讳,登时喝骂之声四起,雄巨鼎更是人声叫道:“这妖婢原来是武则天派来的人,不要和她多说废话,快快将她干掉了便是。”

武玄霜仰天大笑道:“哈哈,原来你等英雄,就是以众凌寡,恃强欺弱的么?好吧,你们既要群殴奥卡姆剃刀西欧中世纪经院哲学家奥卡姆在反对正统经 ,就请上来,我也看看你们究竟是怎样的英雄?”

李逸朗声说道:“诸位请暂时退下,我来领教这位姑娘的高招!”武玄霜笑道:“到底还是盟主有些气度,既要比武,那么请你划出道来。”李逸道:“姑娘是客,主当让客,悉依尊意便是,”武玄霜道:“我看你刚才使剑好似还使得不坏,咱们就比剑吧。你若输了,敢请你将这个什么英雄大会立刻解散。”李逸道:“万一姑娘失乎,我侥幸胜了一招半式呢?”武玄霜笑道:“我若在十招之内胜不了你,我给在场的诸位大英雄都磕三个响头!”李逸本来无必胜的把握,听她这么一说,怒极反笑,说道:“好极,好极!姑娘若然在十招之内赢得了我,我也给你磕三个响头!”武玄霜道:“我可不稀罕你的响头,你输了,这英雄大会不但要立刻结束,在场的诸位大英雄,以后请也不必再在江湖上丢人现世啦!你以盟主的资格,敢代表他们答应一句话么?”场中群雄,都见过李逸超妙的剑术,连谷神翁在内,人人都是这样想道:“十招之内,李逸决无失败之理!”纷纷叫道:

“这话何必多说,咱们的盟主若都输了,咱们还有脸在江湖上行走么?”

李逸得到众人拥护,精神大振,“飕”的一声,拔出宝剑。

立了一个门户,沉声说道:“话已说明、请姑娘进招!”

武玄霜纹丝不动,星眸一盼,微微笑道:“我先让你三招!”李逸气道:“什么,你还要先让三招?”武玄霜道:“不错,先让三招,看看你这位英雄盟主的手段。我若给你一剑刺个透明窟窿,那是我活该,不心你来为我顾虑。大英雄,不必客气啊!喂,喂,你怎么还不进招?”

李逸涵养虽好,亦自给她气得七窍生烟。长剑一指,道声:

“看招!”倏的一剑刺出,要挑开她的衣带。武玄霜柳腰一扭,一个“风顺落花”之式,身法美妙之极,轻轻的便闪过了,冷冷笑道:“盟主身份,使的竟是这般轻薄的剑法么?”李逸这一招未出杀手,正是为了他自恃身份,故此只想使她略受折辱便算,哪知这闪电般的一剑,竟给她轻易闪开,还遭了她一番奚落,心头火起,第二剑再不留情,一个“上步七星”,倏的便是一招“白虹贯日”,剑尖晃动,寒光闪闪,直刺咽喉。武玄霜笑道:“这一剑还有点道理!”身形一晃,李逸涮的一剑从她衣袖旁边削过,剑光给她衣袖一带,歪过一边,仍然没有刺中。李逸杀得性起,第三剑连环攻出,用的是“飞云掣电”的杀手伸招,剑势狠猛准疾,端的是武林中罕见的剑法,群雄张开了口,正要喝采,忽听得“铮”的声,李逸一招刚猛无伦的剑招,竟被武玄霜伸出纤纤双指,一弹弹开!

准备为李逸喝采的人,伸情沮丧,一个个好似泥朔木雕一般,张大了嘴巴,却是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许多武术名家心中都在暗暗嘀咕:“她怎么也会金刚指的功夫?”金刚指的功夫,最少要练十年以上,才有小成,而且还得内功具有相当基础之后,才能开始练习。这武玄霜最多不过二十岁,实不知她是怎么练的。

就在群雄惊诧、噤若寒蝉之际,武玄霜一声娇笑,倏的也拔出了一把三尺青锋,柔声说道:“盟主你小心接我十招!”“招”字刚刚出口,但见青光疾闪,她未曾移动半步,陡然间便是一剑刺来,剑势奇诡之极!但见她剑尖颤动,竟是在一招之内,暗藏六式,连刺对方七处大穴!

幸亏李逸在剑术上也有精湛的造诣,百忙中展出最精妙的护身剑法,一招“卧虎减龙”,宝剑抖起一道银虹,俨如玉蟒围身,遮拦得风雨不透,而且处处暗藏反击之力。双剑相交,但听得科断金碎玉之声,震得各人耳鼓嗡嗡作响。原来就在这瞬息之间,他们的长剑已接触了七下,而这不过仅仅是第一招!

如此复杂多变而又迅若飘风的剑术,在场群雄,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还有一样令李逸吃惊之处,他的剑乃是大内宝剑,是当年太宗皇帝因他师父护驾有功,赐给他帅父的。而武玄霜所使的,不过是一把普通的青钢剑,接触了七下,对方的剑竟是一无伤损,看来乃是因为她出剑太快,一沾即走,自己的幼力还未透剑尖,劲力来到、宝剑的威力自是不能发挥。

李逸正自盘算抵御之法,武玄霜又是一声娇笑:“第二招来啦!”李逸不敢和她抢攻,运足真力,横剑一封,这回双剑相接,却是毫无声响,武玄霜的那把剑竟似纸片一般粘在他的剑上,李逸忽觉一服力道向外牵引,宝剑不由自己的被她的长剑带动,转了几转,几乎就要脱手飞去!李逸急忙使了个“化”字决,宝剑向前一送,顺势反抽,好不容易才摆脱了敌人的粘劲,吓出了一身冷汗!

武玄霜微笑道:“好,这两招还算不俗!”青钢剑扬空一闪,刷,刷,刷,连环三招,剑光飘瞥,指东打四,指南打北,李逸凝神应付,三招一过,已是大汗淋漓,气力耗了一半。

武玄霜道:“用心应付,还有五招!”第六招剑势甚缓,但那般压力却是沉重难当,李逸咬紧牙根,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堪堪化解,武玄霜剑招一变,第七招又似飞云掣电般的刺来!

李逸急忙踏个“倒踩七星步”,左脚往右一滑,剑随身转,还了一招“飞瀑流虹”,他在势穷力拙之时,居然还能使出如此精纯的剑术,武玄霜心中不禁暗暗道个“好”字。但见寒光一闪,“嗤”的一声,李逸的衣袖已被武玄霜削去了一段,这还是由于他应付得宜,要不然这一剑作中他的手腕个可。

武玄霜道:“只有最后三招啦,你小心应付,接得住嘛,我向你磕头;接不住嘛,嘿嘿,你这班英雄会上的大英雄,从今之后,可别再在江湖上去人现眼啦!”李逸心情沉重之极,但见武玄霜剑锋一展,倏然压下,李逸横剑一封,武玄霜明明知道他是宝剑,剑势却丝毫不变,轻轻一搭,双剑平交,拿捏时候。

恰到好处,李逸竟来不及反展剑锋削她的剑,便给她的剑压住

李逸运足真力,想推开她一剑,那里能够?但觉对方那一把薄得透明的青钢剑,竟似千斤石柱一般,重重的压在自己的剑上,非但不能推开,甚至想把宝剑抽出来也不可能,双剑粘住,两股大力相椎相压,竟似铸熔成为一柄剑了。

群雄看得惊心动魄,但见武玄霜微露笑容,气定神闲,更显得风华绝世;而李逸则是汗滴如雨,湿透衣衫,双脚好似打桩一样,牢牢钉在地上,不多一会,地上已给他踏得凹陷成槽,泥土掩过脚背,他的身躯也不住后弯,那把宝剑也随之渐渐下沉。

李逸的身躯弯后一分,群雄的心情也随着沉重一分,全场寂静无声,当真是一根针跌在地下都听得见响。所有的目光部注视着这两把剑,要知道这一仗不但是关系李逸的荣辱,而且是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青剑红绸女侠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帝奇英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