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奇英传》

第08回 王孙失意遇魔头

作者:梁羽生

像婉儿一样,李逸也正陷在恩仇惘惘,难以自拔之中。那日他目睹英雄大会冰消瓦解,伤心失意,到了极点,不待终场,便飘然远引,独上峰巅。峰下厮杀之声,渐远渐寂,耳边但听得松风鸟语,流泉蜂琼,一片天籁,代替了金戈杀伐之声。抬头望去,山峦层显,雾蔼迷蒙,但那日轮红影,却已在浓雾之中透露出来。黑夜将逝,天正黎明,李逸迎着晓风,吁了口气,恍如做了一场噩梦,梦里醒来,热闹繁华,早已是风流云散。山中景色,幽美之极,李逸心头,却是纷乱一片,殊不宁静。想起自己的壮志雄图,化成灰烬,不禁悲从中来,难以断绝,蹈蹈独行,悄然吟道:“铁马金戈怀故国,飘零琴剑又天涯!”

晨风中忽然送来了银铃般的笑声,李逸怔了一怔,定睛看时,只见一个白衣少女,衣袂飘飘,从后面的山助闪出,正是昨夜瓦解了英雄大会的那个武玄霜。只听得她格格笑道:“大英雄,新盟主,你走得太匆忙啦!”李逸按剑怒道:“士可杀不可辱,有本事你就来将我杀了,我拼着剑断人亡,决不受你欺侮。”

武玄霜扑哧一笑,说道:“我好心给你送东西来啦,谁欺负你?”李逸一看,只见她手中捧着一具古琴,那正是他随身背着的东西,想是昨夜混战之时,失落在战场上的。武玄霜笑道:

“快拿去吧,要不然有剑无琴,你的诗也不应景啦。”

李逸面红耳热,只见武玄霜眉眼盈盈,对他竟似毫无敌意,李逸的脾气也发不起来。但他昨夜败在武玄霜手下,如今却又怎好在她手中接琴,饶是李逸一向潇洒,这时也个禁露出窘态。

武玄霜将古琴一抛,笑道:“你还在端着盟主的架子么?这样的英雄大会,这样的盟主,不做也罢。这古琴倒是难得之物,我劝你宁弃盟亡,莫弃此琴!”李逸不由自主的接过了古琴,“多谢”这两个字在舌尖打滚了无数遍,还未说得出来,笑声飘荡,武玄霜早己走得远了。

李逸不自禁的目送她的背影,心中想道:“世道大变,女子称王,朝上有武则天做皇帝,武林中难道也要甘让娥眉?”他心中尽管不服,但想起自己所结识的一班“英雄”若要比起武玄霜来,却确实是有如尘土之比明珠。想至此处,李逸心中不禁一荡。

蓦然间上官婉儿的影子接着泛上心头,李逸好像溺水的人抓着芦苇一样,抓着上官婉儿的幻影,一个是温柔解事的女中才子,一个是英姿飒爽的巾帼英雄,放在一起,确是一时瑜亮,难分高下,李逸心中想道:“人生得一知己,死亦无憾。婉儿是我的知己,她却是我的仇人!”终于是上官婉儿的影子将武玄霜压下去了。

对上官婉儿的怀念更加重了他的烦忧,“婉儿,她现在怎么样了?她落入了谁人的手中?”他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上官婉儿突然出现,雄巨鼎去袭击她,雄巨鼎是个莽夫,他对自己忠诚,他不知道婉儿的来历,他大约是为了护卫自己才去袭击她的。这不奇怪,奇怪的是那个小丫环为什么将上官婉儿救了?难道婉儿和武玄霜是相识的吗?在李逸的心中,武玄霜的影子本来已经给上官婉儿压下去了,可是由于上官婉儿,却又不能不令他想起武玄霜来。李逸虽然不知道武玄霜的身份,但武玄霜捣毁了英雄大会,明显是拥护武则天的人。李逸想道:“若然她知道婉儿是上官仪的孙女,她会怎样待她?会不会将婉儿拿去献给武则天呢?”武玄霜看来不似是狠毒的人,但上官婉儿落在她的手中,总是教李逸放心不下。

想起了上官婉儿和自己同一的命运,李逸的满腔怨愤都发泄在武则天身上,是武则天令得他们家散人亡,是武则天令得他们飘零湖海,却偏偏有这么多有能为的人去拥护她!“伤心宇内英豪尽归新主,忍今天京神器竟属他家?”李逸一腔郁闷,难以排渲,捧起古琴,便在森林内的山涧旁边,选了一块平滑的石头,权作琴台,理好琴弦,临流弹奏。

他弹的是诗经中《黍离》那一篇,随着沉郁的琴音放声歌道,“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遥遥。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诗经这篇“黍离”,说的是周室东迁之后,大夫行役,经过旧日京都,见宫庙宗室,尽为禾黍,悯周室之颠覆,妨惶不忍去,而作是诗。若译成白话,意思便是:“黍子齐齐整整,高梁一片新苗。步儿慢谩腾腾,心儿晃晃摇摇。知道我的说我心烦恼,不知道我的问我把谁找。苍天苍天你在上啊!是谁害得我这个样啊?”(用余冠英译句)

李逸心中充满故国之思,弹奏起来,苍凉沉郁,弹得树叶摇落,林鸟惊飞,胸中闷气,寸梢稍宣泄,正自弹到伤心之处。

忽听得有人“扑哧”一笑,李逸心头一震,指法骤乱,“铮”然声响,一曲未终,琴弦断了!

李逸推琴而起,一个少女正自林中穿过,不是武玄霜是谁?

李逸怒道:“你笑什么?”武玄霜道:“咦,这倒奇了!你有你哭,我有我笑,与你何干?”李逸满腔怒气,吃她问住,发作不来。

武玄霜笑道:“大英雄,你安静些吧。对不住,我失陪啦!”李逸恨恨说道:“谁要留你,哼,你走得越远越好!”武玄霜笑道:

“我也不会走得太远,你要知道我去哪儿么?”

李逸怒气未息,道:“谁管你到哪里去?”武玄霜道:“我是到你所关心的地方去啊!我要到长安看看,看一看长安的宫殿,是不是己改成了黍地禾田?”这几句话实是针对李逸所弹奏的那篇“黍离”而发,“黍离”篇的歌者,为周室的寓殿变成禾田黍地面悲,但长安的繁华却更胜于往昔,这明明是讥刺李逸拟于不伦。

李逸惭怒交进,方慾反chún相稽,武玄霜一阵大笑,早已去得远了。李逸静了下来,忽似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心中想道:

“她的讽刺也有几分道理,武则天并没有把长安毁灭,治理天下。

也确乎有她的手段,这样一来就更可怕了。”想起自己入川,一事无成,徐敬业的起兵,亦未必足恃,心中更是怅惘不安,最后想道:“我怀看孤臣孽子之心,只当问自己是否尽力而为,安计成败?我还是到扬州找徐敬业去吧。”

李逸心事如潮,从金顶南面下山,下到千佛顶的时候,忽听得有娇笑之声,迎面而来,李逸怒道:“你又来做什么?”要不是碍着武玄霜是个女子,他几乎就要破口大骂。

那知迎面来的却并不是武玄霜,只见笑声发处,现出两个邪里邪气的男女,男的是披发头陀,虬须如戟,女的却是姿容冶艳,长眉入鬓,荡意撩人。李逸呆了一呆,心道:“这两人不是江湖上所传说的那两个大魔头——恶行者和毒观音么?”

李逸猜的不错,这两人正是恶行者和毒观音,原来他们也是赶来赴会的。只因恶行者曾被武玄霜重伤,十天之前,才得痊愈,故此来迟。

毒观青一双媚服上上下下的向李逸打量,格格笑道:“你是李公子吗?”李逸道:“我是姓李,怎么?”恶行者大喜道:“那么你定是谷神翁所说的那位千岁爷了,请容我们参见。”李逸满肚皮恶气喝道:“且慢,你们是不是一个叫做恶行者,一个叫做毒观音,来这里做什么?”

恶行者愕然不知所答,毒观音笑道:“那是江湖上的仇家送给我们的匪号,其实我们对待仇人才会恶毒,对自己人那是挺好不过。我门听说今年千岁爷要来主持英雄大会,恨不得爹娘给我们多生两条腿赶来参谒呢!怎么,英雄大会这样快就散了吗?谷老光生哪里去了?”

李逸冷笑道:“谁和你们是自己人?我来问你,巴州暗杀太子那件案子,是不是你们干的?”恶行者大为奇怪,粗声答道:

“不错呀,要不然我们怎么敢说是自己人?”李逸怒道:“你们给武则大差遣,杀了我的哥哥,还说是自己人?”毒观音笑得花枝乱颤,阴阳怪气的曼声说道:“千岁爷,原来谷神翁还没有告诉你么?”

李逸心中一凛,疑云大起,他隐忍不发,换了一付颜色,拱手说道:“我尚未知,请道其详。”毒观音笑道:“这是裴老大人定下的好计策,叫丘神勋部下的军官假冒诏书,迫令太子自尽。

不料太子生疑,坚不奉诏,一定要面见他的母后,没奈何我们只好自己动手了。”李逸吃了一惊,道:“原来他们是裴炎差遣的!”恶行者哈哈大笑,道:“殿下明白,那就好了”毒观音也娇笑道:“殿下也给这条好计骗过,何况他人?经过这件事后,想天下之人,都将认定是武则天所为,我的绰号也要转送给她了!”

这两个魔头的笑声好像利箭一样穿进李逸心里,他做梦也料想不到,像裴炎这样满口仁义道德、答允帮助他恢复唐室江山的“大忠臣”,用心竟是这般狠毒!他也想不到像谷神翁这样名满天下的武林盟主,知道内情,却也不肯对他说出真话,这个打击对他太沉重了,比“英雄大会”的瓦解,还要令他难受!

要知李逸一向以英雄自负,“正统”自居,他明知武则天势大雄厚,而还敢和徐敬业商议起兵讨伐她,就是抱着“邪不胜正”的心理,如今他如梦初醒,到底哪方是“正”,哪方是“邪”,连他自己也在怀疑了。

毒观音见他面色有异,笑道:“殿下,你怎么啦?你该欢喜才是啊!武则天的儿子死的死了,贬的贬了,还有一个卢陵王又是庸碌无能,将来唐室再兴,千岁你就变成万岁啦!那时可别忘记了我们啊!”

李逸咬实牙根,强忍怒气,问道:“徐敬业知道这事吗?”声音微微发抖。毒观音若有深意的望他一眼,说道:“这都是裴大人的安排,英国公事前评未知道。英国公要拥立的是卢陵王,裴大人则属意殿下,殿下是聪明人,想当体会得到裴大人的深意。”李逸道:“还望指教。”毒观音笑道:“卢陵王与废太子李贤都是武则天的亲生儿子,不论拥立那一个,终是留有后患,他们也未必肯把母亲杀掉,此其一。”李逸道:“还有呢?”毒观音道:

“徐敬业拥立卢陵王,事成之后,天下大权,当然是归他掌握。

不过若果与裴大人同心,由殿下招揽天下英雄,分薄了徐敬业的兵权,那么将来局面就不同了,殿下试想,你有天下英雄辅助,又有裴大人作内应,将来中兴唐室,还怕卢陵王抢了你的宝座吗?”

李逸怒不可抑,想道:“原来来曾起事,他们早已在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眼珠一转,强定心神,沉声说道:“你们是裴大人亲信,又对我一片忠心,呷当重重封赏!”恶行者大喜道:

“谢殿下封赏!”正待跪下听封,忽听得毒观音喝道:“师哥小心!”恶行者猛然一惊,急忙跳起,只听得刷的一声,李逸闪电般拔出宝剑,朝着恶行者咽喉便刺,尚幸恶行者得毒观音提醒,跳闪得快,李逸这一剑恰好从他的颈边削过,未曾伤着。

毒观音娇笑道:“还有我呢;我也要来讨赏了!”李逸回剑转身,第二招将发未发,陡然间忽见毒观音手掌一翻,一蓬银针,精芒四射,李逸知道是她仗以成名的“透穴神针。”,心头一凛,未暇袭敌,先救自身,百忙中一个“盘龙绕步”,使出一招“玉带围腰”,这一招防身剑法,虽然是精妙异常,但两人距离太近,防不胜防,但听得嗤嗤声响,剑光激荡之中,银针绞碎如雨,毒观音运气一吹,李逸忽觉左“肩井穴”上一麻,犹如给大蚂蚁叮了一口似的,半条臂膊,登时转动不灵。

恶行者几乎被李逸削掉头皮,怒不可遏,大声骂道:“好小子,不识抬举,有皇帝不做,教你到黄泉找你的兄弟去!”一把钱镖飞出,李逸左肩麻病,身法呆滞,颈后的“中柱穴”又中了一枚“碎骨钱镖”,恶行者腕劲极大,这一镖打得他痛澈心肺。

李逸咬一咬牙,厉声喝道:“我今日先除了你这两个魔头!”飞身掠起,宝剑化成了一道银虹,凌空击下。恶行者还真料不到他连中暗器之后,依然能使出这等凶狠的剑招,放出戒刀一挡,但听得“哟”的一声,火花飞溅,李逸这口剑乃是大内宝剑,一剑就把恶行者的刀尖削去一截。

恶行者大吼一声,反转刀背,斜扣李逸脉门,那知李逸已把死生置于度外,竟是奋不顾身,比他还要凶狠,剑锋顺势反展,疾如骇电奔雷,压住了他的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王孙失意遇魔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帝奇英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