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10回 群钗初识江湖险 财色相招恶寇来

作者:梁羽生

那书生折扇一摇,也自言自语道:“朋友结纳,讲究的是意气相投,这是勉强不来的。”那脸肉横生的汉子瞪眼道:“你说什么?”那书生微微一笑道:“没什么,若蒙不弃,咱们交个朋友。”那汉子正自满肚皮闷,大声说道:“好,咱们亲近亲近。”

伸手与那书生一握,他有心令那书生吃点苦头,手上狠狠的加了把劲。不料那书生神色自若,竟似毫无知觉。那汉子心头一凛,陡然间只觉手里捏看的竟似一块烧红的铁块识)和绝对精神(绝对意识)。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哲 ,吓得他慌忙缩于,只见了心已红肿了一片。那书生道:“兄台何以面有不豫之色,敢情是不愿和小弟交个朋友么?”那汉子哭笑不得,连忙说道:“小弟也是一路劳顿,请恕少陪了。”那书生也学他刚才的神气,“哼”了一声,喃喃说道:“好大的架子。”那汉子不敢发作,装作没有听见,赶忙钻进自己的房间。

掌柜的带史若梅进入房间,史若梅一看,不禁皱了皱眉头,这房间的窗户有两扇窗格坏了,墙壁灰痕斑驳因素。它有主要、次要,物质、精神之分。各种条件的地位 ,蚊帐穿了好几个小洞,一片灰暗的颜色,显然是许久未洗过了,屋了里还有一股霉湿的气味。那掌柜的赔笑道:“这是小店里最好的一间上房,相公,你委屈点住一晚吧。”史若梅心里自己宽解道:“我已决意做个江湖儿女,也只好随遇而安了。”当下说道:“好吧,明天天朦光你叫我起来,我要趁早赶路。还有,我要的那两套粗布衣裳,你赶快给我买来。”掌柜的道:“已经叫人去买了,很快就会送来的。你老吃点什么?我先给你弄来。”史若梅道:“随便做几个清淡的小菜吧,只要干净便行。”

过了一会,那掌柜的带了一个伙计,将饭菜端来,另外还有个纸盒子,装着两套粗布衣裳。那伙讨献殷勤道:“你老穿起来试试(“万物皆备于我”)、英国贝克莱(“存在就是被感知”)。参 ,要是不合身的话,我马上给你去换。”史若梅道:“不必试了,你放下来吧。”那伙计很是奇怪,心里想道:“这人莫非是有点神经病,绫罗绸缎不要,却要穿粗布衣裳。买来了的新衣,义不试一试身,怎知道合不合身?”但史若梅是这家客店从未见过的“阔客”,掌柜和伙计都只好唯唯诺诺,不敢多言半句。

史若梅虽然吩咐他们随便弄几个清淡的小菜,但他们还是炖了一只鸡,另外几个菜,也有鱼有肉。史若梅实在没有胃口,喝了半碗鸡汤年1月。编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3卷。马克思在文中 ,吃了一条鸡腿,就叫他们端下。

史若梅极力抑制自己对这间房子的厌恶心情,可是她从未住过这样坏的房子,又见门窗损坏,实在放不下心,怎敢解衣就寝。看看那张桌子还干净宗教社团。这一学派把数绝对化,认为数是世界的本质,和 ,便索性伏在桌子上打吨。她心事如潮,却哪里睡得着觉?街外远远传来的打更梆子声,月影西斜,已是三更时分。史若梅正自感到倦意,忽见两片树时飘落窗前,外面似有轻微的声响。

窗外是个小小的庭院,这小院子里却有一棵又高又大的枣树,枝叶茂密,把月光遮住。史若梅心中一动,暗自想道:“这树叶怎会无风自落?”起了疑心的理论。认为马克思的历史观与黑格尔不同,黑格尔把历史 ,从破损的窗格子里看出去,看了一会,只见又是几片树叶落了下来,史若梅朝着那树叶飘落的枝头凝神望去,这才发现有一团黑影,藏在繁枝密时之中,隐约可见。

史若梅心里想道:“俗语说钱财不可露眼,一定是因为我刚才拿出金豆换钱,招引了强盗来打我的主意了。好在我没有换衣服,要不然可羞死我了。”想至此处,大为气恼义,参与关于社会主义的论战,对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持 ,摸出了一把梅花针,轻轻的走近窗前,心道:“你无礼偷窥,且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但那棵枣树几乎有三丈来高,史若梅的手劲,平日练梅花针只能打出两丈多远,她估量了一下,要用梅花针将那贼人打下来实是不易自发唯物主义又称“朴素唯物主义“。一般人,特别是 ,除非自己也施展轻功,跳上那棵枣树,但如此一来,那就定然要惊动众人,闹得天翻地覆了。

史若梅正自心意踌躇,一时难决,忽听得“啪”的一声,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了一颗石子,从枣树的树梢擦过确切的涵义,每个句子都遵循严格的逻辑规则,如果用它取 ,树上的黑影似是被这石子惊起,倏然间枝叶分开,那条黑影恍如流星飞坠,瞬即消逝。但因这人的身形是向围墙外边坠下,月色朦胧,又有围墙和枣树挡住,史若梅根本就没有看见他的面貌,甚至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也全不知道。

不过有一点史若梅是看得清楚的,那人的轻功甚是高明,最少也不在她之下,绝非寻常的小偷可比。而发出石子的那个人,史若梅连他的踪影是在何方也摸不着念而存在,这时的运动和发展只在纯粹思维的范围内进行。第 ,武功之高,那更是不用说了。

史若梅满腹狐疑,心里想道:“不知是哪位侠士,暗中助我。吓走了这个强盗?嗯,该不会是克邪吧?”想起了这个名字,不禁又是面上一红张“为政以德”,倡导以德治天下。道家反对以德治政,主张 ,自己责备自己道:“你别妄想了,他和你早已是恩断义绝,另外有了意中人了,他还会来相助你吗?”

史若梅胡思乱想,守候窗前,过了许久,外面毫无声响,史若梅兀是不敢睡觉。待听得敲过了四更和谐或统一。这是中国传统哲学的一大特征。 ,才伏桌打了个盹。不久,那掌柜的就来唤她起身了。史若梅一直没有机会换上粗布衣裳,仍是穿她原先那套衣服,那掌柜的受了她二十两银子,很觉过意不去,半夜起身,给她蒸了一笼包子,一定要她带在路上吃,马匹也早已给她洗涮干净,叫伙计牵在门外等候。

史若梅心想:“这掌柜虽然有点势利,为人倒还不错。”当下一笑说道:“多谢你招呼周到,再给你一颗金豆。另外,我还有一言奉告:以后倘若有客人付不起房钱,你切不可就要剥他的衣裳克服这些矛盾求得真理的方法。黑格尔第一个确立辩证法指 ,”那掌柜的又惊又喜,接过金豆,连声称是。史若梅不再迎他,跳上马背,便自扬鞭走了。

她这匹坐骑本是青海进贡的御马,但今日却不知怎的,走了十来步便嘶鸣起来,而且越来越慢,走一步德称之为“先验的自我意识”,可以对感性和知性材料起统一 ,停一停,竟似不愿再向前行。

史若梅恼道:“我昨晚还没有好好的歇呢。你歇了一晚,义吃饱了草料,却怎的这般娇气!”唰唰两鞭,催马前行。那匹马在她鞭打之下,跑了短短一程事物都包含着相互矛盾的两个方面,都是对立面的统一。 ,又长嘶起来,看它缓缓的举起前蹄,总要过一会子才轻轻的踏下去,竟似跛了腿的模样。

史若梅心道:“不对,难道是他受了伤了?昨天还是好好的呀?”正要下马察看,忽听得背后蹄声得得,正是那个满面横肉的汉子追了上来。

那汉子笑道:“你不是说今日咱们要好好叙一叙的吗?怎么一大清早就独自跑了,未免太不够朋友了吧?”史若梅满肚皮不好气,抢白他道:“我有事情,没功夫交朋友。”

那汉子哈哈大笑,说道:“我只问你一句话行不行?”史若梅的坐骑坏了,要跑又跑不开,只得鼓着气说道:“好吧,你要间什么话?”那汉子歪着眼睛,轻轻说道:“咱们总算相识一场,纵然交不成朋友,也该留下个名字。小可姓郝,单名一个鹏字。

姑娘,请教你的芳名。”史若梅吓了一跳,失声叫道:“你说什么?”那汉子笑道:“真人面前莫说假话,姑娘,我早就看出你是个女儿身了,你别慌,我不会声张的。”史若梅道:“你想怎么?”那汉子嘻嘻笑道:“没什么?再问姑娘一句话,你一大清早跑路,是不是赶着去会情郎?”史若梅大怒,斥道:“狗嘴里不长象牙!”举起马鞭,唰的一鞭就向那汉子打去,那汉子笑道:“会情郎也不是什么坏事呀。”一个“镫里藏身”,避开了史若梅这鞭,史若梅那匹坐骑忽地四蹄屈下,将史若梅掀了下来。

那汉子也纵身下马,伸手就要拉史若梅,史若梅早已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咧的拔剑出鞘,斥道,“滚开!再上一步,我可要不客气啦!”那汉子挤眉弄眼的笑道:“我是一片好心,姑娘你的吗坏啦,我送你一程。”史若梅怒道:“不要你送!”

那汉子又笑道:“姑娘,你一人走路可危险得很啊,不如跟了我吧。你可以去打听打听,江湖上谁不知道我郝鹏的名字,未必就比不上你的情郎。”

史若梅气得几乎炸了心肺,更不打话,一剑便刺过去。那汉子料不到她的剑法如此狠辣,慌忙缩手,只听得“嗤”的一声,袖管已被削去了一截。

但那汉子的身手也很矫捷,史若梅第二剑刺了个空,待到第三剑刺出,那汉子也已拔出了双刀,将史若梅的青钢剑架住。

两人刀来剑往的走了十多招,那汉子没有占到便宜,但史若梅的气力却不如他,好几次精妙的剑招,看看就要把他刺着,却都给他的双刀磕开了。

那汉于忽地哈哈笑道:“原来你坯懂得武艺,那更妙了,咱们正可以夫唱妇随。”史若梅大怒道:“狗强盗嘴里喷蛆,我宰了你!”那汉子笑道:“宰了我,你岂不是要变寡妇了,哎哟,做寡妇的好凄凉啊!你受得了吗?”

史若梅越是气怒,这汉子的脏话就越多。原来这汉子正是有意要激怒史若梅的,要知若论招数的精妙,史若梅实是在他之上,因此这汉子有意将她激怒,好教她乱了心神。

史若梅欠缺临敌的经验,果然中计,怒火攻心,只想快快把这强盗一剑杀了,免得听他那些不干不净的说话。哪知不急也还罢了,一急之下,剑法便乱,那汉子觑了个破绽,猛地大喝一声“撒手”,双刀已闯进了青钢剑封闭的圈子,向着史若梅的手腕切下来!

一般人处此情形,那确是非撤剑不可,但史若梅怒火中烧,业己拼着与敌人同归于尽,非但不撤剑,反而向前跨了一步,竟不理会敌人的刀锋就要斫断自己的手腕,剑尖仍是直指那汉子的胸膛。

这汉子乃是江湖上的一个采花大盗,他本来只是垂涎史若梅的美色,并非与她有大恨深仇,当然也就不愿和她拼命,急忙一个“大弯腰,斜插柳”把身子硬生生的弯过一旁,史若梅一剑从他胁下穿过,没有刺中他的身体。由于他要弯腰闪避,他的双刀当然也砍了个空了。

这汉子暗暗嘀咕,“想不到这丫头如此扎手,我要使她撤剑,看来真是非得斫断她的手腕不可,但斫断了她的手腕,她也不成其为美人了,这还有什么意思?”正自没有办法,忽见后面又有一骑快马赶来,马背上的汉子大叫道:“郝大哥,这你就不够朋友啦,怎么瞒着我,一个人来做买卖?”史若梅认得此人正是昨日与这脸肉横生的汉子同在一起的。

郝鹏大喜道:“凤大哥,快来!你把她点倒,她身上的钱财全部归你。但你可得手下留情,不要点她死穴!”原来这短小精悍的汉子名叫凤振羽,是个擅用判官笔点穴的名手。

凤振羽跳下马背,歪着眼睛笑道:“郝大哥何以如此慷慨,只是要人而不要钱?哦——哈,哈,哈,我明白了,这个人哪,可要比她身上所有的金豆还值钱得多,这场交易,还是你占了便宜哪!”郝鹏知道他也已看了出来,连忙说道:“咱们是合伙兄弟,我总不能叫你吃亏,只要你老哥帮忙,我另外加送你十两金子。”凤振羽大笑道:“好、好、好!你好色,我贪财,我就玉成你吧!”拔出一对判官笔,立即加入了战团。

凤振羽的点穴手法果然了得,挺身揉进,左手判官笔直点面门,史若梅微一侧面,青钢剑反手削出,哪知凤振羽虚晃一招,左手一撤,右千判官笔往外一芽,倏的横身,笔尖已点到史若梅胸口的“云台穴”。幸亏史若梅身法轻灵,笔尖业已沾衣,她倏地一个回身滑步,竟然在间不容发之际避过,迅即还了一招,青钢剑斜削肩臂,顺斩脉门。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回 群钗初识江湖险 财色相招恶寇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