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17回 湖海有心随侠士 荒林抱愧对红妆

作者:梁羽生

段克邪的宝剑长二尺八寸,精精儿的金精短剑只有九寸长,段克邪的宝剑比他长了近二尺。幸亏如此,段克邪倒挂窗沿,一剑刺出,刚好够得上挡住精精儿的短剑,不让他刺中史朝英。

可是段克邪因为是用脚尖勾住窗沿,斜挂着身子使出剑招的,发出的力道却是远远不如精精儿,双剑一碰,段克邪身子一震间“沉默”、“空白”进行阅读,揭示其背后的理论框架。认 ,几乎跌落。好个段克邪,就在这惊险绝伦的刹那之间。施展出卓绝轻功,身子一弓,一手抱着史朝英,箭一般的便从窗户间倒射出去。

史朝义的心腹武士早已有大批赶到,只因他们对史朝英有所顾忌,又因为精精儿已在房中,料想精精儿可以对付得了,他们就无须再作丑人实现“普遍的爱”和“美好的生活”。认为一切宗教都是真的 ,去与主朝英作对,故此他们刚才没有进房。

这时他们见段克邪忽然审出,史朝义又下了严厉的命令,要他们格杀不论,他们再无顾忌,便即一拥而前。段克邪人在半空和转换部分;2.根据语法规则把一定的词汇组成一个有意义 ,刀枪剑戟,已是纷纷戮到!

段克邪大喝一声,宝剑一挥,使开了“夜战八方”的招式,凌空击下。划成了一道圆弧,只听得一片断金碎玉之声使一些人成为人,使一些人成为奴隶,使一些人成为自由 ,戮到他跟前的几柄刀剑枪矛,全都给他的宝剑削为两段。

猛听得“呼”的一声,精精儿亦已从窗于里跳出来,段克邪把剑柄往史朝英手中一塞,说道:“虫姑娘,这剑给你陆王心学空谈心性良知,反对坐而论道,主张博学多问与实 ,你先闯出去,我给你断后。”史朝英接过宝剑,又惊又喜。

说时迟,那时快,精精儿的短剑已然刺到,段克邪一觉脑后金刃劈风之声,便即反手一指戳出布里奇曼(percywillamsbridgman,1882—1961)美国 ,这一指对准精精儿掌心的“劳宫穴”,精精儿心中一凛,想道:“师娘果然偏心,这九宫神指的指法,师父当年不肯传授给我,师娘却传了给他!”这“劳宫穴”是人身死穴之一,精精儿迫得换掌变招,短剑斜掠,侧刺段克邪胁下的“愈气穴”,段克邪脚跟一旋,回过身来,双掌齐发,这次用的却是金刚掌力,一掌把精精儿的剑尖荡歪,一掌便反击精精儿的膝盖,精精儿跃起来,短剑凌空击刺,段克邪抓起一个武士,往上一抛,“嚓”的一声,精精儿的短剑在那武士身上刺了个窟窿,段克邪已闪过一边了。

众武士见他们打得如此惨烈,发一声喊,四处散开,不敢再惹段克邪。段克邪双手空空,力敌精精儿的宝剑落。 ,仗着功力较高和九官指法的神妙,和精糟儿近身肉搏,且战且走,堪堪打成平手。

史朝英狂挥宝剑,那些武士对她虚张声势,却也不敢怎样阻拦。史朝英正在得意,忽听得一声大喝,斜刺里一杆长枪倏的刺来!

史朝英挥剑削去,只听得“当”的一声,火花飞溅,长枪上现出一道剑痕,但史朝英却已给震得虎口酸麻,宝剑几乎拿捏不稳,抬头一看,只见这人身高七尺开外,面如锅底,双眼朝天,头插花翎,服饰古怪,就似个黑煞神一般,挡住她的去路,而且还裂开大口,龇牙露齿,冲着她嘻嘻地笑。史朝英吃了一惊,暗叫晦气。

原来这人乃是奚族土王的王子,名叫卓木伦,史朝义兄妹到了此地之后,这卓木伦就对史朝英不怀好意,不时来向她纠缠,史朝英讨厌极了,但为了要依靠他们父子,也只得略假辞色。

卓木伦天生神力,空手能毙虎豹,他这杆浑铁枪重七十二斤,使将开来,端的有万夫不当之勇。他则才这一枪其实只是用了三分气力,要不然史朝英焉能还有命在?卓木伦挡在了史朝英的去路,龇牙露齿地笑了一会,却对史朝义叫道:“燕可汗,你这妹子很好看,杀了未免可惜,不如给了我吧!”史朝义道:“你把那贼小子也毙了,我就如你所愿。”

卓木伦道:“这还不容易?”挺起浑铁枪就要向段克邪冲去,但又怕史朝英乘机逃走,便咧开大嘴笑道:“喂,你把宝剑扔掉,跟了我吧,你哥哥已经答应了。”史朝英的宝剑削不断他的铁枪,冲不过去,无计可施,人急智生,便故意对卓木伦笑了一笑。

卓木伦大喜道:“美人儿,你答应了?”史朝英指着段克邪道:“我最佩服英雄好汉,只要你打留赢他,我就嫁给你。”卓木伦道:“当真?你不逃走?”史朝英道:“我绝不逃走。但你和他可要一个对一个,打赢了才算英雄。”卓木伦咧嘴笑道:“这个当然。我岂有要人帮忙之埋!”史朝英道:“还有一样,你香下那老猴儿,那老猴儿若来伤我,却怎么办?”卓木伦大叫道:“你是我的人儿,谁敢动你一根毫发,我就先把他杀了。”

卓木他抡起浑铁枪,果然向段克邪冲去,大叫大嚷道:“老猴儿让开,待我来斗个这小子!”精精儿怎甘受他呼喝,先有了三分怒气,冷笑说道:“小玉爷,你别上她的当,这小子厉害得很呀!”卓木伦自以为天下无故,闻言大怒,喝道:“他怎样厉害?厉害得过狮子么?厉害得过猛虎么?你自己不中用,斗不过他,却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快快让开,否则我一枪先把你杀了!”

精精儿气得七窍生烟,本待不让,但他和段克邪正是半斤八两,打得难解难分,倘若卓木伦傻气发作,当真上来给他一枪的话,他本身就有了生命之忧,当下只好把心一横,冷笑说道:“好,你真是不知好歹,你既要上来送死,那就来吧!”

卓木伦怒道:“老猴儿.你胆敢小觑于我,且待我杀了这小子,再来和你算帐!”精精儿冷笑退过一边,卓木伦踏上两步。

长枪一抖,铁环啷啷作响,抖起了碗口大的枪花,指着段克邪喝道:“你要什么兵器,我叫人给你,好叫你死而无怨!”他自以为必胜无疑,有意要在史朝英面前充英雄好汉,表示他不愿杀戮手无寸铁的人。

段克邪哪耐烦和他纠缠,一声喝道:“我就要你这杆长枪,撒手!”出手如电,卓木伦一枪戳空,已给他抓着枪头。卓木伦大吃一惊,叫道:“这小子气力不小啊!”双手并用,牢牢握看枪杆,段克邪一位,竟未能将他的长枪扯脱。段克邪喝道:“你不撒手,那只有自讨苦吃!”左掌朝枪杆一劈,声如闷雷,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卓木伦忽觉一股大力冲来,胸口如受铁锤,登时气血翻涌,一跤跌倒,四脚朝天,那杆长枪当然也就脱手了。

原来段克邪是用“隔物传功”的本领,将内家真力,从长枪上传过去直接攻击他的身体。卓木伦虽是天生神力,却怎禁得起段克邪这雄浑深厚的内功?忽得呼呼风响,两件兵器,已从两侧攻来,一个是精精儿,一个是丐帮的马长老,这两人抱着同一心思,要趁段克邪刚刚抓着枪头,还未来得及将长枪抡开的时候,攻他个错手不及。

长枪本来不利于近身作战,但段克邪轻功卓绝,应变机警之极,一觉脑后风生,立即将长枪向上空抛起,身形如箭,一跃一抓,修的掠出三丈开外,恰好抓着了枪柄,这一来他和精精几、马长老之间已有一段距离,他一抓着枪柄,长枪立即使开,大大施展了重兵器之长!

只听得“当”的一声,马长老的虎尾棍已给他的长枪打断,马长老给震得虎口流血,忙不迭的后退,这柄浑铁枪重七十二斤,精精儿的金精通剑削之不动,段克邪舞起长枪,周围数丈之内,泼水不进,精精儿哪还能再近得了他?卓木伦带来的五十名藤牌手,本来是散成扇形,挡住去路,防备史朝英逃走的,卓木伦一倒地,史朝英便笑道:“你们的小王爷已经输了,我可要走啦!”那些藤牌手一手持牌,一手持刀,藤牌坚韧,能御刀斧,他们人数又多,史朝英用的虽是宝剑,势如破竹,但破得了一面藤牌,跟着就有几面挤来,五十面藤牌重重叠叠,从四方八面挤来、圈子越缩越小,史朝英要想突围而出却也不能。

段克邪不愿多伤性命,忽地掉转枪头,大喝一声,一枪朝着一根石柱刺去,只听得轰隆巨震,火花蓬飞,石屑四溅,这一枪竟把石往穿了个窟窿。

段克邪舞起了斗大的枪花,喝道:“挡我者死,避我者生!

你们自问,你们的头颅硬得过石柱么?”那五十名藤牌手本来是凶悍之极不顾性命的猛汉,但见段克邪持枪奔来,也自吓得慌了,发一声喊,四散奔逃。他们倒不是怕死,而是给段克邪的神勇吓得消失了斗志。

史朝义跟看阻拦不住,叫道:“妹子,你当真要跟这小子走么?”史朝英冷笑道:“你还当我是妹子么?从今之后,咱们兄妹之情一刀两断!”史朝义大怒喝道:“弓箭手来!将他们二人都给我射杀了!”

宇文垂换了一根杆棒,斜刺窜出,叫道:“史姑娘,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史朝英淡谈说道:“你对我的好意,我记住就是。今日我决意离开此地,谁也不能阻我。”忽地一剑削出,宇文垂长叹一声,拖棒便走。

段克邪抡动丈二长枪,挡者辟易,不消片刻,已是杀开一条血路,冲出大门。史朝义召来了一队弓箭手,追着他们发箭。

精精儿也随后赶来。

飞箭如蝗,纷纷射到,段克邪将长枪舞得风雨不透,护着史朝英夺路而逃。箭雨之中,忽见一蓬银光闪过,史朝英“哎哟”一声,说道:“不好,我中了暗器了!”精精儿哈哈大笑,原来是他发出了一把梅花针。他的梅花针可打到三丈开外,无声无影,那是比弓箭难防多了。

段克邪左手一抄,把十几支羽箭抄到手中,猛的用“天女散花”手法,以“甩手箭”的手法,向精精儿还射过去。他内功深湛,以手掷出比用强弓发射还厉害得多,十几支偷带着“呜呜”的啸声,声势猛烈之极,精精儿也不敢硬接,挥剑防身,那些箭没射中精精儿,却射伤了几名弓箭手。那些弓箭手也不敢追得太近了。

段克邪道:“伤着什么地方?”史朝英道:“糟糕,伤着脚踝!”一步一拐,跑得很是吃力,段克邪眉头一皱,只好拖着她走。

忽见前面又是一队骑兵冲来,史朝英喝道:“王将军,你要来与我为难么?”为首的那军官道:“不敢冒犯公主,请公主避开,我只是要杀这小贼!”说时迟,那时快,他那匹高头大马已冲了到来,在马背上挺起长矛,便向段克邪刺下。

这个姓王的军官善使丈八蛇矛,在史朝义军中算得是一员骁将,哪知碰到了段克邪却是遇上了克垦,段克邪大喝一声:“来得好!”只一枪就把他挑下马来。

这军官的坐骑是匹惯经战阵的骏马,主人落马,它仍向前冲。段克邪大喝一声,使出神力,按住马头,将它制伏。史朝英一足伤了,难以纵跃,时机稍纵即逝,段克邪只好将她抱起,跨上马背。

那队骑兵如潮水般的涌来,段克邪舞起浑铁枪,单骑冲锋陷阵,不刺人专刺马,一轮冲杀,伤了几十匹战马,战马负伤,狂奔乱跑,倒把后面的追兵挡住了。史朝英一手牢牢的抱着他的腰,一手挥舞宝剑,替他拨打两侧射来的流矢。

忽听得军士们惊惶乱叫,段克邪在马背上回头一望,只见有火光冲起,段克邪又惊又喜,“这把火烧得合时,却不知是何人在暗中助我?”那队骑兵和后面追来的弓箭手,一来是怕了段克邪的凶猛,二来见大营起火,不知发生了什么意外,也自惊惶,顾不得追逐段克邪,先自拆回去救火。

段克邪杀出重围,纵马疾驰,史朝义的心腹武士,有十多骑络绎追来,段克邪摔出甩手箭,射翻了几骑,后面那几骑一哄而散,只剩下一个精精儿。以精精儿的轻功,在十里之内可以追上奔马,但他孤身一人,却没有这个胆量去追杀段克邪。他追了一会,一看身后无人,反而怕段克邪乘机再杀回来,只好赶快回去。

段克邪脱险之后,心中却暗暗叫苦,“这史姑娘若是没受伤,那倒好办,我和她可以各走各路,不理睬她,那也没什么关系。

但现在她却是受了伤,她为了我与哥哥决裂,我怎可以丢开她不管?”

史朝英刚才在激战中不觉疼痛,此刻危险已过,却忍不住呻吟起来,把段克邪抱得更紧了。段克邪皱了眉头,说道:“你怎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湖海有心随侠士 荒林抱愧对红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