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18回 瓜田纳履嫌难避 道畔凝眸敌意生

作者:梁羽生

史朝英温道:“你笑什么?”段克邪道:“你找错人了,我可不是做皇帝的材料。”史朝英道:“古往今来,哪个朝代不是成则为王、败则为寇?你以为皇帝就当真是天生的么?”段克邪道:“人各有志,你喜欢做皇帝,你去做好了。”史朝英“噗嗤”一笑,说道:“可惜我是个女子。”段克邪一本正经他说道:“女人就不能做皇帝么?本朝的则天皇帝是不是女子?她改唐为周,不是安安稳稳的坐了十几年皇帝的宝座?”

史朝英眉毛一扬,星眸倏亮,随即笑道:“则天皇帝雄才大略,大宗皇帝尚且自叹不如,我怎能比她:再说则天皇帝也有狄仁杰辅佐她呀。”段克邪笑道:“可惜我也做不了狄仁杰。你要做皇帝么论”、“狄慈根主义”等。试图“补充”马克思主义,使之同 ,只好另外去找一个狄仁杰来辅佐你了。”

史朝英低下头来,神色黯然,忽地也笑了起来。段克邪道,“你又笑什么?”史朝英道:“我和你说笑的,你却当起真来了。

你是一个大英雄,大豪杰,尚且不敢动做皇帝的念头,你想,我一个女子,又岂能不知自量?这是开玩笑的活,你可别当真了。”

其实她是用笑声来掩饰她的窘态,这番话实是言不由衷。

史朝英又道:“我哥哥这个皇帝大约也做不了多少时候了,不过他还拥有几万兵马,成事不足,为祸百姓却是有余。你纵然不想取而代之,但帮我将他推倒,免得他拥兵自重,为非作歹,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段克邪听她这么说,倒是心中一动,但随即说道:“这是朝廷的事情,用不着我管。”底下一句活没有说出来,那是“你们的纷争我也不想卷入”。

史朝英好生失望,但却极力掩饰,不让段克邪看出。过了半晌,这才望了段克邪一眼,笑道:“你这也不做,那也不干,那么你到底想做些什么?”段克邪道:“我只是想做一个像我爹爹那样的人。”史朝英道:“哦,你是要做一个游侠,四海为家,为天下不平人扬眉吐气。”段克邪笑而不语,给她来个默认。

史朝英幽幽叹了口气、说道:“我自问本领做不了游侠,但心中志愿,其实也是如此。不过我可不能让我哥哥为非作歹,我总得料理好了家事,才能随心所慾,化作野鹤闲云。”段克邪道:“人各有志,不能相强。你喜欢怎么做便怎么做,也不用与我商量。”

史朝英道:“你一点也不关心我的事情?”段克邪笑道:“不,我正想问你,你精神已经恢复了吗?脚伤是不是全好了,明天可跑得动吗?我劝你早点歇息吧。”史朝英嗔道:“这是什么关心,你是怕我拖累你。好吧,我是死是活都不必你照顾我,走得动走不动,也不必你替我操心。你要走现在就走,我可要睡啦。”嘟着嘴当真闭上眼睛,倚着树根睡觉,不再理段克邪了。

段克邪虽是对史朝英无甚好感,但在荒山深夜,却也硬不起心肠独自离开。他暗暗叹了一口气,“女孩儿家的脾气真是难以捉摸,惹上了就是麻烦。好在有麻烦也只是今晚,反正明天一早你我便要分手,以后也未必会再见面了,你恼我我也不在手。”

段克邪恐防会有野兽到来侵扰,非但不敢走开,也不敢睡觉。他离开史朝英远远的,但也不敢走得太远,在树林里徘徊,替史朝英守夜。时不时的也回过头来看一看她。

过了一些时候,月移树影,斗转垦杨,夜凉如水,史朝英也似乎已熟睡了。段克邪稍稍走过,隐隐听得她匀循的呼吸气息,似是一朵月光下的睡莲,在散发着幽香。

一阵冷风吹过,史朝英的身体微微一颤,段克邪的心也跳了一跳,暗自想道:“夜重风寒,她衣衫单薄,莫要着了凉了。”

于是脱下了自己上衣,悄悄地走过去,轻轻地盖在她的身上。

史朝英又动了一下,段克邪赶忙离开,忽听得有吃吃的笑声,声音微细,但却听得很清楚,就似有人在他耳边偷笑一般,就在此时,一枚松子,无风自落,碰了他的额头一下。

段克邪大吃一惊,赶忙放出宝剑,施展“一鹤冲天”的绝顶轻功,跳将起来,一剑就向树上刺去。

树上果然藏有个人,但段克邪一剑刺到,那人已是一溜烟的到了另一棵大树,身法快到极点,段克邪只见一团影子,根本就不知来的是谁。

段克邪这一惊更甚,心想:“此人轻功远远在我之上,倘若是她哥哥派来的人,那可有点不易应付了。”

段克邪追过了三棵大树,那黑影才跳到地上,向段克邪招了招手,笑道:“下来吧,咱们可以在这里说话了。”段克邪怔了一怔,心道:“我真是糊涂,我早就应该想到是师兄了,除了他还有谁有这样超妙卓绝的轻功!”原来此人不是别个,正是段克邪的师兄空空几。

但段克邪心中也有点疑惑,听空空儿的口气,似是有意将他引开,要走到史朗英听不到的地方才和他说话的。“他有什么话不愿意让别人听见呢?”

段克邪和空空几已经有好几年没见面了,自他父母双亡之后,除了铁摩勒之外。他和这位师兄的交情就是最好的了。如今意外相逢,自是又惊又喜,虽然有一点点疑惑。也无暇多想了。当下便即问道:“师兄,你怎么会突然来到此间?”空空儿笑道:“就是为了看你们而来的呀!师弟,你的艳福可不浅啊!”

段克邪满面通红,正想辩解,空空几却已一本正经他说道:“知好色则慕少艾,这原也怪不得你。但天下的好女子甚多,你却为什么偏偏爱上了这位姑娘。师弟,你听我劝吧,这姑娘你惹不起的!”

段克邪拙于言辞,一时之间,不知从哪里说起,只是连连说道:“不是的,不是的!师兄,你、你、你误会了!”

空空儿摇了摇头,说道:“精精儿说的时候,我本来还不怎么相信,现在是我亲眼见到的了,你还能说不是么?”

段克邪吃了一惊,连忙问道:“精精儿在你面前造了我一些什么谣言?”空空儿怫然不悦,说道:“精精儿擅离师门,结交匪类,行事的确是有许多不当之处,但到底还是你的师兄,你怎能对他如此无礼?连二师兄也不称一声,而且一开口就认定他造你谣言?”

段克邪道:“精精儿他要杀我,我怎能还认他作师兄?”空空儿诧道:“他要杀你?哦,我明白了,想必是因为他见你不肯听从他的劝告,吓吓你的。”

段克邪抑下怒气,说道:“师兄,你知道他最近的行事么?他到底向你说了些什么?”

空空儿道:“我就是因为风闻他和史朝义混在一起,这才来探个究竟的。他已经向我认错了。但他说他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

段克邪又好气又好笑,说道:“怎么是为了我呢?”空空儿道:“因为他知道你受了那妖女的迷惑,劝你又劝不转,因此他才接受了史朝义的聘请,意慾从旁监视,免得你做出更不可收拾的事情。谁知你果然做出来了。听说这位史姑娘昨日和你私奔,受她哥哥所阻,连他的哥哥也所伤了,这可是事实吧?”

段克邪道:“精精儿一派胡言,师兄,你怎的都听信他?”空空儿皱眉道:“你是说他扯谎;但我曾暗中到史朝义房中看过,看见他果然是受了刀伤。”

段克邪道:“史朝义的确是被他的妹妹忻伤,但却不是为了要和我私奔的缘故。师兄,可惜你没有早来半日,要不然你倒可以看见我和精精儿大打出手呢。”

空空儿道:“不是私奔?怎的你们两个会在一起过夜?晤,你本来是个好孩子,都是为了这妖女的缘故,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坏了!二师兄劝你,你不听也就罢了,怎么还和他打起来?”

段克邪看了急,说道:“师兄,你也听我说说好不好?”空空儿道:“好,说吧。你是从小就没有对我说过一句谎话的,现在你长大了,但愿你还是似小时候一样。”

段克邪心里很不舒服,但一想自己和史朝英孤男寡女在树林里过夜,师兄来的时候,又正见着自己给史朝英盖衣,也难怪他心里起疑。当下说道:“我和精精儿的说话孰真孰假,师兄你只要略一打听,就不难明白。丐帮为了焦帮主之事,前几天才开了大会,这事情不知师兄可曾知道?”空空儿道:“我一路上碰见不少化子,丐帮聚会之事我是早已知道的了。但我没闲心管他们叫化子的事情,他们为什么举行丐帮大会,我却是未曾打听。他们的焦帮主出了什么事情,这与你又有什么相干?”

段克邪道:“丐帮的宇文垂依附史家兄妹,叛师篡位。精精儿给字文垂撑腰,那日在丐帮大会上上演了一出全武行的好戏。

那时我也恰巧在场,我不值精精儿之所为,也曾助了丐帮卫老前辈他们一臂之力。”当下从丐帮那日之事说起,直说到他被精精儿用迷香所擒,史朝英又怎样与她哥哥决裂,和他一同突围等等事情,原原本本的都讲了出来,然后说道:“精精儿不是说为了我的缘故,怕我和史朝义的妹妹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他这才投到史朝义帐下的么?但在丐帮举行大会的这一天,我还不知道这位史姑娘姓甚名谁呢?那时精精儿早已为史家兄妹效力了。那日之事,丐帮上下数千人,人人都是看见了的,是我说谎还是精精儿说谎,这还不容易明白吗?”

空空儿道:“但依你说来,当日在丐帮会上,丐帮弟子其实也还未曾知道他们的焦帮主是被史家兄妹关起来的?”段克邪道:“不错,也许正是因此,精精儿才敢当面向你扯谎。不过,那日我不但和精精儿打了一架,也曾和这位史姑娘打过一场。要是我早就和这位史姑娘相好,我又怎会破坏她的阴谋?”

空空儿这才相信了七八分,说道:“想不到精精儿这样胡作非为,要是我早知道,我真应该把他抓回去。罚他再面壁三年!”

段克邪道,“他已经跑了么?”空空儿道:“我本是要他一道来找你的,他说他毕竟是受了吏朝义的厚礼,不能在他受伤未愈的时候离开。因此他虽然认错,却要等到史朝义伤好才能辞行。但他既然是对我撒谎,当然会害怕我再去抓他,只怕我一出门,他也赶忙离开那地方了。”

不过空空儿虽然相信了段克邪所叙述的事实,对精精儿的恶行也并不怀疑,但却还是未曾全然相信段克邪与史朝英毫无私情。他心里是这样想的:“在丐帮大会之时你曾和她作对,可是这并不能说明你后来也未曾受她迷惑。要不是你对她已暗暗有情,你又怎会如此惜玉怜香,为她守夜,为她盖衣?”

空空儿道:“你没有行差踏错,那是最好不过。总之这位史姑娘,你这个娃娃是惹不起的。我劝你赶快躲开她,躲得越远越好。”段克邪有点好气,又有点好笑,心里想道:“她又不是一条毒蛇,我不惹她也就是了,为什么要如此伯她。”不过,他虽然是如此这般的想,却也不愿多惹师兄闲话,当下说道:“师兄放心,我明天一早就和她分手。她的事情我是再也不管的了。”

空空儿点了点头,却又问道:“你准备上哪儿?”段克邪道:“我先回报丐帮。然后到长安去。”空空儿似是突然想起一事,问道:“你不是说丐帮的焦帮主已经逃出来了么?”段克邪道:“不错,那把火就是这位史姑娘叫她手下放的。那把火烧得很大,你在路上没有看见火光么?”空空儿道:“我到的时候,火头才刚刚扑灭。火光我是看见的了,可是,嗯,可是有点古怪。”段克邪道:“什么古怪?”

空空儿道:“丐帮的焦帮主、马长老、宇文垂等人我都是认识的。可是——、”话声忽地嘎然而止,段克邪正想间他师兄为何不说下去,一抬头,只见史朝英正朝着他们走来。

史朝英冷冷说道:“空空儿,你几时来的,怎么也不向我打个招呼?你们师兄弟俩躲在背后,偷偷的讲什么私话啊?我可不可以听的?”

段克邪以为师兄准会向她大发脾气,哪知空空儿却和和气气他说道:“史姑娘,你别疑心,我见你睡着了,不敢打搅你。

我和师弟多年不见,彼此叙叙别后境况,井非是存心背着你说话。”

史朝英淡谈说道:“真的么?空空儿,我可是不大相信你呢。克邪,你说,你师兄是不是对着你说了我一些什么来了?”

段克邪不想扯谎,但史朝英这样问他,他也不愿口答。心里想道“我师兄说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瓜田纳履嫌难避 道畔凝眸敌意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