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21回 何堪覆雨翻云手 总是牵肠挂肚情

作者:梁羽生

火光中只见史朝英已跳上瓦面,与那头陀斗在一起,那头陀身法极快、但也被火星溅着几点,的痛了他的皮肉,大怒喝道:“好个不识好歹的小妖女,敬酒不吃吃罚酒,还敢烧你佛爹!”拔出戒刀,就向史朝英劈去。原来这头陀正是来捉拿史朝英的,恰巧在段克邪去偷访史若梅的时候,他也到了史朝英窗下,暗中窥伺,他不想惊动众人,挖破了窗纸,便把“鸡鸣五鼓返魂香”吹了进去。哪知史朝英也极机灵,一闻到气味不对,立即先发制人,打出了她的独门暗器——“金针烈焰弹”。这暗器是一个椭圆形的球体,中藏火葯,还包着无数细如牛毛的梅花针。

幸亏这头陀练有金钟罩的功夫,护着头面,梅花针射不进他的身体。但仍然被火星溅着了几点。

火光一闪即灭,只听得刀剑碰击的声音震得耳鼓嗡嗡作响,段克邪武学深湛,听声辨器,已知道是史朝英处在下风。史朝英在那火光一闪之中,也看见了段克邪,连忙大叫:“克邪,你快来呀!”在这样情形之下,段克邪自是无暇再跑过去看聂隐娘是谁,只好先回去救史朝英。

狮鼻人埋伏一旁,突然跃出,向段克邪偷袭。腥风扑鼻,段克邪心知对方是一双毒掌,勃然大怒,有心给他一个厉害,闭了穴道,默运玄功,以十成功力,硬接对方的毒掌。双掌相交。

声如闷雷,狮鼻人掌心的毒侵不进段克邪身体,反而给他的掌力迫退回来。他用了千斤坠的功夫,身子仍是摇摇慾坠。

就在这时,史朝英忽地“哎哟”一声叫将起来,似乎是受了点伤。段克邪无暇再与那狮鼻人纠缠,运劲一椎,那狮鼻人跄跄踉踉地退到瓦檐,脚尖勾着檐头的横木,这才没有摔下去。

段克邪早已从他的身旁掠过去了。

幸亏是史朝英那一声叫喊,把这狮鼻人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原来那狮鼻人的功力比不上段克邪,掌心所凝聚的毒素被迫得如潮倒退,要是毒素倒流,侵入心脏,他自己也无法解救。

那头陀虽是师兄,本领却比不上师弟,他蓦觉脑后风生,反手一刀劈来。段克邪已是移形换步,一招“关平捧印”,左掌穿出托着他的时尖,右掌便来抓他的琵琶骨。狮鼻人已赶到,迅即向段克邪的背心击下,段克邪背腹受攻,只得腾出右掌,反手接了他的一招,那头陀挣脱了段克邪的掌握,在瓦面上打了几个盘旋,才稳得住身形。段克邪以一掌之力和那狮鼻人相抗,却稍稍吃了点亏,退了三步。

那头陀性情暴躁,凶横惯了,今晚在段克邪手下吃了大大的亏,这还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只气得他怒火攻心,哇哇大叫,不自量力,刚才脱险,又扑上来。段克邪道:“朝英你受了伤么?”史朝英道:“不很紧要,但这口气却是难消,克邪,你给我狠狠打他们一顿!”她还怕段克邪不肯答应,补说理由:“这次是他们找上门来,可不是我去招惹麻烦的。”

段克邪道:“好,你回房歇息去吧。我自会料理他们,这里的事就不用你管了。”掌法一变,霎时间只见黑影幢幢,四面八方都是他的影子,那头陀与狮鼻人都觉得掌风扑面,好似段克邪就已打到他的面门。

本来他们师兄弟联手,在实力上并不弱于段克邪,但段克邪这等超卓的轻功。他们却是远远不及,加以夜色如墨,雨湿瓦滑,他们发挥不了联手合斗之长,给段克邪在他们中间穿来插去,不消片刻,已把他们累得头晕眼花,好几次险险打着了自己人。

段克邪一发出声音,聂隐娘已知道的确是他,不禁失声叫道:“果然是段克邪!若梅,若梅,你快来呀!”方辟符大吃一惊,叫道:“是段克邪?哎呀,你为何不早些说!”忽听得史若梅冷笑说道:“聂姐姐,管他是谁,这样的人,我是再也不理他了!”原来史若梅早已悄悄的来到,她听得段克邪向史朝英回话,关怀之情,溢于言表,不禁又气又怒,妒火攻心。

段克邪正使到一招“旋乾转坤”,在两个敌人中间双掌一分,左掌虚右掌实,左掌倏的打了那狮鼻人一记耳光,脚跟一旋,右掌按下,已抓着了那头陀的琵琶骨!他这右掌用了七分力道,对付狮鼻人的左掌只用了三分力道,用意就在先突破这较弱的一环。

眼看已经得手,忽听得史若梅的声音,段克邪这些日子,日里夜里,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史若梅,如今突然间发觉她就在自己的身边,而且是用这样冷漠的口气说话,他焉能不陡然一震,真气一松,步法登时乱了!

这么一来,也登时给了那狮鼻人以可乘之机,只听得“卜”的一声,段克邪的那声“若梅妹子……”刚刚出口,狮鼻人已以重手法在他的腰间“愈气穴”重重插了一下。

段克邪大吼一声,呼的一掌打出,跑去要追击那狮鼻人,不料脚步已是不稳,突然间只觉眼前金星乱冒,一步踏空,骨碌碌地滚下去了!

那头陀掏出了一柄飞锥,正要朝着段克邪的背影射去,忽听得一声喝道:“恶贼住手!”金刃劈风之声已到脑后,那头陀反手一刀,和史若梅的青钢剑碰个正着,那柄飞锥就失了准头,只听得“叮”的一声,似乎是钉在地上,并未曾打着人。

原来史若梅虽说是心中气恼,但到底是对段克邪情深意厚,处处关心着他,一见段克邪失手,她立即使冲上来了。可惜仍是迟了一步,段克邪已受伤坠地,没见着她。

那头陀气力很大,刀剑相交,震得史若梅虎口隐隐作痛,史若梅生怕放过了他,他就要去害段克邪,因此虽然手臂酸麻,仍是一点也不敢放松。她展开了“飞花遂蝶”的剑法,左一剑,右一剑,前招未收,后招续发,把那头陀截住,怎样也不让他脱身。那头陀大怒喝道:“你莫恃着是官面的人,惹翻了洒家,皇帝老子,咱也不管!”恶狠狠的怒劈数刀,史若梅正自抵敌不住,聂隐娘已经赶至。聂隐娘的武功比史若梅要稍高一些,以二敌一,把那头陀的凶焰压了下去。

另一边那狮鼻人也正朝看史朝英扑去,阴恻恻地笑道:“史姑娘,你逃不了的,你当真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吗?乖乖地随我走吧!”方辟符大怒喝道:“你凭什么要欺侮史姑娘,有我在此,就不准你胡作非为!”那狮鼻人与史朗英还有好人一段距离,中途就遇上了方辟符,朝着他“唰”的便是一剑。

原来方辟符误会这狮鼻人口中说的“史姑娘”是指史若梅,他是知道史若梅是段克邪的未婚妻的,他与段克邪误打了一场,心中很是懊悔,这时见这狮鼻人又要来捉“史姑娘”,他心里一想:“段克邪来探望他的未婚妻,我胡乱出头,真是对不住他了。

现在可万万不能让史师妹吃亏。段克邪是被这狮人鼻伤了的,我且替段竟邪报这一掌之仇,将来见了他也好说话。”他怀着“将功赎罪”的心情,又想在聂隐娘面前逞能,将这有本领了伤段克邪的人打败,因此也是剑剑凌厉,毫不放松。

论功力,这狮鼻人要比方辟符稍胜一筹,但他刚才先是与段克邪硬对了一拿,后来在用重手法打伤段克邪的时候,又被段克邪的护体神功所震,亦是颇伤元气,说消彼长,一打起来,他反而只有招架之功。显得在方辟符之下了,方辟符剑法兼两家之长,忽而是大开大阖刚猛非常的剑招,忽而是轻如柳絮的阴柔剑法,刚柔并济,虚实相生,变幻莫测,将那狮鼻人杀得手忙脚乱,他虽练有一双毒掌,但打不到方辟符身上,毒拿的作用也就等于没有了。那狮鼻人怒道:“你是那丫头的什么人,这样为她拼命?哼,你可知道我是何人?”

方辟符道:“管你是谁,欺负到我们头上就不行!”那狮鼻人冷笑道:“你可曾听过灵鹫上人的威名,知不知道灵山派的厉害?”方辟符“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你们灵山派人多势大,恃着灵鹫上人作护符,个个横行霸道,哼,你们灵山派弟子的厉害,我在魏博早已领教过了!”方壁符早已料到他们是灵山派门下,如今果然证实,便更不敢放松,趁着上风,攻势越发凌厉。

那狮鼻人却是大为诧异,黑暗中看不见他的神色,但听得他“咦”了一声,叫道:“你说什么?”方辟符杀得性起,喝道:“我正在等待着见识你的厉害!”唰唰唰连环三剑。招里套招,式中套式,杀得那狮鼻人手忙脚乱,气也喘不过来,哪里还能分心说话?那边厢聂史二女已取得了压倒的优势,双剑穿梭来往,把那头陀杀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史若梅惦记着段克邪,偷出空来游目四顾,屋顶上已不见那少女的影子,想是偷偷地溜走了。史若梅心里更气,暗自想道:“我们替你拦住了敌人,你却私会情郎去了。”就在这时。忽听得马嘶之声。极是凄厉,似是有人正在伤害马匹,头陀暴跳如雷,史若梅乘机一剑刺去,划破了他的肩头,血流如注,还幸刺得稍为们斜一点,只差半寸,没有刺穿他的琵琶骨。但史若梅听得马嘶,也是心神不定。

聂隐娘知道史若梅的心意,笑道:“若梅,你快去看克邪吧!”史若梅见这头陀已受伤,料想聂隐娘对付得了,说了一声:“多谢姐姐,我去去就回。”立即跳出圈子,跃下屋顶。

到了店门外的空地,只见那女的亚抱着段克邪,跨上马背,正是最神骏的那匹白马,史若梅急忙叫道:“且慢!”话犹未了,那少女把手一扬,发出了金针烈焰弹,“蓬”的一声,一溜火光,已自向史若梅飞来。史若梅知道厉害,连忙舞剑防身,闪过一旁,那团火光没有烧到她的身上,有几枚飞过来的梅花针也给她打落了。但经过了这么一阻,史朝英抱着段克邪,也早已上马走了。

史若梅大怒,蓦地想道:“这两个胡人的坐骑都是龙驹,她偷了一匹还有一匹,我何不也做个们马贼,骑了另一匹坐骑追去。她那匹白马虽然较好,但驮着两个人,一定跑不过我。”主意打定,就要上去解开那系马的绳子。那匹枣红马兀自声声惨叫,叫声越来越弱,它见史若梅到来,扬蹄便赐,没有踢着史若梅,自己先倒下去了。

史若梅亮起火折一瞧,只见那匹枣红马瘫在地上,眼眶开了两个大洞,鲜血兀自点点滴下,原来它的眼珠子已给人挖去了,腿上也有两道伤痕,伤及骨头。史若梅又惊又怒,恨恨说道:“好狠毒的妖女,克邪怎么会与她在一起的?”

段克邪所住的那间上房有两个口子,一进窗子灯火未媳,史若梅失意而归,经过窗下,心中一动,便进去瞧。这才发现原来是个套房,中间有扇板门隔开的。又发现有灯火的这边窗下,有个茶几,靠在床前,几上有人蘸了茶水,写了几个“梅”字,史若梅曾在田承嗣的卧室看过段克邪的留刀寄柬,认得出是他的笔迹,想来一定是段克邪闷坐无聊,思念于她,故而不知不觉地蘸了茶水,在茶几上写这许多“梅”字。而且可以想象在他写的时候,那女子一定不在他的身边,要不然他也不会这样忘其所以了。史若梅心里大大起疑,“他既然如此对我念念不忘,又怎能与别人相好?难道这里面另有内情?”这么一想,怒气稍稍减了几分。

史若梅在房里茫然自思,屋顶上的厮杀却正到了紧要关头,那狮鼻人用尽全身气力,蓦地发出一掌,卷起了一片腥风,方辟符只觉一阵恶心,生怕中毒,迫得闪开了正面,剑招略为放松,那狮鼻人喘过口气,连忙问道:“你刚才说的什么?你在魏博碰过我灵山派门下?”方辟符道:“怎么样?你是要为他们报仇吗?伤他们的是我,不是史姑娘!”那狮鼻人大叫道:“你弄错了,快快住手!”方辟籽在黑暗之中,提防他使用诡计,毒掌偷袭,可是难当,怎敢往手?不过他听得狮鼻人这么说,也觉得有点诧异,于是把剑招圈子略略缩小,不求攻敌,但求防身,让那狮鼻人有说话的机会。只听得那狮鼻人说道:“我那个师弟也弄错了,他其实只是要抓那姓史的丫头。”方辟符怨道:“你们两次三番,无理取闹,与史姑娘难为,还怪我弄错了吗?”唰的一剑刺去,那狮鼻人气力已衰,招架不住,左臂给剑锋划开了一道三寸多长的伤口,慌忙跳出了几步。

那狮鼻人气恨到了极点,但这时他已慾拼无力,还怕方辟符再杀过来,只好忍下怒气,连忙又大叫道:“是我们错了,我现在明白了,敢情你的那位女扮男装的朋友也是姓史?”方辟符挥剑划了一道圆孤,迫近前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何堪覆雨翻云手 总是牵肠挂肚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