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22回 丐帮问罪惊豪侠 魔女惩凶救爱徒

作者:梁羽生

史朝英吃了一惊,“他运功正自到了紧要关头,倘若来的乃是敌人,如何是好?”心念未已,只听得马路声嘎然而止,一群人已涌进树林,将她与段克邪围在当中,史朝英一看,只见来的共是一十三人,那头陀和狮鼻人也在其中,果然乃是敌人!

一个披着大红袈裟的番僧说道:“这个女的就是史朝义的妹了吗?你有没有认错人?”那狮鼻人道:“这回决错不了!”那番僧道:“这小子又是谁?”狮鼻人道:“不知道,他的武功很是高强,幸亏我打了他一掌,他这才跑不了。”言下颇有表功之意。

那番僧“哼”了一声,说道:“你们一出道,就折了灵山派的威风,还敢说嘴。”狮鼻人与那头陀满面通红,噤不敢声。另一个方面大耳的和尚说道:“我知道此人的来历,他名叫段克邪,是空空儿的师弟。”原来此人就是在魏博酒楼上误认史若梅作史朝英的那个和尚。他们灵山派大举出动,搜捕史朝英,恰好在此地会合。头陀与那狮鼻人在客店吃了大亏,逃到半路,碰见同门,换了坐骑,跟着史朝英的蹄印追到此他的。

那番僧听了段克邪的来历,怔了一怔,说道:“哦,原来是空空儿的师弟,好吧,那就不必理会他了,只把这丫头抓回去吧。”看来他似是对空空儿颇有几分敬意。那方面大耳的和尚说:“还有客店里那两个女扮男装的军官呢?”那番僧“哼”了一声,道:“你在魏博闹了笑话,吃了他们的亏是不是?”那方面大耳的和尚低下头说道:“禀二师兄,我虽然是认错了人,但听七师兄刚才所说,那两个女的恐怕也是和他们一党的,而且咱们灵山派的人曾在她们手下吃过亏,传出去也不好听。”那番僧道:“好吧,回头再去兜截她们。哼,不是为了顾全本派的颜面,我有功夫管你的闲事?”

这些人把段史二人看成瓮中之鳖,并不忙于动手。那番僧是灵鹫上人的二弟子,这次大师兄没有出来,同门中以他为长,他训斥了一番师弟之后,这才慢条斯理他说道:“史姑娘,我是受了令兄与奚族土王之托,来请你回去的。你乖乖的随我们走吧,要我们动手抓你,那可太不好看。”

史朝英一直在心中盘算如何应付,这时忽地笑道:“原来你们是灵山派的弟子吗?这么说来,咱们可不是外人!我的师父辛芒姑和令师灵鹫上人也是相识的。”此言一出,灵山派这一群人倒有一大半着了慌,有几个且悄声耳语道:“这女魔头可不是好惹的!”史朝英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得意,说道:“你们连空空儿也不敢惹,听了我师父的名号,你们还不赶快收兵?”哪知那香僧面色一沉,却道:“我知道你是辛正姑的弟子,你师父吓不倒我!”

史朝英吃了一惊,大感意外,只好硬着头皮,冷笑说道:“好吧,你们谁敢动手,就来抓吧!只怕我师父知道了,你们一个都不能活命!”她还想藉着师父的名头,吓退对方,灵山派的弟子,也果然有几个现出惊惶的神色。那番僧说道:“此事有大师兄担待,你们怕些什么?将她擒下!”

头陀和那狮鼻人因为刚才在客店里吃了亏,又受了二师兄的责骂,此时急慾戴罪图功,遂不约而同,越众而出,一齐向吏朝英扑去。

史朝英抽出段克邪所佩的宝剑,挡在段克邪的身前。狮鼻人笑道:“史姑娘,我们无意伤害你的情人,你用不着保护他了,乖乖的随我们走吧!”双掌一推,掌风在八尺之外发出“呼”的一声,史朝英立足不稳,跄跄踉踉地退了两步,到了段克邪身后。狮鼻人又笑道:“你保护不了他,他也保护不了你了。”绕过段克邪身侧,伸手就要来擒史朝英。

那头陀也跟着扑上,他性情火猛,虽然二帅兄下了命令只是要擒史朝英一人,但他吃过段克邪的大亏,段克邪打在他左肋的那一草,如今还在隐隐作痛。他扑了上来,见史朝英躲在段克邪背后,记起那一掌之仇,心头火起,猛地喝道:“你这小子滚开!”公报私仇,一脚就向段克邪踢去!

哪知段克邪正在默运玄功,全身真气鼓荡,这头陀一脚踢去,就似踢着了一个大皮球,猛然间一股大力反弹出来,这头陀哪里禁受得起,一声大叫,昂藏七尺的身躯,竟然给这股大力弹了起来,飞过了段克邪的头顶!

狮鼻人正自向史朝英抓下,那头陀的身躯似炮弹一般地飞来,正巧撞在他的身上,“咕咚”一声,两个人同时跌倒,滚下了斜坡!灵山派弟子大惊失色,那红衣香僧怒道:“好小子,我们不理会你,你却来惹我们!将这小子也一同抓了!”他领先冲出,一记劈空掌就向段克邪打去,段克邪身形一晃,但仍然盘膝坐在地上,未曾移动。心里想道,“这番僧的功力又比那狮鼻人高得多了,远远的一记劈空掌,竟有如此威力!”他运气驱毒,毒气已到了中指指缘,眼看即可洩出,但倘若起身迎战,那就要前功尽弃了。

那头陀见番僧的劈空掌未能将段克邪推动分毫,更是吃惊,心道,“反正有大师兄担待,只好挤着与空空儿结怨了吧1”他武学造诣不凡,也看得出段克邪正自运功驱毒,到了紧要的关头,身子不能移动,当下横起心肠,喝道:“乱刀将他砍了!”

眼看乱刀就要斫到段克邪身上,忽听得一声喝道:“谁敢动手!”声音严厉,但却非常清脆,是个女子的声音。

说也奇怪,这声音并不很高,却似一根利针突然刺进耳朵似的,人人都不觉心头一震,不由自主地收了脚步,定睛看时,只见史朝英身边已多了一个女人,看来大约是三十左右年纪,发束金环,长眉人鬓。肩插拂尘,既不似俗家女子,又不是道姑装束,姿容冶艳,但眼光中又隐隐含有一股寒意,令人不敢仰视。总之,浑身上下,处处透着怪异,令人猪不透她的身份。

那中年美妇双目一扫,冷冷说道:“原来是灵鹫老怪门下的一批宝贝,哼,就只你们这十几个人吗?你们的大师兄青冥子呢?”

灵山派的弟子起初被这美妇的容光所述,一时之间倒还未曾有何故意,后来听她一张嘴就把他们的师父骂作“老怪”,言下对他们这班人也大力奚落,这才气了起来,正要发作,但听得她最后那一句话,却不由得又怔着了。原来他们的大师兄青冥子已得了师父七分真传,武功远超济辈,灵鹫上人近年已不理事务,一切都由他的大弟子代行,因此灵山派门下,对他们的大师兄更为畏惧。

那红衣番僧道:“你是何人,和我们的大师兄相识的吗?我们正是奉了大师兄之命来拿这丫头的。”在那红衣番僧说话的时候,他的一玑师兄弟也在窃窃私议,有的说道:“这妖妇看来路道不正!”有的说道:“莫非这女人就是咱们大师兄的情妇?”有的却道:“噤声,你们怎可在背后私议大师兄。”原来青冥子好色贪婬,和他有勾搭的邪派中女予为数不少,师弟们都是知道的。他们虽是咬着耳朵说话。那中年美妇已似听闻,面色倏变。

就在这时,史朝英惊魂已定,也在说道:“师父,他们恃着有灵鹫老怪做靠山,不但欺负我,连你老人家他们也不放在眼内!我已经将你老人家的名号告诉他们,你猜他们怎么说,他们说辛芷姑这妖妇又怎么样?别人怕她,她见灵山派却要发抖,谅她也不敢动我门一根毫毛!”

此言一出,灵山派弟子都是大吃一惊,这才知道来的竟是在北方与他们师父齐名的女魔头辛芷姑!辛芷姑神出鬼没,谁惹上她谁就别想活命,因此她虽然杀人无数,令武林中人闻名丧胆,但却没人能说出她的容貌,因为她从来没有朋友,而见过她的敌人又几乎都给她杀了。人人都以为她是像母夜又那样的女魔头,最少也有五十岁以上,哪知她却是这样美艳的一个看来还不到三十岁的女人。

那红衣番僧急声叫道:“大伙儿齐上!”他知道辛芷姑心狠手辣,要逃命那是决计不能,不如仗着人多,与她耕了。心想,“辛芒姑纵然了得,难道我们十三个人还拼不过她?”哪知话犹未了,只听得“啪”的一声,有个灵山派弟子已被辛蓝姑狠狠打了一记耳光。

这记耳光突如其来,那个灵山派弟子根本未曾防备,但见眼前人影一闪,脸上已开了花,问哼一声,登时倒了下去,血肉模糊,显已不能活命了。这人正是刚才与同门私议,说辛正姑是他大师兄情妇的那个人。

说时迟,那时快,辛芷姑拂尘起处,“啪”的一声,又把一人的天灵盖打碎。那狮鼻人抢上前来,毒掌卷起一片腥风。辛芷姑冷笑道:“你这毒掌害得人多,让你也尝尝自己毒掌的滋味!”拂尘一展,狮鼻人时端的“曲池穴”突然如受针刺,不由自主的手臂一弯,“啪”的自己打了自己一巴,登时也倒下去了。

辛芷姑桃尘飞舞,冷笑之声未绝,又已有几个人遭了她的毒手!拂尘虽是轻柔之物,但经过她上乘内功的运用,却是可柔可刚,时而聚成一束,时而散作一蓬,聚拢来可作铁笔插入脑袋,散开来又可作利针刺穴,遭她毒手的不是脑袋开花就是穴道被刺,脑袋开花立即毙命还好一些,穴道被刺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声声哀号,更是惨不忍闻!

这班灵山派弟子横行惯了,哪知碰上了辛芷姑这么一个女魔头,比他们更凶更狠,一场恶斗,死的死了,伤的伤了,侥幸未伤的只恨爹娘生少了两条腿!

那红衣番僧是灵鹫上人的二弟子,身为在场的同门之长,硬着头皮,上来迎战。他的武功比一众师弟高明得多,脱下袈裟,就似平地卷起了一片红云,向辛芷姑当头罩下。

忽听得呼呼声响,似是有重物飞来,那番僧还未曾看得清楚,只觉袈裟一沉,连忙抖起,重物陡然坠地,随即听得两声裂人心肺的呼喊。原来是辛芷姑随手抓起他的两个师弟,向他打去,被他的袈裟这么一卷一摔,哪里还能活命?辛芷姑冷笑道:“你有眼无珠,要来何用。”那番憎的袈裟刚刚抖起,来不及防护,只觉两只眼睛,突然如受利针刺进,痛彻心肺,登时眼前白漆一团,竟已盲了。连忙舞起袈裟,没命飞逃。

辛蓝姑追上前去,拂尘一抖,飞出了十几根尘尾、和那番僧一同逃走的还有四五个人,都给她的尘尾刺进了背心大穴,滚地哀号。

辛芷姑对那红衣番僧冷笑道:“我今日破例,特地饶你一命,让你回去报讯。你告诉灵鹫老怪,叫他速速特青冥子给我送来。

否则我就要亲自我上门去,先挖青冥子的眼珠,再抽他的筋,剥他的皮!”你道辛芷姑何以这样痛恨青冥子,这里面有个因由,原来辛芷姑生得貌美,年纪四十出头,看来还似三十未到,不知道她的底细的,决计不会想到她就是那个心狙手辣的女魔头。有一天,青冥子在路上碰见她,青冥子色胆包天,有眼不识泰山。

竟然向她调戏,辛芷姑一气之下,将他阉了,这还是看在灵鹫上人的面子,才破例饶他一命。

青冥于受了如此奇耻大辱,当然是念念不忘报仇,但他可不敢在师父与同门面前,泄漏这等丢脸之事,他养好了伤,回山之后,一直不声不响,静待机会。等了几年,机会来了,这个机会之来,就是由于史朝英的关系。原来史朝义兄妹,被官军击败之后,投奔奚族土王,土王只有一个旱独生爱子,即是被段克邪那日空手击败他长枪的那卓木伦。卓木伦对史朝英十分倾慕,几次三番提亲,史朝英始终婉辞拒绝,后来就发生了史朝英背叛哥哥与段克邪私奔的事。卓木伦自负神勇,不料被段克邪空手击败,又失掉美人,气愤不堪,遂逼迫史朝义,一定要他将妹妹追回来,否则便要赶史朝义出去。

史朝义左思右想,没有办法,问计于精精儿,精精儿也不放招惹段克邪,但他却想到了求助于贪财好色的青冥子,于是献计于史朝义。由史朝义与奚族士姓联名,卑辞厚市,请青冥子遣派灵山派门下弟子相助。青冥子知道史朝英是辛正嫡的弟于,得此机会,便即应承。因为不论事情戍败,都可以造成灵山派与辛芷姑敌对的局面。

经过一场血雨腥风,荒林重复归于静寂。那些受伤哀号的人也都已断了气了。但尸骸遍地,血腥气味阵阵吹来,这景象更是令人惊心骇目!

段克邪虽然知道辛芷姑所杀的这班灵山派弟子,均非善类,对他们的邪恶行为也颇为憎恶,但对此景象,也觉惨不忍睹,心里想道,“朝英的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丐帮问罪惊豪侠 魔女惩凶救爱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