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24回 利令智昏悲失足 祸生腋肘最伤心

作者:梁羽生

在唐代男女之防并不如后世的看重,尤其是江湖上的人物,男女之间的来往,更看得稀松平常,所以段克邪敢在女眷所住的内院直进直出。但虽然如此,一个男子,在礼貌上总不宜闯进女子的闺房,段克邪又不知史朝英住的是哪一问,要是到处拍门查问,又怕惹人笑话,心里大是踌躇。

他们这问秘密的住所,原是一个破落的万户侯的产业,子孙不能守成,卖出来的。围墙内占地数亩,有几十间房子学文明与儒教的关系,西方新思潮与东方古代哲学传统的关 ,还有前后两座花园。女眷所住的内院。就占着后花园的大部,房子参差错落,在假山花木之间。

内院倒是静悄悄的,大约因为此时正是晚饭时间,她们都在房内用膳。段克邪信步走去,希望撞上个人,好问她史朝英的所在人”,现代哲学实际上是在企图坚持和恢复形而上学时,建立 ,走了一会,总是没有碰上。不知不觉,走到了后花园的一个角落,那里有一间孤伶伶的房子,忽听得史朝英说话的声音。

段克邪大喜,心里想道:“这可不必问人了,但却不知是谁在她屋内?”就在这时,只听得一个男子的声音笑道:“我一直以为你是欢喜段克邪的呢,难道竟不是么?”话声很轻西塞罗古罗马哲学家,折衷主义代表。他综合斯多葛派、 ,但段克邪却听得清清楚楚,这是牟世杰的声音!

段克邪又是惊诧,又是不安,牟世杰是他敬如兄长的人,想不到竟是牟世杰在她房中,用这样一种轻佻的口吻和她说话经验符号论经验批判主义的一种学说。以俄国的尤什凯 ,而且还提及了他!段克邪本来就要拍门的,不觉就停下脚步了。

史朝英道:“不瞒你说,我最初是有点喜欢他的,到看透了他这个人,我大失所望,就不喜欢他了。”牟世杰道:“是不是你因为他已定下婚事程伊川即“程颐”。 ,因而大失所望呢?”史朝英道:“定不定亲,这倒无关重要,我喜欢他并不一定就要嫁他,可惜他并不是我心中的英雄豪杰!”牟世杰道:“在年轻一辈,克邪的武功无人能及,你怎说他不是英雄豪杰?”史朝英道:“他胸无大志,少不更事,简直可说是竖子不足与谋,武功再好,也没有用!”牟世杰低声说道:“那么你心目中的英雄豪杰又是谁人?”史朝英娇声笑道:“这还用说么,当然是你啦!”牟世杰笑道:“这倒教我受宠若惊!”史朝英的声音更低,低得段克邪凝神静听,才隐约听到几句,“我哥哥还有三万铁骑……奚族地方形势险要,可攻可守……我这份礼物只要你受,那就是你的啦。……你的主意打定了没有?嗯,你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假的?”牟世杰的声音稍高,似是下了决心似的,说道:“大丈夫一言面决,何用踌躇,我这主意当然是打定了!朝英,你真是我的好助手,我也真是从心底里喜欢你!”

段克邪站在门外,无意之中,听到他们的私语,不觉心头一震,神思茫然一般见“个别与一般”。 ,脑中一片混乱。过了好一会子,心神稍定,这才能把思慰连串起来,“牟大哥爱上了史姑娘?这是什么一回事?

这简直不能想象!聂隐娘呢?牟大哥的心上人难道就竟然没有她了?人人都以为他们早已心心相印,摩勒表哥还一心一意要撮合他们的姻缘,难道是这些局外人都看错了?抑或是牟大可见异思迁,寡情薄义?牟大哥是人人敬重的武林盟主,唉识。提出矛盾普遍存在于自然界、社会生活和思维领域的观 ,他怎能这样?史姑娘说的是什么礼物?哦,是牟大哥看中了她哥哥的三万兵马,要与她共图大事?什么大事?敢情是牟大哥想做皇帝么?他说要下什么决心,这又是指的什么?是下了决心不再爱隐娘姐姐了?”

牟世杰忽地喝道:“谁在外面?”原来段克邪身体发抖,无意之中触着了门环。也幸而是他触着了门环,牟世杰和史朝英以为是有人扣门,就未疑心到是他来偷听。段克邪答道:“是我。”心里想道,“唉等。老子认为有与无是统一的,但无比有更根本。庄子认为 ,男女间事,本就难言,我与若梅是一出生就订了婚姻之约的,也还闹得如此,何况他与隐娘?史姑娘不喜欢我!这不正是省了我的麻烦吗?我何必管他们的闲事?牟大哥一向爱护我,我还是应该当他兄长一般的敬重。”但他想是如此想了,声音已不自觉的微微颤抖。

牟世杰将门打开,诧道:“原来是你。有什么事么?是找我还是找史姑娘?”段克邪依实答道:“我是来找史姑娘的。”牟世杰勉强笑道:“我可以听的么?要不要我避开?”史朝英也是一怔,心想:“他一路上都似乎怕我缠他,怎的如今又忽地来找我了?难道他以前种种都是做作的,其实心里财我有情自身的原因,而无须依赖别的东西而存在。否定了超自然的 ,唉,只是已经迟了。”

段克邪忽地感到一阵厌烦,嗡声嗡气的说道:“我不是说私话来的,我只是想告诉史姑娘一件事情,说完了就走。”史朝英微笑道:“什么事情?你说吧,也不必说完了就走。”段克邪道:

“我今日碰到了一个卖解女子,看来似乎是你的同门姐妹。”史朝英面有异色,连忙问道:“是怎么一个人,你怎么知道是我的同门?”段克邪将所遇的事情说了,史朝英眼珠转来转去,显然也是甚为诧异,沉吟半晌,说道:“这么说来,果然是我的师姐来了。”段克邪道:“怎的你以前没有据过?”忽觉牟世杰的眼睛看着他,段克邪面上一红,好生后悔,心想:“我怎的这样笨拙,问出了这句话来?她的事情岂能样样都告诉我?我这么一问,倒教牟大哥误会了。”

史朝英道:“这师姐是我未曾见过的。我知道有这么一个师姐,但我不认识她,因此闲时也就不会想起她,没有想起的人,当然也就不会与你提及了。”她面带笑容,娓娓而谈,态度大方,解释也合情合理,显得和段克邪很是亲近,丝毫不以他的所问为非.就这样轻轻巧巧,将段克邪的窘态解除了。

段克邪道:“我的行踪已给羊牧劳这老鹰头发觉,请大哥小心在意,多加戒备。”牟世杰却似漫不经意的说道:“好,我知道啦。”段克邪便要告辞,史朝英忽道:“克邪,你可想得到我的师姐为何要比武招亲么?”段克邪道:“这我怎么知道?”牟世杰笑道:“我猜猜看。我猜你师妞想要招的就是你!”段克邪不解其意,不觉愕然,正自心想,“这是什么意思,姐妹如何招亲。

两女怎成配婚?”史朝英已在点头道:“不错,我也是这么想。我不认得她,但她的武功我是认得的。她打起比武招亲的旗号,又是在英雄大会召开的前夕,势将轰动京城,迟早我会知道,说不定我就会去看热闹了。”段克邪恍然大悟,说道:“哦,原来她是用这个办法找你。”史朝英道:“她定是在路上碰见师父,知道我已来到京师。她的心思也真灵巧,想出了这样新鲜的法儿来引我去我她。”牟世杰笑道:“倘若不是用这法子,她怎能任意显露武功?你们碰上又怎能认得彼此乃是同门?所以这法子虽然有点冒险,可真是想得绝了!”段克邪胸怀坦荡,他见牟史二人对他一如平时。他也就渐渐言笑自如了,当下笑道:“要是当真有个男子将她打败,摘了她比武招亲的旗子,那怎么办?”史朝英笑道:“当真有那么一个英雄,她又合意的话,那就嫁了他好了。这不正是求之不得么?”

史朝英手托香腮。若有所思,歇了一歇,接着说道:“话说回来,她要用到这个法儿,不怕给人耻笑,抛头露面的来找我,定是有什么紧要事情。唉。她可设想到,我却不方便到处乱跑去找她。”说到这里,忽地站了起来,走到段克邪面前,检衽一礼,说道:“克邪,这件事我可要拜托你了。”段克邪还了一礼,说道:“你怎么这样客气起来了?”史朝英道:“你已经认得我的师姐了,请你给我把她找来好吗?”段克邪的行踪刚刚给人发觉,本来也不适宜到外面去的,但他生来侠义,素喜助人,何况他与史朝英又有过一段不寻常的交谊,如今史朝英又是向他郑重恳求。当下,段克邪不假思索,便即说道:“些须小事,问足挂齿?我给你把她找来就是。”牟世杰眉毛一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却没有说。

史朝英道:“我的师姐名叫龙成香,你若找到了她,将她悄悄带来。那个老头是她义父,却不必和她同来。”段克邪应了一声,便向牟世杰告辞,牟世杰道:“好,你多多小心在意了。”颇有谦反之意。段克邪却是心中感激:“牟大哥毕竟还是当我兄弟一般。”

段克邪正走过屋子前面的一座假山,还未走出这后花园,暮霭苍茫中忽见一人匆匆而来,两人碰头,彼此都是“呵呀”一声,同时停了脚步,一个叫“表弟”,一个叫“表哥”。这人正是铁摩勒。

段克邪喜出望外,说道:“表哥,你也来了。我正盼着你呢!”铁摩勒心里也很高兴,但他叫了一声“表弟”之后,却忽地面色一端,说道:“克邪,听说你是与一位史姑娘一同来的,她是史思明的女儿?”段克邪满面通红,说道:“表哥,这,这——”一时间不知如何解释。铁摩勒道:“现在我没功夫理会你这事情,暂且缓谈。我先问你,那位史姑娘可是住在这儿?你是刚刚从她那里出来的吗?”段克邪道:“是的。因办——”铁摩勒再次打断他的话道:“你不必忙着向我分辨,过后我会与你仔细谈的。牟世杰是不是也正在史姑娘那里?”铁摩勒突然提起了牟世杰,段克邪倒是有点奇怪,心想:“怎的表哥刚到,就知道要到史朝英的房子来找牟大哥了?”当下说道:“不错,牟大哥是在那儿。”铁摩勒道:“不必惊动旁人,你给我带路。我有紧要的事情等着和世杰商量。”

段克邪心道,“替朝英寻她师姐,迟些再去,也不紧要。”当下给铁摩勒带路,回到史朝英的门前,史朝英道:“克邪,你怎的就回来了?”打开房门,见着了铁摩勒,不觉一怔。

牟世杰见铁摩勒突如其来,大出意外,但仍是高高兴兴的将铁摩勒迎接进去,笑道:“铁大哥,你来得正好,明天就是会期,我还担心你赶不上呢。这位是史姑娘,克邪弟和她一同来的,如今已是自己人了。”史朝英上前一福,说道:“久仰铁寨主英名,小女子史朝英拜见。”铁摩勒摆摆手道:“不敢当,请起来吧。”史朝英本待和他搭讪,见铁摩勒神情冷淡,心黑暗暗嘀咕,也就不敢多说了。

铁摩勒道:“牟贤弟,你是盟主,我有事向你请教。”牟世杰道:“大哥,我这盟主是仰仗你的虎威,你我弟兄,你怎的也来与我客气。请大哥吩咐吧!”铁摩勒双跟一扫,却不说话,牟世杰道:“史姑娘是自己人。”铁摩勒道:“好,史姑娘,我借你这地方与盟主说儿句话。我想与盟主单独商谈。克邪,你没有事情,退下去吧。”铁摩勒虽然只是叫段克邪退下,但话意已极分明,是不想史朝英在旁边打岔的了。

史朝英道:“铁寨主,你刚刚到来,没有用过饭吧。我去给你做几个菜。”铁摩勒道:“不必客气。”史朝英笑道:“铁寨主嫌我做得不好么?在路上我也常常给克邪做菜的。”铁摩勒转过口气,沉吟一下,说道:“唔,也好。不过,不必着忙开饭。待,待……”史朝英笑道:“也不必限定时刻,我做菜做得根慢的。

不如这样吧,你们哥儿俩什么时候谈完了正事,就叫人到厨房告诉我,要是我已经弄好,就给你们开饭。”铁摩勤心道:“这位姑娘果然是玲珑剔透,她借故避开,一点不着痕迹。”当下点了点头,为了礼貌,说道:“如此:先多谢史姑娘了。”史朝英道:“好,我先结你们泡一壶好茶,等下叫人送来。”

段史二人走出外面,史朝英伸伸舌头,说道:“你这表哥好厉害,真是叫人难以伺候。打从他进门到现在,脸上就没现过一丝笑容。”段克邪道:“我这表哥其实是很平易近人的,大约是初次见你,彼此未曾相熟,所以你觉得他似难亲近。”史朝英笑道:“好在我也不想亲近他。克邪,我的事情多多拜托你了。

嗯,天色已经不早啦。”段克邪道:“好,我马上给你去打听打听。”

段克邪心想那卖解女子此时多半已不在宣武门前了,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利令智昏悲失足 祸生腋肘最伤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