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25回 巧设姦谋锄异己 难全忠苦将军

作者:梁羽生

铁摩勒的内功早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他服了解葯,默运玄功,不消片刻,出了一身大汗,体中的毒素随着汗水蒸发,恢复如初。

这时已是午夜时分,忽听得脚步声来得急如疾风骤雨,一个人跌跌撞撞的推门进来,急声叫道:“铁寨主,你没事么?”原来是“金剑青翼”杜百英赶到。铁摩勒笑道:“杜叔叔你瞧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么为经验就是生活,思想是人应付环境的手段。又认为实在是 ,何用慌张?好吧,咱们出去谈吧,你和我都犯了规矩了。”杜百英抹了一额头冷汗,说道:“我到来的时候,见十几骑快马连夜跑出,我认得都是牟世杰的手下,他们见了我也不打招呼,我以为一定是出了事了。一时着急,也就顾不了规矩了。牟世杰呢?”段克邪道:“他也早已跑了。出去谈吧。”

段克邪带领铁杜二人,回到自己房中,关上房门,这才吁了口气,说道提出“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好险,好险!”铁摩勒笑道:“杜叔叔,牟世杰还不至于你想象的那么坏。事情已经过去了,克邪,你也不必再骂他了。”杜百英瞧了铁摩勒一眼,说遁:“不对,你曾经中毒,这是怎么回事?不是牟世杰那厮下的毒手么?”铁摩勒笑道:“杜叔叔,你当真不愧金剑青翼的称号,医术高明,令人佩服!但你看得出我中了毒,难道还看不出我这毒已经解了么?”杜百英道:“我就是觉得奇怪,这解葯——”铁摩勒道:“没有什么奇怪,这解葯是牟世杰给我的。”杜百英道:“他下的毒手,怎的他——”铁摩勒道:“不是他下的毒手,你猜错了。”当下,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社百英。

杜百英叹口气道:“虽说牟世杰尚不至于良心尽丧,但他是绿林盟主,如今他与那妖女一道,独行其是,可要给绿林兄弟带来灾祸了。铁寨主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列宁著。1913年发表。编入《列 ,你可记得当初在金鸡岭的群雄会上,我就劝过你不可让牟世杰做盟主,可惜你不听我的话。”铁摩勒黯然不语,过了半晌,这才叹口气道:“论才略,牟世杰胜我十倍,只可惜他大急功近利。”

杜百英在窗口看了看天色,说道:“天快亮了,铁寨主,你今天去不去会场?”铁摩勒道:“杜叔叔因何有此一问?”杜百英道:“我有点担心。”

铁摩勒道:“担心什么?”杜百英道:“铁寨主,你对牟世杰虽是推心置腹,但只怕他心不似你心。尤其他现在与史思明的女儿同在一起,什么事干不出来?我可不敢过分相信他们。牟世杰虽说放弃攻打皇宫的计划,但难保他们不生出别的事情?你又是钦犯的身份——”铁摩勒打断他的话道:“我就是怕他们临时生事,连累秦襄,有我在场,总好一些。再说秦襄、尉迟北二人是我旧交,情如兄弟,如今所处的境地不同,我不好和他们说话,却也想见见他们。”杜百英知道铁摩勒最重义气,他心意已决,那是劝阻不来的了,当下说道:“那咱们就一同去吧,但总是以小心为宜。”

这次到京城准备赴会的人,以牟世杰的亲信部属占了十七八,属于铁摩勒直接统属的金鸡岭那班弟兄,和他父亲燕山铁昆仑的旧部,都已转移到伏牛山中,由辛天雄马氏双雄等人留守。首领人物,到长安来的,只有铁摩勒和杜百英。牟世杰昨晚已带了他的人走了,剩下来的是各个小山寨的首领、大约有十数人之多。

转眼天色已亮,铁摩勒带领这班人前往会场。段克邪一起同行。这班人不见牟世杰,心里都是好生纳罕。

英雄大会的会场就是平日天子阅兵的大校场,在骊山山脚,占地数百亩,可容得几万人马,有六个大门同时开放。铁摩勒这一行随着滚滚的人流进入会场,只见四周围遍布军队,有些是羽林军眼饰,有些则是九城司马(京城最高卫戍长官)直接统辖的京师卫,剑戟森森,刀矛耀目,一派肃杀气氛。铁奘勒心想,今日二山五岳的好汉都聚集于此,自然要多派军队维持秩序,并防意外,这是应有之义,也就不放在心上。

各处前来的草莽豪杰争先恐后的占据便于观看的位置,秩序当然不会很好,人流拥挤中,铁摩勒这一行人也各自分散了。

段克邪正想走快两步,赶上铁奘勒,忽地被人一碰,段克邪回头看时,只见一个华眼少年已靠在他的身边,这人似曾相识,一时间却想不起是谁。心念未已,那人已在笑道:“段小侠,还认得我么?”段克邪听了他的声音,蓦然一省,说道:“你,你是昨日那卖、卖……”说了半句,想起这卖解女子如今已是男子装束,当然是不愿显露自己的身份,连忙将后半句咽了下去。

那乔装打扮的卖解女子笑道:“不错,你认得我了。多谢你昨日暗中援手,我还未曾向你道谢呢。”段克邪知道她是史朝英的师姐,这时他对史朝英余怒未消,心境与昨日已是大大不同,因而对这卖解女子也消失了好感,当下淡淡说道:“些须小事,何足挂齿。”就想走开。

那女子却紧紧抓着他的手,低声说道:“段相公,请随我来,我想和你说几句话。”以段克邪的本领,要甩开她那是易如反掌,但在这众目腰腰之下,拖拖拉拉究竟很不好看,段克邪只好忍着闷气,心道,“也罢,且听她说些什么?”

那女子将段克邪拉过一边,悄声说道:“我是朝英的师姐,朝英不是和你一道来的么?”段克邪道:“不是!”声音甚为生硬。那女子怎知他们昨晚发生的事情,不觉怔了怔,段克邪扭头便走。

那女子连忙将他拖住,段克邪着了恼,说道:“你师妹与我毫不相涉,她的事情我一概也不知道!你也别再问了。”那卖解女子微微一笑,只道段克邪是不好意思在她面前承认和史朝英的关系,当下仍然拖着段克邪不肯放手。段克邪满肚皮不好气,那女子接着说道:“段相公,这是非常紧要的事情,你一定要赶快去告诉她。”段克邪心头一动,“什么紧要的事情?莫非史朝英又有什么图谋,她这师姐是给她办事的?”这么一想,就再忍住,“好,那你快说吧!”

人流向前涌去,他们站在一个角落,附近却是没人。那女子忒是小心,几乎将嘴chún贴到段克邪的耳朵边,小声说道:“你叫朝英快快离场,否则怕她今日有性命之忧!”段克邪虽说与史朝英已是一刀两断,但听了这话,仍是不禁吃了一惊,说道:“怎么?……”那女子不待他把整句话说出来,已接着说道:“还有,你也要赶快离场,你一路和她同行,对头早已知道了!

这消息是确实的,你不必多间了,快,快去找着她和她一起走吧,迟就来不及了。”段克邪道:“你昨日……”那女子急声说道:“我昨日还不知是你,你明白了么?有话以后再说,快走,快走吧!”这时不待段克邪把她甩开,先自撤手跑了。

段克邪一片茫然,不知那女子说的是什么消息,对头又是何人?但她的话语却是明白不过的,有人要害史朝英,连带也要害他,时间就在今日,地点就在这儿,因而要他和史朝英快快离场!

段克邪心里想道,“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道其无。看来朝英的师姐也不是真的跑江湖的卖解女子,她藉这身份掩护,在京城打出比武招亲的旗号,为的就是要把她的师妹引来,好把这消息告诉她。她却不知她的师妹昨晚早已与牟世杰离开京城了。”想至此处,心情已渐渐平静下来,接着想道,“朝英也已离开京城,即使路上有什么危险,有车世杰和她一起,也足可应付得了。”

那乔装打扮的卖解女子早已走得无影无踪,段克邪也继续向场中心走去,人头挤薪,他游目四顾,铁杜二人已不知身在何方。

他未曾发现铁杜二人,却忽地看到了三个熟悉的背影,是三个少年军官,段克邪一眼就认了出来,前头二人正是乔装打扮的史若梅和聂隐娘,跟在聂隐娘后面的那个人,则是前日在那问答店里,半夜里曾经和段克邪交过一次手的那个方辟符。

这刹那间,段克邪当真是又惊又喜,他到长安参加这英雄大会,本就是为了史若梅而来,如今果然是碰上了!倘若不是在这大会之中,段克邪几乎就要叫出声来。

史若梅却并没有发现他,段克邪与她的距离虽然不算很远。但中间挤满了人,一时之间,段克邪倒也不容易挤得过去。就在此时,忽见一男一女从人丛中走出,满脸惊喜的神情,己在向史若梅招呼。这对男女是独孤宇兄妹。

段克邪心头一沈,“不管他们是否约好了的,但这个时候。他们正在倾谈,我却怎好前去打岔?”偷眼看时,只见史若梅也是满脸惊喜的神情,段克邪更是一片茫然,踌躇不敢向前。“唉,我怎的一见了她就忘了铁表哥了,我还是应该找铁表哥去。”想是如此想,两脚却似不听使唤似的,双眼也始终高不开史若梅。

方自心意踌躇,只听得咚咚咚三通鼓响,当当当几遍锣声,六扇铁门紧闭,午时已到,英雄大会也已宣布开场。

场中间有一座高台,台下就是比武场,段克邪抬眼望去,只见秦襄已出现台上。

台上并排站着三人,中间是羽林军统领秦襄。左边是副统领尉迟北,右边是九城司马杜伏威。三通鼓响之后,秦襄兴高采烈的说道:“多谢各位朋友远道而来,不但是给秦某增光,亦是国家之福。古语有云:‘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这个英雄大会,就正是为国家选拔英才的。各位的一身武艺,可不必担忧遇不到识主了。”随即宣布比武的办法,因为人数大多,办法是分场、分组、分日举行,今日到会之人,各人发给一个铜牌,依着号数每十人为一组,每口十个场地同时举行,估计这次来参与盛会的有千人之多,要十大之后,初赛才能结束。第十一天再从初赛得胜的一百人中挑出十人。前五名授以三品轻骑都尉官职,后五名授以四品率骑都尉之职。其他九十人则编入羽林军中充任军官。秦襄宣布了办法,接着说道:“倘有不愿为宫的朝廷也不愿勉强,最后得胜的十人均有赏赐,每人名马一匹,宝刀一口,另外黄金百两,锦缎百匹。”赴会诸人,十九是想猎取功名的,少数不慕利禄之士,对名马宝刀,也是垂涎慾滴,听了秦襄的宣布,欢声雷动。

铁摩勒这时已挤到比武场边,在最前的一列,面对着那座阅兵台,他感到秦襄的眼光已经看到他了。铁摩勒是既不慾为官,也不想得名马宝刀的,心里想道:“我只是想见两位哥哥一面,如今是都已见到了。我已留心四察,牟世杰不见在场,想来他不会言而无信,定是离开长安的了。”

本来铁摩勒一直担心牟史二人会捣乱会场或攻打皇宫,但如今时已过午,倘若有人攻打皇宫,消息也早就应该传开了,可见牟世杰的确是依照诺言,放弃了计划。当下想道:“大会已经顺利开场,今日是十九不会有事了。这铜牌我不领也罢,还是趁早回去的好。今晚叫克邪送个信给秦大哥,叫他多加小心,也就是了。明日我与克邪也应该离开长安了。”

铁摩勒因为入场之后,一直挤在前头,还未知道这大校场的六扇铁门都已关闭。他回头一望,看来看去都看不见段克邪,心里有点着恼,“这孩子真是不懂事,却不知挤到哪里去了?在这样一个场合,怎可以单独走散的。”

他心念未已,铜牌也未发到他,忽见一骑快马,在场中那条铺着黄土的跑道上疾驰而来,直到台前,方始勒住。铁奘勒是识得规矩的,在阅兵场中,只有皇帝亲临的时候,他所带领的随从,或替代皇帝阅兵的元帅、将军,或中使(皇帝的使者,太监充当)才可以在这黄土所铺的跑道上驰马。

秦襄更是惊奇,原来来的不是别人,乃是宫中宿卫统领、龙骑都尉武维扬。安禄山造反那年,当今的皇帝李亨还是太子,这武维扬就是护送李亨到灵武的保驾将军,后来李亨在灵武自立,武维扬也有拥戴之功,待到安史之乱平定,李亨还都长安,论功酬赏,一下子就把武维扬擢为龙骑都尉,与秦襄的爵位相同。

宫中宿卫本来是尉迟北统率的,李亨将尉迟北调为羽林军副统领,遗缺遂由武维扬补上。武维扬本意是想做羽林军统领的,但因秦囊是开国功臣之后,且又威望昭著,皇帝也不好无故夺他职位,不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巧设姦谋锄异己 难全忠苦将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