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30回 佳婿难求悲侠女 柔情何托走殊乡

作者:梁羽生

聂隐娘暗暗诧惊,说道:“是去幽州打史朝义?”聂锋道:“不错,这史朝义就是史思明的儿子,去年他给李光弼打败,残部遁逃幽州,依附奚族土王,意图再起,因此朝廷要趁他的羽翼未丰之时,一举将他剪除,李光弼已受命力讨贼大将军,郭令公(子仪)保举我做招讨副使,要我去助李光弼一臂之力,这一支兵也是郭令公拨给我的。郭令公已上了年纪,受封为汾阳王,皇上体念老臣,就不让汾阳王亲自出征了。”聂隐娘道:“原来如此。女儿也随爹爹去出征吧。”聂锋笑道:“你最喜欢拈刀舞棒,叫你闲在家里你也是待不下去的,也罢,你就跟随我吧。”忽地想起一件事,问道:“你是几时离开长安的?”聂隐娘道:“就是今天,在秦襄家里吃过午饭才动身的。秦襄送了我们几匹好马。”聂锋诧道:“我记得今天是秦襄主持的英雄大会开首的第一天,他怎的有功夫陪你们吃饭?”聂隐娘笑道:“这英雄大会闹出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现在已经是瓦解冰消了!”聂锋吃了一惊,说道:“你也混进这会场中了?秦襄筹备了多时的英雄大会,怎的会瓦解冰消?”

聂隐娘道:“爹爹,你答应不责骂我,我就说给你听。”聂锋摇了摇头,说道:“我真是拿你没办法,好义利之辨见“伦理学”中的“义利之辨”。 ,我答应不责骂你,说吧。”

聂隐娘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毫不隐瞒他说了出来,聂锋叹了口气,说道:“武维扬、杜伏威等人真是胡闹。铁大侠为历史唯物主义的创立是马克思的最大的理论贡献,是社会 ,你当年护驾入蜀,也曾建立不少功,想不到今日竟落个‘叛逆’之名,我真为你抱屈。好在有长乐公主出头,如今已是化祸为福,但愿你也不要太怨恨朝廷。”铁摩勒笑道:“我若是怨恨朝廷,我早就造反了,聂将军,你放心吧,我最多与田承嗣、薛嵩之类的节度使为难,危害国家的事情,我还不会干的。时候不早,我可要告辞啦。”

聂锋道:“这么晚了,你还要走?”铁摩勒笑道:“我们走惯夜路,再说我是个强盗头子,留在你的帐中,你虽不嫌流的本质。 ,军中难保没有朝廷的探子。还是让我走了的好。”聂锋一想,这支军队是临时拨给他的,并非他原来的部属,不能不多加几分谨慎,因此想了一想,也就不再挽留,说道:“你我心交,既然如此,我也不留你了。但愿你们平安无事。史侄女,你呢,你也要走?”史若梅道:“克邪和铁大哥一样,也是不方便留在军中的。”聂锋哈哈笑道:“不错,你当然是应该夫唱妇随!倒是我糊涂了。”

史若梅面上一红,忽道:“聂伯伯,休要取笑,我还要代一个人求你一件事情呢。”

聂锋道:“什么事情?”他只道这一个人是段克邪,岂知史若梅说了出来颇出他意料之外。

史若梅说道:“方师兄惫慾从军,求个一官半职,请聂伯伯栽培栽培!”方辟符诧道:“这,这话——”“从何而起”四字未曾出口,史若梅已抢着说道:“这话你早已和我说过了,记得你初次和聂姐姐见面的时候,你不是说过你的志愿是要执干戈而卫社稷吗?聂姐姐答应你,一到长安,就带你谒见伯伯的。好了,在长安虽见不着,却终于在这里见着了。聂伯伯不是外人,你不好意思说,我替你说了吧。”回过头来,又对聂锋说道:“这位方师兄身家清白,他是刚刚学成武艺,要献与朝廷的。他可从来没有做过强盗的,你可以放心用他!他的武艺,比我和隐娘姐姐都要高明呢!”满屋子里,只听得她唧唧呱呱地说话,旁人都插不进口去。

方辟符领会了史若梅的意思,心中想道,“我若不想离开师姐,也只有在她父亲军中受职了。”于是只好对史若梅的谎话来个默认,面红红地对聂锋说道:“聂将军是当世剑术名家,若得追随左右,实所心愿。”聂隐娘心中一动,暗自想道:“咦,他不是一向说过,讨厌做官的吗?怎的忽然改了主意了:若梅这小鬼说谎的本领也真到家,说得煞有介事,倒叫我不好驳她。只是她为什么要说这个谎呢?看来并非他们二人事先约定,而是因为若梅见我要留下陪伴爹爹,她便也想方师兄围下来陪我。”

聂隐娘本是个聪明透顶的人,以前她因为心中有个牟世杰,一直没有想到方辟符也在暗恋着她。如今听了他们二人的话后,想了一想,又再看了看方辟符那一副腼腆的神情,心中顿时雪亮!

聂锋哈哈笑道:“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贤侄既有这个心愿,我岂有不予成全之理?我此次远征,也正要武艺高强的人做我帮手,莫说你是我女儿的师弟,即使不是,我也是巴不得你留下来的。”

事情定夺,分道扬镳,铁摩勒等人便即告辞。聂锋说道:“隐娘,你到内帐更换衣裳,你是个女孩儿家的身份,可不要在军中到处乱跑了。方贤侄,我和你送铁大侠他们一程。”铁摩勒道:“不必客气了。”聂锋笑道:“我若是不送你们出去,军中倘有朝廷耳目,更易惹起疑心。”铁摩勒道:“好,那就送出帐外吧,送远了也会惹起疑心的。”

送走了铁奘勒等人之后,方辟符跟在聂锋后面,亦步亦趋,将到帅帐,聂锋忽地停下脚步,笑道:“方贤侄,你不必进来了。

你到右营去见刘总兵,你还没有军功,暂且在他手下,补一个哨官(低级军官)的空缺,待你立了战功,我自会将你提升。”

方辟符面上一红,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已是一个小军官的身份,怎好不拘痕迹,便跑进帅帐去找主帅的千金?聂锋怕他难堪,说道:“你是隐娘的师弟,我把你当作是子侄一般,本来可以不必拘礼。但你新来乍到,未立军功,我若是对你特别亲密,将来我要提拔你时,只怕别人要说我藏有私心。”将一个旗牌官唤来,吩咐他道:“你带这位方兄弟去见右营的刘总兵,给他补一个哨官的空缺。这位方兄弟初次从军,你多给他讲讲军中的规矩。”

聂锋回到内帐,隐娘已改回了女儿装束,正自支头默坐,如有所思。听得聂锋的脚步声,这才蓦地一惊,抬起头来,说道:“爹爹,你回来了!”

聂锋笑道:“隐娘,你可是在想些什么心事?”聂隐娘道:“我没想什么。”聂锋道:“你没有心事,我倒有心事。”聂隐娘道:“爹爹有何心事、待女儿与你分忧。”聂锋道:“你一向自负聪明,你猜猜看。”聂隐娘道:“可是担忧史朝义与奚族合兵,据险顽抗,我军难操胜券?”

聂锋道:“史朝义残兵败将,何足惧哉?奚族土王受他煽惑,我出京之时,郭令公有亲笔所写的招降书交我带去,边疆各族,对郭令公最为敬畏,听说是因为有人造谣,说是郭令公已死,因此回汔、吐菩、奚族诸部,才蠢蠢慾动。我若把郭令公的招降书送到土王手中,料他不至于再助史朝义这个贼子。不是我敢夸口,王师一到,三月之内,定能把叛贼荡平。”

聂隐娘道:“爹爹既不是忧心军事,那我就猜不到了。”聂锋道:“我的心事也正就是你的心事啊!”聂隐娘双颊微现红晕,道:“爹爹说的什么,孩儿不懂。”聂锋道:“隐娘,你今年已是二十岁了,你常常在江湖上东跑西荡,可曾碰上合意的男子么?”

聂隐娘道:“爹爹,你没有儿子,我愿意女代子职,终身不嫁,侍奉爹爹。”聂锋道:“这是孩子话,正因为我没有儿子,才更需要一个好女婿,你怎么可以丫角终身?我是想你自己挑选一个合意的人,你心目中究意有没有这样的人?”

聂隐娘心中酸痛,暗暗咽下眼泪,强笑说道:“爹爹,你常说我胜似男儿,那就由女儿侍奉你不是一样吗?何必要找什么半子之靠?女儿不想嫁人,也没有硷过一个好的男人。”她不说没碰过“合意”的,而只说没碰过“好”的,那当然是有感而发。但聂锋却怎知女儿有过一段不幸的遭遇?聂锋笑道:“天下之大,哪里会没有好男儿?段克邪不就很好吗?”聂隐娘道:“那是若梅妹子的福气,你难道要我抢她的人?”聂锋道:“你越扯越远了,我是举例来说,天下的好男儿也当然不只一个段克邪!”聂隐娘道:“可惜我可从来没有遇过。

爹爹,不要再谈这事了吧。”

聂锋忽道:“你那位方师弟如何?他与你同年的是吗?我看他也很不错呀。你对他有没有一点意思?”聂隐娘面上一红,说道:“爹爹,你敢情是想女婿想得疯了?我说过我还不想嫁人,你若不想养我,我撒腿就跑。”聂锋笑道:“好,你不想嫁人那就过两年再说,我也舍不得你离开我呢。不嫁就不嫁,何必发孩子脾气?”聂隐娘笑道:“爹爹,你真的这样疼我,舍不得我离开么?”

聂锋正色说道:“你不但是我的好女儿,也是我的好帮手。

我正在想——”聂隐娘道:“又想什么?”聂锋道:“本朝开国之初,也曾有过女将,我想给你招募一队娘子军,让你率领,你高兴不高兴?”矗隐娘道:“这是我多年的心愿,若能实现,当然是高兴的了。不过——”聂锋道:“不过什么?”聂隐娘道:“我刚才又想了一想,我明天还是离开军营的好。”聂锋说道:“为什么?你本来是喜欢打仗的,何以突然又想要离开?你是我的女儿,上下官兵,哪个敢对你不敬,住在军中,也没有什么不便之处呀。”

聂隐娘道:“不是这个意思。实在说来,孩儿也是有心事的。”聂锋道:“哦,什么心事?”聂隐娘道:“孩儿虽然欢喜打仗,但也挂念母亲,我离家已久,熄回去看看母亲。爹爹此去讨贼,胜算在握,孩儿离开,也可以放心得下。不过这队娘子军,你先招募了也好,孩儿回家一转,立即赶来,就可以做个现成的女将军了。”

聂锋也怀念他的老妻,听了此言,心中感动,说道:“难得你有这个孝心,那么你回去给我报个平安讯也好。”

聂隐娘忽道:“爹,那么我明天一早就走。请你不要告诉方辟符。”聂锋怔了一怔,诧道:“为什么?”聂隐娘道:“不为什么,我只是不想让他知道我已离开军营。”

聂锋笑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为什么要瞒着你的师弟?”聂隐娘娇嗅道:“我不欢喜让他知道就不让他知道,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爹,你真啰嗦。”聂锋笑道:“女孩儿家心事最是难猜,好,爹爹不再查根问底,依你之言就是。”心里却在想道,“看来这个姓方的小伙子对隐娘是有点意思,隐娘是不是喜欢他那就难说了。若说是喜欢吧,她要离开也不让他知道;若说不喜欢吧,却又为什么要如此郑重地提出,单单要瞒住他?唔,看来是在喜欢与不喜欢之间,总之有一段尴尬的事情。”

不说聂锋暗自猜疑,且说聂隐娘走了之后,方辟符毫不知情,只是一连几天见不着她,心里难免牵挂,但他既不敢闯进帅帐求见,想向别人打听,也不好意思开口。

如是者过了几天,他实在忍不住相思之苦,每当一早拔队行军之前,或每晚宿营之后,就不自禁地在帅帐附近徘徊,希望聂隐娘偶然出来,可以见她一面。这样次数一多,引起了帅帐“中军”(聂锋的护兵)的注意,好在他知道方辟符是主帅看重的人,官职虽小,却是主帅亲自下令委任的,这才不至于怀疑方辟符是想行刺聂锋,要不然早就把他捉起来了。但虽然如此,帅帐中军总是觉得此人“形迹可疑”,因此也就把这情形报告了聂锋。聂锋老经世故,一听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当下吩咐中军不要管他,心里暗暗好笑,“看来这小伙子对我的女儿倒是痴情一片呢。”

这一日宿营较早,尚未黄昏,聂锋策马在营地巡查,观察周围的山川形势,这是一军主将在扎营之后所必须知道的事情。

他正策马缓缓而行,忽见一座帐幕前面,有一匹通体雪自的骏马,正在昂首嘶鸣,似乎不甘束缚,聂锋吃了一惊,说道:“好一匹照夜狮子!这是谁的?军中有此宝马,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在这个营地上的长官是左营的刘总兵,聂锋到来的时候,他已出来随侍,听得主帅间起,连忙说道:“好教元帅得知,正是那位方哨官的坐骑。元帅亲自识拔的人,坐骑亦是不凡!依未将之见,给他做个哨官,未免委屈他了。就凭这匹坐骑,给他补个营官的职位,亦不为过。”

聂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佳婿难求悲侠女 柔情何托走殊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