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31回 心慈貌丑成良伴 计毒言甘设网罗

作者:梁羽生

凉秋九月,塞外草衰,聂隐娘在草原上单骑独行,心情也是一般萧瑟。战乱之后,往往数十里没有人烟,聂隐娘幸而带足干粮,在找不到人家的时候,便用于粮度日,尚不至于挨饿。

这一日已踏入幽州境内,人烟较密,只见路旁麦地上有人割麦,这是一种早熟的冬麦,虽说早熟收敛性思维美国哲学家库恩的科学哲学用语。参见“创 ,也要到九月中旬方才熟透,这时是九月上旬,一眼望去,倒有一半麦穗,还在黄里泛青。

草原天气变化极大,早晚已经甚为寒冷,中午时分却还相当炎热,聂隐娘匆匆赶路,正自感到口渴老子为创始人,故名。战国时齐稷下学宫中慎到、田骈、接 ,同时也想“入境问俗”,找人谈谈,便跳下马来,到一块麦地旁边,向正在收割麦子的农付讨碗茶喝。

唐代女子所受的约束并不很严,尤其在“胡人”地区,单身女子出门,也是常事。但不知怎的,这些农夫见了聂隐娘还是有点诧异。

聂隐娘多谢了他们的茶水,问道:“这麦子似乎还未熟透,为何不多待几天?”一个老大娘叹口气道:“再等几天,这些麦子我们只怕一颗都得不到了!”聂隐娘正要同她原故,邢老大娘却先问道:“姑娘,你一个人要上哪儿?”聂隐娘道:“我是上吐谷沁旗探亲,我有一个姑母嫁在那儿。”吐谷沁旗即是奚族聚居之地,不过也有少许汉人杂居,奚族也汉化较深,对汉人歧视不大。

那奚族老大娘皱了皱眉。说道:“姑娘,你现在去可是不合时候,你可知就要打仗了吗?咱们的王爷千不该万不该收容了那史朝义,现在可要把官军惹来了。”

聂隐娘道:“我就是想在仗未打起之前,把姑母接出来。官军大约不至于这样快便来到吧?”那老大娘道:“我们也不知是不是官军,这两天已经有好几股人马从这里经过了。”聂隐娘道:“他们没有打出旗号么?”那老大娘道:“不见什么旗号,看装束是汉人,还有女的呢。”聂隐娘大为诧异,她是知道朝廷的官军还未有女兵的,而且李光弼所统率的大军已与她父亲约好日期会师,算来至少也要在十日之后方能到达此地。聂隐娘暗自寻思:“这不知是什么人的部队?”

那老大娘道:“但愿不是官军,若是官军,我们今后更苦不堪言了。”聂隐娘道:“怎么?”那老大娘道:“那些人简直就是强盗,昨天经过一批,就把我们的麦子割了一半!”聂隐娘这才知道他们要抢收麦子的原因。

聂隐娘暗暗嗟叹,“那些人虽然不是官军,但官军的纪律实在好不了许多。郭令公和我爹爹带的兵或者好一些,若是似田怕伯那些节度使的军队,只相比强盗还要凶横。唉,自安史之乱以来,千戈扰攘,不知何日方始得见太平?”

正在嘘嗟,忽听得人嚷马嘶,有如暴风骤雨,割麦的农夫纷叫道:“不好了,强盗又来了!”那老大娘道:“姑娘,你年轻美貌,快随我躲进!咦,是女强盗!不过,还是避开为妙!”

聂隐娘道:“我和她们说理去!”那老大娘要拉她,聂隐娘已是飞身跳上马背,向前迎去,老大娘急得跌足直叹,只见那队女兵,前锋已有几骑踏上麦地,老大娘也只好拔足飞奔,顾不得聂隐娘了。

聂隐娘拍马上前。喝道:“哪里来的?主将是谁?为何纵马践踏百姓麦田?”那前锋女将笑道:“好个大胆的丫头,竟敢管起你姑奶奶来了!看箭!”嗖的一箭射出,聂隐娘大怒,让箭头,抄箭尾,双指一夹,就把那支箭接到手中,正想反射出去,忽听得一个破锣似的声音叫道:“这不是隐娘姐姐吗?”

只见一个黄发狮鼻的丑女飞马奔来,聂隐娘认得此人,连忙往手不发,说道:“盖姐,原来是你,你怎么带领女兵到幽州来了?”原来这个丑女名叫盖天仙,她的哥哥就是牟世杰手下第一员大将盖天豪,盖天豪是冀北七个山寨的总寨主,当年在金鸡岭推举绿林盟主之时,牟世杰就是由他推出来的。牟世杰得他拥戴之功不小。聂隐娘由于牟世杰的关系,连带认得盖家兄妹,盖天仙也知道聂隐娘与牟世杰相好,只道他们仍是一对情人,却不知最近的变化。

盖天仙怔了一怔,咧开黄牙道:“怎的你还要问我,你不也是来找牟世杰吗?”聂隐娘道:“不错,我听说他在吐谷堡,正是想去找他。怎么,你们奉了他的命令,将大队都拉来了吗?”

盖天仙道,“恭喜,恭喜,你可知道盟主就要举事了?盟主若是大事得成,你就是正宫娘娘了。盟主要举事,怎少得了我们?我哥哥的手下,还有饮马川、白虎寨、黑熊山各处弟兄,凡是平日奉盟主号令的都陆续来了。只有原来主鸡岭那一伙,和平日听铁摩勒号令的几处山寨,却不肯来。”聂隐娘听了,暗暗叫若。“当日铁摩勒让这盟主之位给牟世杰坐,原是想避免绿林分裂,却不料适得其反。”那个前锋女将这才知道聂隐娘是什么人,大大吃惊,连忙下马陪罪。

聂隐娘笑道:“你们又没有侵犯了我,何须向我赔罪?依我看来,你们应该向他赔罪的,是这里的老百姓。”那女将满面通红,不敢言语。盖天仙道:“咦,隐娘姐姐,你怎么一本正经,倒似我们掌刑堂的香主了。践踏几颗麦子算得什么,我们还想抢割这片麦田呢。”聂隐娘道:“你抢了老百姓的麦子,他们吃些什么?”盖天仙皱眉道:“我的好小姐,你可知道这一带地瘠民贫,往往数十里不见人烟么?粮食难找极了,我们若是不抢老百姓麦子,我们又吃什么?”聂隐娘道:“咱们总比赤贫的百姓多些办法,即使完全没有粮食,屠宰马匹,也还可以挨过几天。何况现在已到了幽州,前头就有市镇,何苦与这些百姓为难?牟世杰和你哥哥打的都是‘替天行道’的旗子,若然使到老百姓饿死,那还算是替天行道吗?依我说,你们要抢也只能抢大户人家。”盖天仙名实不副,貌相丑陋,但却也有几分耿直的脾气,善良的心地,听聂隐娘讲得有理,脸上一红,说道。

“实不相瞒,我们一路上也是抢大户的,不过在抢不到大户时,有时也会抢抢百姓。隐娘姐姐,你别以为我全是个蛮不讲理的人。”聂隐娘笑道:“我若那样以为,还会与你姐妹相称吗?”盖天仙高兴起来,咧开黄牙笑道:“好,那就看在姐姐份上,一颗麦子也不要他们的。大伙儿走吧,到了镇上,咱们再饱餐一顿。”

盖天仙一向对聂隐娘有几分敬畏,听从了她的正言劝告,心里非但没有芥蒂,反而觉得和她亲近了许多。两人并辔同行,盖天仙低声问道:“你爹爹可是答应了你和牟世杰的婚事?若是有你爹爹里应外合,盟主的大事更可早日成功了。”聂隐娘道:“我爹爹尚未知道我和牟世杰相识呢。”盖天仙道:“哦,那么你是瞒过你的爹爹,私逃出来的。盟主知道你对他这片痴情,不知该多么感激你呢!”聂隐娘心里辛酸,强行忍住,暗自思量:“他们一心要帮牟世杰打天下,若然知道我爹爹就是讨伐他们的副招讨使,不知会对我怎么?可是我正苦干无法见牟世杰,难得碰上了她,也只好暂且求助于她,见一步行一步了。”

盖天仙见聂隐娘迟迟不语,悄声问道:“姐姐,你想些什么心事?”聂隐娘道:“我正在想做一件好玩的事情。”盖夭仙还有几分孩子脾气,大为高兴,说道:“什么好玩的事情?快和我说。”聂隐娘道:“可是你得答应先帮忙我。”盖天仙道:“姐姐,你要我做些什么,我还能推辞不干吗?说吧!”聂隐娘道:“我想扮成你麾下的一个小兵,进了土谷堡,你个可让任何人知道。”盖天仙道:“盟主呢?”聂隐娘道:“也不能让他知道!”

盖天仙诧道:“连盟主也不让他知道,为什么?哦,我明白了。”作恍然大悟之状,吃吃偷笑。聂隐娘道:“你明白什么?”盖天仙道:“你是怕他被奚族姑娘迷上了,想暗暗地里来侦察他?你放心吧,那些土女虽然很会撩拨男人,却怎及得上你武功又好,人又美貌?咱们的盟主一向讲究仁义待人,他也绝不是那种负心的男子。”聂隐娘心中凄楚,强笑道:“你别胡猜,我不过是想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盖天仙道:“好,不管你用意如何,我依你就是。我也一向是喜欢捉弄人的,你和盟主开开玩笑,我正可以在旁边看看热闹。”当下聂隐娘换了女兵的装束,便与盖天仙一路同行。

两日之后,到了吐谷堡,两山对峙,中间有块盆地,奚族土王环山建筑城堡,盆地圈在当中,另外又建了一座内城,史朝义与土王就住在内城里面。聂隐娘观察了这吐谷堡的形势,果然十分险峻,心里想:“若不先收服土王,要攻这座城堡,只怕还当真不容易呢。”

把守城堡的是奚族士兵,盖天仙在城门外报了姓名,过了不久,只见城门大开,有个旗牌官模样的人出来朗声说道:“大燕公主等下亲来犒军,请你们先到飞马山下扎营。”

聂隐娘心头一跳,“大燕公主,这不就是史朝英那妖女吗?可别给她认出才好。”

“旗牌官”符他们带到指定的营地,那是在山下开辟出来的一片干地,原是种夏熟的麦子的,麦子已经收割,临时搭了许多木屋,充作兵营,只有两间较好的砖屋,给盖天仙和她手下的女将居住。盖天仙皱了皱眉,问道:“为什么不让我们到城里去住?”那旗牌官道:“内城都已住满燕国大军,你只好暂且委屈一时了。”又道:“大燕公主亲来犒师,给你们的面子可是已经很不小了。”

盖天仙“哼”了一声,心里很不高兴,“什么公主、娘娘?不过是史朝义的妹子罢了。史朝义残兵败将,依人篱下,还敢妄自尊大,称孤道寡,真是大不自量!我也真不明白盟主为何要与这个家伙联兵?”

刚扎好营,只听得鸣锣开道之声,一队仪仗队先行,有个骑白马的“女官”报道:“公主驾到,请女将军出迎!”

聂隐娘一看,果然是史朝英坐在一辆马车上,她大约不知宫车的式样,这辆马车,造得不伦不类。盖天仙忍着气,走前几步,权当“迎接”,便站住等她来了。

史朝英的态度倒显得很是亲热,走过来就拉盖天仙的手直摇,连声说道:“哎呀,走这么远的路,真是辛苦了你了。盖姐姐,我早就听得弥是女中豪杰,难得你来了,咱们可有伴了。”

盖天仙淡淡说道:“公主金玉叶,我可高攀不起。”史朝英道:“哎呀,这是什么话?令兄和世杰兄弟一般,你还用和我客气吗?”

盖天仙思想迟钝,一时尚未想得明白,心里暗暗纳罕:“我哥哥和盟主的交情这又与你我何关。”

史朝英一张小嘴唧唧呱呱的说个不停:“我也有一队女兵,咱们将来可以合起来成一支娘子军,一定不会输给他们男子。

哈,姐姐,你这队女兵人强马壮,比我的可又强得多了。”言下之意,便想检阅盖天仙这支队伍、聂隐娘混在大队中急得心里发跳。盖天仙一点不客气的说道:“她们一路没有吃好睡好,走得又累,我正想叫她们歇息,多谢你送了这许多东西来。”

史朝英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说道:“区区几十头猪羊,几担白酒,犒赏犒赏,算得了什么?没有给你们安排较好的住处,很是抱歉。”盖天仙冷冷说道:“我们是来投靠你的,只求有个居处遮蔽风雨,还能不心满意足吗?”史朝英笑了一笑,低声说道:“姐姐不要着恼,这不是我的安排。我和世杰也不是住在城里的。

你暂且委屈一时,过不了几天,我担保可以给你们换个较好的地方。”

原来虫朝英和牟世杰带领人马,到来与史朝义合伙,他们兄妹虽然早已失和,不久之前,史朝义且还派人要捉他妹子回去,可是这次史朝英是和牟世杰一同回来,牟世杰是绿林盟主的身份,史朝义正要仗他成事,当然也就不敢对妹妹下手了。不过两兄妹还是各怀鬼胎,史朝义对牟世杰也有几分忌刻,虽是为势所迫,两方合仗,依然各自提防。故此史朝义不让牟世杰的“客军”住进内城,另划防地给他,并不放松监视。

盖天仙很是奇怪,不觉问道:“怎么,你不是和你哥哥住在一起,却和我们的盟主住在一起的么?”史朝英得意笑道:“我一向就是和世杰住在一起的。”盖天仙心里打了个突,问道:“我们的盟主呢,怎么不见他来?”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回 心慈貌丑成良伴 计毒言甘设网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