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32回 意慾牵牛随织女 心图逐鹿负红颜

作者:梁羽生

史朝英作出非常诚恳的样子说道:“姐姐,我实是一片诚心与你修好,请你别对我先存敌意。你是世杰的好朋友,又是聂大将军的掌上明珠,我岂敢对你无礼?”聂隐娘道:“不用你假献殷勤,爽快的说,你想怎么?”

史朝英微微一笑,说道:“听说你父亲已奉命统率王师,作了招讨副使,克日便要到此。我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哥哥虽然名为大燕皇帝改造的一股哲学思潮。现代资产阶级哲学学说和派别之一。产 ,实则兵仅早已不在他的手中,我什么时候要他倒台他就什么时候倒合,目前他不过等于世杰的傀儡而已,尽管他自己也许还未知道。”聂隐娘冷笑道:“你真是聪明能干,做得牟世杰的好帮手。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史朝英道:“难道你不想世杰做天下至尊么?如今你爹爹前来‘讨贼’,实则是‘讨代’世杰,你知道么?”聂隐娘道:“知道了又怎么样?”史朝英笑道:“那就得请你帮忙了。”聂隐娘道:“如何帮忙?”史朝英道:“请你看在世杰的份上,亲笔修书,我叫人送给你的父亲。”聂隐娘道:“这封信如何写法?”史朝英道:“姐姐你这样聪明象外无道明清之际王夫之用语。《周易外传》有云:“天 ,还用我给你出主意吗?”聂隐娘道:“我就是想听听你的主意。”史朝英道:“最好当然是请你爹爹弃暗投明,辅佐世杰,共图大事。其次是两不相犯,你爹爹尽可拥兵割据,自立为王。再其次,若是他不旨背叛唐室,也可以拥兵观望,不必真的就为朝廷卖命,与世杰大动于戈。你是熟悉你爹爹的为人的,这上中下三策,你看那一个容易说得动你的爹爹?”

聂隐娘冷冷说道:“一个也不行!”史朝英道:“我不信你爹爹对朝廷当真就那么忠心耿耿,即使他真的要做忠臣,他只有你一个女儿,也不能不顾呀!”聂隐娘道:“我爹爹决不会依从,我也决不会写!”史朝英勃然变色会改革,发扬民族文化。著作有《东方与西方》、《现在印 ,说道:“原来是你不愿写!”

忽地又格格笑道:“咱们的事情容易商量,世杰若做了皇帝,势必要置三宫六院,我就让你做正宫娘娘,那也无妨克莱)、或宣称外部世界存在与否是不可知的(休谟)、为唯 ,”

聂隐娘淡淡说道:“你以为人人都似你这么无耻,贪图富贵荣华?”并非疾言厉色,但却是满脸鄙夷的神情。史朝英再也按捺不住,冷笑说道:“聂大小姐,别忘了你现在不是在你的将军府律并不表示物理对象之间的客观关系,而是仪器操作之间的 ,是在我史朝英的手中!”聂隐娘道:“哦,原来你所谓的诚心修好就是如此!倘我不是聂锋的女儿,你早就把我杀了吧?”

史朝英道:“你明白就好。现在就看你的了,这封信你写也不写?”

聂隐娘道:“我已经说过的,从不说第二遍!我虽是聂锋的女儿,但对你们毫无用处,你也不必在我身上再打主意了。”

史朝英十分恼怒,待要将聂隐娘杀了,却又希望事情能有转机,心里转了好几个念头,忽地嘿嘿冷笑,说道:“你这次到来,不是为了世杰么?”聂隐娘笑道:“你要怎么想,那是你的事。”

史朝英何等聪明,早已知道她的心意,一笑说道:“你恩错了,我并不是怕你争夺世杰;但你既是为了世杰而来,岂可对他绝情?”聂隐娘斥道:“闭嘴!”史朝英道:“你尽管骂,我倒是同情你呢!你难得到此,世杰见了你也会高兴的。你别以为我是个心胸浅窄的女子,你可知道我现在正想什么?”聂隐娘道:“谁管你想的什么?”史朝英笑道:“我正想请牟世杰过来,让你们见上一面。我知道我向你说情,你先自心怀敌意,决不会有好脸色我看,那就让世杰亲口和你说吧。且看他的说话与我是否相同?我也想让你知道,是我‘迷惑’了世杰呢,还是世杰他非我不可!”

史朝英正想把一个侍女叫来,忽听得外面有脚步声音,史朝英笑道:“刚说曹操,曹操就到,倒省得我派人去请了。聂姐姐,你想不想现在就见?”聂隐娘也听得出是牟世杰的脚步声,心头卜卜乱跳,翻转了脸,不理不睬,史朝英低声笑道:“那你就暂时不用露面吧,待我和他先说好了,免得他太过惊诧。”一面说话,一面将锦帐放了下来,刚刚弄好,牟世杰便走进了她的闺房。

牟世杰道:“你刚刚起身吗?为何这样高兴?”史朝英道:“我探得了一件重要军情,正想说给你知道。”牟世杰道:“什么军情?”史朝英道:“朝廷派了一员大将,统兵五万,前来与李光揭会师,准备围攻咱们,大约十日之后可到。你猜这位官居招讨副使的统兵大将是谁?”牟世杰道:“这人来做李光弼的副手,那一定不是郭子仪了,只要不是郭子仪,又何足惧?”史朝英道:“唐朝除了郭子仪,难道就没有将材了吗,你也不可大过轻敌了。”牟世杰道:“是秦襄吗?但秦襄正统率羽林军,皇帝老儿怎放心让他远离京师?”史朝英道:“再猜。”牟世杰笑道:“不必打哑谜了,说吧。”史朝英笑道:“你猜来猜去,怎的就设想起这个人来,这个人几乎要成为你的泰山大人的!”牟世杰道:“是,正是聂锋?”史朝英道:“不错,是聂锋。这,你可该高兴了吧?”牟世杰道:“你又小心眼了,我不许你有胡乱说话。聂锋带兵来讨伐咱们,那就是敌人了,我有什么可高兴的?”

史朝英扑哧一笑,说道:“若不是你先有心病,何必怕我提起她来?其实你心里高兴,那也是人之常情。聂锋此刻虽然是你的敌人,他的女儿从前可是你的好友啊!”牟世杰道:“从前之事,何必再提?”说这话时,心里不觉有丝丝怅惘。

史朝英眼波一溜,明锐的眼光似乎要看穿牟世杰的内心,又是微笑说道:“好吧,往事不提,就提眼前之事。聂锋这次统兵前来,他的女儿定然在他身边,你不是有希望又可以见到了从前的好友了么?”牟世杰瞧了瞧史朝英的颜色,低声说道:“你记不记得你从前说过的一句话?”史朝英道:“哪一句话?”牟世杰道:“咱们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两只蚱蜢,命运相同,生死与共,谁也离不了谁啦,你还下放心么?”史朝英道,“只怕你见着聂大将军的小姐,就忘了我了。”牟世杰道:“你别胡思乱想了,哪有此事:再说她也未必如你所料,就随着父亲出征。”史朝英道:“要是当真如我所料呢,你见着她又怎么样?”牟世杰道:“我若说要杀了她,你定然不信。”史朝英道:“我要你说心里的话。”牟世杰想了一想,说道:“我会为她惋借,到底相识一场,今日却干戈相向,但我绝不会移情。再说得明白些,我若是要和聂姑娘相好,那也不必等到今日了。”史朝英道:“她人品相貌都比我好,文才武艺也比我强,你为什么不喜欢她?”

牟世杰哈哈一笑,将她拥入怀中,说道:“这,你就是明知故间了,她纵有百般好处,但胸无大志,却怎比得上你是巾帼须眉,女中豪杰?”

史朝英挣脱了他,笑道:“你喜欢我,那是为了我可以帮你打天下。但你说实话,你心里有时想不想她?”牟世杰道:“你既知道我一心打天下的了,我哪有功夫去想念她?”

史朝英似是已相当满意,笑靥如花,娇声说道:“你我心思如一,其实我也不是妒忌的女子,我倒愿意你见着她呢。”牟世杰道:“哦,你是想在她身上,想。想个退敌之计,咳,哪有这样的巧事?”

史朝英道:“是不是,所以我说你心里实在是想见她的。世杰,你每次心中想做什么事,我都会给先行办到。这次也不例外,我已将那位聂大小姐请了来啦。”牟世杰吓了一跳,说道:“你开什么玩笑?”史朝英道:“你去揭开帐子看看,床中躺的是谁?人家都等了你许久啦!我一发做个人情,先行回避,让你们两个,好好畅叙一番。”格格的笑个不休,果然走出去了。

聂隐娘气苦交并,喉头堵塞,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牟世杰听得床板吱吱作响,心中也是惊疑不定,缓缓的把帐子揭开。

这刹那间,两人都是尴尬之极,牟世杰呆若木鸡,过了半晌,方始心神略定,说道:“隐娘,你是怎么来的?”聂隐娘愤然说道:“间你的新娘子去。”

牟世杰这时也看出了聂隐娘是着了酥骨散之类的麻葯,功力已失,不问可知,当然是史朝英将她俘来的了,自己也感到间得笨拙,但随即想道,“隐娘冒了这样大的危险,潜入堡中,这还不是为了我的原故!”心中不禁歉然。要知牟世杰并非对聂隐娘全无情意,不过因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他终于舍了聂隐娘而取史朝英,此时正在结婚的前夕,碰上了旧日的情人,而又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在自己未婚妻子的闺房之中,他自是不由得对聂隐娘感到内疚了。

又过了半晌,牟世杰缓缓抬起头来,却仍然避开了聂隐娘的目光,低声说道:“多谢你来看我。你有什么活要和我说吗?”

聂隐娘更想不到自己会躺在史朝英的床上和牟世杰见面,本来准备好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当下淡淡说道:“事到如今,什么话也不用说了。如今我是你的俘虏。我只间你,你要如何将我发落?”

牟世杰却误解了聂隐娘的意思,以为聂隐娘对他还是余情未断,这一瞬间,他心中转了无数念头,忽地微笑说道:“隐娘,我志在天下,你我汞忝知交,想你也能体谅我的苦衷,愿意成全我的志愿。我希望你与史姑娘能情如姐妹,和谐共处,我也决不会负了你的。”这一番话,若是明白的说,那就是希望聂隐娘尽释前嫌,与史朝英共事一夫,同助他完成帝业。

聂隐娘几乎给他气得又昏过去,斥道:“世杰,我今日总算认得你了,住嘴!”牟世杰愕然退了一步,仍以为是聂隐娘心怀妒意,女子常情;哪知聂隐娘已是鄙视他的为人,不屑与他多说。他愕一愕,又走过去想把聂隐娘扶起,聂隐娘已挣扎着坐了起来,倚着床壁,冷冷说道:“你敢碰一碰我,我就死在你的面前。我无力自杀,咬断舌根,总还可以。”

牟世杰内疚于心,对聂隐娘倒是好生怜惜,但心里却也在想道,“我正要仰仗朝英,总不能为了怜惜隐娘,而将朝英舍了?”

不觉摇头苦笑,说道:“隐娘,你我总算是相好一场,可惜我今日才知道你的心事。你,你就不愿略受委屈,相助我么?”聂隐娘冷笑道:“我是个胸无大志的平庸女子,怎及得上人家巾帼须眉,女中豪杰?你找我相助,那是找错人了。”这是牟世杰说过的话,牟世杰不禁面红过耳,抬不起头来。

但牟世杰虽然感到内疚,却毕竟是个雄心万丈,以事业为重之人,为了逐鹿中原,他尽可以不择手段,于是暗自思量,“既然难以两全其美,也只好作退一步的打算了。”遂又抬头来,说道:“隐娘,你是文武双全的将门之女,我也不想你受委屈。

你我虽然无缘,我总还是当你好友看待,决不能叫你吃亏。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解葯要来,随你心意,你愿留便留,愿走便走。你可愿意帮我个忙么?”

聂隐娘冷笑说道:“我如今是你俘虏,按照黑道规矩,总得要付代价取赎。好,你要我用什么赎身,就清吩咐吧!”

牟世杰不由得又是满面通红,忙道:“隐娘,别这样说!我是以友人身份请你帮忙,你不愿意,那也罢了。”聂隐娘道:“帮忙也罢,取赎也罢,活虽有好听难听之分,实际都是一样。

好吧,牟盟主,你要我如何帮忙?尽管说吧!”

牟世杰道:“你是个聪明人,一定会想得到的。听说你爹爹统率王师,不日就可来到此间?”聂隐娘道:“哦,原来你是要在我身上想个退兵之计。”这话又是牟肚杰刚才和史朝英说过的,牟世杰心中七上八落,只恐聂隐娘在气头上还会说出一些讥刺的说话。

只听得聂隐娘淡淡说道:“这个退兵之计么,我也早已想过了,我有上中下三策,正待与你商量。”牟世杰大喜道:“是哪三策,请贤妹赐教。”

聂隐娘道:“上策是劝我爹爹易帜归顺,做你的开国功臣。”牟世杰道:“只怕你爹爹不肯吧?”聂隐娘道:“他不肯我还有中下两策相劝。中策是请他自立为王,与你订盟,彼此相助,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回 意慾牵牛随织女 心图逐鹿负红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