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33回 识破姦谋知鬼魅 曾经患难见真情

作者:梁羽生

这小伙子不是别人,正是方辟符,原来他在途中碰上饮马川的一股前头部队,那些人想抢夺他的坐骑,却反而给他捉着了一个小头目,仗着马快,夹围走了。方辟符虽然欠缺江湖经验,也还有几分机智,当下就仔细的盘问那个头目,间明了饮马川山寨的详情,然后取了那头目的腰牌,便旨充他的身份,到吐谷堡来禀报军情,果然给他骗过,获得了牟世杰的接见。

史朝英虽然是不久之前,曾在那小客店中还见过方辟符一面,但当时是在黑夜,她看得不怎么清楚,何况方辟符又己改了装束掩盖革命斗争中一切具体的东西,反对马克思主义。 ,一时间她也不敢断定这小伙子就是自己曾见过的人,正自隐隐起疑,想要仔细盘问,不料聂隐娘已走了出来,立即就叫方辟符动手。

方辟符早已准备发难,当下一声大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倏的欺到了史朝英身前,伸指便点了她的穴道调了人的社会性。表述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实践在改 ,牟世杰又惊又怒,一掌劈去,方辟符已把史朝英当作盾牌,往前一推,牟世杰武功真个不凡,迅即缩手变招,飞脚踢方辟符膝盖,左掌又用了大擒拿的手法,抓向方辟符的右胁空门。

方辟符疾退三步,只听得“嗤”一声,右胁衣襟,已给牟世杰撕下一幅,方辟符一声冷笑国哲学家莱布尼茨认为单子是构成一切事物的精神实体。详 ,唰的拔出了青钢剑,喝道:“牟世杰,你再迈前一步,我就把这妖女杀掉了!”牟肚杰气得干瞪眼,投鼠忌器,却己不敢上前。

聂隐娘淡淡道:“牟世杰,咱们现在可以按照黑道规矩,平等磋商了。你若是想要回你的新娘子,便请把解葯交与我吧。”

牟世杰道:“我本来要把解葯交与你的,你们何必用这等手段?”方辟符吃了一惊,叫道:“师姐,你中了他们的毒葯?”聂隐娘笑道:“不碍事的,这酥骨散还不算太厉害,但这妖女的心肠却比毒葯还毒得多。”

牟世杰回到房中找出了解葯,再走出来,只见聂隐娘和方辟符已站在一起,方辟符两只大眼睛流露出极其惊喜的精神,双颊也似因兴奋而现出一片晕红,牟世杰明白了七八分,他虽然移情别向,心里仍不免有几分妒意,苦笑说道:“隐娘,你这师弟冒死前来救你,也真是难得啊!祝你幸福了。”聂隐娘道:“解葯拿来,咱们平等交换,谁也不必领情,闲话也无须多说了。”

聂隐娘接过解葯,牟世杰道:“你们可以放人了吧!”方辟符道:“现在还不行!”牟世杰怒道:“你待怎么?”

方辟符不迎不睬,过了一会,方始说道:“师姐,这解葯如何?”聂隐娘笑道:“这解葯灵验如神,咱们可以走了。”牟世杰这才知道他的用意,怒道:“岂有此理,你把我牟世杰当作什么人了?我会拿假葯来蒙骗你们吗?如今你可以放人了吧?”方辟符又是淡淡说道:“现在还不行。”牟世杰大怒道:“隐娘,你这师弟与我初次会面,你却是知道我的为人的,我说过的话几时有不算数的,难道你还不能相信我吗?”

聂隐娘道:“牟大盟主,稍安毋躁,我们当然会把你的新娘子还给你的,不过可得麻烦她送我们一程。师弟,你是不是这个意思?”方辟符道:“正是。牟大盟主,你要知道,不是我信你不过,是信这妖女不过。”

聂隐娘道:“方师弟,你把史姑娘给我,免得惹人猜疑。”方辟符道:“不错,毕竟是师姐细心。盟主的新娘若是与我这个小头目合乘一骑,那就不好看相了。”聂隐娘功力已恢复七八分,当下接过了史朝英,仍然抓紧她的后心穴道,说道:“劳驾,请牟大盟主将我那匹坐骑牵来。”

牟世杰听他们一吹一唱,满肚皮怒气,却是不好发作,还得权且充作马夫,把聂隐娘那匹“五花马”牵来,聂隐娘将史朝英一把提起,纵身上马,方辟符那匹“照夜狮子”还在门外的草地上吃草,方辟符道:“你们在前头走,让我这个小头目充当你们的跟随。”向牟世杰拱一拱手,说道:“牟大盟主,你若不放心,你也跟来吧。”随即也就飞身上马。

牟世杰当然是放心不下,当下策马随行。牟世杰这匹坐骑也是匹大宛良驹,但却比不上秦襄送给方聂二人的坐骑,远远落在后面。聂隐娘笑道:“方师弟,咱们放慢一些,这才像郊外闲游。也省得牟大盟主以为咱们要掳走他的新娘。”

四人三骑,向城外走出。这是牟世杰的驻防地区,沿途都是士兵。聂隐娘一只手持着马鞭,另一只手手掌贴着史朝英的背心,低声说道“史姑娘,请你作出笑容,千万别愁眉苦脸,否则我可不客气了!”史朝英切齿痛恨,却还不得不装出满脸笑容。牟世杰的手下唆兵看见她们二人好一副亲热的样子,只道史朝英有意拉拢盖天仙手下的女头目,谁都没有疑心。

不久到了外城门,守城的兵士见是牟世杰和史朝英,连忙开门,恭恭敬敬的问道:“盟主,公主今日兴致很好啊,可是要去草原试马?”

牟世杰没好气的说道:“闲事你们不用多管,以后不论是哪一路兄弟到来,纵有腰牌,也必须先行禀报,待我派人验过,才好放他进来。”

方聂二人一出城堡,立即又放马疾驰,把牟世杰抛在后头。

牟世杰不禁暗暗惊慌,“若是他们反过来将朝英掳走,这可如何是好?”心念未已,只见聂隐娘已在半里之遥勒住马缰,把史朝英轻轻放了下来,回头说道:“新娘子交还给你,穴道你自己会解,我们可要走了。”

牟世杰道:“隐娘,难道咱们注定了非在沙场上相见不可么?”聂隐娘道:“我要说的都已说了,今后就只是看你的了,但愿你三思而行,最好别在沙场相见。”

牟世杰忽觉一阵心酸,目送聂隐娘与方辟符并辔同行,恍惚如有所失。尽管他与聂隐娘想法不同,但却也不能不对聂隐娘暗暗佩服。心想,“我与她相识数载,直到今日,才知道她当真是个提得起,放得下,重情义而又有见识的姑娘!她冒险来此,只为劝我一场,虽说所见不同,这番情义却是可感!”一个人往往就是这样,当失掉一个朋友之时,才会发觉那个朋友的可贵之处。这时聂隐娘的背影渐远渐小,但她在牟世杰心中的影子却越来越大,甚至在这一瞬之间竟盖过了史朝英。牟世杰一片茫然,突然怀疑起来,不知自己的选择是否错了。但这只是瞬息间事,正在他思潮汹涌的那一刹那,只听得史朝英已在叫道:“世杰,你还不快快过来,给我解开穴道?”牟世杰霍然一惊,突然想起了史朝英说过的“咱们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两只蚱蜢”,是的,他要逐鹿中原,问鼎长安,可是非得和史朝英同走一路不行。整座江山压上了他的心头,顿时又把聂隐娘的影子压下去了。他应了一声“来啦!”便过去给史朝英解开穴道。

聂隐娘与方辟符并辔奔驰,也还走得不远,忽见前头有个女于,背插拂尘,腰悬长剑,迎面而来,来势迅捷之极,竟不输于奔马,一时间尚未能看清她的面貌,方辟符吃了一惊,心道:“这女子轻功怎的如此了得!”

那女子刚自赞了一声:“好一双骏马!”忽听得史朝英大叫道:“师父,快把这两人拿下!他门欺负了你的徒弟了!”

原来这装束古怪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史朝英的师父辛芷姑。空空儿已与她订下了婚约,但因为空空儿要与楚平原同去追缉精精儿,不便与她同行,故而与她约定,请她在吐谷堡相候。

辛芷姑号称“无情剑”,本是介乎邪正之间的人物,但她其实却并非“无情”,而是恰恰相反,偏重情感,专凭一己的好恶行事。她平生最倾心的是空空儿,最宠爱的则是这个关门徒弟史朝英,而今听得史朝英大叫大嚷,说是给了外人欺负,她本来就想抢这两匹宝马,这一下找到了藉口,也不分青红皂白,便即说道:“徒儿不必气恼,我给你把这两个小贼拿下就是。”拂尘一甩,闪电般的便使出了杀手绝招!

方聂二人正自纵马疾驰,距离辛芷姑还有十数丈之遥,跨下的坐骑忽地同声嘶叫,前蹄屈地,倒了下来。原来辛芷姑这拂尘一甩,已是暗运内力,将几根尘尾,当作暗器射了出去。尘尾细如游丝,无声无息比梅花针更难防备。她抱定“射人先射马”的宗旨,四根尘尾。恰恰射中了那两匹骏马的前蹄关节之处,伤害不大,过后也可以很容易便将它们医好,但尘尾插进关节,已是足以令这两匹骏马再也不能奔驰。

马虽倒人却来翻,方辟符大怒之下,一声叱咤,已是如箭离弦,在马背上腾空飞起,迎上了疾奔而来的辛芷姑,一招“鹰击长空”,便即凌空刺下,辛芷姑将拂尘聚成一束,当作判官笔用,“当”的一声,将方辟符的长剑荡开,震得他虎口隐隐作痛。

辛芷姑见方辟符的长剑届然没有给她展出手去,也有几分诧异,说时迟,那时快,聂隐娘亦已赶了到来,使出“飞花扑蝶”的轻灵剑法,青钢剑扬空一闪,抖出了七朵剑花,一招之间,连袭辛芷姑的七处穴道。

辛芷姑拂尘一罩,忽地散开,千丝万缕罩了下来,也只是一招之间,便把聂隐娘的剑法破了,拂尘根根竖起,反刺聂隐娘的十三处穴道。方辟符一声大喝,抡起长剑,当作大刀来使,这是他师父磨镜老人和他师兄铁摩勒合创的独门剑法,威猛无伦,辛芷姑心头一凛,迫得又把拂尘聚成一束,反手挥出,先化解了方辟符这招。

几招一过,辛芷姑更是吃惊。她倒不是因为方聂二人本领了得,而是因为看出了她们剑法的来历,当下辛芷姑使出一招“风卷残云”,将方聂二人的青钢剑都荡了开去,喝道:“炒慧神尼与磨镜老人是你们的什么人?”

聂隐娘这时已认得辛芷姑就是那日在英雄会上,与空空儿在一起,大闹校场的那个女人。她是个绝顶聪明的女子,当时虽然不知辛芷姑与空空儿的关系,但也隐约猜到几分。

方辟符只想冲杀过去,对辛芷姑的问活不理不睬,仍在进攻。聂隐娘却已说道:“妙慧神尼是我师父,也正是他的姑姑,他又是磨镜老人的关门弟子,铁摩勒正是他的师兄。你是辛老前辈吧:那日在校场上咱们似曾见过。”

辛芷姑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对妙慧神尼与磨镜老人这两位武林名宿,却多少还有几分顾忌。还有一样,空空儿和铁摩勒的交情,自那日的英雄大会过后,她也是知道的了。不禁想道:“原来这小伙子是铁摩勒的师弟,我若把他伤了,只怕空空儿要不高兴。”心意踌躇,一时莫决。

由朝英却不知道其中有这么一层转折的关系,冷笑说道:“你攀什么关系,你抬出了你的师父和铁摩勒来,难道我的师父就要怕你不成?”

方辟符大怒道:“呸,是谁妄攀交情了?是你的师父先问我们,可不是我们要把师父抬出来的。”

辛芷姑极为好胜,虽有几分顾忌,却也怕别人误会,说她是怕了妙慧、磨镜与铁摩勒等人。史朝英正是知道她师父的这个脾气,说出的话绵里藏针,教她师父难以罢手。偏偏方辟符又不知道进退,说出的话教辛芷姑听了更不舒服。

不多一会,已过了三十余招,吏朝英又叫道:“世杰,你还不过去助我师父拿下这两个小贼?”牟世杰心里好生为难,他对聂隐娘有几分敬爱,对方辟符有几分妒忌,对史朝英又有几分害怕,种种错综复杂的情绪支织心头。既不想伤害聂隐娘,却又想把她留下……。

史朝英的目光缓缓从他面上扫过,似是要看穿他的心事似的,冷然一笑,说道:“世杰,你只知道她是你的聂家妹子,却忘了她是聂锋的女儿了?”牟世杰霍然一醒,连忙说道:“不错,是不能放过他们。”怀着无限复杂的心情,却终于上前去了。

其实史朝英要牟世杰上前相助,这句话只是想激她的师父的,不过,她后来看出牟世杰犹疑不决,心中甚是不快,于是又索性以假当真,把牟世杰也迫上前去。

辛芷姑哈哈一笑,说道:“英儿,你跟我多年,还不知道为师的本事么?你以为我当真拿不下这两个小辈?”笑声一收,蓦地喝道:“我无情剑出鞘,例须见血。如今看在妙慧神尼与磨镜老人份上,姑且破例一遭!”方辟符怒道:“无情剑又怎么样?何必装腔作……”“势”字还未曾出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回 识破姦谋知鬼魅 曾经患难见真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