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34回 古堡伏兵开战幕 荒山仗义救魔头

作者:梁羽生

聂隐娘所料无差,这一场混战果然是牟世杰夫妇与史朝义之间的自相火并。原来史朝义兄妹各怀鬼胎,史朝义安排好了,要趁牟世杰来迎亲之时,暗伏甲兵,将他拿下,然后迫妹妹嫁奚族土王的儿子。(史朝英本来早已与牟世杰住在一处的了,但在结婚之日,却不得不回到兄家,让牟世杰仅札前来迎亲。)史朝义打得如意算盘,哪知史朝英也早就有了安排,比她哥哥更高明一着。她有三千女兵,另外又笼络了史朝义手下的几个将领,也是准备好了,到牟世杰来迎亲之时,同时举事,准备一举便将史朝义杀了,然后由史朝英出面,收编她哥哥的部队。

双方各怀鬼胎,终于把“喜气洋洋”的场面变成了杀气腾腾,爆发了一场混战。史朝英这方面准备得更为周密,她的女兵加上史朝义的叛将再加上牟肚杰的部属,大大占了上风。但史朝义也还有他的心腹将士理念最早为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用语。指独立于现实 ,史朝英意图一举杀掉她的哥哥,却也未得成功,只能把史朝义的所部包围在盆地之中。

至于青冥子所率领的灵鹫派门下弟子,又是另有打算,他们趁着史朝义兄妹互相残杀,牟世杰也不能抽身去干涉他们的机会,倾全力去围攻辛芷姑。

史朝义部下五万铁骑,已有三分之二以上叛变,听从史朝英指挥。史朝义陷入重重围困之中,眼看就要被迫入无路可走的绝谷,牟世杰正自得意洋洋,指挥兵马掩杀过去,忽听得金鼓雷鸣,异军突起,奚族土王的儿子卓木伦突然率领了一支兵马,杀人战场。

卓本伦天生神力,使一根重达七十二斤的浑铁抢,杀得牟世杰的手下喽兵望风披靡,牟肚杰大怒,飞马过去,便要拿他。

史朝英道:“你看他这支兵马不满三千,多半是他自作主张,前来与你作对的。你别伤他性命,免得惹翻了土王,多树敌人。”

牟世杰道:“我领会得,他是土王的独子,我把他生擒,教土王也不能不听我的号令,正是一举两得。”

说话之间,那卓木伦已经杀到,史朝英叫道:“卓木伦王子,这是我兄妹的家务事,咱们交情一向不错,你袖手旁观也就是了,怎么帮起我的哥哥和我作对来了?”卓木伦大喝道:“呸,你这妖女如今才来与我套交情么?那已迟了!你如今就是要嫁给我,我也不想讨你这个老婆!”牟世杰虽然不慾伤他,但听了这番侮辱的言辞,亦是怒不可遏,拍马上前喝道:“闭上你的乌嘴,在我面前,你逞什么王子威风?”卓木伦冷笑道:“我并不是来抢你的老婆,却气你这小子不过。看枪!”牟世杰正要招架,忽地一支冷箭传来,将他的坐骑射毙。

卓木伦喝道:“我不占你便宜,咱们就在马下交锋!”跳下马来,挺起铁枪,向牟世杰便刺。牟世杰大喜,心里想道:“你若在马上交锋,你马快枪重,我要擒你,只怕不易。如今你与我步战,那正是求之不得!”

卓木伦神力惊人,铁枪一抖,呼呼带风,沙飞石走,牟世杰心里暗笑:“你只凭着几斤蛮力,吓得了难?”当下用了一招“玄鸟划砂”,剑光划了一道圆弧,作势取他中路。卓木伦喝声:“来得好!”浑铁枪向上一挑,硬砸他的长剑。

论到武功的精妙,卓木伦自是望尘莫及,牟世杰正是要他如此,哈哈一笑,喝声:“撒手!”剑锋一转,倏的变为“顺水推舟”,把剑放平,贴着枪棍,疾推过去,卓木伦若不撒手丢枪,五只手指,准要给他割下。

换了别人,那是非束手就擒不可。哪知卓木伦却是一股蛮劲,喝道:“我偏不撒手!”用力一绷,铁枪弹起依然朝着牟世杰扫来。牟世杰这一招若然用实,固然可以把卓木伦五指削断,但牟世杰不免也要挨他一下。牟世杰胜券在操,却怎肯与他拼命?当下一个盘龙绕步,收剑回身,再喝一声:“你撤不撒手?”一招“白虹贯日”径刺过去,这一剑迅如电掣,从卓木沦无法招架的方位刺来,卓木伦这支浑铁枪一丈多长,利于远攻,难于近守,倘不抛枪逃命,牟世杰这一剑就能穿过他的小腹,要了他的性命。

牟世杰是准备在他抛枪之后,追上去用剑尖点他的穴道,以牟世杰轻功之妙,卓木伦自是绝难脱逃,哪知卓木伦不识他这一招剑招的精炒,仍然仗着一股蛮劲挺枪刺来,这一下倒教牟世杰为难了。牟世杰迫于形势,不能伤他性命,连刚才要削他手指那一招,用意都不过迫他丢枪而已,这一招穿心刺腹的杀手,当然更是不敢用实。

这么一来,牟世杰纵有多少奇妙的剑招,也等于在“瞎子”面前卖弄。卓木伦不识厉害,又是一点也不怕死,见牟世杰急急换招,连连闪避,还道牟世杰是怕了他,乐得哈哈大笑。

牟世杰给他气得七窍生烟,心道:“若不是看在你父亲的份上,像你这样的蠢货,再多一百个也送了命。”但他虽然生气,也还不能不按下怒火,一面与卓木伦缠斗,一面盘算如何将卓木伦生擒。

史朝英指挥女兵,将卓木伦的兵马切断,正在激战之中,忽见旌旗飘扬,另一支女兵杀到,策马当前的一位女将军正是那粗貌奇丑的盖天仙。

史朝英拍马上前,迎着盖天仙道:“盖姐姐,你来得正好!”盖天仙“啐”了一口道:“谁是你的姐姐?你把我的隐娘姐妞怎么样了?我不管你是公主或是盟主夫人,你伤了聂姐姐一根眉毛,我就和你拼命!”盖天仙的哥哥盖天豪正在阵中,他是牟世杰的心腹副手,听了妹妹这番言语,又惊又怒,赶过来喝道:“你这蠢丫头胡说什么,你要造反么?你眼中还有没有牟盟主和你哥哥?”盖天仙道:“牟世杰薄幸无良,并不是个好人。他可以抛弃隐姐姐,我就不能反他么?”

盖大仙抬眼望去,这时也看到了卓木伦和牟世杰正在恶战,她一不做二不休,就向那边冲去,叫道:“卓木伦你别惊慌,我来助你!哼,牟世杰你为什么欺侮我的丈夫?”原来他们二人性情投合,已是私订终身。盖天豪大怒道:“不识羞的丫头,看刀!”

兄妹俩竟在阵中大战起来,牟世杰却是不怒而喜,哈哈笑道:“原来盖姑娘已做了王妃了,恭喜!恭喜!盖大哥,你不可伤了令妹。”盖天豪道:“谨遵盟主之命,我把这不懂事的丫头生擒就是。”盖天豪武功虽较妹妹高强,但要将她生擒,却也是谈何容易?卓木伦大叫道:“我才不怕他呢,天仙妹子,你也别慌,你这哥哥不顾兄妹之情,我把他的盟主一枪杀了,就过来要他好看!”牟世杰大笑道:“你要将我一枪杀了,只怕不容易吧?”

牟世杰此时已想好了生擒卓木伦的战术,卓木伦正自用足气力,一枪刺来,牟世杰将青钢剑一搭他的枪尖,轻轻一引,使出以巧降力的上乘功夫,把卓木伦的猛劲卸开。卓木伦冲前三步,险险跌倒,连忙站稳马步,大怒喝道:“你这是什么打法?我可没有见过!”牟世杰笑道:“我就是这个打法,让你开开眼界吧。”

牟世杰展开以巧降力的打法,卓木伦空有一身气力,却是刺他不着,反而累得大汗淋漓。牟世杰正是要待他耗尽气力之后、便即夺枪擒人。

再过一会,眼看卓木伦已是气喘吁吁,就要支持不住,忽见一男一女,突然杀了到来,正是聂隐娘和方辟符。原来聂隐娘深感盖天仙对她的情份,虽然明知杀入阵中,危险之极,但却还是来救她的丈夫。聂隐娘一来,方辟符当然也就跟着来了。

他们二人,一个是穿看牟世杰手下头目的服怖,一个是作看史朝英侍女打扮,牟世杰的部下,只当他们是自己人,故而丝毫没有拦阻。

牟世杰听得背后金刃劈风之声,一个盘龙绕步,闪开了方辟符的剑招,手中的青钢剑仍然紧紧按着卓木他的长枪。卓木伦虽是天生神力,久战之下,也消耗得差不多了,被牟世杰施展以巧降力的上乘武功按着他的枪棍,只觉这杆长枪沉重如山,禁不住跟着牟世杰滴溜溜的转了两圈,眼看就要掌握不在,长枪脱手。

但牟世杰虽是闪开了方辟符的剑招,脚步移动,手上的劲道也不免松了两分,聂隐娘抢了上来,一招“金针度劫”,以巧斗巧,“铮”的一声,已是把牟世杰的剑尖锐起。卓木伦如释重负,浑身轻松,仍是气呼呼的不肯退下。聂隐娘道:“盖姐姐打不过他的哥哥,你还不快去帮她?”卓木伦叫道:“姓牟的小子,今日未见输赢,改日再跟你打过。”

牟世杰横剑当胸,叹了口气,说道:“隐娘,咱们当真免不了要干戈相见么?”聂隐娘道:“这可全凭你了。方师兄,咱们走!”意思即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牟世杰不与他们为难,他们也但求离开此地。

史朝英叫道:“世杰,别忘了她是聂锋的女儿!”牟世杰心中一凛,“今日若是让她突围而去,他日聂锋领兵到来,我只有被迫和她爹爹打一场硬仗了。唉,当真要和官军硬拼,只怕胜负难以预料!”思念及此,不由得又飞步追去。

卓木伦那支兵马虽然已和盖天仙的女兵会合,但还是不敌牟世杰的人多,方聂二人要向盖天仙那边冲去,不断遭受拦阻。

不消片刻,牟世杰已是追上他们二人。

牟世杰一招“白虹贯日”,剑光闪烁,似是向聂隐娘刺来,使到一半,却忽地中途一转,改了方向,突袭方辟符的要害,方辟符横剑一封,“当”的一声,被牟世杰使了“粘”字诀,将他的长剑引出外门,蓦地伸出左掌,就来抓方辟符的琵琶骨。

聂隐娘运剑如风,“玉女投梭”,“妙解连环”,“大漠孤烟”,“长河落日”,一连几招精妙的剑招,迫得牟世杰只有放开了方辟符的长剑,先化解聂隐娘的剑招。

牟世杰见着聂隐娘与方辟符井肩应敌,又妒又恨,一咬牙根,心道,“你既要舍命护这小子,只有连你也不放过了。”青钢剑划了一道圆孤,用上了内家真力,猛的削出,把方聂二人两柄长剑同时荡开。剑尖晃动,倏的指到了聂隐娘的肩井穴。

方辟符双睛火赤,大喝一声,长剑抡圆,当作大刀来使,一招“独劈华山”,朝着牟世杰搂头便砍。这一招以剑作刀的招数——是他师兄铁奘勒所创的独门剑法,威猛无恃。牟世杰武功虽是远胜于他,却也不敢轻敌,当下只好放松了聂隐娘,轻移剑锋,使了一招“夜叉探海”,力透剑尖,搭上了方辟符的长剑,一翻一绞,消了他那股猛劲,也就破了他那招“独劈华山”。

牟世杰正要趁他身形未稳,刺他穴道,聂隐娘又已挥剑攻来。牟世杰见他们彼此舍命救护对方,妒意更炽,恨不得一剑杀了方辟符,再把聂隐娘俘虏过来。一剑狠过一剑,哪还肯手下留情。

方聂二人同出一师,无须事先说好,临阵御敌,已是心意相通,剑法使将出来,自然能够配合得丝丝入扣。方辟符以刚猛的剑法抵挡牟世杰的正面进攻,聂隐娘则以轻灵翔动的阴柔剑法,从旁侧袭,牟世杰虽然不再手下留情,却也奈何他们不了。

史朝英拍马赶来,娇声笑道:“聂大小姐,可是嫌我怠慢你么,怎的就要走了?我还要留你喝一杯喜酒呢!”呼的一声,抛出了一件网状的兵器,名为“锦云兜”,是以钢丝织成的网,装有无数倒钩,用以擒人最妙不过。

方聂二人在牟世杰剑势笼罩之下,若要抵挡史朝英的暗器,就得受牟世杰的利剑所伤,正自腾不出手来,眼看那面“锦云兜”就要罩到聂隐娘的头顶,聂隐娘吹了一个口哨,史朝英那匹坐骑忽地前蹄人立,猛的一纵,史朝英来不及抓牢马缰,便给掼下马背。

原来史朝英这匹坐骑正是秦襄送给聂隐娘的那匹坐骑,那日牟世杰夺了方聂二人的坐骑,一匹给了史朝英,另一匹则给了辛芷姑,辛芷姑那匹当日受了点伤,尚留在马厩调治,史朝英则骑来上阵,不过,她也还是第一次骑这匹马。

这是匹久经训练的战马,聂隐娘一路骑它,和它已是非常熟悉,所以它一听得聂隐娘的口哨,便投奔故主,抛开了史朝英。

聂隐娘大喜,叫道:“师弟,上马!”方辟符奋力挡了牟世杰的一剑,聂隐娘已在马背坐稳,向着牟世杰一冲,牟世杰侧身闪时,方辟符也已跳上马背。

史朝英摔毁了风冠,弄脏了新衣,气得七窍生烟,换过匹马,紧追不舍。

方辟符与聂隐娘背靠看背,聂隐娘面向前方,执缰挥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回 古堡伏兵开战幕 荒山仗义救魔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