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35回 救命葯成催命葯 无情剑遇有情人

作者:梁羽生

辛芷姑正在劝聂隐娘逃跑,忽听得“啪达”一声,一颗石子落在地上。原来精精儿已折回来,但心里还有几分怯俱,故而先抛一颗石子进来试试。

辛芷姑打了一个哈哈,说道:“小猴儿,你不用鬼鬼祟祟的试探了,进来坐吧。你师兄正在这里等着你呢,他给我取水著作有《罗伊斯教授对实在论的反驳》、《认识方法或哲学方 ,马上就会回来的了!”精精儿大吃一惊,连忙跳上一棵树上躲藏起来,先看一看动静。

辛芷姑将聂隐娘一推,急声说道:“抢马!”聂隐娘道:“好,咱们一同逃跑。”她心想辛芷姑虽然受伤不能骑马,但支持一会,总还可以“包含着新世界观的天才萌芽的第一个文件”。 ,即使病势加重,也还胜于落在精精儿手中。

哪知辛芷姑情急用力,这一推没有推动聂隐娘,自己却跌倒了。聂隐娘正要将她抱起,精精儿已是哈哈大笑,再次进入庙门。

这一来精精儿非但知道辛芷姑确是受了重伤,而且知道她说的全是谎话,试想空空儿若是果然和她同在一起,她还焉用逃跑?精精儿便如捉着了老鼠的猫儿一般,得意之极,哈哈笑道:“你是我的准师嫂,我见不着师兄,见了你也是一样。好吧,看在我师兄份上,我也不想将你难为,但欠债还钱,却是天公地道,我也不要你的利息,一记耳光便还一记耳光好了。”拳捋袖,装模作样,一步一步地走上前来,有意在打辛芷姑耳光之前,将她欺侮个够。

聂隐娘再也按捺不住,唰的拔剑出鞘,一招”玉女投梭”,猛的就向精精儿刺出,精精儿冷笑道:“你不是聂锋的女儿吗?很好,你爹爹带兵来打牟世杰,料想牟世杰也不会再要你了,我正好拿你去作礼物。你在一旁先躺一躺吧。”

精精儿衣袖一拂,引开聂隐娘的剑锋,骈指绮身,便来点她穴道。他早已得到牟世杰将与史朝英成婚的消息,但他也知道聂隐娘是牟世杰的旧日情人,只怕牟世杰还未能忘情,故而他也还不敢当真伤害了聂隐娘,只想点中她的麻穴,叫她躺下,待对付了辛芷姑之后,再把她带走。

哪知聂隐娘这些天来,与方辟符朝夕相处,剑法上已大有进步,再加以又是情急拼命,锐不可当,剑锋一歪,唰的立即又圈了回来,精精儿太过轻敌,没有点中她的穴道,反而几乎给她削断了手指。

精精儿缩手不迭,大怒骂道:“不知死活的臭丫头,你有多大本领,敢来与我作对?惹恼了我,我在你的脸上抓上一把,叫你一世嫁不了人!”辛芷姑冷冷说道:“好威风呀,欺侮人家一个小姑娘!”精精儿一晃身便朝辛芷姑奔去,冷笑道:“好,你这么说,我就先打你耳光,再收拾这小丫头。你是早已成名的人物,总不能说我欺侮了你吧!”

聂隐娘却沉着了气,毫不动怒,她深知道精精儿武功远胜于她,手段又极狠辣,早已拼着豁了性命,因而既不动怒,也不惊慌,只求尽其所能,无负一个“侠”字。

精精儿轻功比聂隐娘高明百倍,若是在较宽阔的处所,聂隐娘决计拦他不住,但在这破庙之内,能有多大地方,精精儿想从聂隐娘身边绕过,却给聂隐娘展开“飞花逐蝶”的剑法阻住了。这套剑法是她师父妙慧神尼毕生心血之所聚,轻灵翔动,以巧见长,最适合女子使用。精精儿刚才根本没有把聂隐娘放在心上,也不屑拨剑与她对敌,这时只凭着一双肉掌,急切之间,哪里闯得过去。

但这时精精儿也已加了几分小心,聂隐娘再想刺中他,那也是难于登天了。聂隐娘一口气刺出六六三十六剑,迅若疾风,连他的衣角也未触着。精精儿待她连刺三十六剑告了一个段落,正要变换另一套新招的时候,蓦地一声冷笑,把精金短剑拔了出来,喝道:“你再不知进退,可休怪我手下无情!”短剑划了半道弧形,剑锋指向聂隐娘胸前穴道,剑身横削聂隐娘兵刃,剑柄一旋,又撞向聂隐娘肋胁,一招三用,登时把聂隐娘杀得手忙脚乱。

辛芷姑打定了主意,只要精精儿手指一沾她,她立即自断经脉而亡,免得受精精儿凌辱。此时见聂隐娘不顾一切,舍了性命来卫护她,不由得又是感激,又是惭愧,两行眼泪夺眶而出。她号称“无情剑”,虽然并非真个无情,但自从她长大成人之后,即是最失意之时,也还未曾哭过,这可说是她出道以来,第一次流下的感激而又辛酸的眼泪。

聂隐娘奋力挡了三招,已是竭尽所能,眼看就要遭受精精儿的毒手,忽听得辛芷姑叫道:“走乾位,转离方,用招玄鸟划砂!”精精儿这时正向着“乾”位进招,聂隐娘若走乾位,等于送上去给他剑刺,但聂隐娘已是毫无办法,一得辛芷姑指点,反正是已拼着豁出性命,也就无暇思索,立即依法施为。

双方动作都快,聂隐娘刚踏上“乾”位,精精儿已自“乾”位踏偏一步,转到“乾”方。正巧从她身边惊过;聂隐娘横剑一挥,一招“玄鸟划砂”使将出去,这一招用得恰到好处,精精儿的短剑刺不着聂隐娘,聂隐娘的长剑却斩到了精精儿的臂膊。精精儿大吃一惊,百忙中硬生生的扭转腰肢,滑出一步,身形未稳,只见明晃晃的剑尖又已指到胸前,原来聂隐娘从“乾”位转到“离”方,恰恰又正是精精儿落脚之点。精精儿吞胸吸腹,堪堪避开了聂隐娘这一剑,但衣角又已被削去了一幅。

辛芷姑叹道:“可惜可惜!”原来辛芷姑是当今之世顶尖儿的剑学高手,只论剑术的造诣,足可以与磨镜老人。妙慧神尼等人并驾齐驱,她又曾与空空儿彼此切磋,对空空儿这一派的“袁公剑法”极为熟悉,是以精精儿所出的招数,早已在她意料之中。可惜聂隐娘功力不济,虽然得她指点,制住机先,却还是未能伤着精精儿。

但虽然如此,聂隐娘毕竟也是抢了先手,扭转颓风。要知高手比剑,所争不过毫黍,精精儿每一招数,都预先给辛芷姑喝破,聂隐娘每一招都是先发制人,精精儿当然是要大大吃亏了。

精精儿处处受人所制,险象环生,大怒叫道:“辛芷姑,你出来!”辛芷姑不理不睬,只是不停的指点聂隐娘。聂隐娘冷笑道:“你连我也打不过,怎配与辛老前辈动手?”高手比拼,最忌动怒,聂隐娘正是有意给他火上添油,就在冷笑声中,又是唰的一剑,贴着精精儿的肋边刺过。若非精精儿闪避得快,肋骨险些就要切断。

精精儿按下怒火,小心应付了几招,蓦地心生一计,肩头微晃,辛芷姑叫道:“走乾方,用招金针度劫!”哪知精精儿忽地凝身不动,聂隐娘一剑刺空,辛芷姑要再指点,已是迟了一步,只听得“当”的一声,精精儿己把聂隐娘的长剑震飞,接着“嗤”的一声,左臂疾伸,抓裂了聂隐娘的护肩。只要再抓进去半分,聂隐娘的琵琶骨就要给他抓裂,那时纵有多好武功,也要成为废人了。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聂隐娘自份必无幸理,不料精精儿突然缩手,喝道:“偷施暗算,算得什么好汉?”

聂隐娘惊魂未定,抬起眼来,只见面前突然多了一个人,聂隐娘狂喜叫道:“克邪,你来了!”话声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接着就道:“聂姐姐,我也来了!”声到人到,史若梅也迈进了庙门。

原来段史二人,正是为着寻找聂隐娘来的。史若梅与聂隐娘姐妹情深,自从分手之后,一直放心不下,恰巧铁摩勒也想派人送他一封亲笔书信给牟世杰,作最后一次的规劝,以尽朋友之道,段克邪知道史若梅的心事,便向铁摩勒讨了这个差使,带了史若梅同往幽州,他们还未知道聂隐娘早已到了吐谷堡私会牟世杰之事,但心想聂锋是要统兵前往幽州平乱的,聂隐娘在父亲军中,他们迟早总可以在幽州相见。这正是一举两得之事。铁摩勒本来有点害怕段克邪脾气不好,到了幽州,可能与牟世杰闹翻,但除段克邪之外,却没有第二个更适合去给牟世杰送信的人,也就只好让他去了。至于铁摩勒自己,则和杜百英、辛天雄这一班人,赶回伏牛山去,处理因牟世杰而引起的绿林分裂之事。

段虫二人的坐骑都是秦襄所赠的良驹,登山涉水,如履平地,这日他们来到高吐谷堡三十里之地,碰见最先从堡中逃出的几个溃兵,知道前面已发生战争,便避开大路,抄捷径从山道而行,经过那座破庙,听得里面有金铁交鸣的厮杀声,又认得庙门外那两匹骏马,正是当日秦襄同时赠送给聂隐娘和方辟符二人的坐骑,段史二人大惊,立即下马,赶忙进庙看个究竟。

但精精儿一听来人的衣襟带风之声,已知来的是个高手,决不在自己之下,高手对敌,最怕有人在背后暗算,因此精精儿那时手指虽已触及了聂隐娘的琵琶骨,也已来不及将它捏碎了。

他一惊之下,连忙回头,这才认出了是段克邪。

段克邪冷笑道:“谁暗算你了?哼,你在这里欺侮受伤的女子,简直是卑鄙无耻,还敢和我谈什么英雄,论什么好汉?”史若梅上去将聂隐娘扶稳,聂隐娘恍如从死门关上逃了出来,这时方始知道害怕,身子软绵绵地倒在史若梅怀中。史若梅叫道:“克邪,你把这老猢狲的琵琶骨穿了,给聂姐姐出一口气。”

精精儿面红耳赤,大怒说道:“克邪,你简直是目无尊长,我好坏总是你的师兄,你胆敢在我面前将我辱骂!”辛芷姑笑道:“好,这可真是妙极了,精精儿,你没碰上师兄,碰上师弟也是一样。”段克邪则大怒道:“住口!你几次三番要害我的性命,还想我粑你当作师兄么?”

精精儿喝道:“大胆!我是你的师兄,我就可以管教你,哪里是真的要取你的性命了?念在你年幼无知,我也不与你一般见识,好吧,你若不服,尽可以向大师兄申诉,我去把大师兄找来。”精精儿这段话色厉内茬,所谓找空空儿评理云云,其实只是掩饰逃走的藉口而已。

辛芷姑冷笑道:“你不用费神去找你的大师兄了,空空儿也正在找你呢。他已与我约定,数日之后,就到这里来的。你就陪你的师弟在这里多留几天吧。”

段克邪越想越气,唰的拔剑出鞘,说道:“精精儿,亏你还有脸皮以本门弟子自居,你背叛师门,结交匪类,倒行逆施,无恶不作,师娘早已有令,令大师兄取你项上人头,大师兄念在同门之谊,屡次手下留情,不忍将你诛戮。这些事情,你当我不知道吗?你还敢肆口雌黄,抬出大师兄来吓我?好,如今我看在大师兄份上,不取你的性命,你自行把武功废了吧!”武林中有这么一条规矩,本门叛徒,可以用“自废武功”来表示悔罪,请免诛戮。故而段克邪如此言说。

精精儿恼羞成怒,大吼骂道:“你仗着师娘宠爱,胆敢口出狂言,哼,我精精儿即使犯了门规,要整顿门风也还轮不到你!”

精金短剑扬空一闪,作势就要向段克邪扑去,忽地一个倒纵,面朝着段克邪,却已反手朝着史若梅抓下,意慾乘其不备,把史若梅抓到手中,作为人质。

精精儿早已看准了史若梅所在的方向,虽然是反手抓来,却似背后长了眼睛似的,不差毫黍,本来可以一举成功,哪知辛芷姑老练之极,精精儿的每一个动作,也都已在她意料之中,就在精精儿短剑一扬,身形将起未起的时候,宰芷姑已看出了他的企图,立即叫道:“史姑娘,闪开!”活犹未了,只听得“嗤”的一声,史若梅的上衣被精精儿撕去了一幅,幸亏那时她已闪开一步,没有给抓个正着。

段克邪身法何等迅捷,说时迟,那时快,精精儿第二抓还未抓下,段克邪已赶了到来。他因自已经验不足,未提防精精儿有此一着,险些令史若梅吃了大亏,心中又气又怒,下手再不留情,一剑就向精精儿斩去。

段克邪这一招名为“龙门叠浪”,招里套招,式中套式,剑光四展,当真便似卷起了千重波浪一般,一重重向前推进;剑尖颤动,气流激荡,嗤嗤有声!精精儿禁不住心头一震,“相隔不过一月,这小了的功力竟然精进如斯!”

两人身法都是快到极点,精精儿惯经阵仗,胜在经验老到,待段克邪的剑尖,堪堪就要刺到之际,他陡地手腕一翻,一招“金雕展翅”,金精短剑斜惊而出,这一招拿捏时候,妙到毫颠,只听得“当”的一声,双剑相交,精精儿短剑一按,化解了段克邪的攻势,同时藉着他攻来的那股力道,一个鳐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回 救命葯成催命葯 无情剑遇有情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