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37回 喜有师兄来破阵 且擒祸首戏魔头

作者:梁羽生

这八个黄衣人都是伏桑岛岛主的侍者,已得岛主牟沧浪的内功心法,论造诣虽然不及牟世杰之深,比段克邪也还比不上,但其中任何二人双剑联防,也足以与段克邪稍作周旋,一时三刻,不会落败。

段克邪把心一横,默运玄功,正要把对方的双剑震断,那两个黄衣人忽地冷笑说道:“段小侠好功夫!只不知你用扶桑岛的功夫杀了我们,却有何面目再见我们岛主?”原来段克邪也曾得过扶桑岛岛主牟沧浪的指点上的“依赖感”。唯心主义是直接地把人的理性神化,是一种 ,懂得他们这一路内功的秘窍,他急于破阵脱险,本能的就用上了最易破解对方防御的小无相神功,而小无相神功,正是扶桑岛内功的精华所在。

段克邪霍然一惊,脸上登时发热。原来这小无相神功,十分霸道,用足了功力,对方的双剑不但要给震断的联系称内部联系;反之,称外部联系。两者是对立的统一。 ,身体也必然要受严重的内伤。段克邪恨的只是牟世杰一人,甚至对牟世杰他也还不愿杀他,只是为牟世杰所迫,不能不和他拼命而已。这些黄衣人不过是扶桑岛的侍者,听命于牟世杰才和他作对的,他岂能以牟沧浪所传的内功伤了他们?段克邪连忙收剑,但那两个黄衣人功力亦非泛泛,段克邪的内力可以收发随心,他们却不能立撤劲收势,就在双方一收一发之间,此消彼长,段克邪禁不住跄跄踉踉连退数步,险险跌倒。

说时迟,那时快,牟世杰又已赶到,“刷”的一剑刺来,纵声笑道:“你逃是逃不了的思维为起点,认为哲学的任务在于为科学知识提供先验的逻 ,还是再来和我单打独斗吧。你有什么本领,尽管施展出来,即使你用的是我叔叔的功夫,我也决不笑你。”

段克邪大怒道:“我本门的功夫也不见得弱于你了。”剑光一个盘旋,一招之间,遍袭牟世杰九处穴道,牟世杰横剑护身,只守不攻真假。逻辑实证主义者在运用这一原则时,又分为强形式的 ,双方的长剑,瞬息之间碰击了九下,快得难以形容,正因是一掠即过,牟世杰的青钢剑并没受伤。牟世杰又笑道:“袁公剑法的刺穴功夫果然神妙,可惜你要想伤我,也还是不能。”

段克邪又是焦急,又是气怒,他的功力本来就比牟世杰略逊一筹,一轮狂攻之下,内力就消耗得更多了以礼节情。著作已佚,散见于《世说新语》等书。 ,本世杰蓦地喝道:“你不能伤我,对不住,我可要伤你了!”一招“星汉浮橙”,剑光如狼,横卷过来,段克邪气衰力竭,抵挡不住,只所得“嗤”的一声,段克邪的衣襟已是被他一剑穿过,胯骨给剑尖划开了一道三寸多长的伤口。

牟世杰正要连下杀手,忽听得一个十分刺耳的声音骂道:“岂有此理,牟世杰,你敢欺负我的师弟!”

牟世杰大吃一惊,只见一团白影,来得迅速之极,虽然看不清楚来人面貌,但如此快如门电的身法,当今之世,除了空空儿还有谁人?扶桑岛那八个侍者初到中原,见了空空儿的来势;虽是吃惊,却还未知道他的真正厉害,室空儿从西北角闯入,把关的正是刚才和段克邪比拼内力的那两个黄衣人,这两人在同伴之中功力较高,一党微风飒然,立即双剑齐出,用的也正是刚才堵截段克邪的那招剑法。

空空儿一声长啸,只见青光疾闪,铮铮两声,那两个人手中的青铜剑己是断成四截!这倒不是空空儿的内功胜过段克邪许多,而是他出手比段克邪更快,高手比剑只差毫厘,那两人双剑尚未合壁,内力也还未能十足发挥,已是给空空儿一举削断了!

空空儿笑道:“瞧清楚没有,这可不是你们扶桑岛的功夫!”那两人兵刃被削,大惊奔跑,只觉头顶一片沁凉,见空空儿没向他们追来,这才敢用手去摸,原来一大片头发也都给空空儿削光了。

空空儿笑声未歇,青光一闪,又已到了牟世杰身前,冷笑说道:“你敢小觑我本门剑法?”剑锋一颤,抖起了九点寒星,也是在一招之间,同时刺向牟世杰的九处穴道,但比起段克邪刚才所使的同样一招,剑势却是更为凌厉,更为迅捷了。

牟世杰横剑一封,他的扶桑岛剑法也确是有独到之处,剑光一起,俨如玉带围腰,防御得风雨不透,叮叮之声,宛如繁弦急奏,瞬息之间,双方接触了九下。牟世杰虎口一阵阵酸麻,但空空儿那急如风雨的剑点,却也没有点中他的穴道。

牟世杰刚自喘过口气,哪知空空儿这么厉害的刺穴杀手还只是陪衬的虚招,他剑势未收,趁着牟世杰给他攻得脚步有点歪斜的时候,陡然间已又是一掌拍出,峭声斥道:“牟世杰,你胆敢欺侮我的师弟、须得吃我一记耳光!”

段克邪心里暗笑,“辛芷姑最爱打人耳光,大师兄受了她的熏陶,也学起她的作风来了。”他见大师兄已然出手,自己已不便再出剑助攻,便悄悄的闪过一边。

牟世杰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空空儿这一掌来得太快,他本来无法闪躲,但恰巧段克邪在过时候闪过一边;牟世杰迅即一个倒纵,从段克邪原来所站的方位越过,同时另外两个黄衣人的双剑也已刺到了空空儿背后。

饶是牟世杰闪避得宜,也被空空儿的掌锋沾上,只听得“嗤”的一声,牟世杰衣裳被撕裂了一大幅,皮肉也受到抓伤,火辣辣的作痛,但那一掌之辱,却是侥幸避过去了。

那两个黄衣人的剑尖刺到了空空儿背后,空空儿一个“滑步回身”,剑尖差了半寸,刺不着他,说时迟,那时快,空空儿已是反手一剑,将那两个黄衣人的双剑荡开,这一回他是因为正在追击牟世杰,回身反手发剑,所以只是将那两个黄衣人的双剑荡开,而未能将之削断。

牟世杰又惊又怒,一声长啸,那八个黄衣人各自退回原来方位,却缩小了日子,意图把空空儿、段克邪困在阵中。

空空儿眼光一瞥,见段克邪衣裳一片鲜红,显是已受了伤。空空儿惯经阵仗,思虑周详,虽是在愤怒之中,也还保持几分冷静,心里想道:“段师弟已受了伤,这里又是牟世杰的地头。

不宜恋战。这八个黄衣人本领不弱,若是待得他们阵势合围,那就不容易走了。”

这八个黄衣人是按着诸葛武侯的“八阵图”遗法,各自占据休、生、伤、杜、死、景、惊、开八个方位,布好阵势,若是给它合围,饶是空空儿武功卓绝,只怕也难免两败俱伤。

空空儿不懂阵法,但他经验丰富,智计过人,当下叫道:“师弟,跟着我来!”身形一起,便向着牟世杰追去。牟世杰惊魂未定,焉敢接战,连忙躲入“生门”,正要发动阵势,空空儿已是如影随形,跟踪追到;牟世杰转入“开门”,“伤门”、“死门”那两个黄衣人从两们袭来,想引空空儿陷入阵中,空空儿却不上当,出手如电,只一剑就把守着“生门”那个侍者兵刃削断,攻开了缺口,段克邪也跟着闯出阵了。

两人施展绝顶轻功,不过一炷香时刻,已是把牟肚杰的大军远远甩在背后,走上了一个山头,这时已是红日沉西,暮色四合之际,空空儿停下脚步,说道:“师弟,你的伤怎么样?”

段克邪胯上中剑,受的只是仆伤,流血虽然不少,却无大碍。段克邪敷上了金创葯,说道:“只是伤着一点皮肉。”空空儿道:“好,再待一会,待到天黑之后,我和你夜闯军营,取牟世杰的首级!”段克邪道:“牟世杰这笔帐以后再算。现下有一件紧要的事情,非得师兄你立即就去不可!”空空儿皱眉道:“还有何事紧要得过取牟世杰的首级?”

段克邪道:“辛老前辈在等着你。”空空儿道:“哦,是辛芷姑?”忽地微微一笑,说道:“我和芷姑已订了婚,你可以称她师嫂了,不瞒你说,我就是为了和她约好了在吐谷堡会面,这才赶来的。敢情你已见着她了?我知道她在等我,但反正我已经到了,迟早总可以见着,就让她多等一会儿吧,且待我先取了牟世杰的首级,给你出一口气。”空空儿四十多岁方始订婚,段克邪是第一个听到他喜讯的人,空空儿在说出他订婚喜讯的时候,心里又是得意,又是害羞,他不愿意给师弟认为他心里只有妻子,所以坚持要先给师弟报仇,然后再去会辛芷姑。

段克邪连忙说道:“师兄,我还未说得清楚,辛……师嫂她现在有难,她等你不是普通的会面,是等你前去救她!”空空儿睁大了双眼,诧道:“她碰到了什么危难?是谁敢去惹她?她自己应付不了?”段克邪道:“是灵鹫上人。他们约好了今晚比武。

就在那边那座山头的一个破庙里。”空空儿道:“哦,原来是这个老怪。这老怪二十年来未下过灵鹫峰,芷姑怎的和他结了怨了?”原来辛芷姑一生杀人不计其数,她和灵鹫上人大弟子所结的梁子,一直未曾向空空儿提起,这也是因为她心高气傲,自恃太高,她结下的仇家,她就要自己对付,不愿倚仗空空儿的势力,给旁人笑话。

段克邪道:“我也不很清楚,大约是因为青冥子而起,聂隐娘在吐谷堡见到青冥子率领几十个同门师弟围攻辛老……辛师嫂。”空空儿知青冥子的为人,怒道:“我明白了,一定是青冥子有眼不识泰山,曾对你师嫂无礼。”

段克邪抬头一看,只见月亮也已经升起来了,连忙说道:“不好,只怕这时候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空空儿道:“好,咱们现在就去,一边走,一面说吧。吐谷堡里是怎么口事?牟世杰又何以撤出堡外,他和你又是怎么一回事情?师弟,你也不必太过着急,芷姑,她或许打不过那灵鹫老怪,但最少也可以斗个三两百招!”

他们两师兄弟都是一身卓绝的轻功,边走边说,并不影响速度,空空儿听得精精儿也曾助青冥子为虐,勃然大怒,说道:“这回我拿着了他,可不能再饶他了,我要抽他的筋,剥他的皮!”再过一会,又听到了灵鹫上人赠葯之事,却不禁叹了口气,叫道:“糟了,糟了!”

段克邪怔了一怔,道:“什么槽了?”空空儿道:“芷姑的倔强脾气,我是知道的,即使没有赠葯之事,她也不肯要我帮忙的,如今她又接受对方之赠,按照江湖规矩,我是再也不能插手的了。”段克邪道:“管它什么江湖规矩!”空空儿沉吟不语,半晌说道:“且待到了再说吧。”要知以空空儿的身份、威名,那是决不能让人闲话的,所以段克邪可以蔑视江湖规矩,他却不能。

两人到了山下,抬头一看,月近中天,已将是三更时分,空空儿道:“他们的比武时刻何时开始?”段克邪道:“昨晚灵鹫上人离开的时候,就是今晚同样的时间前来,那时大约是二更时分。”空空儿松了口气,说道:“如此说来,他们交手至多也不过一个时辰,芷姑料想还不至于落败。”

哪知话犹来了,忽听得山顶有人纵声笑道:“好呀,送死的人来了!”登时轰隆隆的大石滚下的声音,如雷震耳,山顶上人影绰绰,竟不知有多少人埋伏其间,把大大小小的石头推下来,有的从空中落下,有的从山坡上滚来。

空空儿大怒道:“好呀,用这等卑鄙的手段,就想阻得了我么?”当下施展绝顶轻功,腾挪闪展,满山坡奔腾飞舞的石头,一个也打他不中。不过,由于他要东闪西躲,却也给阻延了不少时候。段克邪受了剑伤,纵跃的功夫稍受影响,有几次险被打中,但他内功仍在,来不及闪躲的石头,他就用劈空拳打落。

空空儿上到半山,抬起几颗石子,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也接接我的!”石子从他手中弹出,变成威力奇大的暗器,山上登时响起了惨厉的呼叫,已是有几个给伦打中,滚下山来,未给打中的也纷纷走避,山头上黑绰绰的人影,也登时散乱了。

空空儿掷石对攻,压下了对方的凶焰,那些人顾得走避,就顾不得再把石头滚下,空空儿与段克邪减少了威胁,上山的速度大大增强,不过片刻,就在空空儿大笑声中,跃登山顶。

那些人早已四散奔逃,段克邪忽地指着一个背影叫道:“这厮就是青冥子了!”原来在山上伏击的这些人,正是青冥子率领的一众同门,灵鹫上人以武林宗师的身份,与辛芷姑订下比武之约,当然不许弟子们私下寻仇,但青冥子却阳奉阴违,虽然不敢进那庙门,却一直派有人在山上监视。

青冥子一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回 喜有师兄来破阵 且擒祸首戏魔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