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39回 侠义胸怀饶败寇 娇娃掌力骇凡夫

作者:梁羽生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蓦地史朝英快马冲来,架住了段克邪的宝剑,颤声急促叫道:“好呀,段克邪,你,你杀了我吧!”段克邪的武功胜过史朝英十倍,手中拿的又是削铁如泥的宝剑,他只要稍微用力,不仅可以把史朝英的青钢剑削断,还可以将她重伤,但两人目光相接,段克邪见着史朝英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却不由得起了几分怜悯之情,那一剑竟是下不了手。

牟世杰得了喘息的机会,反手一剑,荡开了段克邪的兵刃。拔转马头便跑、史朝英跟了上来,低声说道:“世杰,留得青山在自然科学研究。它将随自然科学的发展而发展。 ,哪怕没柴烧!”

牟世杰本来是充满了“英雄末路”的苍凉之感,拼着战死沙场,此时见史朝英仍然跟随自己,且还软语相劝,不由得“英雄气短”质生活条件之间,虽然经过中间环节,是间接的联系,但社 ,“儿女情长”,心道,“不错,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朝英她还愿意息难相随,大丈夫岂能不庇护妻子!”殊不知史朝英也是形势迫她如此,她已深知段克邪心里对她是憎恶极了,她除了与牟世杰同生共死,还有哪一条路可走?牟世杰一声长啸,那八个扶桑岛侍者都跟了上来,聚拢在他的周围。方辟符、史若梅等人正要追去,段克邪挥动令旗说道:“咱们不可违背诺言,牟世杰如今既要逃命,就由得他们走吧!”方辟符只好依从,勒住马头,牟世杰这一行人迅即从官军已撤开封锁的谷口冲出。

史若梅道:“可惜,可惜!克邪,你呵是错过了报仇的机会了。”段克邪只怕史若梅气量狭窄,责他顾念旧情,如今听得出若梅绝口不提史朝英的名字方法。先验的自我是这种还原的可靠性的基矗 ,只是惋惜他不趁此机会报牟世杰厉他之仇,这才松了口气,笑道:“报仇事小,守信事大,军令既出,那也就不好只是对牟世杰不按令而行了。何况铁大哥的意思,也是不想把牟世杰置之死地的。”聂隐娘也道:“这军令下得对。可以减少双方的无辜受伤。克邪,我可真想不到我爹爹会听你的话。”聂隐娘懂得从大处着想,史若梅听了她的解释,心中的气也就消了,笑道:“我不是不懂得这个道理,只是气这牟世杰不过。”

聂锋下令叫部属清理战场,然后整顿军队,点检自己这边的伤亡。他将左右都调遣出去,帅帐中空无一人,这才接见段克邪等人。他打了一个大胜仗第5卷。这篇讲话明确指出革命时期的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 ,但却是神色黯然,毫无喜悦之色。

聂隐娘道:“爹爹,我回来了。”聂锋道:“你这丫头,怎的在你爹爹面前说谎?说是回家去看你妈,却私自跑到吐谷堡去了!”史若梅笑道:“隐娘姐姐去这一趟很有好处,她打探了敌方军情约400人,以不同于时尚的评述表明其对现实的批判态度。中 ,又拉拢了牟世杰手下一个饶勇的女将,这女将对官军可帮了不少忙呢,她后来嫁了奚族王了,这次要不是奚族土王出兵,将牟世杰赶出了吐谷堡,只怕官军也不容易攻进去吧?聂伯伯,你看在隐娘姐姐这些功劳份上,就不要再怪责她了吧。”

聂锋早已从方辟符口中得知聂隐娘的遭遇,对女儿轻轻责备了一顿,心中却是充满怜惜,说道:“这次幸亏有方贤侄自古奋勇,到吐谷堡去刺探军情唯灵论①一种唯心主义哲学学说。认为灵魂、精神是世 ,适逢其会,将你救了出来。你可吃够了苦头了吧?下次可不许再这样胆大妄为了!”

聂隐娘谢过了罪,说道:“恭喜爹爹这次并不滥施杀戮,就将一场天大的乱事平定了。孩儿正要禀告爹爹,明日我就想与梅妹一起南归,这次可是真的回家去看妈了。”

聂锋叹了口气,道:“也好,你先回去吧。说不定不久之后,我也要解甲归田了。”聂隐娘道:“爹爹,你戎马半生,也应该回家养老了。过个清静的日子不更好吗?何以叹气?”聂锋苦笑道:“若得平安无事,回家养老,那当然最好不过。”史若梅道:“聂伯伯,你立了这样大功、难道还怕朝廷怪责?”聂锋道:“只怕今日之事,有人报上朝廷,皇上未必见谅。皇上见谅,同僚中想要排挤我的,他们也未必就肯轻轻将我放过了。”聂隐娘道“哦,原来你是指放走牟趾杰之事,这——”她正要为父亲开解,聂锋已自说道:“段贤侄,你别多心,今日之事,我还要感谢你呢,是你唤起了我的仁义之心,减少了许多伤亡,也使我少犯了一些罪孽,我纵因此丢官获罪,也决计不会埋怨你的。”

段克邪道:“将军虽然放走了敌人。但牟世杰这班部属,依我看来,此次脱险之后,必将是十居其九,下会再跟随牟世杰的了。如此饵祸于无形,这不比把他们杀戮,却留下仇恨的种子,要好得多吗?”聂锋微喟道:“但愿朝中也有似你这样明理之人。”

方辟符忽地走上前来说道:“聂将军,多谢你的提拔,如今乱事已乎,未将无心军旅,请将军准我回乡,恕我不能再执鞭随镫了。”聂锋诧道:“你正是前途如锦,因何也起了告退的念头?”方辟符道:“这个,这个——”聂隐娘笑道:“爹爹,你就准了他吧。”

聂锋望了女儿一眼,仿佛如有所悟,笑道:“隐娘,你是想你的方师弟送你回家么?这次幸亏是辟符救了你,你还未曾多谢他呢,又要麻烦他了?”

史昔梅“噗嗤”一笑,说道:“聂伯伯,我看你是者糊涂了。”聂锋道:“我怎么糊涂了?”史若梅道:“他们两人之间,哪里还用得到一个谢字?”聂隐娘红晕双颊,低下了头,聂锋哈哈笑道:“哦,原来如此,我可真是糊涂了。方贤侄,我只有一个女儿,隐娘的性情是刚强一点,样样事情都有她自己的主意,看来是略欠柔顺,你可嫌弃她么?”史若梅笑道:“哪有做爹爹的专挑女儿的坏处来说之理?”

方辟符对聂隐娘是爱慕已极,一向自惭形秽,虽然后来亦已知道师姐对他未尝无心,但求婚的念头,却还不敢动过。这时突然听到了聂锋的这番说话,明明是有把女儿许他之意,这一下子,方辟符当真是又惊又喜,满面通红,手足无措,讷讷说道:“老伯——”史若梅笑道:“方师兄,你怎么也糊涂了,还叫什么老伯?”

方辟符“卜通”跪倒,说道:“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隐娘姐姐样样都比我强,岳父说的正是她的好处,就是巴望不得有她时常教导我呢,我只怕我配她不起。”方辟符是个老实人,心里想些什么口里就说了出来。段克邪还能忍住,史若梅已是笑得前仰后合,说道:“哦,原来你不但要娶一个妻子,还要这妻子兼做你的老师呢。隐娘姐姐,恭喜,恭喜!你是再也不用担心丈夫会欺负你了。”

聂锋也乐开了,有心再逗女儿一下,哈哈大笑道:“这么说,方贤侄你是不嫌弃她了。隐娘,你呢?”聂隐娘羞得满脸通红,明知爹爹逗她,也只好跪了下来,说道:“但凭爹爹主意。”

聂锋哈哈大笑,一手一个,将女儿女婿拉到他的身边,说道:“辟符,你们两人都已是情投意合,我就把隐娘交与你了。

你先送她回家,见过岳母,侍我回朝之后,若能解甲归田,那是最好不过,倘若不能,我也将告假还乡,选个吉日,与你俩完婚。”聂锋了却心愿,心花怒放,所有的忧虑,也都烟消云散了。

聂锋道:“我对功名利禄,也看得谈了,辟符,你不愿为官,我也不勉强了。少年时候,我也曾经想做个游侠呢。辟符,你与隐娘成亲之后,你们喜欢过什么日子,我都任从你们。”方辟符最怕在官场厮混,听得岳父如此通情达理,大喜过望,忙再道谢。

说话之间,忽有个中军进来报道:“前日来的那个江湖郎中,求见将军,要我前来禀报,不知将军可有空闲会他?”聂锋“啊呀”一声说道:“我几乎忘了此人,快快请他过来。”那中军正要退下,聂锋忽又把他唤住,问道:“今日受伤的官兵多不多?”

那中军道:“士兵带花的数目我不清楚,看来大约不少。官佐带花的则只有十来个人。那郎中本事可真不小,十来个病号经他敷葯之后,都已止了疼痛,个个熟睡了。他现在正把治重伤的金创葯分发各营。”聂锋道:“各营都有医官照料,不必麻烦他了。好,你就赶快请他过来吧。

中军返下之后,段克邪问道:“哪里来的江湖郎中?”聂锋笑道:“我正要告诉你呢,这人正是来找你的。”段克邪越发奇怪,道:“这人是谁?他怎么有这胆量,并且知道到你的大营来打听我的消息?”聂锋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人不是别个,正是你爹爹生前的好朋友金剑青囊杜百英。”

段克邪又惊又喜,道:“原来是杜大叔。他怎么来到此间的?”聂锋道:“前日行军途中,前哨发现一个江湖郎中,怀疑他是姦细,揪来见我。幸亏我认得他,而他也正是要来见我,好打听你的消息的,故而他有意让我的手下将他擒获。”段克邪道:“他找我何事?”聂锋道:“我和他虽是相识,但彼此处境不同,我也不便问他。今日我与牟世杰在此决战,事先他曾向我表白,不愿助战,只愿为官兵疗伤,故而我把他安顿后营,权充救护官佐的医官。也幸亏有他帮忙,他这两天来,赶着配制了许多草葯。”段克邪当然明白,杜百英之不愿助战,那自是因为绿林中人,不愿自相残杀的缘故。

段克邪暗自寻思,“壮大叔多半是铁表哥叫他来找我的了,却不知出了什么紧要的事情,要追我回去?”心念未已,金剑青囊杜百英已经来到。

杜百英先向聂锋长揖拜谢,聂锋还礼道:“杜大侠怎的如此多礼?”社百英道:“多谢将军宅心仁厚,网开一面,不追穷寇,保全了无数人的性命。”聂锋道:“这是段克邪的主意,我可不敢贪功。”

段史等人相继与杜百英见过,杜百英道:“从今日牟世杰负隅顽抗之事看来,大约他对铁寨主的信根本不予理会,而你也是辱命而归了?”段克邪道:“岂止不予理会,他连瞧也没有瞧!”

当下将见牟世杰的经过告诉了社百英,杜百英嗟叹不已!

杜百英叹道:“牟世杰执迷不悟,也早已在我们意料之中。

所以铁奘勒才叫我赶来找你。”段克邪道:“我还不很明白,究竟是为了何事?”

杜百英道:“牟世杰这次与史朝义合流,虽然也骗得盖天豪、杨大个子等一些人跟随他,但更多的寨主却都是对他不满的。如今由绿林中的老前辈铁臂金刀董钊和伏牛山老寨主同意,意慾废去牟世杰绿林盟主之位。”段克邪道:“那不是要再召开一次绿林的英雄大会吗?”杜百英道:“不错。董老等人正想请铁摩勒领衔,发出英雄帖,定期就在雄巨元的伏牛山举行。此事只等你的表哥点头了。”段克邪道:“铁表哥心意如何?”杜百英道:“所以你的表哥才叫我赶来找你,一来是打听消息,要是牟世杰已接受他的劝告,那么此事可以作废,由他代牟世杰向各家寨主讨情。”段克邪道:“铁表哥对牟世杰可也真是仁至义尽了,可惜他偏偏执迷不悟。”杜百英道:“摩勒已对他尽了朋友之道,但也并非一味姑息。即使牟世杰已悔悟前非,也要他当众认错,才可以让他继续做绿林盟主。”段克邪笑道:“这才是对了。不过,依我看来,牟世杰绝不会认错。”杜百英道:“这就是他的事情了。英雄大会迟早总是要开的。因此,铁摩勒要我找你,一来是向你打听消息,二来要你马上回去,帮他筹备这个大会。他还有意思要你到时请你的人师兄参加。”段克邪道:“为什么?”

杜百英道:“董钊等人想推举你的表哥继任盟主,你的表哥却想让给空空儿。”段克邪笑道:“我的大师兄闲散惯了,他是绝不会当这盟主的。”杜百英道:“这些都待你回去,见了你的表哥再与他仔细商量吧。我的意思也是希望奘勒这次不要再推辞的。

他已是众望所归的了。”

聂锋以朝廷“讨贼大将军”的身份,听得他们谈论绿林中更换盟主之事,大为尴尬,心中也是既喜且忧,喜者是牟世杰被绿林所弃,再也不能为祸了。忧者是倘若钛摩勒继任,绿林势力将更兴旺,藩镇割据再加上群雄纷起,唐室的江山也恐怕不久长了。

第二日一早,聂锋已整顿好队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回 侠义胸怀饶败寇 娇娃掌力骇凡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