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40回 异国鏖兵伤大将 荒山伏甲困英雄

作者:梁羽生

段克邪悄声说道:“前面有人,待我先去踩道。”当下便即施展绝顶轻功,借物障形,窜入密林。

忽听得草丛中“唰”的一响,两条黑影,已先自窜了出来,其中一人沉声说道:“俺哀达里洪巴挨达?”段克邪怔了一怔,不懂这是什么意思现象学还原现象学哲学的术语。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 ,黑暗中也看不清楚那两人的面貌,但他们头上所戴的窄边皮帽子却还可以看得出来,料想是两个胡人。

那两个汉子不见段克邪回答,陡地手腕一翻,两柄亮晶晶的匕首闪电般的便向段克邪戳来,身手端的是矫捷之极。原来他们是用他们本上的方言向段克邪喝问口令,段克邪回答不出存在,认为世界万物都是“我”的表象或“我”的意志的产 ,当然立即便知道他不是自己人了。

那两个胡人身手固然矫捷,但比起段克邪来,却还差得太远,段克邪一见刀光,身形疾闪的需要,而不再有精神的追求,完全失去了“批判精神”,成 ,两柄匕首都戳了个空,段克邪欺身直进,站在两人当中,双手一分,一招“左右开弓”,使出大擒拿手法,黑夜之中,竟是不差毫厘,刚刚拿着那两个胡人持刀的手腕,段克邪因想盘问他们,所以未点他们的穴道。

段克邪一时粗心,未想到他们还有许多同伴,怎容得他仔细盘问,就在段克邪拿着那两人手腕,尚未来得及发话之时政治哲学流派。又因其创办《醒狮》周报,亦称“醒狮派”。 ,那两人已是发声长啸。

就在这刹那之间,啸声未歇,山头上突然似变戏法一般,涌现了无数灯光,原来埋伏在这山头上的竟有数十人之多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本书主要是恩格斯写的,马克思与 ,手中都提着灯笼,灯笼外边套着一层黑布的布罩,他们听得同伴发出暗号,知道来了敌人,这才揭开布罩,露出灯光的。

幸好被段克邪所擒的这两个汉子,乃是在最前面担任警戒的,离他们伙伴聚集的中心地点,还有数十丈之遥,灯光照射不到意识、社会发展的原因等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些主要问题。 ,段克邪一时间还未曾给他们发现,当下迅即点了那两个汉子的哑穴与麻穴,只听山上已是喧闹之声纷起,“在哪一边?在哪一边?”“是那个姓楚的小子吗?”“咦,怎么啸声止了?呀,不好,敢情是咱们的人已遭了那小子的毒手了?”纷闹之中,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斥道:“不许慌乱,仔细搜查!”段克邪心中一凛,“这女子多半就是那两个偷马贼的主人。”

段克邪正要挺身而出,就在此时,忽又听得一声长啸,有人朗声说道:“不错,是我楚平原来了!嘿嘿实现价值观的转变。 ,你们就是没设下埋伏,楚某也是要来的。我正要请问姑艰,为何总要与我为难?”声音的方向,在段克邪的另一边,登时把那些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

史若梅已到了段克邪身边,低声问道:“咱们怎样?”段克邪道:“先别动手,看看再说。”把史若梅轻轻一带,手拉着手,飞上了一棵七八丈高的大树高尚的人。对18世纪启蒙思想的发展影响极大。主要著作有 ,山头灯火通明,居高临下,看得最是清楚不过。

只见一座挺然耸立的危岩之上,一个自衣汉子跳了下来,这块岩石有十几丈高,那汉子衣袂飘飘,有如御风而行语言学家。成都(今属四川)人。字子玄。成帝时为给事黄 ,凌空而降,姿势美妙之极!这白衣汉子便是楚平原了。段克邪在轻功上有过人的造诣,也不禁晴暗赞叹,“我只道本门轻功天下无双。却不道楚大哥之所学却又另有妙处,不在本门之下!只不过他功力未到,尚不足与我师兄比肩而已。”

段克邪师兄(空空儿)的轻功天下第一,他本身的造诣也还略在楚平原之上,所以见了楚平原显露的这手轻功,虽然觉得它另有妙处,赞叹不已成为封建社会官方之学,构成中国传统文化的主干。历代演 ,但还不至于怎样惊奇,山头上这一班人却个禁看得呆了。那少女心中暗暗叹息,“似这等相貌英俊、本领高强的少年真是世间少有,可惜他偏偏是我的仇人之子!”

就在楚平原从高处跳下之时,距离那座危岩最近的两个汉了已是疾奔过去,这两个汉子身高七尺有奇,熊腰虎背,一人手里提着一个大铁锤傅山(1607—1684)明清之际思想家。初名鼎臣,字青 ,端的是威风凛凛,有如金刚降世一般,那少女心头一震,樱chún微启,声音未曾时出,那两个大汉已是一个在左,一个在右,两柄大铁锤朝着楚平原当头碰下。

楚平原脚尖刚刚着地,立足未稳,便碰到这两个猛汉的暴袭,实是危险之极,难以避开。但楚平原就在这惊险绝伦之际主义人本主义化的思潮。以波兰沙夫(adamschaff,1913— ,显露出卓绝非凡的功夫,他并不闪避,只见他衣袖一挥,轻轻一带,使出了“四两拨千斤”的巧劲,衣袖飞扬,把左边打来的那柄大铁锤一裹一送,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左边打来的大铁锤便恰好与右边打来的大铁锤碰个正着,楚平原却已从这两人中间穿了出去。

这两个汉子功力悉敌,两柄大铁锤碰击之下所发出的巨响震耳慾聋,蓦地这两个汉子都是大叫一声,手中的大铁锤也都是脱手飞上了半空!

楚平原早已走到前头,神色自如,朗声笑道:“我还未曾与你们小姐说话呢,何必急着动手?”楚平原神威凛凛,先声夺人,那少女手下不乏武功高强之士,但在这瞬间,却不禁为他惊人的武功所摄,登时鸦雀无声,谁都不敢上前拦阻。楚平原步履从容,走到了那少女面前。

那少女怦然心动,想道,“他无论碰上什么危险,都是一副毫不在乎的神气,和小时还是一模一样。刚才室韦兄弟那两柄大铁锤打下之时,倒是把我吓了一跳!咦,我不是为了报仇来的吗?怎的却突然怜惜起来了?不,不对,我一定要硬超心肠才是。”

楚平原仍是那副毫不在乎的神气,在刀剑环列之下,向那少女施了一礼,说道:“我自问并无冒犯姑娘之处,不知姑娘何以定要将我置于死地?姑娘可肯明白见告,免得我死了也是糊里糊涂,难以瞑目?”

那少女咬了咬牙,冷冷说道:“楚平原,你不认得我了?”这已是她第二次向楚平原这样发问了,楚平原好生诧异,向那少女瞧了又瞧,只觉果然是似曾相识,但却怎样也想不起来。只好说道:“请恕楚某记性太坏,实在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姑娘?”

那少女给他瞧得杏脸飞霞,忽地把嗓子迫尖,用一种娇嫩的孩子的声音说道:“我不要你用玉来交换,这两块贝壳是我送给你的,你瞧这贝壳有七种颜色呢,美不美?但在我们家乡,却是并不值钱的!”旁边的人(包括在树上偷听的段克邪与史若梅在内)都不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也不见她拿出什么宝玉或者贝壳。楚平原听了可是大吃一惊,叫道:“你、你是小霓子?”那少女点点头道:“不错,你想起来了没有?”

楚平原想起来了,这已经是十五年前的旧事,那一年他父亲楚充国新任安西都护使,驻节西域一个名叫“狮陀”的小国,楚平原那时只是个十岁大的孩子,跟着他的父亲也到了师陀国,师陀国有位右贤王兼掌全国兵马,复姓宇文,双名扶威。字文扶成有个女儿,名叫虹霓、比楚平原更小,只有五六岁,师陀国是大唐藩属,楚平原父亲在那里作“都护使”,等于是他们的太上皇,和掌管师陀国军政的宇文扶威当然是时常往来的了。宇文虹霓活泼可爱,楚平原把她当作小妹妹一般,时时逗她玩耍。

师陀国出产玉石,但贝壳是海边才有的,宇文虹霓却未见过。她听得楚平原说贝壳如何如何美丽,便要拿宝玉来与他交换。楚平原不要她的宝玉,送了两块贝壳给她作玩物。刚才这少女所说的那些活语,便正是楚平原那时对她所说的话。

楚平原在师陀国不到一年,离开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宇文虹霓,要不是她说出这件旧事,学他当年的口音,说出他当时的言语,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眼前这位如花似玉的少女,便是当年那个拖着鼻涕的小姑娘。

宇文虹霓咬着嘴chún道:“你明白了没有?”楚平原道:“明白什么?小时候我可从没欺侮过你,最少我曾经送过你两片贝壳。”

宇文虹霓冷冷说道:“谁和你说笑?我问你,你爹爹呢?”楚平原道:“十年前早已死了。”宇文虹霓道:“着啊,你爹爹死了,我不找你找谁?你们中国有句老话:‘父债子还’,今日,我就是来找你讨还血债的!”楚平原吃了一惊,道:“这,这话从何说起?”宇文虹霓厉声道:“还不明白?你想想你们是怎么离开师陀国的?”

十五年前的一个意外事件在记忆中重现,那是一个无星无月之夜,宇文虹霓的父亲宇文扶成突然带兵攻围他父亲的衙门。

黑夜中一场混战,楚平原和他父亲楚充国侥幸逃脱,天明时分查点人数,楚充国带来的大唐官兵,本来是三千人的,只剩下十八骑。事后始知,原来这场事变是回族在师陀国的驻军发动的,当时回族的势力在西域已大大扩张,和大唐帝国的势力发生了利害冲突,回族以威迫利诱,唆使西域各国叛唐,在师陀国发生的兵变就是其中的一个事件。当晚攻击大唐“安西都护使”的兵上,就有一部分是回族的骑兵。

事件过后,师陀国成了回族的瞩国。楚平原的父亲则回国请罪,并自动请缨,求朝廷派兵时代回族。哪知,朝议未定,安史之乱已起,大唐反以卑辞厚市,求回族相助平乱。收复长安之时,子女玉帛彼回族军掳掠一空。一向被西域诸国奉为“无可汗”的大唐帝国,从此声威一落千丈,反而要向回约低首称臣了。

唐朝既定下向回族束援的“国策”,楚充国所奏当然就遭受了朝延的驳斥,而且还给他加了一个“处理失当,轻启边衅”的罪名,把他斥革。楚充国回到故里,过了几年,感时伤世,郁郁而终。

楚平原给她引起这些惨痛的回忆,不觉热血沸腾,悄声说道:“原来你说的是这一件事。我爹爹的部下在这一事件中几乎尽数伤亡,不知你要向我讨什么血债?”宇文虹霓怒道:“你只知你们的人有历伤亡,我们的人死了多少,你知不知道?”楚平原叹了口气,说道:“说起来罪魁祸首乃是回族,你们在它控制之下,做出了这件两败俱伤的事情,实是令人痛心,不过我也不想责怪你的爹爹了。”宇文虹霓大怒道:“你还要责怪我的爹爹?你们那些士兵算得了什么,死了一千一万个也抵不上我爹爹一个!”楚平原怔了一怔,道:“什么,你爹爹——”宇文虹霓道:“你还问我爹爹,我爹爹在那一晚给你爹爹杀了!”

楚平原呆了一呆,心道,“原来是这样糊里糊涂结了仇家。”当下说道:“我爹爹直到死时,还不知曾有误杀令尊之事。当然在黑夜之中混战,双方死伤实是难免,令尊也未必就是家父亲手杀的。”宇文虹霓道:“你爹爹乃是主帅,不论是否他亲手所杀,这笔帐总是要算在他的头上。”楚平原心头怒起,“天下哪有如此蛮不讲理的人?是你爹爹先来偷袭,死了也是活该。”但他一来念在宇文虹霓已是国破家亡,大唐与师陀可说是同受回族之祸:二来也念在与她乃是青梅竹马之交。这冤家实是宜解不宜结。于是强抑怒火,委婉说道:“你我两家本来交情不薄,当日之事,都是回族挑拨所致……”宇文虹霓厉声说道:“我不与你谈论国家大事,谁是谁非,我只知冤有头,债有主!”楚平原道:“即使你认定我爹爹是你仇人,我爹多亦己死了、我愿到贵国,在令尊坟前,带孝上香,代我爹爹赔罪。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也总可以解恨了吧?”宇文虹霓道:“不能,你爹爹死了,还有你呢!我己在爹爹灵前洒过血酒,无论如何也是不能饶你的了!”

原来师陀国的民风,最是好勇斗狠,父母之仇,子女必须代报,否则便要受亲友唾弃,宇文扶威没有儿子,复仇的担子便落在宇文虹霓身上。子女在被害的父母灵前洒下血酒,这是师陀国最郑重的一种宣誓仪式。那年宇文虹霓不过六岁,她在父亲灵前洒下血酒之后,日夕所受的教导无非如何替父亲报仇。

因此尽管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回 异国鏖兵伤大将 荒山伏甲困英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