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45回 覆雨翻雨淆黑白 含沙射影害英豪

作者:梁羽生

牟沧浪绕着弯儿,把话说到这里,段克邪方始恍然大悟,把眼一看,只见史朝英正靠着牟世杰的肩膊,泪珠儿在眼眶里打转,装出一副又是气愤又是可怜的样儿。

段克邪急怒交加,大叫道:“史朝英,你、你在叔父面前造了我一些什么谣言!”牟沧浪蓦地大喝道:“你不要脸,她一个妇道人家可还要脸。说出来污我的嘴!论理你犯的罪比贺兰蒙等人更重,姑念你年幼无知义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 ,你就领受同样的处罚吧!”他一口气把这些话飞快的说出来,简直不容段克邪有插口分辨的余地,话声来了,倏地便一掌向段克邪拍来。用的正是处治刚才那三个妖人的手法,要废段克邪的武功。

段克邪怎肯甘心,身形一晃,疾忙躲过一边,饶是他躲闪得快,掌风掠过社会主义就是从这个哲学体系中自然而然产生出来的。这个 ,已是刮面生痛。牟沧浪一掌不中,更是生气,喝道:“好,我倒要领教你这一门的轻功了!”声到掌到,掌力排山倒海而来,竟似凝成实质一般,段克邪在他掌力笼罩之下,身形阻滞,轻功大大打了折扣。

第二掌闪过,眼看第三掌堪堪就要打到段克邪身上,辛芷姑大怒喝道:“住手!”拂尘一挥,替段克邪消去了牟沧浪的几分掌力。段克邪这才得以脱身,跌跌撞撞的奔出了十几步“信仰”当作把握实在的官能。 ,兀是未能稳住身形。

辛芷姑给段克邪解了围,可是她自已被那掌力一撞,也禁不住身形摇晃。辛芷姑一不做二不休,无情剑倏的出鞘,疾刺牟沧浪的掌心理想国又译《共和国》、《国家篇》。古希腊柏拉图著。主 ,以防他掌力续发。牟沧浪:“你这婆娘好没来由,你是什么人,也来多管闲事?”铮的一声,化掌为指,弹开了辛芷菇的长剑。这还是他手下留情,不想把辛芷姑伤了,所以只用上五六分劲力,否则辛芷姑的“无情剑”早已脱手飞去,虎口只怕也要裂开。

牟沧浪一指弹开了辛芷姑的无情剑,身形如箭,立即又赶上了段克邪,辛芷姑大叫道:“克邪,他不讲理级思想家、无政府主义者蒲鲁东的社会改良主义观点及其唯 ,你就不能还手吗?”段克邪道:“牟叔叔,你不容分说,请恕小侄无礼了。”反手一剑,迎截牟沧浪的手掌。

段克邪的本领比辛芷姑尚稍有不如,比起牟沧浪来,当然差得更远。可是在他手中的是一把断金削玉的宝剑,剑法虽不及辛芷姑奇诡,出手却快如闪电一种小资产阶级思潮。代表农民利益,反对农奴制度和资本 ,比辛芷姑迅捷得多。牟沧浪也不能不有些少顾忌,那一掌不敢打实,当下退开一步,掌势斜掠,衣袖一挥,以劈空掌力荡开段克邪的宝剑,跟着以“流云袖”的独门武功,反手又拂散了辛芷姑的拂尘。辛芷姑正要再度出剑,只听得牟沧浪已在说道:“且慢,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要讲什么理?”

辛芷姑冷笑道:“你问问你这位贤侄媳,我是她的什么人?”史朝英作出一副委屈的神气说道:“师父,你不认徒弟,徒弟还是认你的。”牟沧浪怔了怔道:“哦,你是朝英的师父?你为何不认她了?”

牟世杰怒气冲冲他说道:“辛芷姑,你强迫朝英抛弃丈夫,朝英不肯依从,你就把徒弟当作仇人了!朝英,她不认你,这样的师父你又何必认她?”辛芷姑也是怒气冲冲地道:“朝英,你不必假装脸皮薄不好意思说了,我替你说了吧,是你勾引段克邪,段克邪对你不理睬,你就含血喷人,倒过来说他勾引你了!

牟沧浪,这不肖丫头是不是在你面前这样诬蔑段克邪的?”他们两个人都赶着说话,各说各的,牟沧浪都听进了耳中。

牟沧浪呆了一呆,声音冷涩,说道:“什么,竟有这样的事?”这句话说得含混不清,也不知他指的是辛芷姑还是牟世杰所说的”这样的事”?史朝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抽抽噎噎他说道:“师父。

你老人家一心要嫁空空儿,当然是要帮他师弟的了。这也罢了。

但你迫我抛弃大夫却为何来?是不是也为了讨好空空儿的师弟?你徒弟但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恕我决计不能从命!”语气之间,隐隐含有辛芷姑迫她改嫁段克邪的意思。辛、段二人都是气得七窍生烟,急切间竟说不出话,牟世杰颜面尽丧,恼羞成怒,喝道:“辛芷姑,天下竟有你这样不要脸的师父,帮着外人,糟蹋徒弟。你再胡说八道,朝英认你为师,我牟世杰的宝剑可认不得你!”辛芷姑大怒喝道:“住嘴!天下竟有你们这样一对无耻夫妻!”身形一展,跑过去就要打史朝英的耳光。

一来是先入为主,二来是疏不间亲。牟沧浪毕竟是相信自己侄儿侄媳话多一些,当下大袖一挥,拦住了辛芷姑的去路,冷冷说道:“你待怎么?”辛芷姑双眼一翻,道:“你又待怎么?”

牟沧浪道:“我不能偏听一面之辞,但你的话总是较难令人人信。我的侄儿是个堂堂的绿林盟主,他的妻子怎样下贱,也不至于,不至于……”他是长辈,这“背夫偷汉”四字却不好意思在侄媳的面前来说,何况他本来就不相信。当下“哼”了一声接下去道:“朝英虽是你的徒弟,但这种有砧闺阁的言语也不应出于师父之口!”辛芷姑冷笑道:“你这还不是偏听一面之辞?哼,你倒要教训起我来了!”

牟沧浪衣袖一拂、说道:“不敢。朝英是际徒弟,你要怎么作践她,我也只得由你,但请你站远一些,别污了我的耳。克邪是我小辈,我要教训他,你也管不着!”说罢,撇下了辛芷姑,举掌又要废去段克邪的武功。

辛芷姑冷笑道:“你不过指点了他几句内功口诀,就以长辈自居,要废他的武功,你侄媳的所有本领都是我教的。如今师徒之义已绝,我要废她武功,你是更管不着!”趁着牟沧浪草击段克邪的时候,倏地扑出,话声未了,已到了史朝英眼前。

牟世杰一剑刺出,辛芷姑拂尘一展,荡开他的剑尖,唰唰唰连环三剑,杀得牟世杰于忙脚乱。史朝英吓得慌了,连忙叫道:“叔叔,叔叔!”其实,她夫妻合力,即使打不过辛芷姑,辛芷姑也不易取胜,实无须慌忙呼救。只是她深知师父的辣手,做徒弟的本能害怕师父,岂敢与师父过招。

牟沧浪喝道:“你们退下!”声到人到,衣袖如利刃一般的剖下,隔开了辛芷姑、牟世杰。卒芷姑冷笑道:“怎么?你废段克邪的武功,我废史朝英的武功,两不相干!你又来多管了?”

牟沧浪面色铁青,说道:“史姑娘是你徒弟,但她嫁到牟家,就是我牟家的人,你要辱骂她,我还可以勉强容忍,你要伤她,那可不行!好,你不是要较量我扶桑岛的武功吗?那就让你开开眼界吧!”衣袖卷出,辛芷姑无情剑一招横削,碰着他的衣袖,铿锵有声,竟似碰着硬物一般!

辛芷姑本是“围魏救赵”之策,引开牟沧浪,好让段克邪逃跑的。她料想牟沧浪不敢无理杀她,至多是败在他的手下,那也不算耻辱。

段克邪两次得辛芷姑援手,却怎肯抛下了她,让她单独去对付牟沧浪,当下朗声说道:“叔叔不肯饶恕我们,请恕小侄无礼了。”宝剑一招“星汉浮搓”,剑花朵朵,遍袭牟沧浪背心的九处大穴,他因为牟沧浪的武功实在太高,不能不使出最狠辣的本门刺穴剑法,才可以解辛芷姑之困。

段克邪的刺穴剑法当然伤不了牟沧浪,但却激怒了他,反手一草打出,冷笑道:“好呀,你的本领练得很高明了,不必我再指点你了吧?那你也不必再尊我前辈,咱们就当作平辈过招,认真的较量较量吧!”他这一掌打出,掌力已用到了七成,当真是非同小可!

幸而段克邪轻功超卓,于间不容发之际,闪开了正面,但被那排山倒海般的掌力所震,虽然只是接了偏旁掌势,胸口也似突然受到了重物所压一般,隐隐作闷。段克邪要运气护身,已是不能分辩。

辛芷姑喘过口气,连忙运剑疾攻,牟沧浪分出一掌迎敌,对段克邪的压力稍减,但掌劈袖拂,如刀如剑,仍是凌厉非常!要知他说出了“当作平辈过招”这样的话,那就是不再手下留情,可能不只废去段克邪的武功,甚或要取他性命的了。

段克邪迫得全神应付,轻灵的袁公刺穴剑法既是抵敌不住对方刚猛的掌力,便转而使出铁摩勒所授的“龙形六十四剑”,这套剑法不及袁公剑法精妙,但却刚猛无伦,以刚敌刚,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可以立定脚跟了。但牟沧浪也因此更为恼怒,出手越见凌厉。

辛芷姑本领在段克邪之上,她单独对付牟沧浪的时候,因为彼此相差甚远,本领显不出来,如今得了段克邪牵制住敌人的攻势,她奇诡绝伦的剑法,威力便登时显出来了。只见剑光一闪,牟沧浪的长须竟被削去了几茎。

虽然只是几茎须子,牟沧浪已禁不住勃然大怒,喝道:“好吧,那咱们也认真较量吧!”原来他刚才因为与辛芷姑无仇无怨,而且听说辛芷姑是要嫁给空空儿的,空空几年过四旬,尚未成婚,他虽然对辛芷姑殊无好感,却也愿见老朋友早成家室,因此看在空空儿的份上,对辛芷姑也便手下留情。但辛芷姑的无情剑却是招招奇诡,一使开便不能自制的。这么样一个“留情”,一个“无情”,辛芷姑才能削去他几茎须子,但也只仅仅几茎而已。

牟沧浪动了怒火,对辛芷姑也不再乎下留情。双掌盘旋飞舞,掌力使开,辛、段二人便似置身于惊涛骇浪之中,虽远不至即时落败,但显然已处下风,连史若梅也看出来了。

史若梅心道:“恐怕只有把铁摩勒请来,方可以解他们之困。”主意打定,悄悄溜出梅林。史朝英眼利,喝道:“往哪里跑?”便要去追。牟沧浪道:“不干这小姑娘的事,让她去吧。”

史朝英道:“这女的是段克邪的未婚妻子。”牟沧浪道:“丈夫做错了事,与妻子无关,何况是未婚的?咱们不可落人话柄,败了扶桑岛的名声!”声音已然很不高兴。史朝英满面通红,连忙停下脚步。他开口说话,掌上的威力稍减,辛、段二人又得以稍稍喘了口气。

辛芷姑性情冷傲,不能吃一点亏,手中的“无情剑”固然从来不肯饶人,连说话也是不肯饶人半句的。她喘过口气,忍不住又讥刺牟沧浪道:“扶桑岛端的是好名声啊,小一辈的寡廉鲜耻,老一辈的又横蛮又糊涂……”牟沧浪喝道:“住嘴,我不与你这泼妇逞口舌之利。看掌!”辛芷姑大怒道:“岂有此理,你,你骂我是泼、泼……”掌力已似狂飙卷地而来,辛芷姑迫着要全神应付,果然不想“住嘴”也要“住嘴”了。

辛、段二人苦苦支撑,眼看已是抵敌不住,忽听得有一个充满诧异的声音说道:“咦,你们怎么和牟岛主打起来了?克邪,你也怎可这样无礼。”声音一到,人影已现,正是空空儿来了。

牟沧浪不禁一愕,心道:“这可真是不巧,空空儿早下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要知牟沧浪虽然不惧空空儿,但毕竟是颇有交情的朋友,如今他正在与空空儿的师弟及未婚妻子交手,给空空儿撞见,难免有些儿尴尬。

牟沧浪攻势略缓,段克邪道:“不是我敢无礼,是牟叔叔要废我武功!”辛芷姑道:“空空儿,你不给我出这口气,你就休要做我丈夫。你交的好朋友,他竟敢骂,骂——”牟沧浪道:“空空儿,你另找一个妻子吧,我看这个女子配不上你。你这师弟也是行为不端,非处罚不可,你知道吗?他竟敢对世杰的妻子无礼!”段克邪贝师兄到了,心头稍宽,不料牟沧浪说得性起,猛地一掌打来,段克邪闪得稍谩,肩头给他掌锋划过,衣裳破碎,皮肉也稍稍刮穿,虽未伤着筋骨,亦已鲜血淋漓!

空空儿平生最敬爱的是辛芷姑,最疼爱的是段克邪。听得牟沧浪骂了辛芷姑又打了段克邪,禁不住也是心头火起。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火性一发,“哼”了一声,登时撕破了脸,喝道:“牟沧浪,你也太欺负我了!”身形一晃,闪电般的一剑便向牟沧浪攻来!

同样的一招袁公刺穴剑法,在空空儿手中使出,比起段克邪,威力已不知大了多少,他力透剑尖,不但轻灵翔动,而且虎虎生风,势劲力雄,牟沧浪连亡双掌齐出,化解他这一招,辛芷姑趁势一剑削来,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回 覆雨翻雨淆黑白 含沙射影害英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