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46回 是非真伪应分辨 友敌恩仇总惘然

作者:梁羽生

段克邪笑道:“我明白你的心意。好,今晚我只是陪你去找字文姑娘,决不特别去找牟岛主便是。”

楚平原道:“你不要先告诉史姑娘么?”段克邪沉吟半晌,说道:“我留字给她。倘若是见了她,她定加劝阻,那就去不成了。”

两人商量定妥,便即动身。铁犁峰山形奇特,名副其实,便似一张横空伸出的铁犁,很易辨认。这晚月淡星稀,他们展开了绝顶轻功,一路上无人发觉。

距离铁犁峰还有四五里,是一个山坳,楚段二人刚刚穿过一片树林,走近这座山坳,忽见前面有三条黑影,似是有两个人从山坳那边走来,却被这边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拦住。段克邪视力极佳,正觉这三个人影似是熟人,便听得一个粗里粗气的女人声音说道:“好呀,哥哥,你当真不放我们过去。”

段克邪笑道:“原来是这位莽娘于来了。”楚平原道:“是谁?”段克邪道:“是盖天豪的妹子盖天仙。盖天豪是牟世杰最得力的手下,但他的妹子却是反了牟世杰的。她也是聂隐娘的好朋友。”

楚平原道:“那么咱们是应该帮妹妹的了。可是……”段克邪道:“她哥哥料想不至伤她性命,这位莽娘子的武功也不弱于她的哥哥。他们兄妹争执,咱们外人,暂且不必理会。”

楚、段二人走近几步,跳上一棵树上,居高临下,前面的情景是看得较为清楚了。只见盖天豪站在一边,对面是盖天仙和一个相貌奇丑的男子,楚平原道:“这男的又是谁?”段克邪道:“是盖天仙的丈夫,奚族的土王子卓木伦。此人力大无穷,有他在此,盖天豪就是要伤他的妹子,也办不到,咱们更可以放心了。”楚平原道:“他们两夫妻倒是天生一对。”段克邪道:“你别笑这位盖姑娘名唤天仙,相貌丑陋,她实是貌丑心慈。”

只听到盖天豪说道:“不是做哥哥的不放你们过去,这是为了你们的好。”盖天仙冷笑道:“我如今不是小孩子了,是好是坏,我比你分得更清楚了。”盖天豪“哼”了一声,说道:“好,那么你说实话,你来此意慾何为。”盖天仙道:“我光明磊落,何须瞒你,我来参加绿林大会。”盖天豪道:“你是到铁摩勒这边,还是到牟盟主这边?”盖天仙道:“哥哥,你好糊涂,你还甘心听牟世杰使唤吗?我眼中早已没有这个牟盟主了!我当然是投到铁摩勒这边,何须多问!”

盖天豪道:“你为何要反对盟主?”盖天仙道:“你先说你为何要帮牟世杰?”盖天豪道:“牟盟主雄才大略,识见非凡,这个说与你听你也不懂。我只与你说绿林道义吧,咱们是他下属,他待咱们又是倚若腹心,岂可叛他?”

卓木伦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忽地大怒说道:“盖大哥,我是看在天仙份上,叫你一声大哥的。你若是只知胳膊向外弯,帮那姓牟的大混蛋,欺压你的妹子,哼,哼,我认得你,我这杆枪可认不得你!你要放我们过去,我还不肯放你过去呢!”

盖天豪曾和他交过手,吃过他一点小亏,怒道:“你做你的王子,这不是很好么?我们绿林之事,你来多管作甚?哼,你以为我当真怕了你么?”卓木伦道:“你妹妹是女强盗,我娶了你的妹妹,我就管得你绿林之事了。你再说一句什么牟盟主,我就一枪……”

卓木伦抖起铁枪,就要拥去,盖天仙喝道:“且慢动手,我还有话要说。”卓木伦道:“是!”枪尖垂下,便即退过一边。别看他性似蛮牛,对妻子倒是百依百顺。

盖天仙道:“哥哥,你说牟世杰将你当作心腹,所以你不愿叛他。我且再问你,他和聂隐娘聂女侠的交情,比起你来,义是如何?”盖天豪道:“这个,这个……他们的事情我不大清楚。

你也何必去理人家的私情。”盖天仙道:“哦,你也知道他们之间有一段私情吗?但你说这是私情,也不见得全对。你不清楚,我却是十分清楚的。不妨说给你听听。牟世杰起初对聂隐娘曲意逢迎,巴不得娶她为妻,为的什么?就为了她是聂锋的女儿,她父亲掌有兵权,可以利用。后来他碰上史朝英,马上就移情别恋,为的什么?就为了史朝英是史朝义的妹子,更可以利用。

你说是私情,我看只是利害!”

盖天豪呆了半晌,心道,“这丫头一向浑浑噩噩,怎的突然问变得伶牙俐齿了?说的对不对,姑且不论,倒是有条有理。”

他怎知道盖天仙是受了聂隐娘的熏陶,明白了许多道理。而且盖天仙久已想劝告她的哥哥,这番说话,她早就打好腹稿,是想过千百遍的了。

盖天仙又道:“还有你不知道的呢。牟世杰若只是移情别恋,那也罢了。但后来聂隐娘到吐谷堡找他,他还要陷害她呢。又是威胁,又是利诱,哪里像个盟主所为,简直就是卑鄙。”盖天仙一五一十将所知道牟世杰对聂隐娘的种种手段说了出来,听得她的哥哥目瞪口呆。

盖天仙道:“哥哥,你今日和牟世杰的交情,总比不上他往日和聂隐娘的交情吧?他可以那样对待聂隐娘,也就可以同样对待你。他今日要利用你,因为你还是江北十三家山寨的总寨主,倘若你扶助他,他当真做了皇帝,他用不着你了,只怕第一个就要拿你开刀!”

盖天豪沉声说道:“你这丫头,别,别来挑拨是非!”话虽如此,声音已是微微颤抖。盖天仙冷笑道:“这是挑拨是非吗?他起初与史朝义合伙,说是要和他平分江山,后来和他火并了。

还有他哄骗我的公公。卓郎,你说来与他听听。”

卓木伦怒气冲冲他说道:“他要我爹爹帮他打江山,说是他做了皇帝,就让我爹爹做一字并肩正,不分彼此,同掌江山。哼,哼,害得我们族人好惨?要不是我爹爹及早觉悟,吐谷堡几乎玉石皆焚。”盖天豪听到此处,不觉心头颤栗,原来牟世杰也曾亲口对他许愿,说是事成之后,要封他作一字并肩王,同掌江山的。

盖天仙道:“大哥,牟世杰是个假仁假义的姦徒,你还看不清他的面目吗?”盖天豪心里动摇,但还是给牟世杰辩护道:“这是盟主的雄才大略,他要骗胡人给他出力,用点姦诈的手段,那也算不了什么。”卓木伦大怒道:“岂有此理?他骗我们奚族人给他打江山,害死我们无数百姓,你还说是应该的?”盖天仙道:“胡人中也有好有坏,我公公幸而没有上他的当,这且不说。

史朝义与他不过是互相利用。试想,假若不是吐谷堡一战,聂锋击溃了史朝义的部属,史朝义也终于被擒授首的话,牟世杰并吞了史朝义,用胡骑来入寇中原,中原父老能不恨他入骨?哥哥,只怕连你也逃不了汉贼的骂名?”

盖天豪长叹一声,说道:“妹妹,是准教你说这番说话的?你平时不似这么能说会道,我倒给你说得莫知听从了!”盖天仙道,“这也不是什么艰深的道理,我又何须人教?哥哥,你再想想,牟世杰对聂隐娘也用姦诈的手段,聂隐娘难道也是胡人么?”

盖天豪冷汗涔涔,答不出活。盖天仙道:“哥哥,你还不放我们过去吗?”盖天豪退了数步,忽地又拦住了盖天仙道:“不行,我还是不能放你们过去!”

卓木伦举起长枪,说道:“仙妹,你哥哥一定要帮那姓牟的小子,咱们还何必多费chún舌?他下放我们过去,难道咱们就过不去了?”盖天仙叫道:“哥哥,你怎的还是这样糊涂?”

盖天豪叹口气道:“妹妹,我是为了你们的好。大道理我暂且不和你说,只是你们若和盟主作对,我即使放你们过去,牟、牟世杰也不会放过你们.他手下能人甚多,有七十二岛岛主,还有他的叔叔牟沧浪,武功之高,更是难以思议!只怕你们还未能投到铁摩勒那儿,两条小命,先就要断送了!”

卓木伦怒道:“你把牟世杰说得那么厉害,我们不怕他,哼,他要取我的性命,我也要取他的性命呢!”盖天仙却大喜道:“哥哥,你不与我们作对了?好,那你就不用给我们担心了。”

盖天豪闪过一边,说道:“你们要过去,也罢……”底下的那句“我就放你们过去”还未曾说出,忽听得有人喝道:“盖将军,你要放谁过去?”

树林里突然审出四个黄衣人来,正是牟世杰从扶桑岛带来的侍者,为首的瞪了盖天仙一眼,哈哈笑道:“原来是盖将军的妹子。我家主母早已候你多时了!哈哈,卓木伦王子你也来了?我家主人也是正想和你见面呢。咄,你还要我们动手么?”

卓木伦大怒,抡起长枪就是一招“翻江倒海”,刺将出去,只听得当当当四声,四柄青钢剑都砍在枪杆上,卓木伦双臂一振,长枪拨开四柄青钢剑,四个黄衣人都向后退了几步,晴惜吃惊,“好大的气力!”卓木伦大喝道:“挡我者死,你们还是赶快回去,叫牟世杰这小子来纳命吧!”

为首的黄衣人笑道:“你要见我们的主公那也不难,你当我们当真无能请你么?”剑光一闪,走偏锋疾上,卓木伦一抢戳空,那黄衣人已欺到身前,唰的一剑便刺他穴道。卓木伦的长枪利于马上交锋,近身肉博,却甚是不便。盖天仙拔出厚背朴刀,一刀将剑格开,说时迟,那时快,另外三个黄衣人的剑尖也都已指到了他的背后,盖天仙一招“夜战八方”,可只格开了三柄青钢剑,卓木他的背上还是中了一剑。

幸而卓木伦身披重甲,这一剑未曾令他受伤,但背脊亦已隐隐作痛。卓木伦怒火冲天,蓦地一声大吼,就似发了疯的野兽一般,手握长枪中部,一个风车疾转,把四个黄衣人又再迫开。

盖天仙用朴刀在丈夫身前防护,她的短刀利于近身作战,敌人若是欺到身前,就由她抵挡,卓木伦把长枪抡圆,虎虎生风,方圆丈许之内,泼水不进。

这四个侍者的武功是牟沧浪所传,虽然都只不过得了牟沧浪的两三分本领,亦已大是不弱。他们试了几招,已知卓木伦力大无穷,不可硬碰,转用轻灵迅捷的剑法,与卓木伦游斗,卓木伦杀他们不退,倘若冒险冲击,也未曾练过轻功,跳跃不灵,势将中剑。只好在妻子防护之下,兀立如山,与那四个侍者恶斗。可是这么一来,对方是以逸待劳,卓木伦虽是力大无穷,久战下去,也必将力尽神疲。

盖天仙叫道:“哥哥,你究竟是帮牟世杰还是帮你妹夫?”那四个黄衣人也叫道:“盖将军,你是为公还是为私?为公就该把你妹妹绑了,盟主看你份上,料不至于将她处死;为私你就上吧,但只怕你们纵然冲得过去,也逃不过主公布下的地网天罗,白白多赔你一条性命!”盖天豪双目火红,青筋暴现,可是心里踌躇,一时间竟也拿不定主意。

段、楚二人躲在树上,楚平原道:“如何,该出手了吧?”段克邪道:“且看看盖天豪帮哪一边?盖天豪若是帮他妹子,咱们就不用露出行藏。”

盖天豪猛地一咬牙关,喝道:“放过他们夫妻,主公面前,有我担待。咄,你们不肯给我面子,那就休怪我盖某刀下无情了!”盖天豪正要上前助战,忽听得一声喝道:“住手!”

盖天豪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叫道:“妹妹,快,快……,个“跑”字还未说出口,那人已经来到。楚、段二人在树上居高临下,也只是觉得眼睛一花,那人就出现在面前,也不知他是从哪儿钻出来的。

楚平原也是大大吃惊,悄声问道:“这人是谁?”段克邪在他耳边说道:“是牟沧浪!他不会蛮不讲理的,咱们不可露出声息。”

牟沧浪喝道:“都给我住手!”那四个侍者,见是岛主亲自来到,岂敢抗命?连忙四下退开。卓木伦却正杀得性起,收不住势,长枪向前猛冲,正朝着牟沧浪的面前挑来。牟沧浪伸手拿着枪头,卓木伦出尽九牛二虎之力,竟是不能将枪抽回。

盖天仙跑到牟沧浪背后,喝道:“撒手!”举起朴刀,对准牟沧浪的后脑,牟沧浪头也不回,理也不理。盖天仙喝道:“你不撒手,我就一刀把你劈了!”

盖天仙不肯愉袭,接连两次警告,牟沧浪却似听而不闻,只是对看卓木伦笑道:“你服我吗?”盖天仙救夫心切,举刀便劈,盖天豪大叫道:“妹妹,不可造次!”声还未了,盖天仙那一刀已经劈下,牟沧浪反手一掌,伸出中食二指,恰恰钳着刀背,盖天仙登时也是不能动弹。

牟沧浪道:“你们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们。”双手松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回 是非真伪应分辨 友敌恩仇总惘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