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47回 双侠被擒逢旧友 群雄聚会定新盟

作者:梁羽生

楚平原正要发啸相应,段克邪的啸声突然中断。楚平原大吃一惊,心道,“段克邪轻功卓绝,难道竟会给敌人突然擒了,逃也逃不开么?”

就在他心神不宁之际,史朝英双刀一招“龙飞凤舞”,倏的斫来,宇文虹霓“唰”的一剑,也指到了他腰胁的“愈气穴”。

宇文虹霓本领比史朝英高得多,攻的只是他的要害穴道,楚平原尽管对宇文虹霓毫无故意,可不愿死在她的剑下,当下使了一招“上下交征”,这是一招两式的刀法,先斫“下手刀”,再斫“上手刀”,楚平原是打算格开宇文虹霓的长剑之后,再举刀削断史朝英的兵刃。可是由于他心神不宁,动作稍缓,宇文虹霓的长剑是格开了,史朝英的双刀却也劈面斫到,来不及举刀招架了。楚平原霍的一个“凤点头”,史朝英的刀锋几乎是贴着他的双颊削过,险险削下他的耳朵。

楚平原大怒,把心一横,想道,“小霓子若然狠得下心肠杀我,就让她杀吧。说什么我也得把这妖女毙了!克邪武功远胜于我,倘若他已被敌人所擒!我出去也是无济于事。”

史朝英给他闪过,暗叫“可惜”,正要趁他脚步未稳,再砍一刀。楚平原蓦地一声大喝,风车般的疾转过来,连人带刀,向史朝英冲了过去,就在这时,宇文虹霓的剑尖也指到了楚平原的背心大穴。

眼看楚平原与史朝英便要同归于尽,忽地一股劲风扑到,史朝英就似给一只无形的巨手推开几步,恰恰避开了楚平原这一刀。也就在这同一时间,宇文虹霓的虎口一麻,长剑“当当”坠地。

楚平原这一惊非同小可,心知来了劲敌,不及回头,反手便是一刀。那人笑道:“刀法忒也不弱!”双指一弹,“铮”的一声,楚平原虎口酸麻,叫道:“你是牟沧浪!”那人道::“不错。

你胆敢点我侍者的穴道,又闯到这里来欺负我的侄媳,也未免太过目中无人了。”就在说话之间,已接连在楚平原的刀背上弹了三下,楚平原虎口发热,再也把握不住,宝刀脱手,给牟沧浪将他一把抓住。

楚平原道:“你知道你惺媳干的好事,你怎的不问青红皂白。”牟沧浪道:“我的家事不用你管。你也怎知我是问也不问?”

史朝英上前道:“叔叔……”牟沧浪面色一沉道:“你也不必多说!”史朝英讪讪退下,就在此时,只见那两个黄衣侍者,揪着段克邪走进帐来,说道:“这小子如伺处置,请岛主发落!”

段克邪叫道:“牟叔叔,你如今总该明白谁是谁非了吧?”牟沧浪神情懊丧,挥手说道:“你暂且不必多言。侍者,将这两人押下去。”那两个黄衣人躬身说道:“遵命。”一个揪着段克邪,一个揪着楚平原,走出帐篷。段楚二人都是给牟沧浪点了软麻穴的,不能动弹,但却还可以说话。楚平原道:“宇文姑娘,这妖女适才的说话都是骗你的。她实在是想借回族之兵、为了你母舅是回约的将军。才巴结你的。你倘是不信,我还有证人……”史朝英喝道:“快快把他押下去,别让他胡说八道。”

宇文虹霓道:“谁是证人?”揭开帐篷,便追出去。史朝英道:“唉,好妹子,你怎么相信他的鬼话。”正要也追上去。牟沧浪衣抽一挥,一股柔和的力道将她推了回来。史朝英道:“叔叔,你……”牟沧浪道:“你留下,我正要和你单独说话。”

史朝英心知不妙,说道:“叔叔,你有什么吩咐;难道你、你也相信了他们的……”牟沧浪叹了口气说道:“你的所作所为,我都已知道了。不错,我是相信他们的话。你,你自寻了断了吧!念在你与我侄儿夫妻一场,我可以让你留个全尸,说你是暴毙的,彼此保个面子。”

史朝英这一惊非同小可,颤声叫道:“叔叔,你要我自尽?不,不,我不肯死,宁可你杀了我!”

牟沧浪一咬牙根,说道:“也好,你不敢自己动手,我就成全了你吧!”随手取过几上的拂尘,缓缓举起,一柄拂尘,在他千中,就似千斤重物一般。牟沧浪的内功已到了超凡入圣的境界,这柄佛尘,若是打在史朝英身上,登时便可令她闭气而亡。

史朝英将肚皮一挺,忽地说道:“你打吧!我这肚皮里有吐杰的孩子,这是你牟家的骨肉!”

牟沧浪怔了一怔,慌忙收回拂尘。史朝英说道:“叔叔,你好糊涂!”牟沧浪道:“我不知道你有身孕。也罢,那我就……”

史朝英不待他说出如何处置,便即打断他的话道:“我不是说你这个糊涂。你是对小事精明,大事糊涂!”

这两句“评语”倒是很出牟沧浪意料之外,牟沧浪道:“我怎么对大事糊涂了?”史朝英道:“是非之际,实亦难言。成则为王,败则为寇。你既有意叫世杰逐隆中原,那么他能替你打下江山便是好的,你又何必管他如何行事?当今的大唐天子,又何尝不是借了回族之兵才保住江山?”

牟沧浪“哼”了一声,说道:“唐朝天子做的事情,我就要跟他学样吗?盗亦有道,何况是取天下。借了外兵蹂躏中原,哼,哼,即使做了皇帝,那也是受百姓唾骂,英雄耻笑!我志已决。

你不必和我再多说了。念在你有身孕,贷你一死。你和世杰都随我回扶桑岛去吧。”

史朝英道:“叔叔,你回去就不怕天下英雄耻笑吗?人人都知道你此次来助世杰,是要保他绿林盟主之位,江山你可以不打,但你这么临阵退缩,撒手不管,别人只怕都要说你是怕了铁摩勒、空空儿了!”

牟沧浪道:“这个,嗯,别人要怎样说,那也就由他去吧/语气之间,已不似刚才坚决。史朝英缓缓说道:“咱们即使要回扶桑岛,也应过了今天才走。皇帝可以下做,盟主当然更可以不当,但你这扶桑岛的绝世武功,岂可以不在天下英雄之前显一显?”

牟沧浪多少还有点好胜之心,听了史朝英的话,也觉得似乎言之成理,不禁心里踌躇,“不错,我万里迢迢,来到中原,若然一事无成,悄然而去,那岂不是负了此行?我若打败了天下英雄,那时再与世杰一同回去,那不是更显得我的胸襟磊落,气度非凡!”

正在踌躇未决,忽听得声如裂帛,帐篷顶突然裂开一道缝,跳下两个人来。一个是空空儿,一个是辛芷姑。空空儿喝道:“幸沧浪,你自恃天下无故,我空空儿偏要和你再斗一斗!”辛芷姑见了史朝英,更是怒从心起,说道:“好,我本待在英雄会上再废去你的武功,你却又在害人,我须饶你不得!”

这两人动作都是快如闪电,一个扑向牟沧浪,一个扑向史朝英。史朝英叫道:“叔叔,救……”辛芷姑的拂尘已是当头罩下。

牟沧浪一掌拍出,荡开了空空儿的剑尖,他手上的拂尘还未放下,当下也用拂尘挥出,他拿的不过是一柄普通的拂尘,辛芷姑的拂尘则是百练的乌金玄丝,但两柄拂尘一缠上,辛芷姑却几乎把握不住,拂尘险些就要给对方夺去。空空儿飞身跃起,短剑当中一划,这才把两人分开。牟沧浪的马尾拂尘己给根根绞断,不能复用,立即枪过了史朝英的一柄短刀,怒道:“空空儿,你胆敢又来生事!”空空儿道:“你把我的师弟怎么样了?快快交回给我!你若伤了他一根毫发,我空空儿今日决不与你干休!”

本来空空儿倘若平心静气与牟沧浪说话,这事情不难解决,但他性急如火,一到便大发雷霆,牟沧浪可也给他惹起了怒气牟沧浪动了怒气,冷笑说道:“不错,你师弟是被我所擒,你待怎样?”空空儿道:“你放不放人?”牟沧浪道:“你若不来吵闹,我倒可以放他。如今吗,嘿,嘿,可得看你的本领了。昨日咱们雌雄未决,你还有什么本领未曾使出来吗?”

空空儿大怒,更不打活,身形一晃,挥剑复上,一招便刺牟沧浪九处穴道。牟沧浪淡淡说道:“也没有什么新奇的招数!”

挥油一拂,空空儿身法如电,倏的已是移形换位,片刻之间,从东南西北四方,连接四招,遍袭他全身三十六道大穴。辛芷姑则尘剑兼施,招数奇诡绝伦,寻暇抵隙。牟沧浪给他们联手急攻,一时间竟是有点应付不暇,空空儿冷笑道:“我就是这套袁公剑法,新奇的招数是没有的。你不放在眼内,那我就等着看你的本领。”这套剑法,他前日也曾使过,不过,今日使来,却义比前日更快捷了。原来空空儿经过前日的一次较量,已知功力不及对方,因此再度交锋,便尽力发摔自己之长,以制敌人之短。他轻功天下第一,这是牟沧浪所不及的,空空儿改用闪电般的游斗剑招,随时可以化虚为实,虽是同一套剑法,对牟沧浪的威胁,却比前日大大增强了。

牟沧浪怒道:“空空儿你如此狂妄,可休怪我手下无情了!”运剑成风,呼呼数剑,将空空儿迫出一丈开外,剑中夹掌,劈空掌也使出了十成力道,登时帐篷如受狂风,摇动起来,空空儿也还罢了,辛芷姑在他的掌力笼罩之下,却已有点感到呼吸困难。原来牟沧浪前口只是使到八成功夫,如今也尽全力,自是大不相同。这么一来,双方各尽所长,结果仍是和前日一样,牟沧浪以一敌二,不免稍处下风。但空空儿与辛芷姑要想取胜,那也极不容易。

结果与前日一样,但却凶险得多。哪一方稍有不慎,都有血染尘埃之险。史朝英躲到帐违一角,吓得发抖,忽地想道:“空空儿若然胜了,我师父定要下手害我;但若叔叔胜了,他也要迫我跟他回转扶桑,从此难有出头之日。总之,谁胜谁败,对我都没好处,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悄悄的便揭开了帐篷溜走。

帐中激战方酣,牟沧浪与辛芷姑都无暇拦阻。

史朝英出了帐篷,叫道:“宇文妹子,宇文姑娘!”游目四顾,不见宇文虹霓的影子。原来宇文虹霓已在追赶那两个侍者去了。

宇文虹霓出了帐篷追赶,那两个黄衣人已走了一段路程。但因他们是奉命押解楚、段二人的,而楚、段二人都被牟沧浪点了穴道,不能自己走路,那两个黄衣人只好将他们用粗绳缚起来,像拖着一件东西似的,将他们拖着走路,走得当然不会很快,宇文虹霓追过一个山坳,已是可以看见他们了。

字文虹霓见此情形,大为生气,扬声喝道:“你们不能将他们背起来走路吗?牟岛主只是要你们押解他们,并不是要你们将他们当作犯人看待。”

那两个黄衣人笑道:“宇文姑娘,你的心肠倒是软得很啊!

不会弄伤他们的,你放心吧。听说这个姓楚的是你的杀父仇人。

哈哈;你倒为他求起情来了。”这两个黄衣人是扶桑岛的恃者,生平只听牟沧浪叔侄的命令,对宇文虹霓的话竟是不加迎睬。

这时已是犬色蒙亮的时候,宇文虹霓动了怒气,正要加快脚步,上前干涉,忽见前面来了一个女子,正好拦住那两个黄衣人的去路。那女子“咦”了一声,忽地放出佩刀,叫道:“这不是段小侠吗?岂有此理,你这两个强盗竟敢欺侮段小侠?”一刀便劈过去,要斩断拖着段克邪的那根绳子。

拖着段克邪走路的那个黄衣人喝道:“瞧你是个黄毛丫头,我不将你难为。快快走开!”将长绳一抖,那女了一刀劈空,却被绳索绊了一跤。那女子跳了起来,怒气冲冲地骂道:“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我是谁,我是你们盟主夫人的师姐!”原来这女子正是史朝英的师姐龙成香,她在长安卖艺之时,曾得过段克邪之助,故此一见段克邪被人捆缚,便要上前解救,以报答他的恩情。龙成香是来找寻师父师妹的,她只道这两个黄衣人是她师妹的手下。

那两个黄衣人笑道:“你是盟主夫人的师姐又怎么样。我家的侄少奶和她的师父都反了脸了,她也未必就认你这个师姐。”

段克邪叫道:“龙姑娘,你别找你的师妹了,赶快去向铁摩勒报讯吧。你也不必为我担心,我是被牟岛主所擒的,决无性命之忧。”段克邪这几句话不啻证实了那黄衣人所说,提醒她的师妹早已坏得不可收拾,叛了师门。

龙成香怔了一怔,叫道:“这是怎么回事?”那黄衣人道:“叫你走开,你还要纠缠。”长绳一挥,“啪”的一下,打中了龙成香膝盖的环跳穴,龙成香双膝一软,倒下地来。那两个黄衣人不想给宇文虹霓赶上,再受纠缠,便把楚、段二人背起来飞跑。

那两个黄衣人功力颇高,背了个人,也比宇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回 双侠被擒逢旧友 群雄聚会定新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