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48回 挥剑自惊亲众叛 举棋翻误霸图空

作者:梁羽生

牟世杰面色铁青,指着铁摩勒道:“铁摩勒你知罪么?”铁摩勒道:“不知。铁某有何不是之处,请盟主指教。倘若众家兄弟公认铁某有罪,铁某甘心领罚。”

牟世杰站在场心,说道:“世杰多蒙众家弟兄抬举,要我做你们的头儿。世杰也愿意为各位效劳,打出一个天下,大家都有好处。说老实话宋荣即“宋钘”。 ,咱们都是迫着走上黑道的,难道还能当一辈于强盗,做个永不能见天日的‘黑人’?”

牟世杰是想先来一套花言巧语,晓以利害,说动群雄。这篇“文章”还正开头,老英雄金刀董钊已在说道:“多谢盟主为我们打算。但这和铁寨主有何关系,还是请盟主言归正传拉萨尔见“历史”中的“拉萨尔”。 ,别扯得太远啦。我们可还有大事要商讨呢。”

董钊在绿林中的辈份很老,威望也高。牟世杰不敢得罪他,说道:“世杰表白这点心意,就是想请各位判断是非.去年我在幽州举事,传下了绿林箭定了康德的“物自体”学说,把德国古典哲学发展到了彻底 ,请绿林同道,协力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谁知铁摩勒不接令箭,还阻挠别人助我。我功败垂成,弟兄们也全无好处。嘿,就是不讲这些,你不听号令,我也该办你的罪,”

铁摩勒道:“你在幽州举事,是和什么人合伙的?和你勾结的是安史遗孽,你还要借外兵,弟兄们即使要打江山,也不能跟你如此!”

牟世杰道:“你这是一孔之见,你可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正想搬出他的一番道理,群雄已在鼓噪起来,纷纷说道“不错,咱们中原豪杰,要打江山,也不能倚靠胡人。”“是呀,皇帝轮流做,明年到你家。造反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我们就是偏偏不捧你姓牟的做皇帝!”

金鸡岭寨主辛天雄是火爆的性子,蓦地把一杆大旗往场中一插,叫道:“牟世杰难孚众望,这个绿林盟主我说不应该再让他当了。赞成我这说话的,站到这边来!”

牟世杰的一班手下本来还有十多家寨主,听了辛天雄这么一喊,竟然就有五六个走了过去。杨大个子拍了一下脑袋,说道:“牟盟主,这回似是铁寨主有理,对不住,我可也要过去啦!”他叫馈了“盟主”,一时未能改口,但却站到了那杆旗下,反对牟世杰当盟主了。群雄哈哈大笑。

盖天豪也站了出来、牟世杰又惊又怒,说道:“盖天豪,你、你也叛我?”

盖夭豪并不向那杆大旗走去,却到了牟世杰面前,沉声道:“盟主,你可肯听我一言?”

牟世杰听他仍是口称“盟主”,执礼甚恭,放下了心,温言说道:“天豪,你我交情非比别人,你虽是我下属,我却一向把你当作大哥的。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叛我,大哥,你有话尽管说吧。”盖天豪是十三家总寨主,牟世杰的手下占了八成也就是盖天豪的部属,所以牟世杰想要笼络他。

盖天豪道:“盟主,我一向佩服你是个英雄。大英雄应该提得起,放得下,今日之事,我劝你、劝你还是放手了吧!”牟世杰道:“哦,原来你要说的就是这一句话,你是来给由铁摩勒作说客么?”

盖天豪心情甚是沉痛,说道:“盟主,铁摩勒若是想作绿林盟主,他早就已经作了。何须要我劝你放手,我是为了你好,咱们走错了一步棋,如今已是难求天下英雄原谅,倒不如趁早收篷,闭门思过,还可算是不失英雄本色,来去光明。”

原来盖天豪听了他妹妹的说话之后,昨晚想了一晚,本来他可以带了妹妹妹夫,连夜投奔铁摩勒的(监视他的那两个侍者已给牟沧浪调开了),可是他为了一点朋友之情,仍然想对牟世杰作最后一次劝告,也是他第一次向牟世杰的劝告。

牟世杰感到了众叛亲离的危险,心中又是愤怒,又是恐惧,他极力抑制自己,不让这份心情在神色上表现出来,淡淡说道:“这么说,你是认为人家理长,咱们理短了?唉,连你也这么说,想必我牟世杰当真是走错了这着惧了。好,我听你的忠言!去吧!”蓦地一掌就向盖天豪的天灵盖拍下!

牟世杰的武功本来就比盖天豪高得多,而且他口口声声说是要听从盖天豪的忠言,盖天豪当然是做梦也想不到他会突施杀手!

眼看盖天豪就要毙在牟世杰掌下,千钧一发之际,忽地里有人“嗖”的一箭,向牟世杰射来。

这枝箭是盖天仙所发,她和她丈夫卓木仑混在她哥哥的手下头目之中,有众人给她掩护,牟世杰又一直是全神贯注注视着铁摩勒,因此毫无发觉。

盖天仙所在之处和牟世杰距离很近,她力大无穷,这支箭急劲之极,又是对准了牟世杰的咽喉射的,牟世杰举起的手掌正要拍下,那枝箭也已射了到来!

距离大近,躲闪不及,牟世杰武功确也高强,掌锋一偏,把箭拍落,可是他解了利箭穿喉之灾,也就无暇取盖天豪的性命了。盖天豪倒纵出一丈开外,戟指骂道:“牟世杰,你、你好狠啊!”

说时迟,那时快,卓木伦已跳了出来,“哼”了一声道:“你如今才知这小子不是人么?”挺起长枪,就向牟世杰冲去。

牟世杰剑未出鞘,卓木伦的长枪已经当胸刺到,牟世杰使了一招“斗转星移”,把枪头一拨,这是一招化解敌人猛劲的高招,但卓木伦是天生神力,牟世杰这一拨,虽能把他的长枪拨开,但那股猛劲却未能全数消解,只听得“咕咚”一声,牟世杰跌了个四脚朝天,卓木伦的七成以上的力道,给他反震回来,也是觉得虎口酸麻,长枪险险脱手。

盖天仙挥舞双刀奔出,牟世杰滚出数丈开外,早已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他性命幸得保全,但以盟主的身份,在地上打滚,也实是狼狈已极。牟世杰大怒道:“把他们拿下!”

牟世杰身旁的六七个岛主上来拿人,卓木伦舞起长枪,喝道:“牟世杰,你出来与我决一死战。”他长枪使开,数丈之内,泼水不入。那几个岛主虽是武功高强,但近不了身,要想把他的长枪夺下却也不易。对他的神勇也不禁骇然。

牟世杰若是使用兵器,可以打败卓木伦,但他是盟主的身份,吃了一次亏之后,可不愿再“自贬”身份,与卓木伦交手。

群雄尽都激怒,纷纷喝道:“牟世杰你好不要脸!”牟世杰那边的人跑上来;辛天雄一马当先,也率领群雄杀了出去,眼看双方混战的局面就要展开,铁摩勒大叫道:“住手,住手!咱们要讲的是一个‘理’字!”

牟世杰冷静下来,也知难犯众怒,当下把手一挥,说道:“放开他们!”群雄听铁摩勒的约束,也都住手。牟世杰犹自强辩道:“我对盖天豪恩义如山,他背叛我,我如今还是盟主,就不能惩罚他么?”

盖天豪满腔愤怒,横刀说道:“牟世杰,如今我才知道你的为人。不错,我是应受惩罚,因为我受你之骗,令我许多绿林兄弟,任送性命!从今之后,我与你恩偕义绝,你也休想我捧你再当盟主了!”

盖天豪站到了那杆大旗底下,他乎下的十三家寨主也跟着走了过去。牟世杰这边,除了听命于扶桑岛的四十二岛岛主之外,剩下来的已是寥寥无几!

辛天雄哈哈笑道:“牟世杰,你睁眼瞧瞧,还有谁甘心受你支使?大伙儿都不要你当盟主了,你还有脸皮自称盟主吗?”

牟世杰面上一阵青一阵红,可是他犹自不肯服输,冷笑说道:“这么说,你们是要另推新盟主了?”辛天雄道:“不错,我们大伙儿推戴铁摩勒作盟主,你有罪该受惩处,你快向铁盟主磕头请罪吧。”群雄轰然欢呼,一致表示欢迎铁摩勒作新盟主。

牟世杰双眼火红,大声说道:“且慢,我本来不稀罕当这盟主,但要我如此下台,我可不能让你们称心如意!”辛犬雄怒道:“你还要怎么?”牟世杰道:“你忘了绿林相传的规矩了吗?当日我是与铁摩勒比试三场,夺来了这盟主的。今日要我让出盟主之位,可还得依照这个规矩。铁摩勒胜了,我无话可说,甘受新盟主处置!否则,你们叛上作乱,我也不能饶你!”

这规矩从窦、王两家互争盟主之时定下,行之已久,当时窦、王两家讲究的是以力服人,绿林中人明知很不合理,也只得遵行,老例相沿,传到了牟世杰这届,仍未废止。

详细的规定是,双方比试三场,得胜者可以连续与对方比试两场,任由他的意思继不继续,败的一方则必须换人。但争夺盟主的候选人则规定必须在三场中亲自比试一场,其他两场则可以派人出阵。

牟世杰打的是个如意算盘,要知他虽然还有四十二岛主助他,这些岛主武功也很不弱。但与对方的人数相比,究竟差得太远,混战起来,决汁讨不到便宜。但若是比试三场,牟世杰自忖还可以有一线希望。第一场他准备挑选四十二岛岛主的第一高手出阵。第二场则由他与铁摩勒交手,只要第一场得胜,第二场他就用拖延战术,只守不攻,他估计败是一定要败给铁摩勒的,但只耍拖到百招开外,待到他叔父牟沧浪一来,这第二场就一定是可以得胜的了。

杜百英道:“姓牟的这小子明知不能以德服人,就只好抬出这条规矩了。也罢,咱们就照他划出的道儿吧,让他输得服服帖帖。”铁摩勒想起自己当日让牟世杰作这盟主,只道可以从此消弥绿林纷争,不料今日仍是要与他对垒,心头无限感慨。

牟世杰道:“桑岛主,你去立个头功。以你的绝世神功让他们开开眼界。”

群雄一看,只见这人是个五短身材的汉子,相貌也不算怎样奇特,但一脸青气,却是透着古怪,原来这人乃是东海日照岛的岛主,名叫桑石公,所练的武功甚为怪异,本领之高,在扶桑岛属下的七十二岛岛主之中,首屈一指。

铁摩勒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看此人满脸青气,不觉皱了眉头,心里想道,“看来此人甚是邪门.偏偏空空儿和段克邪都不在这里,我又要留待下一场和牟世杰交手,却教谁去应付他呢?”

正自踌躇,已有一人走了出来,说道:“铁兄,小弟向你讨令,对付这个妖人。”这人是展元修。他和妻子王燕羽刚好是今早赶到的。

展元修的父母生前乃是邪派中顶儿尖儿的高手,他自己后来又学了正派的内功,可说是正邪兼通,对各种邪派武功,更是见闻广博。铁摩勒大喜道:“展大哥,第一场由你出马,这是真好不过的了。”

牟世杰一见履元修出场,认得他就是那晚在悬崖上横空飞索,救了楚平原的那个人,也不觉吃了一惊,悄悄嘱咐桑石公道,“此人功力极深,不要和他硬拼掌力。”

桑石公丝毫不以为意,哈哈笑道:“少岛主放心,这小子纵有几分本领,又何足惧哉?”大踏步走出场心,“哼”了一声道:“我就是一对肉掌,你用什么兵器?”

展元修道:“随你划的道儿,你不用兵器,展某自然也是一对肉掌奉陪。”桑石公道:“好,那就接招吧!”二话不说,脚踏洪门,一掌便是当胸劈下。

展元修见他如此傲慢,勃然大怒,力透掌心,立即还招。

双掌一接,展元修觉得对方的掌心冷冰冰的,简直不似是血肉之躯,饶是他艺高胆大,也不禁心头一凛,“敢情这是中土失传的修罗掌的功夫?”他小时候曾听父亲谈过这种邪派毒掌,能令人身受阴寒之毒,除非自己功力比对方高出许多,能够在十招之内打败对方,否则时间一长,被阴寒之毒侵入经脉穴道,那便是不治之症。他父亲也只是知道有这门功夫,却不懂如何破解。

双方交了一掌,桑石公退了两步,展元修则不过晃了一晃。可是桑石公虽然稍稍吃亏,却并未跌倒,足见功力也不是差得很远。展元修吃了一惊,自忖在十招之内,实是极难取胜。桑石公也是吃了一惊,心道:“怪不得少岛主叫我不可和他硬拼掌力。”

桑石公身躯肥矮,却是甚为矫捷,当下使出一套游身八卦掌的功夫,不待掌力接实,一沾即退,一退复进。如此打法,他掌心所蕴的寒毒,虽然不能迅速侵入对方身体,但却是个有胜无败的安全战术,时间一长,展元修必将因中毒而功力削弱。

展元修心里想道:“这第一场可不能折了铁大哥的威风。好,拼着得个不治之症,非把这妖人击倒不可!”主意打定,蓦地一声大吼,双臂箕张,掌力有如排山倒海的疾涌出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回 挥剑自惊亲众叛 举棋翻误霸图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