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51回 且作沙弥权礼佛 何来使者动屠刀

作者:梁羽生

段克邪被软禁在鄂克沁寺,不知不觉已过了七个月了。这七个月中,他和幻空法师倒是相处得很好。

在精精儿被幻空驱逐之后,段克邪曾一度担心史朝英再对他纠缠。幸而鄂克沁寺虽然不算戒律精严,也是西域一个颇具规模的佛教丛林,主持的僧人,决非乍邪派妖僧可比。史朝英因为是幻空的记名弟子西方马克思主义见“现代西方哲学”中的“西方马克思 ,她能说会道,把自己的为难之处,对幻空说了;又捐了一大笔钱给鄂克沁寺重修佛殿,再塑金身,有这两重原因,鄂克沁寺才收容她的。鄂克沁寺是西土佛教的一支,和中上严修戒律的寺院不同,西域对于男女之防,也比中上要随便得多,所以在寺中一角,拨了一同独立的房子给她,井雇了一个农妇来服侍她。但虽然寺中并不怎样严于男女之防,究竟还是不能容许史朝英将段克邪软禁在自己的房中。所以自从精精儿被逐出寺之后,段克邪就交由幻空看管。

幻空替段克邪削了头发,把他扮成了一个小沙弥,他是中了史朝英“酥骨散”之毒的,在葯力未解之前。气力还比不上一个普通人。鄂克沁寺千门万户,也不怕他逃得出去“开放社会”,前者的特点是“暴力统治”,后者的特点为“个 ,所以幻空对他的看管,并不怎样严苛,常常任他在寺中走动。

两人相处了七个月,大家又都是喜好武学的,段克邪武功虽失,仍然可以和幻空谈论武学,双方各有所长出关于“纯粹”民主、“超阶级”民主的自由资产阶级理论来 ,一老一少,交换平生所学,彼此都是得益不少。

鄂克沁寺,每一年的佛祖诞辰,都有一个隆重的典礼,寺中僧众都要聚集在三大殿之中,举行种种仪式。过了七个月“道德家”。《汉书·艺文志》列为九流之一。老子为开创者, ,这天又到了佛祖诞辰,这本是本寺弟子举行的典礼,一向没有外人参加的。段克邪喜欢热闹,要求“观光”。幻空囚他已是小沙弥装束,准他随众礼拜。

段克邪在寺中六个月,还未到过大殿,他无心礼拜,测览四壁的绘画。这些壁画,绘的是佛经中的故事事辩证法思想。《〈共产党人〉发刊词》(1939年)、《新民主 ,人物景象,奇奇怪怪,生动非常。幻空见他心不在焉,正要说他几句,忽地有个知客憎进来报道:“布达拉宫金轮广德法王座下弟子驾临,意慾与本寺同参大典,请方丈示下,是否请他们进来,一体同参?”

布达拉官在西藏拉萨,乃是藏王松赞干布娶了唐太宗李世民的女儿文成公主之后(公元*四一年),应文成公主所请而建的。唐朝的势力其时虽已渐渐衰弱,但布达拉宫由于历史的传统关系,在西域各国的寺院中还是地位最高徐敬德(1489—1546)朝鲜哲学家。号花潭。认为天地 ,它的主持号称“法王”,更是远在各寺主持之上,尊贵无比。

鄂克沁寺与布达拉官并无从属关系,但方丈幻灭法师,听得是布达拉宫的广德法王,派遗使者前来,参与他们的佛祖诞辰开光大典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论证 ,还是不禁受宠若惊,连忙吩咐知客僧道:“布达拉官使者远道而来,你坯不快快请他们进来?何须禀报!”他的师弟幻寂法师一向小心谨慎,心中有点怀疑,说道:“布达拉宫何以会突然派使者到咱们这里来?师兄,你不要先问个清楚么?”幻灭道:“有谁敢假冒布达拉宫的使者?本寺是吐谷浑第一个大寺院,广德法王派遣使者前来联络,这事也是情理之常。”幻寂道:“我总是觉得有点蹊跷,吐谷浑与回族闹翻,双方正在袜马砺兵,准备兵戎相见,布达位宫却在此时派遣使者前来,不是有点出乎常理吗?”幻灭方丈道:“道路遥远,消息阻隔,布达拉宫派遣使者之时,也许还未知道。回族的兵士虽然凶残,对布达拉宫派出来的佛门弟子,料想不敢阻难。师弟,你不必多疑。再说以布达拉宫的地位,咱们是宁可信其真,不可疑其假。若加盘间,对方真是广德法王的使者,那咱们就是对布达拉宫大大的不敬了。”

幻寂见师兄如此说,便不敢多言。过了一会,知客僧已把布达拉宫的使者引进大殿。

来的共是四位僧人,其中一个头尖肩削,形状鬼祟,进来之后,一双骨碌碌的眼睛,就四处张望。段克邪心里一惊,“此人面孔陌生,但这神态却似颇为熟识,他是谁呢?”蓦想起了一个人来,却也还不敢十分肯定。

方丈幻灭法师合什说道:“小寺何幸蒙广德法王青眼,座下弟子,法驾光临。贫僧幻灭,法事在身,未能远迎,还乞恕罪。”

为首那喇嘛僧道:“好说,好说,同是佛门弟子,何用客气。广德法王有度法旨由我带来,请方丈一阅。”幻灭怔了一怔,心道:“布达拉宫虽是地位崇高,究竟与本寺并无从属关系,怎能用‘法旨’二字?这人的口吻也不似有道高僧!”

幻灭招呼那为首的喇嘛僧,幻空、幻寂与另一位戒律堂职位高的执法僧也在招呼另外三个胡僧。幻空招呼的正是那个头尖肩削,令人一看就浑身不舒服的那个僧人。

幻空虽是讨厌那个憎人,依然还是恭恭敬敬的上前与他见礼。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人尖声叫道:“这是精精儿,别上他当!”

揭穿精精儿底细的不是别人,正是段克邪。要知精精儿不但相貌似个猴子,神气、动作,也似猴子,段克邪与他做了多年的师兄弟,对他的一举一动,都很熟悉,越看越是起疑,只不知他相貌何以改了?幻空幸得段克邪提醒,精精儿出手如电,本来非抓着他的琵琶骨不可,幻空一听到段克邪的叫声,百忙中一个“脱袍解甲”,一沉双肩,脚跟一旋,恰恰避开。

精精儿在面上一抹,现出本来面目,哈哈笑道:“好小子,你倒是眼尖得很,看出师兄来了。那就乖乖跟我走吧,还想逃么?”原来悄精儿是戴着一张人皮面具,大笑声中,他身形已是疾掠而前,朝着段克邪所在的方向扑去。寺中僧众拥挤,一时间还未能抓着段克邪。

精精儿掌劈指戳,碰着他的,不是给他一掌打翻,就是给他点中了穴道。转眼之间,已有十几个僧人倒在地上。

幻空见状大怒,抢了一根禅杖,朝着精精儿背心便戳。殿中人多拥挤,精精儿的轻功施展不开,只好拔出金精短剑,回身接招。他听到了段克邪的声音,却还未见到段克邪,段克邪已躲到人丛中了。

殿中僧众忽地发出惊骇的叫声,幻空回头一看,不由得心头大震,暗暗叫苦。原来已有两人被对方所擒,一个是戒律堂的执法僧,这人职位虽高,也还罢了。另一个却是间寺之首的方丈幻灭法师。

原来与精精儿同来的这三个番僧,都是回族的一等一的高手。其中两个本来是和尚,另外一个则与精精儿一样,是临时削发,假冒为僧的。那两个和尚属于西藏密宗,一个法号无妄,一个法号无咎。他们虽然来自西藏,投效回族,但与布达拉宫却是毫无关系。

他们冒充布达拉宫的使者,这是精精儿与回族元帅拓拔赤所定的计策。算准了在佛祖诞辰的时候到来,料想鄂克沁寺必然接纳。他们就可出其不意。擒拿寺中的首脑,威胁阖寺僧众服从他们。这个计策有两个目的,一来是因为鄂克沁寺的僧侣都会武功,吐谷浑已经与回族为敌,回族只怕战事一起,鄂克沁寺的僧人会给本国所用,故此要来一个奇袭,令鄂克沁寺瓦解。二来则是为了精精几个人的原故,他要在捉了方丈之后,威胁鄂克沁寺交出段克邪来。拓拔赤要倚靠精精儿,精精儿也要倚靠拓拔赤,两人遂互相利用。精精儿与另外一位回族高手为了要与那两个藏僧一起,实现这个计划,甘愿削发,假冒僧人。

方丈幻灭法师招呼的那个喇嘛僧,就是回族高手假冒的,此人名叫曲离,是回族第一名武士,本领之强,比之精精儿有过之面无不及。

幻灭法师武功本来极高,可是他以为来人是布达拉宫的使者,毫无戒备。曲离突然出手,一下子就点中了他的麻穴,将他擒了。

那戒律堂的执法借也是因为没有防备,不过一招,便给无妄所擒。鄂克沁寺的四大高僧之中,只有幻寂法师,早已生疑,有所戒备,未遭毒手。与藏僧无咎打得难解难分,不分胜败。

曲离哈哈大笑,把幻灭高高举起,朗声说道:“你们方丈的性命在我手中,谁还敢动手?”

寺中僧众,本待群起而攻,但已迟了一步。此时方丈落在对方手中,投鼠忌器,如何还敢上前动手。

精精儿哈哈笑道:“第一件事,先把段克邪这小子交出来!”段克邪心道:“我可不能连累了老方丈。”正待挺身而出。忽听得曲离一声大叫,陡然双臂一振,把方丈幻灭法师抛出数丈开外!

原来幻灭功力深湛,早已运气冲关,自行解了穴道。他双脚被拿,身子悬空,使不出力。情急之下,把膝盖一弯,就向曲离的天灵盖撞去。

曲离是回族国的第一高手,武功也是非同小可,换是别人,给幻灭这么出其不意的一撞,天灵盖非得裂开不可,他一觉不妙,立即身躯一矮,将幻灭拉下数寸,幻灭的膝盖没撞着他的天灵盖,却撞着了他的肩头。但曲离虽是免了杀身之祸,疼痛亦是难当,下由自己的双臂一振,把幻灭法师抛出。

这一抛曲离也是使出了全身气力,有两个僧人想抱幻灭的身子接下,却挡不住那股大力,两人都被碰得变了滚地葫芦,发出了裂人心肺的呼喊,五脏震裂,同时死了。

幻灭单掌按地,翻身便跳了起来,他幸而得那两个僧人给他挡了一挡,消去了曲离这一掷的几分力道,得免重伤。但饶是如此,一震之下,也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被无咎上人所擒的那个执法僧,就在此时,也是发出了一声骇人心魄的尖叫,原来他不愿意被敌人作为人质,威胁本寺,他功力不如方丈,自知挣脱不了敌人掌握,索性自断经脉而亡。

幻灭大怒,接过了弟子递来的一柄方丈铲,沉声说道:“内三院八大弟子留下,其余的人尽都出去。鄂克沁寺绝不能受人侮辱!”内三院八大弟子武功都是出类拔萃的高僧,幻灭情知今日来的敌人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所以只要八大弟子留下,与他们师兄弟三人共同对付强敌。其他弟子,本领差得太远,留在此地,自相拥挤,于事无补,反而容易受到误伤。他要其余的弟子退出,那正是要与敌人决一死战的意思。

曲离狞笑道:“莫说你八大弟子,就是你阖寺僧众齐上,我亦不惧!”他夸下海口,武功也确实非同小可。拔出宝刀,迎战幻灭的方丈铲,“当”的一声巨响,火星蓬飞,幻灭重伤之后,抵挡不住,铁铲损了一个缺口,竟然给他震退三步!

幻空、幻寂两翼疾上,挡了曲离,无妄的一招,阵势一转,散而复合,变成了方阵。幻灭退人阵中,在左右两个弟子辅助之下,精精儿连冲三次,冲不动阵脚。

但可惜武功最强的幻灭受了伤,八大弟子中也有两人受了轻伤,在四大高手强攻之下,渐渐显出不能支持的形势。

段克邪心里想道:“可惜我如今手无缚鸡之力,帮不了方丈的忙。嗯,要是我功力恢复,最少可以敌得住精精儿。”蓦地起了一个念头:“精精儿不但要捉我,也要捉史朝英。鄂克沁若然战败,史朝英也逃不过他的魔掌。对啦,她如今与我已是利害一致,我何不问她讨解葯去?”

段克邪打定了主意,连忙走出佛殿。幻空当初将他与史朝英收留寺中,只有极少数职位高的僧人知道,其他的人只当他是新来的小沙弥。何况此时正在慌乱之中,更没入注意他了。

可是他却不知史朝英藏在问处。他听得幻空说过,方丈拨了寺中一幢单独的房子给她,不许她出来走动的。料想是在寺后园子里偏僻的地方,此时,圃寺慌乱。那容他扰人仔细询查?普通的僧人也不会知道这个秘密。段克邪只好根据自己的猜想,溜到后园找寻。

园子里有十多间僧舍,段克邪正想逐个去查问,忽见一个女子,匆匆忙忙的迎面跑来,几乎与他碰个正着。

这是一个当地农妇装束的女人,段克邪气力己失,给她碰跌,那农妇忽地“咦”了一声,转过身来,将段克邪拉起,啼哩哗啦的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1回 且作沙弥权礼佛 何来使者动屠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凤宝钗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