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宝钗缘》

第52回 翠袖香消留一脉 玉钗缘缔证三生

作者:梁羽生

段克邪脸上发烧,“原来她已生下了孩子了。我守在产妇的房外,这算什么?”要想走开,但又不知外面闹得如何,自己还未曾取解葯,如何可以助鄂克沁寺抵御强敌。

正自踌躇未决,忽听得“呀”的一声,房门打开,那农妇走了出来,指指门内矛盾,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把中国建设成一个强大的社会主 ,示意叫他进去,段克邪满面通红,讷讷说道:“这,这,这恐怕不便吧。”那农妇不知他说什么,看他的神情,亦已明白几分,作了一个手势,表示房中已经收拾干净,一把就将他拖入去。

段克邪还在挣扎,史朝英微带颤抖的声音已传了出来:“克邪,你可以进来了。我有话和你说,这个时候,你也不必忌讳这么多了。你愿意进来见见我吗?我求求你!”声音微弱李觏(1009—1059)北宋思想家。字泰伯。南城(今属 ,但也还可以听得清楚。

段克邪听她说得可怜,油然起了恻隐之心,就不再挣扎,让那个农妇将他拉入产房。只见史朝英面如黄蜡,半坐半躺的靠着床壁杨子即“杨朱”。 ,床上有一个用大红缎子包裹着的初生婴儿,啼哭已经止了。房中焚着一炉檀香,地下早已打扫干净。

段克邪道:“牟大人,恭喜你母子平安,你,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史朝英并不回答他这句问话,却向那婴儿指了一指道:“你抱起来主义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观点和学说的体系,工人阶级完整 ,让我瞧瞧。”

段克邪依了她的吩咐,将婴儿抱到她的面前。史朝英道:“是个胖小子哩,你瞧可不可爱,像不像我?”段克邪道:“可爱极啦,也很像你。”其实这孩子更像牟世杰。

史朝英惟悴的脸上绽出笑容,说道:“当真是似我么,你喜不喜欢我的孩子?”段克邪道:“喜欢,喜欢!”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抱一初生的婴儿,毫无经验,生怕跌落,抱得可能紧了一些。

那孩子忽地又“呜哇”啼哭起米,小手抓他的脸。

史朝英道:“男人佯佯能干,就是不能替代女人抚养孩子。”向那农妇说了一句士话,那农妇将婴儿接了过去,喂他羊rǔ,那婴儿的啼哭登时止了。段克邪这才如释重负。

段克邪正想说话,史朝英却又抢着先道:“克邪,你也该成亲了。唉,你那位史姑娘却不知还是不是那样恨我?”

段克邪心道,“你用手段将我掳来此寺,若梅只怕还未知道我是否还活在人间,当然是恨死你了。”但看着史朝英在产后颜容憔悴,气息奄奄,她心中所想的却怎好对史朝英实说,当下只好含糊答道:“我倘得出去,自会为你向她解释,她虽然有点小脾气,但也是很肯体谅人的。”

史朝英看他一眼,若有所思,久久不语。段克邪道:“牟夫人,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要说,我倒有一件事情求你。”

史朝英忽地抬起头来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好似听得厮杀之声?”她产后己有半个时辰,精神稍稍恢复,已是隐有所闻了。

段克邪连忙说道:“精精儿和几个武功很厉害的人物,闯迸寺来,要把你我抓去。幻灭方丈,幻空法师等人已和他们动手了。我正是为了此事而来。……”

史朝英淡淡说道:“此处极为隐秘,方丈答应过我,决不泄露我的秘密的,谅那老猴儿也找不到此地,你可以放心。”

段克邪道:“唉,你怎么只是想着自己?那几个人非常厉害,只怕方丈也不是他们对手。你把解葯给我,我要助他们一臂之力!否则鄂克沁寺毁了,咱们迟早也要落在他们手中。”

史朝英凄然一笑,说道:“你责备得很对,我是想自己想得大多了。如今我也还有一件事情要为自己筹谋,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求你的了,你肯耐心听我说说吗?要不了多少时候的。”

段克邪一心悬挂外面的事情,这时大殿中的恶斗早已停止,段克邪听不见厮杀声,更是惊慌,“难道鄂克沁寺已是一败涂地,幻灭等一众高僧都已被敌人擒了?”但得不到解葯,急也没用,只有连忙说道:“你有什么事情,赶快说吧!”他心神不属,根本就没有仔细推敲史朝英所说的话中之意。

史朝英叹口气道:“我知道我一生对你不住,但我在世上已无亲人,尽管你未必把我当作友人,我还是要谬托知己,只能把你当作朋友。”段克邪道:“你有什么事情需我相助,请说吧。

我会尽力而为的。”史朝英抬起眼睛望他,道:“那么你原谅我了?”段克邪一来是想她快说,二来也确实是对她起了怜悯之心,便点头道:“我并非量窄记恨的人,是原谅了你了。”

史朝英再次露出笑容,说道:“好,那么,我求你将来照顾我的孩子,你可愿意?”

段克邪心中隐隐感到不祥之兆,说道:“牟夫人,你何故口出此言?我与你夫妇二人虽有过节,但如今世杰已死,这些旧怨也早已一笔勾销了。你的孩子就是我的侄儿一般,承你这样信赖我,我当然会照顾他的。你安心调养吧。”

史朝英听他说得恳切,愁眉舒展,笑靥如花,说道:“多谢你不念旧恶,这我可放心了!”在身上掏出一个金盒,说道:“解葯在这儿,你自己取吧。用水送眼,只一枚就够了。”

段克邪大喜,接过解葯,正在吞服的当儿,史朝英又道“你的宝剑我也该交还你了。”这柄宝剑是当初他被史朝英所擒的时候,史朝英就缴了他的。

段克邪正要回身接剑,忽听得“嚓”的一声,史朝英已把剑插进自己胸膛,嘶声说道:“有你照顾我的孩子,我可以不必再为这孩子操心!”

段克邪这一惊非同小可,失声叫道:“牟夫人,你这是何苦?”但上前抢救,已是不及。段克邪扶着她的身子,只见三尺青锋已刺进了一半有多,那是决难救活的了。

史朝莫断断续续地道,“世杰,我说过要跟你的,如今我来与你相会了,你大约也会原谅我了吧?你听见克邪叫我这一声:‘牟夫人’吗?不错,我始终是你妻子!”

这柄剑一拔史朝英便会立即死亡,段克邪不敢拔出宝剑,扶着她的身于,茫然不知所措,史朝英声音已是越说越弱,忽听得脚步声跑来,有人呼唤:“克邪!”有人呼唤“英儿!”前者是史若梅的声音,后者是辛芷姑的声音。

原来辛芷姑料得段克邪是在她徒弟房中,向幻灭查问了史朝英藏身之处就和史若梅、聂隐娘三个女的赶来。空空儿、方辟符等人因是男子,不便和她们进去,留在外面。可惜她们还是来迟了一步。

史朝英双眼已经阖上,听得她们的声音,精神陡振,又睁开来,说道:“克邪,答应我早日与史姑娘成婚。嗯,我如今已以一死谢了你们,只还有一事令我难安的是我愧对我的师父。师父,你可肯在我临终之际,将我重纳门墙?”

就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辛芷姑已经走了进来,叫了一声:“英儿!”抢过去将她抱住。

史朝英道:“师父,你可肯饶恕徒儿了?”辛芷姑眼中蕴泪,说道:“为师的也有不对。嗯,英儿,你,你放心去吧,你的孩子,我替你抚养,长大了我叫他跟段克邪,那他就决不会走上邪路了。”

史朝英微微一笑,说道:“这样我就更放心了。唉,你们都对我很好,可惜,可惜,我自己没有学好……”说到最后一句,声细如丝。辛芷姑叫道:“英儿!”只觉她身体渐渐僵冷,探她的鼻端,气息已是断了。

辛芷姑拔出那柄宝剑,抹干净了血迹,默默无言的递给段克邪。然后拉过被头,遮盖了史朝英的身体,放下帐子。

那初生的婴儿也似乎感到这沉郁凝重的气氛,“哇”的又哭了出来。辛芷姑抱起婴儿,说道:“别哭,别哭,你大了不能像你爹娘,你是要做个刚强正直的大丈夫的。克邪,他长大了我再付托给你,你同意吗?”段克邪正愁自己与史若梅都不会带孩子,有辛芷姑肯担起抚养的责任,自是最好不过,当然应承。

空空儿、方辟符等人还在佛堂,与幻灭、幻空等鄂沁寺离僧同在一起。辛芷姑抱了婴儿,出来与他们相见,说起史朝英之事,大家因为她是以一死来作忏悔,也都不禁吁嗟。

辛芷姑将史朝英的后事拜托幻灭料理,要了两袋羊rǔ,准备在路上喂婴儿的,诸事嘱咐妥当,便与幻灭方丈告辞。

幻灭把史朝英骑来的那匹骏马也交还了段克邪,这匹坐骑本是秦襄赠与段克邪,而给史朝英夺了的。幻灭率一众高僧送出寺门,再一次的道谢了空空儿救难活命之恩,这才道别。

空空儿道:“我与芷姑先回山见我师娘,把精精儿交她处置,也好让这婴儿有个安顿的地方。将来咱们在铁摩勒那儿再相见吧。克邪,我想我可以赶得及来喝你一杯喜酒的。”

段克邪笑道:“先喝了师兄的喜酒,再喝我的吧。”

空空儿取下精精儿那柄金精短剑,递给段克邪,说道:“这柄剑本是楚平原的家传宝物,我年少时候荒唐,见了好东西就要偷,这柄剑我到手之后送给精精儿,让他仗以为恶,实在是对不住楚家。楚平原这次为了找寻你,很是尽心尽力,听说他现在伊克昭盟养伤,这柄剑就由你交给他吧。”

史若梅道:“不错,楚平原在伊克昭盟受的伤,说来也是有一半为了你的缘故,他若不是为了你,就不至于跑到伊克昭盟了。这样的好朋友,你应该去看看他。”

段克邪吃了一惊,道:“楚大哥怎么受的伤,伤得重吗?”史若梅把楚平原在伊克昭盟的遭遇告诉了段克邪,段克邪叹道:“为了我的缘故,累及许多朋友为我奔波,楚大哥还受了伤。我心里实是不安,当然应该先去看看他。”

夏凌霜与楚平原不相识,说道:“如今克邪已经脱险,我还是先回去给铁摩勒报个讯吧,免得他记挂。”

当下众人分道扬镖,段、史、方、聂四人的坐骑都是不凡的骏马,但往伊克昭盟的路上,要经过草原、沼泽与沙漠地带,中间又有一些地区是回族兵马驻扎的属地,他们不想多惹麻烦,常常要绕道而行,走了将近一月,才到了伊克昭盟。

到了萨巴王公所在的那个山谷,伊克昭盟的武土们还认得方、聂等人,远远的见了他们,就去给萨巴王公报讯了。

萨巴王公与女儿香贝格格亲自出迎,进了篷帐,段克邪迫不及待,便问起楚平原来。

萨巴王公道:“楚大侠的伤已经好了。可是他现在不在这儿。”段克邪怔了一怔,道:“他走了么?”萨巴王公道:“也没有走。昨日我们的探子探得有一股回族兵马过了边境,楚大侠自告奋勇,和我们的健儿前去截击了。大约明天就可以回来的。”

段克邪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也赶去助阵吧。”

萨巴王公道:“回屹现在的处境很是不利,谅他不敢对我这一边大举动兵。据探子的报告,发现的这股人马为数也并不多,很可能只是来打听虚实,最多带点騒拢性质而已。我们的健儿已经集中边境,又有楚大侠帮忙,一定可以应付得了。我想,可不必劳烦你们了。”段克邪听他说得极有把握,而且断定楚平原明日便可回来,只好听他安排,前议作罢。

聂隐娘道:“我们这个月来在路上马不停蹄,外间消息,丝毫不知。王公说回族处境不利,不知究竟如何?”

萨巴王公道:“吐谷浑与回族已经开仗,师陀国的那支军队,原是归回族统帅指挥,驻在长安的,现在也已叛了回族,班师回国,将回族驻在他们国中的骑兵,全部赶跑了。西域还有凡个小国也结成联盟,虽未兴兵与回纪作对,但亦已不听它的号令了。”

聂隐娘道:“如此说来,宇文姑娘的计划都已一一实现了。”

香贝格格道:“这都是那日亏得你们相助,擒了那贼王子和回族兵马大元帅的那小王爷。”聂隐娘道:“我们只是出点力气,算不了什么。说来还是你们仗义相助与楚大侠筹划之功。”

当晚萨巴王公在帐中设宴款待段克邪等人,正自酒过三巡,忽听得外面担任警卫的武士嚷道:“楚大侠和卢将军回来了。”

众人大喜,连忙随着萨巴王公出迎,打开篷帐,火把照耀之下,只见楚平原与一个伊克昭盟的武士已经在帐前下马。方。

聂二人认得这个武士乃是伊克昭盟坐第二把交椅的摔跤好手卢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回 翠袖香消留一脉 玉钗缘缔证三生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