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10回 有心比武求佳婿 不料飞骑遇寇兵

作者:梁羽生

中年书生傲然说道:“你不是四下扬言,要与我一决雌雄的吗?如今应无遗憾了吧?嘿,嘿,你能够接我三招,未曾受伤,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你的兵器让你带走。滚吧!”

卜仇天听得他果然是华宗岱,不由得满面羞惭,气沮神伤,哪里还敢多说一句。当下拾起了那判官笔,拿起那根插在地上的铁杖,长叹一声,转身便走。

铁铮等三人,都是第一次听见“华宗岱”这个名字,不暗暗纳罕。铁铮心想:“听那卜老贼之言,这笔扫千军华宗岱既是个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何以我从未听过爹爹提及他的名字?”

卜仇天一走,铁铮等人遂上前以晚辈之礼相见说道:“多谢大侠援手之德。”在铁铮的心目中,这华宗岱既然给他们赶跑车的强人,即使不是他爹爹的好朋友,恐怕也是冲着他爹爹面子才来给他们解困的,至少总是一番好意。

哪知华宗岱却哈哈笑道:“铁少寨主,你错了。我赶跑这些人只是为我自己,并非为你。我刚才和这些人说的话你没听见么?也是要劫你的呀!”

铁铮惊疑不定,说道:“华大侠可是和晚辈开玩笑么?”

铁铮一直以为这中年书生乃是游戏风尘的奇人侠士,所说的要劫车之话,是戏耍那些强人的,并不信以为真。

华宗岱一脸正经他说道:“谁耐烦和你们这些孩子们开玩笑,我不是为了这八箱珍宝,来这里做什么?”

铁铮亢声说道:“华大侠要这几箱东西,我们本来可以奉赠,可是——”

华宗岱只听了一半,便打断他的话语,说道:“不必罗唆,你所要说的,我早已知道啦。这是王伯通留下的宝藏,你们要拿回去你爹爹做粮饱的是不是?哼,我可管不了这么多,就是你爹爹在此,我也一样要劫!我也不是什么大侠,你别这么叫我!”

铁铮道:“华先生,你武功高明,我们几个小孩子自然不放在你眼内。但你既然不讲绿林义气,定要劫车,请恕我们也不能双手奉送。”

华宗岱哈哈笑道:“对啦,对啦!这可说到正题了。我当然不会以大欺小,铁少寨主,你就和我这小女儿过过招吧。你们是同年纪,这可公平得很了吧?只要你胜得了我的女儿,我就放你过去!”

铁铮正要答话,铁凝已跑上前来,抢着说道:“女孩子找男孩子打架,不害躁么?最公平还是我和你打!”

铁铮道:“凝妹,别乱说话。这不是小孩子打闹着玩的,你不是人家对手。”

铁凝道:“这你就更应该让我打了。你是男子汉,气力大,难道好意思欺负比你小的女孩子么?武林高手,讲究是旗鼓相当,不失身份,这规矩我也懂的。她的父亲不愿意占咱们的便宜,咱们也不能占她的便宜。”她说的虽然是孩子气的说话,但却颇有江湖豪侠的气概,不失是铁摩勒女儿的身份。

那小姑娘见铁凝天真烂漫,不觉也有点惺惺相惜之意,笑道:“小妹妹,我怕你己经打了一场,气力不够。”

铁凝道:“华姑娘,你今年几岁?”那小姑娘道:“十六岁了。”

铁凝道:“你和我哥哥倒是一般年纪,但也只比我大两岁罢了。这‘小妹妹’的‘小’字应该去掉。这样吧,你打赢了我,再和我哥哥打吧。因为你若能胜了我,才算得与我哥哥是旗鼓相当的一对。”

铁凝是言者无心,那小姑娘却是听者有意。脸上一红,说:“好,我瞧你的本领很是不错,我也不一定打得过你。我先领教你的高招吧!”

铁凝“噗嗤”一笑,说道:“不必客气。接招!”她见这姑娘刚才对班老大他们那么骄傲,对自己却似另眼看待,不觉得意。

铁凝却有所不知,这“笔扫干军”华宗岱带了女儿来此,但是为了行劫,另外还有一重用意的。他要为女儿物色佳婿,此才叫她与铁铮比武。他们对铁铮才是“另眼相看”。

父亲的用意,女儿隐隐知晓。做此铁凝那么一笑,这小姑娘不觉满面通红。一个分神,铁凝来得快极,候的一剑已指到胸前。

这小姑娘吃了一惊,连忙躲避。铁凝蓦地收剑,说道:“怎么不亮兵刃,你也不觑我了!”

这小姑娘见铁凝如此敏捷的身手,知道若是仅用红绸,怎能夺了她的兵刃,当下赞了一个“好”字,笑道:“你来得太快,我还未来得及亮兵刃啊!好,我可要还招了,你留神吧!”笑脸一收,手中已拿了一条软鞭,轻轻一抖,唰的便向铁凝打去。

严如毒蛇吐信,闪缩不定,指东打酉,指南打北。

武学有云:枪怕圆,鞭怕直。这小姑娘能把一条软鞭抖得笔直,使得大枪也似而又不减其轻灵翔动之势,这份功力,也是想而知的。

铁凝心中想道:“看来她的功力似乎比我高些,但身手矫健,她却未必如我,我索性和她来个以快斗快!”她刚才照面一招几乎使对方措手不及,遂以为自己的轻功胜过对方,却不知她乃是让她三分的。

不过铁凝跟空空儿夫妇学来的这身轻功,的确也是武林的绝李。施展开来,只见冷电飞空,寒光匝地,一口青钢剑就似化成了数十百口,四面八方都是她的影子。

那中年书生笑了一笑。赞道:“辛芷姑的关门弟子,果是不凡。虹儿,你要小心对付了。”

那小姑娘笑道:“孩儿不敢折了爹爹威名。”话犹末了,鞭法一变,陡然间,便似有千百条青蛇在空中飞舞,那都是她一条软鞭幻化出来的鞭影,攻势越来越急,当真是有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铁凝心中微凛,这才知道哥哥常说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是虚言。她败给窦元、卜仇天等人还有可说,这姓华的小姑娘只不过比她大了两岁,武功却也胜过了她。这小姑娘不但功力深厚,轻功身法,也决不在她之下。

铁凝一急,全副本领拿了出来。辛芷姑所传的剑法奇诡无伦,配合了超妙的轻功,相得益彰,更见凌历。这小姑娘也是暗暗佩服,心道:“要是在前两年我和她一般年纪的话,只怕我还当真赢不了她!”

铁凝一口气攻了七七四十九剑,剑剑凌厉。可是这小姑娘的鞭法也是虚实莫测,变化繁多。铁凝使出了全副本领,仍然占不到对方半点便宜。

铁铮看得暗暗称奇,心道:“她的这门轻功虽然未必比得上我的师父,却也是独创一家的了,妹妹轻功未到火候,和她仅是旗鼓相当。其他真实的本领,则颇不如她,看来只怕要槽!”

心念未已,场中两人已到了胜负立决之际,只听得“唰”的一响,那小姑娘的鞭梢透过了重重剑影,已是向着铁凝的虎口“刷”了下来。

鞭梢抖得笔直,就似判官笔的笔尖一样,铁凝的师又是点穴的顶尖儿的高手,铁凝虽末尽学所传,也是行家,一看就知道对方是来点她穴道。

可是铁凝的身形已在对方的鞭势笼罩之下,虽然明明知小姑娘是用鞭梢来点她的穴道,亦已无法闪避。

铁凝正在心想:“槽了,槽了!这回可要栽个大大的筋斗,心念未已,那小姑娘的鞭梢己如靖蜒点水,倏地掠过。铁凝虎口微微一麻,但奇怪得很,却不似穴道被封的迹象,她的手还能挥剑自如。

双方动作都快,铁凝本能的挥剑往前一冲,就在这电光之间,只听得嗤、嗤两声,那小姑娘长鞭一收,扯去了她衣襟,而铁凝的利剑,也割断了对方一截衣袖。

那小姑娘跳出圈子,收鞭笑道:“铁姑娘剑法不凡,佩服,佩服!我侥幸与铁姑娘打个平手,咱们可以不必再比试了吧?”

铁凝知道是对方故意让她,否则,她早已给点了穴道,怎能有削断对方衣袖的一剑?铁凝心里又是难过,又是感激,说:“你比我大两岁,果然是比我高明一些。好,我不是你的对手,现在你可以和我的哥哥过招了。要是你能打败我的哥哥,我才真的佩服你。喂,你叫什么名字?”她不肯作伪,勇于认输,但又怎么甘心认输,一副孩子口吻,听得那中年书生也不禁发笑。

那小姑娘道:“小妹妹,你并没输,只是吃亏在年纪太小,说老实话,倘若早两年,我一定不是你的对手。我姓华,名叫剑虹,咱们不打不成相识,就交个朋友吧。”

铁凝很满意华剑虹对她的态度,说道:“很好,我愿意和你交。但你要劫我们的车子,这一架我们还是要和你打的。你如凭本领胜了我的哥哥,劫了珠宝,我也不会怪你。”

铁凝走回来说道:“好,我都己经把话说清楚了。哥哥,轮到你出阵啦。”停了一下,忽地又在铁铮耳边低声说道:“哥哥,希望你给我出这口气。但她曾经让我一招,等下你也让她一折,可不要把她打伤了。”

铁铮笑道:“我理会得。咱们岂能失了爹爹的身份。”华剑虹听不到铁凝的耳语,心想:“这小鬼不知和她哥哥说些什么?难道他们己是识穿我爹爹的来意?”十六岁的女孩子是刚刚懂得注意异性、情窦初开的年纪,那小姑娘想到此处,不觉双颊晕红。

铁铮心中则在怀疑不定,暗自思量:“看来他们不似恶意,但却又为何定要劫车?到底他们是好人呢还是坏人?”

铁铮抱剑一立,说道:“华姑娘,我来领教你的高招。”

华剑虹道:“铁公子客气了,应该说是我向你讨教才对。”

铁凝叫道:“你们两个都不必客气了,我等着瞧呢。出招吧!”

华剑虹面上一红,说道:“好,那就请恕我僭越了。”当下软鞭一抖,呼的卷起一团鞭影,便向铁铮打去。她知道哥哥比妹妹高强得多,生怕一个抵敌不住给铁铮看小,故而一出手便是家传的上乘武学,绝妙神鞭。

铁铮看她把一根软鞭使出了枪剑笔三种招数,卷腕扫胫之外,还夹有点穴功夫,也不禁心头微凛,赞了一个“好”字。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铁铮身形疾起,剑光暴长,喝道:“还招”一招“力劈华山”,已是使了出去。

这一招是铁摩勒的家传剑法,招数倒不见得如何精巧,但却以雄劲见长。华剑虹的鞭梢正要缠上他的剑柄,忽听得父亲说道:“虹儿,你也太不自量力,你的内力怎比得上铁公子。”

华剑虹得她父亲提醒,倏地变招,鞭梢只是在无锋的剑背轻轻一点,身形已是倒纵出一丈开外。她恃着鞭长剑短,霍地一鞭,又是卷地扫来。

铁铮这一剑本是想削断她的长鞭的,见她变招得快,也不禁暗暗佩服。心道:“她虽是得了父亲指点,但这一招变化得确实也是精妙之极,我这么刚猛的剑法,居然给她消去了几分劲力,这份以柔克刚的功夫,却是在我之上。好,我现在且再与她比试轻功”

铁铮脚尖未曾点地,华剑虹的长鞭已经向着他的下三路卷来,好个铁铮,在这瞬息之间看来已是无法躲闪,只见他腰肢一抖,空转了一阉,华剑虹长鞭打空,铁铮早已脚尖沾地,一个滑身,到了她的面前。

铁铮的轻功是空空儿的衣钵真传,华剑虹虽也不错,但一比,却是相形见绌。铁铸喝声“撒手”,剑锋一个“顺水推舟”削她手指!

铁铮先喝一声,那是不愿伤她,要迫她弃鞭的意思。哪知是这么稍微缓了一下,华剑虹已经腾出手来,一声笑道:“不见得”蓦然间她左手又已多了一柄短剑,原来这是她早已藏在袖中急用的。这一下大出铁铮意外,双方距离太近,华剑虹短剑剑锋先刺到铁铮掌心。

铁铮这一招本来是个跨步进剑的式子,这一剑若然斩下是两败俱伤之局,好个铁铮,就在这危机瞬息之间,蓦地将身形煞住,掌心一缩,反手抓着了华剑虹的长鞭,脚眼一旋,华剑虹身不由己的跟他转了半圈,刺他掌心的那一剑自然而然的也落了空了。

危机一过,铁铮不待她变招刺到,已是闪过一边。华剑虹不敢追击,同一时间,各自退了两步。

这几下兔起鹘落,各出险招,当真是惊险绝伦。此时幸亏化险为夷,但双方想起刚才的险状,方始知道吃惊,不由得都出了一身冷汗!

不但他们本身吃惊,旁观的展伯承与铁凝二人,刚才也目瞪口呆,此时方始“啊呀”一声,叫了出来!

只有华剑虹的父亲始终神色自如,在展、铁二人失声叫时候,他却哈哈一笑,赞道:“好轻功,好剑法!解得真是妙”并非他不为女儿担忧,原来他掌心早已扣了一枚石子,倘若当真有性命之扰,他自会在最紧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回 有心比武求佳婿 不料飞骑遇寇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