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11回 千军辟易夸豪杰 长夜筹谋访故交

作者:梁羽生

此时魏博的“牙兵”已是全部杀到,“帅”字旗下一个全身铁甲的将军,正在马上扬鞭,指着那辆装满珍宝的车子哈哈大笑。

华宗岱一跃而出,说道:“这是田承嗣的儿子,咱们擒贼先擒王!”华剑虹这才明白了父亲的用心。

要知魏博“牙兵”有数千之众,即使华宗岱武功多好,如果不能杀退这数千“牙兵”,只有擒了他们的主帅,才有希望可以解围。

华宗岱带领女儿,闯入乱军之中,逢隙即钻,尽量避免交战,倘若实在闯不过去,这才施展大摔碑手的功夫,把挡道的武士摔个头破血流。

田悦手下将士哗然大呼,说时迟,那时快,华宗岱已是闯过他的第一道亲兵防线,杀到田悦马前距离不过十数步了。

田悦身边的一个军官蓦地一声大吼,跳下马来,喝道:“好狂的强盗,敢小觑我军中无人么?”

这军官用的兵器十分古怪,是个独脚铜人,打出来呼呼风响,是大铁锥家数,但铜人的手指,却又是指着对方穴道,好像这铜人也是活的,捏着两支点穴撅一般。大铁锥是重兵器,而点穴则要用灵巧的手法,如今这军官用的独脚铜人,却使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兵器性能,刚劲轻巧兼而有之。饶是华宗岱武学深堪,见多识广,也不禁暗地皱眉,心头一凛:“想不到田承嗣手下也有如此能人!”

华宗岱未知虚实,不敢硬接,身形一晃,闪过一边。那独脚铜人指东打西,倏地变了方向,来点华剑虹穴道。华宗岱衣袖一带,将女儿轻轻的带过一边。信手抢了武士的一支长矛,一招“苍龙出海”,疾的刺出,只听得“咔嚓”一声,铜屑飞溅,火花点点。华宗岱的矛头折断,铜人身上,也伤痕斑驳。原来就在这一瞬之间,这支长矛已在铜人身上戳了十六八下。

华宗岱试出对方的功力竟然与自己不相上下,不过对方却占了兵器的便宜。华宗岱心里想道:“要是我有判官笔在身,倒可以与他一斗。如今双手空空,且又是敌众我寡,要想胜他,可就难了。”

那官军喝道:“好功夫!”铜人一收即发,又是横扫过来。

华宗岱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看看我的打穴功夫!”蓦地将长矛拗断,拿了一小段矛头在手中一捏,把手一扬,那段矛头已化作十几块碎铁,华宗笛就以“天女散花”的手法,将铁碎撒出,当作了打穴的暗器,霎时间便似冰雹乱落,带着刺耳的啸声!

那军官见了华宗岱抖露的这手功夫,也不由得心头一震,急忙把独脚铜人,舞得个风雨不透,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但还是有两块碎铁,他未能打落,从他的头顶飞过去,将田悦跟前的两个卫士伤了。这两个卫士都是有护心镜的,但还是给碎铁击破,伤得血流满地。田悦吓得面如白纸,连忙纵马逃避。

那军官哼了一声,道:“你可是笔扫千军华宗岱么?”

华宗岱道:“你可是雪山老怪的弟子北宫横么?哼,哼,可惜了你这副身手,却做田承嗣的鹰大!今日我是寡不敌众,有种的咱们约期再单打独斗一场。”

原来雪山老怪乃是三十年前与华宗岱师父齐名的一个介乎正邪之间的魔头,华宗估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弟子,不过两人以前从未会过。待到见了对方的功夫之后,才猜出对方的来头。

北宫横道:“我随时在节度使衙门候驾。”他如此说话,已是露出怯意,不敢爽快答应与华宗岱约个无人之处单打独斗。

华宗岱冷笑道:“谅你也不敢。虹儿,咱们走!”

北宫横心道:“华宗岱内功已臻化境,非我所及。看来只有我师弟下山,才能胜得他了。”

原来北宫横师父已死,他师父只有一个儿子,年纪比他几岁,但因自小就跟父亲练武,父亲传授儿子,当然特别用心,是以师弟的功夫要比他这个当师兄的高明得多。

北宫横不敢去追华宗岱,装作要去保护主帅,匆匆忙忙走开,华宗岱也带着女儿,再次杀出重围。

华剑虹道:“爹爹,擒不了田悦,咱们怎么办?”

华宗岱道:“把他们接应出来。”华剑虹道:“那一车财物那辆车子,此时已给田悦的手下驾走,正在大队骑兵保护之下,离开战场。但铁铮兄妹与展伯承三人还是陷在包围之下,也未曾汇合。”

华宗岱叹口气道:“救人要紧,失了的财物以后再说吧。”

知道有北宫横在田悦身边,擒贼擒王的计划是行不通了,目前只有希望能杀出重围而已。

幸而北宫横不敢离开田悦。华宗岱杀开一条血路,先去接应铁铮。他知道女儿最关心的是铁铮,而且铁铮的处境在被困的三人之中也是最险。

尉迟俊在包围圈的最内一层,听得外围士卒的呼喊,知道有敌人杀进。他是惯经阵仗的将军,立即指挥手下得力的武士摆成方阵,增强防御,他本人仍是不慌不忙的对付铁铮已。

铁铮激战了大半天,早已气力不加,尉迟俊一见有机可乘,当即便是一招杀手神鞭,霍地向铁铮卷去。他是意慾擒了铁铮,作为人质,再斗强敌。

眼看尉迟俊这一鞭有如狂风扫叶,就要卷着铁铮的身子,忽听得“呼”的一声,一团黑影端的似从天而降,恰恰替代了铁铮,被他的长鞭卷上。原来是华宗岱活擒了一名武士,抛掷进来,替铁铮解了这招。

尉迟俊被华宗岱这个恶作剐弄得啼笑皆非,又惊又恐,说时迟,那时快,他刚刚甩开了这个武士,只听得又是“呼”的一声,这回是华宗岱自己从众武士的头顶飞过,跳进内圈来了。

急切间尉迟俊哪里看得分明,只道敌人又是重施故技,将他的手下抛进来。尉迟俊骂了一声,回转鞭梢,想要避开,并侧袭铁铮。华宗岱怎容他避开?凌空一抓,己是把他的鞭梢抓住。

华宗岱大喝一声“撒手”,尉迟俊只觉虎口如割,果然应声便倒,长鞭脱手飞出。

尉迟俊手下忙着将他扶起,拥到他身边保护。华宗岱志在救人,也无暇去伤害他。尉迟俊受伤,阵势已乱,华宗岱带着铁铮,从容杀出。

包围展伯承与铁凝的那队官兵,其中并无尉迟俊这般的高手,可是却有数十名披着重甲的“藤牌兵”在内。

田承嗣的“芽兵”是军中精锐,而这“藤牌兵”又是“牙兵”的精锐,身披的重甲,刀枪不入,一手持刀,一手舞牌,最适宜于阵地上要活捉俘虏的包围战,缺点则是身披重甲,跳跃不灵。

华剑虹与铁铮并肩杀进,碰着了藤牌兵,利剑刺在他们的身此只听得当当声响,那些藤牌兵丝毫无损,仍然一排排的推挤过来。

华宗岱道:“待我破他!”夺过了一文铁枪,唰唰几枪,每一枪都是刺着一个藤牌兵的膝盖,藤牌兵虽然披着重甲,却怎禁得住华宗岱的内家真力,膝盖关节部位被铁枪刺着,登时都站立不稳,跪倒地上。

藤牌兵是一排排向前推进的,只倒下了几个,立即便变成战的绊脚石,登时阵形大乱,有许多藤牌兵收不住脚步,前面刚给绊倒,后面也跟着倒了。

华宗岱冲开了一个缺口,不怎么费力已把展伯承与铁凝接了出来。

铁凝感激得很,说道:“华姐姐,多亏你们父女了,请你一定要做我的客人。”华剑虹道:“这本来是我们连累了你的,咱们同舟共济,理所应当。如今尚未冲出包围呢,还不能欢喜得太早,我们是要到贵寨拜访的,脱险之后再谈吧。”

田悦手下的“牙兵”有数千之多,铁铮等人只是冲出了小包围圈,四周围还是敌人。不过数千人总不能在一个小地方挤压,出核心之后,可以供他们活动的范围则是较大了。

铁铮等人都已相当疲乏,要杀出去亦非易事。杀了出去两条腿只怕也跑不过追兵的马匹。铁铮想到此层,说道:“咱们可以先找坐骑。”他们三人的坐骑都是素经训练的骏马,从前秦襄送给他们的父母的。

三人撮chún长啸,他们的坐骑听得主人呼唤,也发出嘶鸣呼声,原来田悦手下的一班武士,识得这是千金难买的三匹骏马,早已抢了去准备献给田悦。

但这三匹骏马只知服从主人,不肯陌生人骑的,那些武士骑不动它们,只好用蛮力牵着走,走得还不很远。它们听得主人使唤,要跑回来,踢翻了两个武士。其他武士,连忙合力将它制服。

就在此时,忽见军中分成两队,一队保护田悦离开,另一队却以北宫横为首,又向着他们所在之处杀来。

原来田悦见宝车己经夺获,此来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因为不放心让手下押解宝车,是以率领一部分队伍先行回去,却令北宫横率领剩下的牙兵捕“盗”。田悦来时带领了这许多牙兵来准备碰上大批“强盗”的,哪知和他们对敌的只是四少年男女和一个大人,当然无须再用那么多人对付他们了。虽然华宗岱的武艺高强,也颇出他意料之外。

田悦离开之后,北宫横倒是少了一重顾忌,心里想道:“单打独斗,只怕我多半不是华宗岱的对手。趁此机会,将他除了也好。

虽然难免为江湖好汉耻笑,但我这是奉命行事,大有藉口可以不遵江湖规矩。对,就是这个主意!”

华宗岱道:“你们先走,我来抵挡追兵。”铁凝年纪最小,激战了半天,比她哥哥更为疲乏,心中想道:“你倒说得容易,我可是连跑也跑不动了。”但她也是个倔强的姑娘,可不愿在人前示弱,当下,咬了咬牙,说道:“哥哥,咱们闯!咱们拼!”心想:“即使跑不动,也决不能叫人看轻了!”

心念未已,只见华宗岱有如饿虎擒羊,一个起落,扑翻了两个牙兵,夺过了他们手中的长矛。“呼呼”两声,两文长矛一齐掷出。普通暗器,最多不过在百步之内伤人,他这两支长矛,却直飞出半里之外,那儿正有一班武士在企图制服铁铮他们的三匹坐骑,这两支长矛掷得奇准,便似两道催命符似的,恰恰从两名武士的后心插入,前心穿出!

北宫横大怒,拍马赶来。华宗岱不慌不忙,转眼之间又夺了两支长枪两支大戟,长枪飞出,又杀了两名伏马的武士,另外那两支大戟则向着北宫横飞去。北宫横挥舞铜人把两支大戟打断,可是他胯下的战马,一条腿亦已伤着,倒了下来。

北宫横飞身下马,来追华宗岱。大队骑兵,也跟着他冲杀过来。

那一班武士被杀了四人,余众纷纷躲避,铁铮他们的坐骑无人管束,登时向着主人,飞奔回来。

铁铮等三人得回坐骑,喜出望外。照铁铮的意思,本来还想等华家父女一同走的,华宗岱已是连连挥手,叫道:“快跑,快跑,避开驿道,日后我自会来寻找你们。”

铁铮一想,华宗岱身具绝世武功,不在他师父空空儿、父亲铁摩勒之下,凭他这身武功,料想可以保护女儿杀出重围。他们三人差不多都已筋疲力竭,留下来也帮不了他们父女什么忙,甚至反而会变成他们的累赘,倒不如听从华宗岱的主意,先杀出去。铁铮道:“好,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华老前辈,后会有期!”他们的坐骑都是久经训练的战马,不须主人驱策,自会光选择敌人比较稀疏的地方逃跑。

华宗岱也向着他们逃跑的方向杀出,不断夺取敌人的枪矛,着杀追赶铁铮的骑兵。他们的坐骑跑得快,不多一会,已是跑出峡谷,摆脱了追兵。

铁铮等三人一口气跑了二三十里,天色已是入黑时分,这才策马缓行。又过了大半个时辰,月亮已经升起,却不见华宗岱和他的女儿踪迹。

铁凝嘀咕道:“怎地还不见他们?华老前辈不是叫咱们避开大道的吗?他应该想得到咱们是抄这条小路的。咱们已经放慢坐着等了这许多时候,以他们父女的轻功,照理也应该赶到了。”

铁铮道:“华老前辈说过日后才到咱们山寨来的,也许他突破之后,另走一条咱们不知道的小路去了。华老前辈神功绝世,应不至于不能脱险的。”话虽如此,心中也不免忐忑不安。

展伯承道:“咱们找个地方先歇歇吧,人不疲马也累了。”

铁凝笑道:“谁说人不疲?你不提起还好,你一提起,我可已是觉得又渴又饿了。饿还好受,大半天滴水不进,喉咙却似要冒出烟来一般,难过死了。”

铁铮道:“好,咱们今晚就在这座林子歇宿吧。”三人之中,他的内功较厚,但紧张一过,亦觉疲累不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千军辟易夸豪杰 长夜筹谋访故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