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12回 夜探重衙遭暗算 火焚节署伏高人

作者:梁羽生

聂隐娘道:“你可以走了,再迟就赶不上他们啦。”方辟符道:“你刚才不是感到肚子有点痛吗?会不会就在今晚——”

聂隐娘笑道:“早已止痛了,不会有这么巧的。而且即使真是高市,你也帮不上我忙。”方辟符哑然失笑,说道:“我将要做第一任父亲,难免紧张一些。不知怎的,我的眼皮直跳,我担忧有别的意外发生。”

聂隐娘笑道:“男子汉大丈夫也信邪么?去吧,去吧,我会自已照料自己的。”其实方辟符也是早已下了决心去的,不过在这样情形下抛下待产的妻子,家中又没有一个得力的人照顾,总是难免有点牵挂。

方辟符下了山,走到了大路上,这时已是将近三更时分,忽凡有三匹马从另一条岔路跑来,方辟符躲在一棵树后,让他们过去。朦陇的月色之中,隐约看见骑在马上的是三条大汉,都带着兵器。

方辟符心道:“这几个人不知是什么来历,他们穿的是便衣,该不至于是田承嗣派来的鹰爪孙吧?”

转瞬之间,这三匹快马已去得远了。但他们跑的却正是从山下经过的一条小路,方辟符忽地起了一个恐怖的念头,“倘若他们是去我的家里搜查,这可如何是好?”随即想道:“外人根本不知我的老家是在那儿,铁铮他们是昨晚夜间来的,风声也决不会就这么快泄漏出去。我何用瞎起疑心?”

方辟符虽然放心不下妻子独自在家,但他更重视江湖义气,心里又再想道:“铁铮兄妹还是初出道的大孩子,我不知道此事还可,如今知道此事而不暗中保护他们,倘若他们失陷在节度府中,叫我如何有面见我的铁师兄。”想至此处,只好把对妻子的挂虑暂且搁在一旁,加快脚步,向前赶去。直到远远的瞧见铁铮等三人的影子,这才松了口气。

铁铮等人没有碰上那三骑快马,也不知道方辟符跟在他们后面。少年人都是一股急性子,只怕耽误了时候,恨不得插翼飞进魏博城。铁铮轻功最好,铁凝与展伯承差不多,但在江湖上也算得是一等的轻功了。五十里路程,一个更次便即赶到,到了魏博城,三更刚过,正是夜行人活动最好的时间。

魏博城墙有二丈多高,城门也有卫卒看守。但却挡不住这三个轻功超卓的少年。进城之后,三人便直奔田承嗣的节度府。

根据聂隐娘那张地图的指示,他们从节度府后花园的西北口进入。田承嗣做了几十年节度使,号称当时天下的第一“强藩”当真是富可敌国。只是这座后花园,便占地数亩,屋宇连云,园中树木,苍郁成林,有十数株参天大树,高出墙头。铁铮捏了一把碎泥,用内家真力,向一棵树上一洒,栖宿在树上的几只乌鸦吓得惊飞起来。

这是比“投石问路”更好的法子,投石落地有声,守卫会知道是夜行人来到;碎泥洒落却是无声无息,他们听到的就只是乌鸦的叫声了。

从前人迷信乌鸦是“不祥”之鸟,附近巡逻的卫士赶了来,看见乌鸦飞起,大叫倒霉,有一个神箭手索性发出连珠箭,把这几只乌鸦全部射落。咒道:“我还以为是夜行人来呢,倒吓了老子一跳。”这人的同伴笑道:“有谁敢潜入园中,除非他不想要命。”

那神箭手道:“你不知道昨天那些小贼本领都是十分厉害的,我当时是在场亲眼见到的,几千牙兵,都捉不到他们一个。主公就是因为怕这几个小贼前来报复,才叫咱们加强巡逻的。”

那同伴笑道:“如果我是贼人,我也不会这样笨,昨天刚闹了事,今天又来。最少我也要等到风头过后才来。这几日咱们会加强防卫,这个难道他们不会想到?”这一群巡逻的卫士,哪想得到,就在他们喧闹之时,铁铮他们早已从另一角翻过墙头,进了花园了。

按照他们原定的计划,铁铮往探东面的暖香阁,铁凝往探西面的挹翠楼,展伯承居中策应,他们是从西南进入,距离暖香阁较远,暖香阁是田承嗣的住处,料想守卫也可能较为严密,铁铮就起因为这个缘故,才要亲自去探较难的一路的。

三人分道扬镳,但展伯承却比较不能放心铁凝,所以他的任务虽是居中策应,但却暗中对铁凝照顾多些。他选择了一座离挹翠楼较近的假山躲藏。

园中处处都有假山、树木,铁凝仗着轻灵的身法,避过了穿梭来往的巡逻耳目,居然给她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挹翠楼前。

只见那座挹翠楼是在两块玲拢山石的中间,上面异草纷垂,把屋檐遮过。这时已是三更过后,楼中却有灯火透过纱窗,隐约可见翩翩舞影,可闻细细笙歌。

铁凝又喜又怒,心中想道:“好个祸国殃民的贼子,搜括了民脂民膏,半夜三更,兀自在这里荒婬逸乐!且叫他落在我的手上,吃点苦头!”此时铁凝已经跳上了挹翠楼侧边的那块玲拢山石,石与楼齐,里面的情形更是看得清楚。

只见田悦手持金杯,醉态可掬的坐在当中,在他面前的是一队翻翻起舞的歌女。田悦眯着眼睛,乱打节拍,怪声叫好。身旁并无卫士,这正是下手的绝好时机。

如果是一个有经验的夜行人,一定会起疑,“挹翠楼既是田悦所居之处,岂能如此疏于防卫?”但铁凝却是个初出道的雏儿,一见田悦在这楼中;大喜之下,全无考虑。“嗖”的一声,立即施展“一鹤冲天”的轻功,从玲拢山石,扑上挹翠楼。同时一手的暗器,袖箭、飞蝗石、铁莲子,都朝着当中的田悦打去。

不料变生意外!铁凝的脚尖刚刚点着栏杆,那栏杆突然似树扎般倒塌!连房间外面的那一层楼板也倏的裂开,发出了“轰”一般的一声巨响。而铁凝所发的袖箭、飞蝗石、铁莲子三般暗器,明明已是从窗口打了进去的,也似碰着了一堵无形的墙壁,叮叮三声响过,全都碰了回来。

原来这座挹翠楼乃是经过巧手工匠改建,装了机关的。改建的原因,就是由于当年段克邪与史若梅在节度府的那场大闹。

田承嗣失了床头的金盒,过了许久,还是吓得坐卧不安,于是请来巧手匠人,将他们父子两人的住处,全都装上机关。

这座挹翠楼在卧房外面的一层楼房连着栏杆都是活动的,只要被任何东西一碰,就会栏杆倒塌,楼板翻开。只有从地下正直的楼梯上去,可以安然无事。而田悦卧房的窗口处又装有一层透明的白玉屏风,可以抵挡暗器。这座白玉屏风比梳妆用的镜还要薄、更透明。在黑暗里除非走近来摸,否则看不出来。由于这是“红线盗盒”事件之后所改建,所以连聂隐娘也丝毫不知其中秘密。

但铁凝还算是不幸中之幸了,要是她踏着楼板,坠下去就是水牢,那更不堪设想。如今她只是触着栏杆,栏杆倒塌,她虽然蓦地受惊,失足跌落地上,但幸而她也十分机伶,一着地便立即打了个滚,没有给随她倒塌的巨木压着。

田悦大叫:“捉刺客,捉刺客!”其实无须叫喊,这一闹早已惊动了满园侍卫。假山石后,花树丛中,隐藏的卫士纷纷跳出铁凝一个打滚,避开了一口大斫刀,还未来得及跃起,又有两根长矛朝胸刺下,铁凝横剑当胸,可是她躺在地上,使不出气,架不住长矛,眼看发着闪光的矛头,就要刺到她的咽喉。听到四面八方的脚步声,又不知还有多少武士赶来!

铁凝正自心慌,忽听得一个使长矛的武士大叫一声,“卜通”倒地。另一个武士大吃一惊,长矛刺下去的力道骤然减弱,给铁凝一招“顺水推舟”,将他的矛头削断。原来是展伯承发出暗器救她,但因距离尚远,又是在黑暗之中,瞄准不易,只打中一个武士。

铁凝一跃而起,精神陡振。要知她的长处乃是在于超卓的轻功与奇诡的剑法,短处则在年纪小气力弱。躺在地上长处不能发挥,一跳了起来,几个普通的武士还焉能是她的对手?

铁凝唰的一剑,先刺翻了那使矛的武士,接着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又刺中了两个刚刚追来的武士的穴道,那两个武士也像两棍木头似的“卜通”倒了。

一个使刀的武士叫道:“咦!是个小姑娘!”铁凝道:“小姑娘又怎么样?叫你知道我的厉害!”一剑刺去,那武士长刀挥了一道圆弧,居然解了她两招凌厉的剑招,叫道:“这么横的小姑娘还是少见。哥哥,快来。”

铁凝道:“叫你姐姐来我也不怕。”话犹未了,只听得一个人“哼”了一声道:“我道是谁?原来又是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你不是我的对手,快投降吧!”来的这个军官乃是尉迟俊。

铁凝怒道:“你的本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你们哥儿俩并肩上吧。”

她只道尉迟俊是那使刀的哥哥,那使刀的却笑道:“尉迟将军,这小姐儿想要斗我们兄弟,将军你也不在乎这个功劳,就让了我们吧!”铁凝这才注意又已来了一个军官,左手持刀,和说话这个军官长得一模一样。

敌方的三名高手业已聚拢,对铁凝采取了包围态势,铁凝这边,展伯承亦已如飞赶至,大叫道:“尉迟俊,你敢不敢单打独斗,与我再见个高低?”他知道尉迟俊是个颇为骄傲、很有身份的军官,便指名向他挑战,以便减少铁凝的强敌。

尉迟俊冷笑道:“你这小贼也懂得使用激将之计,也好,反正你们已是跑不了的,就让你输得心服吧!”

尉迟俊挥鞭迎战展伯承,一面吩咐那两兄弟道:“好,这小娘就交与你们了。你们可得小心点儿,要捉活的。”那两兄弟道:“尉迟将军你放心吧,决错不了。”于是五个人分成了两堆厮杀。

展伯承趁对方说话的当儿,倏的一招“明驼千里”,飞身扑去,剑锋直刺到尉迟俊的面门。尉迟俊使个“大弯腰、斜插柳”的身法,硬生生把身形一拧,恰似陀螺疾转,恰恰避开。展伯承如影随形,唰的一剑又刺到他背后的“风府穴”。尉迟俊叫道:“吓,转的好快!”反手一鞭,使出了“迎风扫柳”连环三鞭的绝技,堪堪把展伯承这一招凌厉的剑法解开。

鞭影翻飞,剑花错落,两人打得个难分难解。但尉迟俊失了一着先手,总是展伯承隐隐占一点上风。但这一点上风,不是高手却看不出来。尉迟俊手下都知道长官的脾气,只怕上前相助反而给他见怪,乐得袖手旁观。

尉迟俊起初看不起展伯承,待到数十招过后,他还未能接个平手,这才暗暗叫苦。但他骄傲惯了,可不好意思叫手下相助、看来展伯承昨日与尉迟俊交手之所以稍稍吃亏,那是因为他先已战了一场的缘故,论起真实的本领,他身兼父母与褚遂三家之长,比尉迟俊却是要高出一筹。只可惜他临敌的经验尚差,要不然不止稍占上风,而是应该在五十招之内便能取胜的了。

展伯承这边稍占上风,铁凝那边的形势,却是颇为不妙。

与铁凝交手的这对兄弟,哥哥名叫石攻,弟弟名叫石错。

论本领石家兄弟本来不及铁凝,可是他们却练有一套配合得妙到的古怪刀法,两兄弟联手,铁凝可就打不过他们了。

石家兄弟,哥哥用左手刀,弟弟用右手刀,彼此呼应,虚招相生,毫无破绽可寻。而且弟弟的右手刀也还罢了,哥哥的左手刀,路数和正常的刀法恰恰相反,铁凝招数虽妙,经验则比展伯承更差,又不习惯这路左手刀法,结果就只有招架的份儿。

幸而铁凝的轻功身法远在石家兄弟之上,一觉形势不妙,便使出了腾、挪、闪、展的小巧功夫,石家兄弟的快刀斫出了数十刀,却也还没有一刀斫得着铁凝。往往看起来就要斫中了,还是给她闪开。

但石家兄弟乃是惯经阵仗的会家,一看出铁凝的长处和短处,刀法倏的又是一变。

石攻左手刀一起,自左至有,划了一道圆弧,石错的右手刀,则自右至左,也划了一道圆弧。两道弧形合成了一个圆圈,登时把铁凝裹在当中。铁凝一口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几乎把吃奶的气力都使了出来,仍是不能突围。

石家兄弟双刀合壁,一个个刀光组成的圆圈就似波浪般层层推进,圈子越缩越小,铁凝应付得越来越是吃力。圈子一小,她的轻功身法也就无从施展了。

展伯承刚刚占了一点上风,看见铁凝形势危险,大为着急,要想冲过去与她联手。可是尉迟俊也非弱者,他的水磨鞭又是长兵器,挥舞起来,三丈方圆之内都在他的鞭势笼罩之下。尽管他的本领比展伯承稍有不如,但要拦阻展伯承却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夜探重衙遭暗算 火焚节署伏高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