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15回 终须正气消邪气 岂只魔高道更高

作者:梁羽生

北宫横道:“华先生,咱们也算得是不打不成相识了。只可惜两次交手,华先生都是匆匆来去,教在下未得尽睹所长。”

华宗岱剑眉一竖,说道:“北宫将军可是想作第三次交手么?好,反正华某闲着没事,奉陪就是!”

不料北宫横却道:“不,我这次只是意慾袖手旁观。”

华宗岱怔了一怔,道:“那么是谁赐教?”北宫横道:“是我师弟。”

那短小精悍的汉子亦已同时应声说道:“是我!素仰华先生绝世武功,我也想见识见识,不知华先生可肯指教么?”

这汉子不过三十多岁光景,但双目神光湛然,行家眼中,一看就知是个内家高手。华宗岱心头微凛,说道:“哦,你是北宫将军的师弟么?那么,雪山司空前辈是令尊还是令师?”

这汉子傲然说道:“正是家父。但华先生你可不必有什么顾忌,我与你比武,胜败我都不会告诉父亲。”

原来雪山老怪司空图乃是当今辈份最高的邪派大魔头,今年已有八十多岁了,但因一生隐居在大雪山上,足迹未出过玉门关,故此中原的武林人士,知道他的人极少。这汉子名叫司空猛,是司空图晚年所得,也是他独一无二的儿子,宠爱非常。故此司空猛虽是北宫横的师弟,但因得他父亲的衣钵其传,武功却是要比师兄高明。北宫横正是因为恐怕自己敌不过华宗岱,特地进他来助阵的。恰巧他在今天赶到。

司空猛话虽如此,华宗岱却是不能不有所顾忌,心中想道:“雪山一派的武功极为邪恶,我虽然不惧,但一交上手,若不伤他,他必伤我,要想两全只怕不易做到。雪山老怪只此一子,我若重伤了他,雪山老怪岂肯与我干休?即使雪山老怪也未必能取我性命,但总是麻烦。更何况这小子不过三十出头,年纪与我差一大截,我与一个小辈较量,胜之不武,不胜为笑!”

华宗岱正在踌躇,段克邪忽地一声长笑说道:“你要与华老先生比武,辈份似乎有点不对,还是与我玩玩几招吧。你不是说我只有几斤蛮力,只可以吓吓凡夫俗子么?好,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不凡的本领,出奇的武功?”

段克邪的师父与雪山老怪同一辈份,而段克邪的年纪又比司空猛年轻得多,他出来迎战倒是最为合适不过。但司空猛却自高自大,冷笑说道:“你这小子也配与我比武么?”

段克邪冷冷说道:“配与不配,试过方知。你口出大言,好,我让你十招!”

司空猛大怒,喝道:“你这小子想是活得不耐烦啦,我三招便要送你性命!”声到人到,向段克邪一掌劈下。

这一掌打出,隐隐挟着风雷之声,段克邪心头微凛,“此人口出大言,果然是功力不凡!”不敢大意,使出上乘轻功,一个“金鲤穿波”,从他掌底穿过。

司空猛一掌劈空,也是心头一凛,“噫”了一声,迅即反手拈拿,双掌齐出。

这一招大擒拿手法更见凌厉,掌如刀,指如截,段克邪上身的三处关节七个穴道都在他掌指擒拿之下。段克邪是个点穴的大行家,也不禁赞了个“好”字!

司空猛使出这样厉害的擒拿手法,满以为段克邪躲得再快,也难逃分筋错骨之灾。哪知段克邪身法之快,更出乎他意料之外,一声笑道:“好厉害!没抓着!”身形只是一飘一闪,司空猛这一招大擒拿手又落了空。

司空猛又惊又怒,大步赶上,喝道:“往哪里逃?”段克邪笑道:“我说过让你十招,哪有逃跑之理!”身形一定,待待司空猛发招。

段克邪表面上谈笑自如,心中却已是暗暗戒惧。原来他刚才那一飘一闪,看来虽是闪得从容,实际则是展尽平生所学!

说时迟,那时快,司空猛第三招接续发出,前面两招虽然厉害,还远不及这一招的威力惊人。只见掌影千重,砂飞石走,掌力有如排山倒海,从四方八面攻来。当真是有万马奔腾之势,千军陷阵之威!华宗岱父女站在十数丈外,也自感到劲风扑面。

此时连华宗岱也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只恐段克邪有失,连忙走上两步,准备倘有意外,可以及时接应。

北宫横提着独脚铜人,监视着华宗岱的行动,笑道:“华先生,咱们说好了是袖手旁观的啊!”

话犹未了,只听得段克邪一声长啸,身形已是平地拔起,从干重掌影之中飞出。北宫横做梦也想不到他轻功造诣如此深湛超妙,情不自禁的也要赞了一声:“好功夫!”

段克邪这次是接连用了七种身法,最后才侥幸突围的,对方赞他,他却是不禁心中苦笑。

段克邪还未知道司空猛的掌力专伤奇经八脉:倘被打着,不死也成残废。华宗岱就是因为知道他的掌力的歹毒,才捏了一把冷汗的。

华剑虹看得有趣,说道:“你这矮汉不是说要在三招之内取人家性命的么?三招已经过去了!”

段克邪笑道:“三招是他说的,我说的是让他十招!来吧,还有七招可以任你施展呢!”

司空猛面红耳赤,喝道:“谁要你让,你为什么不敢当真与我较量?”

段克邪大笑道:“你打不着我,这是你自己本领不济,怎能说不是较量?”

华宗岱眉头一皱,心道:“段克邪怎么如此好胜,还要让足他十招?”不知段克邪却也有他自己的打算。段克邪试过了三招,也知对方的功力实胜于他,若然硬碰硬接,只怕未必接得了十招。但若只是闪躲,凭着自己绝顶的轻功,要避他十招,谅还可以做到,到了十招之后,他就大可以奚落对方,不必当真与对方较量了。

司空猛老羞成怒,心想反正已给对方让了三招,丢脸早已丢了,无论如何,非迫得对方还手不成。

司空猛喝道:“好,你要找死,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扑上前去,登时又展开了暴风雨般的攻击!

段克邪身法如电,对方攻得快,他闪得更快。华剑虹口中数着数目,转眼间段克邪又己避过了三招,华剑虹说到了个“六”字。

司空猛狂攻三招之后,稍缓一缓,段克邪也趁机会喘一口气,忽觉身上颇有寒气,真气的运转,也似乎稍感迟滞。原来司空猛的掌力专伤奇经八脉,段克邪连接六招,已是稍受侵害。幸而段克邪练的是童子功,内功根基极好,而且未曾给他真个打着,是以尚无大碍。

段克邪发觉情形不妙,方自吃惊,司空猛一个转身,掌劈一戳,攻势又发。段克邪元气损耗了一两分,这一两分之差,登时令他有力不从心之感。不论他避到那个方向,都感到对方狙击的力道。这点微妙的转变,华剑虹当然看不出来,还在兴高采烈地数着“七、八、九……”但她的父亲华宗岱却是看出来了,心里暗暗吃惊,想道:“雪山老怪之子,果然非同小可!我若与他交手只怕也不容易胜他。”

可是段克邪虽然应付维艰,毕竟又避了三招,已经是第九招了。司空猛心中也是吃惊不小,他不知道段克邪最擅长的乃是轻功,心道:“这小子居然能避我九招,最后一招料想是不能伤他的了。他若还手,只怕我还未必能够敌他。”

尚有一招未发,就在此时,忽见一个女子疾奔而来,扬声说道:“克邪,你在和谁打架?”

来的正是段克邪的妻子史若梅,她在方家等了许久,不见丈夫回来,恐防有甚意外,故而出来寻找的。

段克邪笑道:“这位朋友要较量我的武功,看我能不能让他十招。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招了,你等一等。”

史若梅“噗哧”一笑,说道:“要人让到十招,这还充什么好汉?克邪,你也真是的,大家等你等得心焦,你却还有闲情逸致和人较量武功?既非高手,不比也罢!”

史若梅没有看到刚才动手的情形,她哪里知道,与她丈大比试的这个司空猛,武功还在她丈夫之上。段克邪看似谈笑自如,其实已是筋疲力竭,最后这招能否安然避过,段克邪心中也没把握。

幸亏司空猛亦有怯意,最后一招,不敢轻发。段克邪得了个喘息的机会,此时正在默运玄功,凝聚真力。

铁铮本来已在屋内躺着,华剑虹要他休息,不许他出来的;此时听得史若梅的声音,大喜之下,不顾一切,跑了出来,扬声叫道:“史姑姑,史姑姑!”

史若梅一见铁铮,更是喜出望外,连忙过去,拉着铁铮的手说道:“好了,你没事就好了。我们都在寻找你呢。咦,你的面色好像有点不对?”铁铮道:“失去的东西也要回来了。这位是华老前辈。”

华宗岱道:“史女侠,咱们等会再谈。段世兄,你的夫人等着你呢。你让了十招,就待我来吧!”他是个武学大行家,早看出了段克邪元气颇有损耗,十招之后,决敌不过对方,故而立即抓着这个藉口,使段克邪好趁此收篷。

司空猛猛烈地攻击了九招,气力亦是耗损不少,听得华宗岱此言,暗叫“不妙”。深怕华宗岱乘他之危,最后一招更是不敢轻发。

北宫横打的如意算盘本来是想让师弟敌住华宗岱,而自己则去夺回珍宝的。哪知平白里杀出一个段克邪,较量的结果,他的师弟似乎连段克邪也对付不了,他还如何敢去惹华宗岱?何况现在又来了一个史若梅,段、史夫妇双侠,江湖上谁个不知,哪个不晓?段克邪这么了得,他妻子料想也不会弱到哪里去。敌强己弱,形势分明,北宫横也不敢强横了。

司空猛青筋暴涨,盯着段克邪迟迟不敢发招,段克邪道:“你再不发招,我可没工夫奉陪啦!”

北宫横哈哈笑道:“切磋武功,适可而止,又不是真的较量,师弟,段少侠既是有事,咱们可别阻他夫妻相聚了。走吧!”形势不妙,他已打定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司空猛也正是要找个藉口自下台阶,听了师兄的话,便即说道:“好,青山绿水,后会有期,日后倘有机缘,我再向两位请教。”

前倨后恭,飞扬跋扈之气已是一扫而空。段克邪哈哈一笑,说道:“不送,不送。请你们回去转告田承嗣,可别再打什么主意了。否则我要取他父于性命,易如反掌!”司空猛领教过他的轻功,不敢答话,跟上师兄,匆匆便走。

敌人去后,段克邪方始笑道:“好险,好险!倘若他发了那最后一招,我纵然可以躲闪过去,只怕也得小病一场。”对敌之时,他一直是神色自如,面不红、气不喘的,此时才见他大汗淋漓,头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气,一副狼狈的模样,和刚才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原来司空猛的掌力能伤奇经八脉,刚才对敌之时,段克邪是以纯厚的内功强行忍住,教敌人摸不住他的深浅。此时敌人已去,他才默运玄功,把体内所受的阴寒之气发散出来。

众人相顾骇然,史若悔这才知道那司空猛的厉害,埋怨段克邪道:“谁叫你这么好胜的?好在没有受伤,否则更加不值了。”段克邪笑道:“我只能让他十招,倘若和他真个较量,只怕更不是他的对手。”

华剑虹道:“铮哥,你怎么不听话,又跑出来。你刚刚眼了葯,应读躺一躺的。”铁铮笑道:“我听得史姑姑来了,还怎能闷在屋子里头?”华剑虹道:“好,那么现在快回去吧,”

史若梅听她叫得亲热,心中已是明白几分,笑道:“铮侄,你几时结识的这个妹妹?”

铁铮面上一红,说道:“我以为凝妹已经告诉你了。这位华老前辈帮了我们许多忙,昨晚在田承嗣的节度府中了毒箭,也是多亏华老前辈救了我的性命。”

众人进了屋子,华宗岱说道:“铁铮中的毒还未曾拔清,须得我亲自照料,恐怕还要在这里静养几天,不能和你同回山寨。”

史若梅道:“田承嗣不知会不会再派人来?”华宗岱道:“他好容易才向我讨了解葯,又给克邪吓了一吓,料他不敢再来惹事,何况他们也一定以为我们得了宝物,必然远走高飞,要找也不会到这儿来了。倒是你们可得赶快把这一车珍宝运回山寨,免得夜长梦多,又生意外。”

段、史二人知道华宗岱武功极为深湛,他们父女二人对铁铮又如此爱护,当然可以放心得下。

段克邪道:“这样也好,那么我们告辞了。”华宗岱道:“我一待铁铮治好了伤,便把他送回伏牛山,请你代我向铁寨主致意,叫他可以放心。”

段克邪笑道:“有华老前辈照料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铁寨主自小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终须正气消邪气 岂只魔高道更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