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16回 何来胡虏欺豪杰 岂有英雄惧寇仇

作者:梁羽生

两人催马疾行,四五十里的路程,不久便即到了。吕家在涿县颇有名望,他们在路上己经打听清楚,门前是有一棵大槐树和两只石狮子为记的。

这时已是红日西斜,但距离黄昏,则还有一段时间。两人到了吕家门前,只见大门紧闭。

铁凝年纪虽小,但因自幼跟随师父,父亲又是绿林盟主,因比只寸江湖之事倒是有些见识,见此情形,不觉颇感溪晓,“咦”了一声,说道:“天色未晚,怎的他们这样早便把大门关上了?”

展伯承也看出一件奇怪的事情,说道:“凝妹,你看这棵槐树,现在不过是凉秋九月,还未到树木调零的季节,这棵槐树怎的便如此枝叶稀琉?几乎是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了。”

铁凝踏上檐阶,叫道:“展大哥,你快来看,这两只石狮子更奇怪了!”

只见门前这两只石狮子方向恰恰相反,一只狮子的头朝着大门,另一只狮子的头则朝着外面,显然是给人移动过的。这两只石狮每只没有千斤也有八百,铁凝道:“不知是谁作弄的这恶作剧,气力倒不小。”

展伯承也是颇感诧异,说道:“吕鸿春夫妻双侠,在江湖上的名气虽然比不上你的师公,你的爹爹和段叔叔这三对夫妻,但也很不小了,是谁敢在他的门前和他开这么一个玩笑?”

铁凝一时起了孩子气,说道:“我搬不动这石狮子,展大哥你试试看。或许屋内主人还未知道这个恶作剧,那咱们倒可以替他掩盖了这个失掉面子的事情。”

展伯承本来不想逞能,但听她说得有理,便把这两只狮子搬回原状,铁凝在旁边也助了他一把力。可是在搬动石狮之时候又发现了一件更令人惊奇的事。两只狮子的头部都有裂痕,隐隐现出乃是掌印。

展伯承通晓各派武功,吃了一惊,说道:“这是大力金刚掌的功夫,功力很是不弱,吕鸿春可并不是以掌力著名的呀!”

铁凝道:“我只知道吕鸿春以神箭驰誉江湖,井未听说他曾练过内家的金刚掌。而且即算他有此惊人掌力,也不会拿自家门前的石狮子试掌的。”

两人惊疑不定,展伯承道:“且别管它,见了吕鸿春再说。”于是铁凝上去拍门,拍了半天,还未有人开门。展伯承更是惊疑,悄声说道:“好不好从屋顶跳进去?”就在此时,忽听得里面似有脚步声响,但又过了一会,那两扇大门,方始打开。

展、铁二人江湖的经验虽然说不上如何丰富,也可以猜想得到:屋内的人必然是在门边停留了一下,从门缝里张望清楚才敢于开门的。否则就不会待了这许久才开门。他们心里都不禁更有怀疑:“以吕鸿春夫妻的武功,白日青天,为什么还要防范森严,小心翼翼?”

两扇大门缓缓打开,走出一个中年美妇,正是吕鸿春的妻子独孤莹,只见她脂粉未施,鬓云不整,颜容憔粹,若有重忧,好似无心打扮。又见她衣裳鼓起,一看就知是内藏暗器,似乎随时准备和敌人厮杀的模样。

独孤莹走了出来,仔细地打量了他们一番,说道:“你们是谁?来此作甚?”她是当铁凝五岁的时候见过铁凝的,如今铁凝已是十五六岁的姑娘了,她只觉得这小姑娘很是眼熟,一时间却记不起她就是铁摩勒的女儿。

铁凝笑道:“莹姑姑,不认得我了么?我是铁凝!”

独孤莹“啊呀”一声叫起来道:“你就是铁凝么?”有点惊喜交集的样子。

铁凝把那张请帖亮了出来,说道:“我是代我爹爹来的。”独孤莹见了请帖,确信她是铁凝,放下了心。但另外一桩心事却随之而来,令她更是愁眉不展。

独孤莹看了一看请帖说道:“怎的你爹爹不是与你同来?这位是你哥哥吧。”

铁凝道:“不是,他是展大哥。他爹爹展元修,莹姑姑你大约知道?”

独孤莹怔了一怔,展伯承之来,似乎颇出她的意外,说道:“哦,原来是展世兄。听说你父母亡故,请恕我们知道得迟,未来吊唁。”

铁凝说道:“伏牛山山寨被官军攻破,我爹爹到金鸡岭去了。这张请帖是在我爹爹走后才送到的,杜公公叫我们代我爹爹赴约,拜候吕叔叔,莹姑姑。”

独孤莹好生失望,不觉叹了口气,道:“真想不到你们那儿也出了事情,你爹爹竟不能来。”

展伯承有点疑惑,心想:“送信的人比我们先走半个月,按说也应该回来了。怎的她还不知道山寨被官军攻破之事?”他怎知道那送信的人在回途上给人杀了。

独孤莹定了定神,发觉自己忘了招呼他们,有点不好意思,说道:“难得你们到来,请进屋子里再说,”

展、铁二人跟她进去,偌大的屋子,却不见一个仆人,显得冷冷清清。吕家本是有点钱的人家,按说是应该雇有花匠与佣人的。

迸了客厅,独孤莹招呼二人坐下,苦笑说道:“我的丫鬟都已走了,你们坐坐,我去冲一壶茶。”

铁凝忙道:“我们不渴,还是请吕叔叔出来,让我们先拜见吧。”

独孤莹迟疑片刻,吞吞吐吐地说道:“这个,嗯,你们可来得不大凑巧……”铁凝性急,问道:“吕叔叔不在家么?”独孤莹道:“在倒是在家的。可是,可是……”

铁凝惶惑道:“吕叔叔不愿意见我们么?”独孤莹道:“这怎么会?当然不是。不过,不过,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够见你们。”她似乎是颇有难言之隐。

客厅东侧有一间半掩的厢房,对着窗口。铁凝说话之时,忽闻得一股氤氲的香气,定睛看时,只见有缕缕轻烟,从东边的窗户透进来。铁凝好奇心起,也顾不得礼貌不礼貌,便站到窗口去看。

这一看不由得铁凝吃了一惊,只见那间厢房当中有一具棺材,还有一张供桌,供桌上有个香炉插有三灶香。除了这两样东西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那缓绕的香烟,就是从那间厢房中来的。

铁凝一惊之下,失声说道:“怎么?吕叔叔,他,他……”说犹未了,忽听得脚步声响。跟着是吕鸿春的声音,喘着气说道:“我侥幸还活着。是铁姑娘和展世兄来了么?”

独孤莹吃惊道:“你怎么就下床了?”连忙过去扶他。铁凝松了口气,不觉失笑,心道:“莹姑姑没有带孝,死的当然不会是她的丈夫。我是瞎疑心了,可是这死的又是谁呢?”

铁凝回转过身,与展伯承一同上去行礼。只见吕鸿春面如白纸,显然是在病中。

铁凝道:“吕叔叔玉体违和么?得的是什么病?请别客气,你还是进房躺着和我们说话吧。”

吕鸿春并没进去,却咳了一声,淡淡说道:“是给人打伤的。”

铁凝大惊道:“是什么人。”

吕鸿春道:“你们的说话我已经听见了,你的爹爹既不能来,你也就不必再问了。快走,快走。”

主人要把客人赶走,这是大出常理之事。展、铁二人呆了一呆,却不肯走。

吕鸿春埋怨妻了道:“你也真是的,既然知道铁摩勒不能来了,你还把他们请进来作甚?你想连累铁姑娘和展世兄么?”

铁凝颇有父风,听了吕鸿春的这番话,更不肯走了,说道:“吕叔叔有甚为难之事?我虽然年轻力薄,帮不了吕叔叔什么忙,却也不怕牵累。”

吕鸿春皱了皱眉,挥一挥手道:“不是我不想留你,老实告诉你吧,我有个大对头十分厉害,除非是你爹爹在此,方可对付。你们虽然不怕受累,我却怕你们冤枉送了性命,叫我想对得住你的爹爹。”

铁凝性子一起,非得寻根究底不行,缠着问道:“叔叔的仇人是谁?什么时候来?你们不说,我们是不会走的!”

独孤莹心头一动,泫然说道:“鸿哥,仇人至早也要过了今晚子时才来,还有四个时辰呢。咱们虽然拼了一死,但死了也希望有人知道。难得铁姑娘恰巧到来,就让她替咱们捎个信儿给铁摩勒吧。”

吕鸿春叹了口气,说道:“好吧,那你就替我告诉他们吧。可是我可得有话在先,你们知道之后,便该立即走了。”

铁凝心里想道:“只要你肯告诉我,到时走不走就要由我了。”

展伯承也是抱着同样心思,于是两人都答应下来。

独孤莹把丈夫扶回卧房,吕鸿春苦笑道:“咱们夫妻也恐怕只有四个时辰相聚了。你不必费神多照料我了,还是赶快把应该说的告诉铁姑娘吧。”

独孤莹心里辛酸,强自忍着眼泪,拿出了一些肉脯,说道:“请你们恕我不替你们弄饭了,就用一些肉脯权且充饥吧。”铁凝道:“莹姑姑你不必忙着给我打点了,请你就告诉我们吧。”

独孤莹定了一定心神,说道:“刚才你们已经看见厢房里那具棺材了?”铁凝道:“死的是谁?”独孤莹道:“说起来倒是展世兄的相识,他就是你在盘龙谷的邻居,曾经谋夺过你外公宝藏的那个刘振!”

展伯承大感意外,吃了一惊,说道:“刘振怎的死在这儿,他的儿子刘芒呢?”

独孤莹道:“刘芒本来也住在这儿的,前几天走了,他也还未知道他父亲的死讯。嗯,刘芒倒是曾和我们提及你的,他说他们父子是你褚公公痛恨的人,但他却称赞你很够朋友。”说至此处,歇了一歇,把眼睛望一望展伯承。

展伯承说道:“我相信刘芒不是坏人,虽然有点过节,但我是不冤恨他的。”

独孤莹放下了心,说道:“好,那我就不妨对你说了,这件祸事就是由于刘振父子谋夺你家的宝藏而惹出来的。”

展伯承吃了一惊,说道:“刘振是因伤重而死的么?”那晚夺宝之战,刘振伤得极重,而在混战之中,展伯承也曾刺了他两剑,想起此事,心中不无歉意。

独孤莹摇了摇头,说道:“祸事是因夺宝而起,但刘振之死,却不是由于那次受伤。在谈起此事之前,我得先说一说来龙去脉。你们想必也曾怀疑,为什么我的哥哥会与刘振联手,谋夺展世兄外公的宝藏?我的哥哥有两个结义兄弟,一个是刘振,另一个是近几年来在绿林中独树一帜的夏侯英。刘振居长,夏侯英是二哥,我的哥哥排行最后。夏侯英是在上次绿林大会之后崛起的,他没有固定的山寨,却有一套很特殊的做法。他们这一股绿林好汉专门挑选几个藩镇的交界之处活动,由于藩镇的节度使与节度使之间,大家都是谋权夺利,经常有互相冲突,甚至互相吞并之事发生,这就对于他们的活动,提供了一个有利的条件。

哪一处地方有机可乘,他们就攻进那个地方,大掠富户、官仓之后,又立即搬走,叫各镇官兵难以捕捉。官方称他们为‘流寇’,提起夏侯英的名字,都感到头痛。这几年来他们的队伍发展得很快,虽然还不足与铁摩勒的大寨相比,但已凌驾其他各路绿林。”

夏侯英名义上仍然尊奉铁摩勒作绿林盟主,实际却非铁摩勒号令之所能及。铁凝也曾听得父亲提过他的名字,称赞他是绿林中的一位杰出人物。”

独孤莹接着说道:“他们三人志同道合,颇有做一番大事的心意。他们认为铁寨主只是株守山寨,缺乏重整乾坤的壮志雄心,他们不赞成这种做法,因此要自己开创事业。但他们也并不是反对你的爹爹,他们是准备事业稍有基础之后,就与你的爹爹共商大计的。

他们与你的爹爹做法不同,看法不同,我是见识低微,难以判断孰非孰是。我只想请铁姑娘把他们的心迹转告你的爹爹。”独孤莹为免铁摩勒对她的哥哥误会,所以先把夺宝的起因解释了一番。

这等策略上的大问题,当然更非铁凝这样一个小姑娘所能理解,当下,只能点头答应。

独孤莹继续说道:“夏侯英这支队伍流窜四方,经常也是在艰难困苦之中。他们前几年打听得王伯通的宝藏极可能在盘龙谷,因此,遂定下计策,叫刘振退出绿林,搬到盘龙谷居住,装作是金盆洗手,闭刀封刀,实际则是要取这批宝藏。”

展伯承叹了口气,说道:“刘振父子倒是用心良苦,可惜他们没有和我早说,否则我就分他一半,也算不了什么。”

铁凝笑道:“你倒好心、大量,但你那褚爷爷可肯答应吗?”铁凝心里有点奇怪,“刘芒抢了他的龄姐,他却似乎一点也不恨刘芒,难道他对褚葆龄喜欢另一个人,当真是处之泰然了?”

独孤莹没心思与他谈论刘芒之事,继续说道:“我的哥哥虽然与刘振、夏侯英二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何来胡虏欺豪杰 岂有英雄惧寇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