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18回 岂惜芳馨遗远者 只伤夜气压重楼

作者:梁羽生

展伯承更是尴尬,含糊说道:“他们的事情我也不大清楚。但就我在褚家所见,‘过从甚密’这四个字,却是说不上的。”

铁凝“噗嗤”一笑,说道:“展大哥,你又何必为他们隐瞒?

你外公那张藏宝图,不就是褚葆龄偷偷拿去献给刘芒的吧?嘿,嘿,只要心心相印,又何须过从甚密?”

辛芷姑笑道:“小小年纪,你又懂得什么叫做心心相印了?”

龙成香叹口气道:“刘振父子到褚家夺宝之事,我也已经知道了。不管刘芒是否移情别恋,总之我的妹妹是给他害苦了。就我来说,我倒是愿意刘芒早日另订鸳盟,好让我的妹妹死了这条心的。”原来龙成香最希望的是妹妹能够嫁给南夏雷。

龙成香继续说道:“我一直得不到妹妹的消息,很是放心不下。后来夏侯英派人给我送来了一封信,我才知道刘振父子在吕大侠家中养伤。夏侯英说是恐防有人与刘振为难,因为我们和刘家是亲戚,所以通知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去探望他,并助他一臂之力。我也希望能够从刘芒这儿,查得到我妹妹的下落,因此我就匆匆来了。”

夏侯英是刘振的结义兄弟,展伯承听说龙成香接到了夏侯英的书信,已知独孤宇也已到了夏侯英那儿了。

辛芷姑道:“我和你的师公是五天前从幽州经过,碰见夏侯英的一个手下。我本不认识刘振,但我放心不下成香,因此也就来了。本来我是要你师公和我一同来的,但他却说要到魏博去找另外一个人,我和他就只好分道扬镳了。他以为不管是什么人与刘振为难,我总可以应付得了。哪知昨晚来的那个胡人,却是这么厉害!”

展伯承道:“我在离开盘龙谷的前一天,曾在刘家碰见令妹,后来南夏雷叔叔又恰好赶到,不过其时刘家父子早已离家了。令妹听说刘芒受了伤,立即便去追他,看来是没有追上,要不然她不会不来此地探病的。”

龙成香道:“南夏雷又去了哪儿?”

展伯承道:“听说南叔叔是去扬州助一位绿林朋友劫夺官银。”

龙成香又叹口气道:“这么说来,我又得再费许多心力去寻找我的妹妹了。嗯,铁师妹,你又是怎样来到这儿的,现在该轮到你说了。”

铁凝若有所思的神气,忽地向辛芷姑问道:“师公到魏博找的是谁?”

辛芷姑道:“你师公临走匆匆,他忘了告诉我,我也没有问他。”

铁凝觉得有点奇怪,心里想道:“师父一向对师公管得很严,师公要我的什么人,她怎会不问他的?问一个人的名字,只需开口便是,当时即使他忙,开一开口,也并不费事呀。”

展伯承道:“空空前辈是到魏博去么?两个月前,我们曾从里经过。我们走的时候,铁铮还留在那儿,不过,现在也恐怕已经离开了。”

辛芷姑道:“对啦,听说你们在魏博遇上田承嗣的牙兵,是么?铁铸又为什么留在那儿?”

铁凝心念一动,说道:“我们不但在魏博碰上官军,还碰上一位身具绝世武功的高人呢。”

辛芷姑微笑道:“这个人是谁?居然能够令铁摩勒的女儿也佩服他?”颇似有点不以为然的神气。说罢,心中也忽地一动,想道:“难道当真就是那人?”

铁凝道:“那人还说是认识你的呢。”当下将遇见华宗岱的经过,以及在魏博的这一段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辛芷姑。

辛芷姑又惊又喜,心想:“怪道空空儿要往魏博,原来果然是他。”

铁凝道:“哥哥那晚在田承嗣的节度府中了毒箭,就是亏得华宗岱救了他的。我们走的时候,哥哥因为余毒未曾拔清,故此留在山中养伤,由华家父女照料他。师父,我还忘了告诉你呢,那位华姐姐待我哥哥十分之好。”

辛芷姑微笑道:“是么,那位华姑娘好不好看?”

铁凝道:“长得花朵似的,我瞧她九成对我哥哥有意思。”

辛芷姑笑道:“你这鬼丫头倒是人小鬼大,专门注意这些事情,‘十分之好’,‘九成有意’,倘若真是如此,那倒真是十分之好了。”

铁凝又道:“这位华老前辈可有点怪,他说认识你,又说想会见师公。但我们和他分手的时候,他又叮嘱我不要在师公面前提起他的名字。不知什么缘故?”

辛芷姑道:“怎知他是什么缘故。不过这人的脾气是有点怪的,或许他与你师公有甚过节,末曾化解吧?”

其实辛芷姑是知道缘由的,不过不方便和小辈说而已。原来华宗岱是她少年时候的朋友,对她十分倾慕,而且曾经向她求过婚的,但因辛芷姑心上只有空空儿,没有答允他的求婚,后来两人就没有见面了。

辛芷姑早年性情乖僻,除了空空儿之外,算得上是她的朋友的,就只有华宗岱一人了,所以她虽然没有答允华宗岱的求婚,但失掉了这样一位朋友,也不无感到有点惋惜。过了几年,辛芷姑听说华宗岱结了婚,这才放下一重心事,对从前这段事情,也就渐渐淡忘了。

空空儿起初并不知道他们这段节情,不过他与华宗岱则是彼此闻名的。华宗岱与西域灵山派的灵鹫上人颇有交情,空空儿、辛芷姑则与灵鹫上人结有梁子(事缘《龙凤宝钡缘》)。不知怎的,武林中忽地无中生有,传出风声,说是灵鹫上人要请华宗岱出马,报他被空空儿所辱之仇。

空空儿早就想找华宗岱比一次武,听得风声,便独自找上门去,却不料华宗岱避而不见,叫空空儿扑了个空。后来空空儿继续找他几次,也都没有见着。过后不久,空空儿与辛芷姑也成婚了。

空空儿是天下第一神偷,所交的朋友品流复杂。在他结婚之后,江湖上一个多嘴的朋友无意中向他透露出华宗岱的几句说话,说是华宗岱并非不知道空空儿要找他比武,也井非怕空空儿才躲避他,而是因为他当时知道空空儿即将与辛芷姑成婚,为了不想令辛芷姑伤心,才不愿与空空儿比武的。这话可以解释为华宗岱仍然爱着辛茬姑,怕伤了空空儿以致令辛芷姑伤心。空空儿听了当然极不高兴。对华宗岱过去曾向他妻子求过婚的这件事情还在其次,最忍受不了的,是空空儿平生眼高于顶,他认为华宗岱说这样的话是小视他的武功,非要找他的晦气不可,空空儿也曾因此与妻子吵了一场,经过辛芷姑的解释,这才言归于好。不过也多少在心中留下一点疙瘩了。经过那场吵架之后,他们夫妻就绝对避免提起华宗岱的名字。

这次空空儿说要去魏博找一个人,而又没有说出这个人的名字,辛芷姑当时已有猜疑,现在听得铁凝一说,更证实了她叫的猜疑:“空空儿是听到华宗岱曾在魏博出现的消息,才赶去魏博找他的。”

辛芷姑心里想道:“华宗岱这次重履中原,不知为的什么?听铁凝儿所说,显然他还没有忘记我,但愿他们两人不要碰上才好。否则两虎相斗,必有一伤,总是令我难堪。”又想道:“原来华宗岱的女儿都是这么大了,但愿她与铁铮真的相好,两家徒弟成亲,说不定这段过节也就可以不解自解了。”

铁凝说道:“我们临走之时,曾与华家父女相约,只待我哥哥伤好,就请他们送我哥哥回伏牛山山寨的。那时我们还未知道山寨己被官军攻破。如今已差不多有两个月了,想来我的哥哥早已伤好,他们也应该早已离开魏博了。”说至此处,歇了一歇,接着笑道:“不知师公是到魏傅找谁?可惜时间不对,若是去早一些时候,师公就可以见着他们了。”

辛芷姑放下了心上一块石头,想道:“只要他们不碰上就好,以后可以慢慢设法化解。”

此时朝阳已出,是第二天的白天了。辛芷姑道:“凝儿,你们打算上哪儿?”

铁凝道:“我和展大哥想去金鸡岭找我爹爹。伏牛山山寨被官军攻破之后,爹爹和山寨里的人又回到金鸡岭辛寨主原来的老地方了。师父,你呢?和我们一同去金鸡岭好不好?我的爹爹、妈妈很是想念你们。”

辛芷姑道:“我是想去会会你的爹娘的,不过,我要先到魏博一行,然后和你的师公一同去。”原来辛芷姑虽然料想华宗岱已经离开魏博,但总还是放心不下,恐防有甚意外,心中想道:“万一他们碰上,两虎相斗,必有一伤,必须我去及时阻止。”为了这个缘故,因此,她要先往魏博,见着了空空儿后才能够安心。

铁凝道:“师姐,你呢?你是富家少奶奶的身份,大约不方便到我们的山寨吧?”

龙成香面上一红,说道:“我们和江湖豪客也是常有来往的,我倒不是避忌这个。不过,我还未曾找着我的妹妹,恐怕还不能去作你的客人。我是想往扬州一行,希望能够见着南夏雷,说不定可以打听我妹妹的消息。”

龙成香始终是想南夏雷做她妹夫,虽然在南夏雷那儿要想打听她妹妹的消息,这希望十分渺茫,但她还是想去见南夏雷一次。

辛芷姑道:“不知那个还丹灵效如何?只要吕鸿春无事,咱们也就可以走了。凝儿,你去看一看。”

铁凝正要进去,忽听得脚步声响,吕鸿春夫妇已经走出来了。

独孤莹喜孜孜地说道:“这小还丹真是灵效无比,鸿春的毒已经解了。”

吕鸿春上前向辛芷姑道谢。辛芷姑道:“不必客气,小还丹是空空儿偷来的,我不过借花献佛而已。好,你既然无事,那我们可要走了。”

独孤莹道:“先吃点东西吧,我们也要走呢。”

辛芷姑道:“不必客气,我们在路上吃吧。”

独孤莹道:“家里有现成的面,不用费什么工夫的。”

铁凝笑道:“那我就不和莹姑姑客气了。对啦,你们昨晚个肉脯很好吃,用肉脯送面就行,无须再弄菜了。”铁凝与展昨晚只吃了少量东西,闹了一晚;委实也感到有点肚饿。

吃面之时,铁疑问吕鸿春夫妇计划上哪儿,独孤莹道:“我们想到幽州去投夏侯英,我哥哥在他那儿。”铁凝笑道:“这么说,你们也终于要投身绿林了。”

吕鸿春苦笑道:“有什么办法,这里是不能再住了。”他们夫妇是怕那魔头再来寻仇,迫得举家远避,托庇于夏侯英,心里可还有点不大愿意。

独孤莹道:“夏侯英是我哥哥义兄,所以我们必须到他那儿。这次我哥哥助刘家夺宝之事,请你在你爹爹面前代他善言解释。夏侯英的心意也请你一并代为转近了。”独孤莹担忧铁摩勒可能又对她哥哥有所误会,是以不厌其烦,将昨晚提过的话,对铁凝又再说一遍。

铁凝道:“莹姑姑放心,我爹爹并非量窄的人,他也称赞过夏侯英是个绿林豪杰的。”

说话之间,忽然隐隐听得马蹄之声,正是向着他们这条村而来。辛芷姑面色凝重,“咦”了一声,说道:“来的有四五骑之多,从蹄声听得出都是骏马。莫非是昨晚那个胡人又邀他的同伴来了?”

辛芷姑本来是个极其骄做的人,但昨晚与那胡人一战,胜得甚为侥幸,过后也自是忐忑不安。铁凝在路上碰见的共是四个胡人。辛芷姑只怕其他三个胡人,倘若也是一般本领,会同而来,那就不是她所能应付的了。

那几匹马来得好快,初时蹄声还只是隐约可闻,待得辛芷姑刚刚说了几句话,蹄声已是到门前了。

辛芷姑虽然忐忑不安,却也不肯示弱,说道:“好,他们既然找上门来,咱们献出去迎接他们吧。”辛芷姑估计一下实力,双方人数都差不多。当然,倘若对方来的都是一流好手,他们这边自是必败无疑!但若来人的武功是参差不齐的话,谁胜谁负,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铁凝等人都跟着辛芷姑出去,到了门外,刚好碰上那几个人。

辛芷姑抬头一看,不禁又“咦”了一声,只见一马当先的竟是个十分美貌的胡女。

辛芷姑正自觉得这胡女似曾相识,只听得展伯承已在叫道:“来的不是宇文姑姑么?”

那胡女“啊呀”一声,跳下马来,说道:“哦,你不是展家的小承子么?这么高了!这位是辛老前辈吧?别来多年了!”

原来这个胡女乃是师陀国的宇文虹霓。当年她因为误会楚平原是她杀父仇人,曾到中原追踪觅迹,有一次在伏牛山上中了桃花瘴之毒,幸亏展伯承与褚葆龄将她救回家中,在褚遂的故居,做过客人的,故此她和展伯承最熟。其他诸人,辛芷姑与铁凝也曾与她见过一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岂惜芳馨遗远者 只伤夜气压重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