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20回 诡计沉舟谋好汉 轻功绝技渡长江

作者:梁羽生

刚才暴雨之时,竹棚也有雨水渗入。此时外面的风雨早已止了,竹棚里还是一片泥泞。展伯承的气力虽然不及对方,但他有独门轻功,又跟褚遂练过近身扭打的擒拿手法,在烂地上和那人打架,却是大大占了便宜。激战中那汉子用了一招“黑虎偷心”,斗大的拳头向展伯承胸口猛击过去,意慾以力取胜。展伯承见他来势凶猛,左拳变掌,向内一圈,右臂一滚一拧,用“鹤膊手”消他来势。那汉子的手臂给他一压,气力发不出来,正要缩回拳头,展伯承已把他右臂圈住,趁势一带,左拳疾发如风,一个“攒拳”,自右臂的勾手圈中直攒上来,冲打那汉子的“太阳穴”。“太阳穴”是人身要害之处,那汉子焉敢给他打中?但此时他被展伯承的擒拿手圈住,要闪避亦已闪避不开,只好“两害相权取其轻”,肩头一转,不让展伯承打中他的头部。

展伯承此时已经稳操胜算,不想伤他,化拳为掌,在他肩头一推,喝声:“去吧!”这一推也还未尽全力,但那汉子身体早已失了重心,这时就是一个普通人推他,他也会跌倒的。只听得“蓬”的一声,那汉子跌了个“仰八叉”,水牛般的身躯变作了滚地葫芦,在泥泞中舞手扎脚地打滚,形状十分狼狈!那个相貌清秀的少年笑得弯了腰,拍掌笑道:“恶狗吃屎,乌龟爬地,以大欺小,丢尽面子!”

展伯承手下留情,那个“大哥”是看得出来的,但这汉子凶横惯了,摔了这跤却是老羞成怒,怎禁得这少年又来讥笑,他一爬了起来,猛地就是大吼一声,向那少年外去,喝道:“你这小子,也敢嘲笑老子!好,我就以大欺小,又怎么样?吃我一拳!”他吃了大亏,不敢去招惹展伯承,却拿这少年出气。他们这边的自己人都觉得有点不成话了。眼看这汉子的一拳就要打到这少年身上,那“大哥”正要出声喝止,只听得又是“蓬”的一声,被击中的不是少年,却是那条大汉。这一次跌得更重,竟然自己爬不起来,要同伴将他拉起了。年纪较大的那个少年一直没有作声,此时方始骂道:“你这人当真是岂有此理!是我打你的,你不服气可以和我打过。”小的那个笑道:“哥哥,你应该让我打他的。”原来刚才是大的那个用闪电般的手法拗折那人手腕,将他击倒的。但因手法太快,这一帮十居其九,都还未曾看得清楚。要不是他自己说出来,那些人还不知道是哥哥打的还是弟弟打的呢!

这个汉子乃是这一帮人中的第四把好手,如今只是一个照面,便给这少年击倒,这一帮人连他的手法都还未曾看得清楚,无不相顾骇然。那个“大哥”则是心里明白,他的手下是因为给展伯承先摔了一跤,气昏了头,这才给那少年以可乘之机,将他击倒的。不过,虽然如此,这少年能够在举手投足之间,便将他的一个得力手下击倒,这份功夫也确实是不大寻常了。这“大哥”心里想道:“小的这个本领如何尚未知道,但只要这两个大的联手斗我,我也就未必胜得过他们了。我是一帮之主,胜之不武,不胜为笑,我当然不能轻易与他们动手,但也不能让他们太得意了。”

当下这“大哥”哈哈一笑,说道:“不打不成相识,老三起来,向这两位相公赔个礼,交个朋友吧!”那大汉给拗折了手白,急切间却是爬不起来。只见这“大哥”一步步地走过去,地上本来甚多泥泞,但他走过之后,却是一个脚印也没留下。展伯承与那两个少年也不禁暗暗吃惊。那大汉满身污泥浊水,“大哥”似是怕弄脏了手,只伸出两个指头,在他的背心一勾,就轻轻的将这大汉抓了起来,连他身上的衣裳也没弄破。就似他的指头上有股粘力把大汉粘起一般。这条大汉水牛般的身躯,大哥只凭两指之力,便将他抓起,显然也是具有上乘的内功,所以才能够将真力运用得这般如意。

“大哥”替这汉子驳了脱臼,这汉子在“大哥”命令之下,满面羞惭,只好向展伯承与那两个少年都赔了个礼。展伯承见对方以礼求和,心中之气也就平下了。“大哥”笑道:“天气寒冷,大家都来烤烤火吧。对不住,我可要先睡觉了。”这“大哥”身为一帮之主,当然是熟识江湖避忌,所以并没有问他们的来历。此时已是三更时分,这一帮人推出轮流值夜的人,也就各自睡了。那两个少年与展伯承坐在一起,小的那个问道:“这位大哥,你的本领很好啊,你贵姓?”

展伯承道:“我这点三脚猫的功夫叫两位见笑了。我姓王。”他不愿吐出真名实姓,故而用了母亲的姓氏。这少年怔了一怔,道:“你姓王?嗯,你这手五禽掌法是——”他的哥哥轻轻碰了他一下,这少年便突然停口,却用疑惑的目光望着展伯承,展伯承道:“小时候胡乱跟人学的,我也不知是什么掌法,两位贵姓?”那“大哥”席地而睡,本来是鼾声呼呼的,此时忽地静了片刻,翻了个身,才重新打起鼾来。

展伯承心中一动,想道:“莫非他是假装熟睡,却在暗中偷听我们说话?”要知“五禽掌法”乃是展家的家传绝学,倘若是熟悉武林人事的大行家,知道展伯承会使“五禽掌法”的话,那就一定猜得到他是展家子弟。展伯承给这少年一口道破他的掌法来历,不禁吃了一惊,心道:“看来他不过是与我一般年纪,我爹爹纵横江湖之时,他恐怕还在娘胎,奇怪,他却怎能知道我的家传掌法?”

但展伯承虽是心中疑惑,对这两个少年他却并不提防。这两个少年刚才为他打抱不平,而且看来他们也不像是有什么江湖经验的姦猾之徒,尤其这个小的更是一片稚气未消。展伯承可以断定这两个少年决不会对他存有歹意。展伯承要提防的是这一帮人,发觉这个“大哥”似是装着熟睡之后,心里想道:“此人武艺高强,他以前虽然没有见过五禽掌法,但听这少年说了出来,料想他会知道来历。”但随即又想:“我与他无冤无仇,刚才虽然与他手下打了一架,但他已表示过毫不在乎了。即使他知道了我的来历,料想也不会与我为难吧?”展伯承心里有点不安,但为了礼尚往来,他也向那两个少年请问姓名。

年长的那个说道:“我们姓夏,是两兄弟,到扬州投亲的。我叫夏春,我的弟弟叫夏秋。”展伯承心道:“夏春夏秋,这两个名字倒是取得特别。”那相貌清秀的弟弟笑道:“你姓王,我们就姓夏。你到哪儿?”

展伯承怔了一怔,觉得对方这一句话很是奇怪,猛地心头一跳,如有所悟,暗自想道:“我是用我母亲的姓氏,莫非他们已经知道,这个少年是向我暗示,他们用的也是母亲姓氏?但他们却为何要向我这样暗示?”展伯承猜想不透,便道:“我也正是要去扬州。”那弟弟道:“这么说,咱们就正好作伴了。”

哥哥笑道:“这位王大哥打了一架,已经很疲倦了,你就让人家睡一觉吧。”弟弟道:“好,王大哥,咱们也轮流睡觉吧。”看来他们两兄弟对这一帮人也是有所提防。一宿无话,第二日一早起来,是个晴朗的天气。

展伯承和这帮人走到了江边,只见已有十多条大大小小的船只在那里等候,舟子都站在船头,向那“大哥”行了参见帮主的大礼。展伯承这才知道这些船只都是属于这帮人的。那两个少年与展伯承走在一起,展伯承道:“咱们另外找渡船去。”他是悄悄说的,但那“大哥”耳朵很尖,却听见了。那“大哥”哈哈笑道:“这一带江边的渡船都给我们封了,你要另找船只也是找不到的。咱们相识一场,也说得上是个朋友了,你不用客气,就搭我的船吧。”

展伯承见这“大哥”说得豪爽,心里想道:“他若是有心害我,他们这么多人,昨晚就可以动手。”他也是急于渡江去找他的“龄姐”,当下就接受了那“大哥”的邀请。那两个少年交换了一个眼色,哥哥说道:“好,多谢帮主盛情,我们也不客气了。”其实这帮主刚才是向着展伯承说话,还未曾邀请他们的。那“大哥”在这情形之下,当然不便撇开这两个少年。他不露声色的哈哈笑道:“好,我最喜欢爽快的人,大家都上我这条船吧。”心里却是想道:“这是你们自己送死,可怪不得我了。”

他们上的是帮主的“座船”,比普通的渡船大许多,展伯承和那帮主的坐骑关在后舱,前舱坐人。除了展伯承与这两个少年之外,还有那个“大哥”和他的五六个手下,昨晚与展伯承打架的那个汉子也在其内。天色很好,但江面有风,波涛依然不小。船到中流,那“大哥”忽地向着那两个少年笑道:“你们会游水么?”相貌威武的哥哥剑眉一轩,说道:“会怎么样?不会又怎么样?”那“大哥”笑道:“没怎么样,不过随便问你们一声。俗语说行船走马三分险,会游水总比不会好些!”

展伯承隐隐感到不妙,心道:“怎的他却没有问我。”心念未已,不料那“大哥”就来问他了。那“大哥”道:“咱们总算是不打不成相识了,你姓甚名谁可以坦然相告了吧,”。展伯承道:“我姓王,昨晚不是已经告诉你们了么?”

那“大哥”哈哈笑道:“小兄弟,这你就不够朋友了。真人面前何必再说假话?你爹爹是展元修,对不对?”’展伯承早已料到他会识破自己的来历,当下也就坦然答道:“不错,但我用我外公的姓氏,也不算是犯了什么罪吧?”那“大哥”哈哈一笑,说道:“你喜欢用什么姓氏,这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但你可知道我是谁?”

展伯承道:“不敢请问帮主姓名。”那“大哥”道:“我姓沙名铁山,这是我的二弟仇敖,这是我的三弟鲍泰。你们昨晚已经会过的了。”鲍泰就是昨晚与展伯承打架的那个汉子。当沙铁山自报姓名的时候,夏氏兄弟交换了一个眼色,却不说话。展伯承拱了拱手,道:“幸会,幸会。不知沙帮主有何指教?”沙铁山道:“咱们明人不做暗事,我正是有件事情要与你说个清楚。嘿,嘿,你现在知道了我的姓名,可识得我的来历了吧?”

这沙铁山一副狂傲的气态,好像他的大名是普天一下之人都应知道似的。展伯承心中有气,淡淡说道:“请恕我孤陋寡闻,我是初次听得帮主的大名。沙帮主究竟在江湖上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我是一概不知。”沙铁山又是哈哈一笑,说道:“那么我再说一个人的名字,你一定是应该知道的了?”展伯承道:“谁?”沙铁山道:“铁牌手窦元!”沙铁山提起了杀害展伯承父母的大仇人,展伯承不由得面色一变,说道:“窦元么?他烧变了灰我也认得!请问沙帮主与这窦元是什么关系?”

沙铁山皮笑肉不笑地道:“窦元是我拜把兄弟。更说得明白些,我是这些人的‘大哥’,窦元又是我的‘大哥’。哈,小兄弟,你怎么神色不对呀!”展伯承霍的站了起来,说道:“好,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姓窦的是我杀父仇人,沙帮主,你待把我怎样?”沙铁山道:“这就正是我要和你说的事情了,你令我好生为难,放你走吧,对不起我的‘大哥’,将你擒去送给他吧,又害了你一条性命。这样吧,你自己跳下江去,赌赌你的运气。说不定你会碰上有人救你。我拿你的坐骑献给大哥,也可以有个交代了。至于你们两位(他指一指夏氏兄弟),对不住,你们与他一起,也只好同样对待了。”他轻描淡写的道来,好像是与展伯承商量的神气,又好像迫人投江,对他来说,是一件极之寻常的事!

展伯承大怒道:“好,有本领你把我扔下江去!”沙铁山道:“唉,我本来不想落个以大欺小的骂名,你一定要追我动手,那也没有办法了!”竟似是受了委屈似的,说罢就一掌向展伯承推去!展伯承精通擒拿手法,见他一掌打来,喝声:“来得好!”右掌一圈,左掌穿出,强扭对方手腕。昨晚他把鲍泰的手臂拗得脱臼,就是用的这路手法。但沙铁山岂是鲍泰可比,同一路的手法施之于沙铁山身上,却是毫无用处。只听得“噗”的一声,展伯承五指如钩,已把沙铁山的手腕扭住,沙铁山猛的一振臂,一条臂膊,登时就似变成一根铁棒一般,展伯承莫说不能将他拗折,自己五根指头反而火辣辣的作痛,若不是他也有相当功力,只怕是他的指头,先要折断。

说时迟,那时快,沙铁山的左掌已是扑面打来,展伯承横掌一扫,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诡计沉舟谋好汉 轻功绝技渡长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