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21回 娥眉善妒须挥剑 旧侣重逢作解铃

作者:梁羽生

空空儿越想越气,站出船头骂道:“沙铁山你这兔崽子来呀!来把这条船也弄沉吧!哼,哼,你弄不死我,我可要抽你的筋,剥你的皮!”沙铁山当然知道自己的“座船”,他这条“座船”比空空儿那条小船大不止十倍,整条船都是用坚实的上等木材造的,船底有七寸多厚。要想在水底下把它凿穿,谈何容易?而且这条大船又正是在水流湍急之处,他们虽然精通水性,也不能在漩涡之中潜伏的。空空儿手段的狠辣,在江湖上是早已出名了的,沙铁山听得空空儿要抽他的筋,剥他的皮,吓得心凉胆战。

此时远处江面又现出几只帆船的影子,沙铁山只恐是和他作对的另一帮水寇,心里想道:“趁空空儿现在被困船上,我还是趁早上岸溜了吧。”他怕这几只帆船来到,一把空空儿接了上岸,那时就连逃命只怕也来不及了。沙铁山、仇敖、鲍泰等人上了岸,岸上有那批先过了江的他们的帮众,沙铁山要了一匹坐骑,说道:“大伙儿快跑,若给空空儿追上岸来,咱们都不得了!”身为帮主的沙铁山都这么害怕,他的手下当然更不用说了,刹那间跑得干干净净。空空儿恨恨说道:“好,看你跑得多远,上了岸我一个个和你算帐!”这时江面刮起了风波浪更大,连这条大船都摇摆不定了”。空空儿自满腔怒火,却无本领驾船上岸。

空空儿原来那条小船已经沉没,那舟子抱了一块木板游来,爬上了这条大船,立即在腰间解下一个海螺角,呜呜地吹了起来。空空儿道:“哦,你是在招唤那几只帆船吗?你是哪一帮的,帮主何人?”空空儿是江湖上的大行家,一见他的这番举动,早已知他是帮会中人。那舟子屈了半膝说道:“小的隶属扬州海河帮,帮主周同。今日有幸接得你老人家的大驾,不知你老人家能否抽个空到扬州一趟,让敝帮上下也得一瞻大侠的丰采。”

空空儿最怕别人客套,便将这舟子扶了起来,说道:“你刚才为我尽力划船,我还未曾多谢你呢。周帮主我也是早已闻名了的,将来我自会去拜访他。”南春雷道:“有一位叫南夏雷的人是否在你们那儿?”那舟子道:“南大侠正是在我们那儿。两个月前我们劫朝廷漕运,就是多亏南大快帮的大忙。你是——”南春雷说道:“我是他的弟弟。”舟子笑道:“啊,这真是巧遇了。你们去找哥哥,我正可以给你们带路。这位展少侠也是往扬州的吧?相请不如偶遇,请展少侠务必赏光,今晚同赴敝帮的接风宴。”

这舟子从南春雷刚才的说话中已经知道展伯承的来历,心中极是高兴,暗自想道:“这姓展的年纪虽轻,也是一把好手。他与窦元有杀父之仇,一定非帮忙我们不可。”展伯承道:“我正是想去拜会贵帮主与南大哥。”其实展伯承的真正目的是去找南夏雷,好打听刘芒和他“龄姐”的消息,但南夏雷既是在周同那儿,他当然也是要去拜会周同的了。舟子道:“这条船是沙铁山的座船,三位怎的会搭上这条船的?”展伯承道:“我们上了这条船,才知道他是沙铁山。”舟子哈哈笑道:“你们三位年少英雄,胆子可真是不小啊!”

空空儿道:“你的胆子也很不小啊,今日我找了几只渡船,他们都不敢渡我过江,问他们是什么原因,他们也不敢说。如今我才知道,敢情是沙铁山今日渡江,早已下了封船令了。只有你敢渡过,你不怕得罪沙铁山,给你们帮中惹上麻烦么?”舟子笑道:“沙铁山本来就是和我们海河帮作对的。起初是我们的势力比他大,如今他和铁牌手窦元合伙,我们可就有点敌不过他啦。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老人家生得异相,小的虽然不敢请问你老姓名,也已知道你老人家是谁啦!”空空儿哈哈大笑道:“原来如此,你正是恨不得我和沙铁山打上一架的。话说回来,沙铁山这小子实在不是东西,这个忙我是一定要帮你们的。”

展伯承是又惊又喜,他本来只是想到扬州打听他的“龄姐”下落,想不到他的杀父仇人也在江南,说不定就可以在扬州碰上。说话之间,那几只帆船已到,果然是海河帮的。这舟子是帮中的小头目,命令那几只帆船的水手都上了这条大船,把这条大船撑出急流,稳稳的向对岸驶去。空空儿与展伯承的父母都颇有渊源,但却没有到他家,展伯承与他是初次相见。那舟子走去把舵之后,展伯承上前与空空儿重新见过小辈拜见长辈之礼。

空空儿道:“你家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展贤侄,听说你在几个月前曾与铁铮、铁凝两兄妹经过魏博,和魏博牙兵打了一仗,是么?”展伯承道:“不错。原来这件事空空前辈也知道了。”空空儿“唔”了一声道:“我向你打听一个人,你们在魏博可曾见过一个名叫华宗岱的人?”展伯承道:“我们正是幸亏碰上了这位华老前辈,得他帮忙不少。对啦,华老前辈还曾向我们提起你老人家的名字,说是很想和你老人家一见呢。”

空空儿淡淡说道:“是么?你可知道他现在哪儿?”展伯承道:“我和铁凝离开魏博的时候,铁铮因为受了点伤,他们父女留在魏博照料铁铮。这是三个月前的事情,现在他们是否还在魏博,我就不知道了。”南氏兄妹听展伯承说及铁铮,十分注意,南春雷立即问道:“怎么铁铮受伤了?这位华老前辈是什么人,我好像没听说过铁家有这样一位亲友,怎的他却会来照料铁铮?”南秋雷则问道:“哦,这位华老前辈还有个女儿么,多大年纪,漂不漂亮?”

原来南铁两家,交情极厚,南秋富的母亲曾有意把女儿许配与铁铮的,只因两人年纪还小,而铁铮那时也还在空空儿门下学艺,未曾出师,是以尚未正式提出婚姻之议。但两家都有此意图,空空儿身为铁铮师父,却是知道了的。展伯承却是一点也不知道,心想:“女孩儿家总是喜欢打听别家的姑娘漂不漂亮,凝妹如此,这位南姑娘也是如此。”当下笑了一笑,说道:“这位华姑娘和你倒是一般年纪,也和你一般漂亮。”南秋雷面红过耳,好像着恼的样子说道:“展大哥,你怎么扯到我的头上来了,我怎能比得上人家?”展伯承与南秋雷毕竟是相识未久,给她一说,很是不好意思,心道:“原来这位姑娘是不能说笑的。我赞她漂亮,她却反而恼我,这真是从何说起?”

空空儿笑道:“南侄女,你不用着恼,我这个徒弟,我会管他的。铁铮和华家父女是怎么遇上的,展贤侄,你说来听听。”南秋雷面上红得更厉害了,她一顿足,扭转了头,说道:“我何曾着恼了,空空伯伯,你管不管你的徒弟,关我什么事?”空空儿笑道:“好,你现在骂我,只怕你将来要求我呢。”展伯承莫名其妙,但空空儿既然命他报告在魏博的经过,他只好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最后说道:“这位华老前辈与我们虽然非亲非故,人倒是很热心的。段叔叔曾到他们父女临时的居处探过铁铮,听说他们对铁铮照料得十分周到呢。空空前辈,你和华老前辈是老朋友吧?他也许是看在你的份上,才对铁铮特别照顾的。”

空空儿涩声说道:“唔,不错,我和华宗岱也算得是老朋友了。”脸上虽带笑容,说得却是很不自然。原来空空儿是一个十分好胜的人,许久以前,他已经想与华宗岱一较高下的了。自从他知道了华宗岱少年时候,曾经追求过他的妻子之后,更添了几分妒意,立心非把华宗岱折辱一次不可。他听得华宗岱曾在魏博出现的消息之后,曾经到过魏博查访华宗岱的下落,但却没有找着。他猜想华宗岱这次重履中原,一定是想会一会中原豪杰。

中原豪杰当然是以铁摩勒为首,但铁摩勒在伏牛山的山寨已被官军攻破,铁摩勒转移到什么地方,在江湖上还是一个秘密,连空空儿都未知道的,料想华宗岱即使要去找铁摩勒,也必须过一些时候,等待铁摩勒安营立寨,重树旗帜之时。另一处最可能会见中原豪杰的地方就是扬州了。扬州的周舵主两个月前因要劫夺朝廷漕运,邀请了长江南北,甚至远及幽燕的许多豪杰前来相助,劫了漕运之后,又因窦元这一帮人要与周同在江南争霸,周同邀来的帮手固然十九未散,而窦元也邀来了许多三山五岳的好汉。江南的武林正酝酿着巨大的风暴。空空儿本来就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因此特地赶来扬州,希望在扬州能够碰上华宗岱,即使见不着华宗岱,也可以赶上这场热闹。如今他从展伯承口中听到了华宗岱的消息,不觉又担了一重心事,暗自想道:“倘若我的徒弟当真是爱上了华宗岱的女儿,这可令我为难了。我与南霁云是生死如一的交情,我又知道了南夫人有把女儿许配与铁铮之意,我怎能不成全她这件好事?”又再想道:“听展伯承所说,华宗岱倒也有几分侠气,他救了铁铮,不管是何用心,对我也总是有点情义。好吧,我只与他比试一场,最好能把他吓跑就算,却也不必令他太难堪了。”

展伯承与南氏兄妹根本不知道空空儿与华宗岱之间有这么一段恩怨,听他说与华宗岱是“老朋友”,但脸上现出的却又似是不悦的神情,都是不觉暗暗纳罕。说话之间,大船已经泊岸,众人都上了岸,空空儿道:“好,我现在要去追沙铁山这小子算帐了。秋雷,你这小丫头不必烦恼,一切都有着你的空空伯伯呢!”沙铁山这帮人已走了半个时辰,一路上留有马蹄痕迹,空空儿展开绝顶轻功,跟着蹄印追去,转眼间没了踪迹。充当舟子的那个海河帮头目说道:“空空大侠真是当世奇人,但愿他把沙铁山手到擒来,斩断窦元的一条臂膊!”

南春雷笑道:“三妹,空空伯伯对你倒是特别关心呢。”南秋雷杏面飞霞,说道:“空空伯伯虽然武功绝世,说话却是疯疯癫癫的,莫名其妙。”她是要在展伯承面前,掩饰她的窘态。她这么一说,展伯承心里倒是明白了几分,但他这时正是心中有事,一方面他是记挂着他的“龄姐”,一方面他又要准备碰上他的杀父仇人,也就无心去管南秋雷的闲事了。

上岸之后,海河帮的那个小头目找来了三匹坐骑,给他自己和南氏兄妹乘坐。这三匹坐骑虽然比不上展伯承那匹骏马,却也颇是不凡。他们一路马不停蹄,估计在天黑之前,可以赶到扬州。展伯承记挂着褚葆龄之事,跑了一程,忍不住问那小头目道:“听说昨日发生一件奇事,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打伤了沙铁山的一个得力手下,你可知道这件事么?”那小头目道:“知道。我们帮中还有人曾经目击呢。”展伯承道:“这女子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那小头目笑道:“这女子姓甚名谁,我们不知。但却知道她是二十岁左右年纪,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骑着一匹枣红色的健马。展公子,你问起这个女子,敢情你知道她?”展伯承道:“昨日我在那竹棚避雨,听得沙铁山的手下说起这件事情,据说他们是想抢她那匹马才打起来的。江湖上有本领的年轻女子不多,所以我问你一问。”南秋雷道:“这也不见得。铁凝的年纪不是更小吗,要是她在这儿,未必就会输给那个女子。嘿,嘿,打伤沙铁山一个手下又有何难?”

展伯承道:“南姑娘请恕我不会说话。我的意思并非是说女子比不上男子,南姑娘你的本领就是江湖上许多豪杰比不上的。不过我见闻有限,对有本领的年轻女子却是知道不多,所以忍不住好奇要问一问了。”南春雷笑道:“三妹,人家称赞了你,这你可该舒服了吧?”展伯承心里想道:“这个南姑娘夸赞凝妹,她和凝妹倒也是一样的好胜。”那小头目也笑道:“我没有见过那红衣女子,不过听说她的刀法非常狠辣,给她砍伤的那个人是沙铁山手下坐第四把交椅的头目,不过一个照面就把他砍了两刀。这女子一身红衣,骑着红马,倒是和她的那个火辣辣的脾气很配合呢。”

展伯承虽然没有问出什么,但听这小头目所描述的这个“红衣女子”却显然不是他的“龄姐”了。展伯承心里想道:“褚家并没有枣红色的马,龄姐也并非特别喜欢红色,我就从未见她着过红色的衣裳。而且他们所说的这个红衣女子,年纪也似乎要比龄姐大些。”他断定这个“红衣女子”多半不是褚葆龄,心里很是失望。这小头目接着说道:“据报这红衣女子,昨日也是向扬州去的。说不定我们今晚回到总舵之后,可以打听到她的消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娥眉善妒须挥剑 旧侣重逢作解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