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27回 知谁是中流砥柱 问几时大海清澄

作者:梁羽生

这一瞬间,追在前头的那一营“神箭手”,人人都吓得呆了。

只听得空空儿一声手长啸,将那颗人头抛了回来,舌绽春雷的喝道:“哪个敢再发箭,我就照样要他脑袋分家,嘿,嘿!有胆的你就射吧!”

其实即使空空儿本领通天,也决不能杀净三千之众。但这三千魏博牙兵,虽然都是久经戎行,能征惯战,却几曾见过如此厉害的对手?看了这个蓦地飞头的血淋淋的景象,不由得都是心胆俱寒,谁人不害怕脖子上的脑袋搬家?前队的那一营“神箭手”发一声喊,有的扔下了长臂弓,有的躲到了到后面,还有的更是蒙头就跑,钻进了野草丛中,生怕空空儿取他首级。

后面的大队牙兵也出现了騒动现象,虽然不至于“土崩瓦解”,双脚也已软了,不敢向前。北宫横大怒,急施弹压,好不容易才约束得住乱兵,稳住阵脚,空空儿这一帮人已去得远了。

群雄跑到海边,只见官军的舰只约有二三十艘泊在港湾。扬州是富庶之区,节度使的水师船只,都是巨型的楼船,每一艘可以容纳二三百人的,江河帮的副帮主石敢当道:“好,他们毁了咱们的船队,咱们就抢他的楼船。只可惜抢不了这么多。”

空空儿笑道:“抢不了就烧,烧得几艘就是几艘!”周同拍手笑道:“好计,好计,烧了他们的船。叫他们也不能来追。”

群雄三五个人一伙,分头烧官军的船只。这些战船上留下的只是一些没有武器的水手,每只船上虽然也有数十名之多,却怎敌得住抢上船来的这些江湖好汉。见他们放火烧船,吓得都跳下水逃生了。

可惜群雄要留下一部人照顾伤者,来不及尽毁官军的船只,不过也烧了十多艘,火光冲天,把那港湾变成了一片火海。北官横率领的牙兵见了火起,这才重整旗鼓来到,周同这一帮人都已上了一艘巨艇,开船走了。

石敢当道:“扬州是回不去了,请帮主示下,咱们先到那里暂且容身。”周同道:“长江口外百余里水域之处,有一小岛,岛主邹胜是我的好朋友。咱们可以到他那儿借住几天。待得弟兄们的伤好了,再回扬州和他们算账。”

在死伤请人中,也有周同邀来助拳的各方好汉,周同甚感不安,说道:“这次变出意外,实非我始料所及。连累了大家,都怪我防备未周。”

群雄都道:“为朋友两肋插刀,死而何怨。只是死伤在官军手上,却是不值。”说了起来,人人都痛恨窦元,恨他不该勾结官军。

空空儿颇感后悔,心里想道:“当年我介入王窦两家的不义之争,固然是错;但今日我放过窦元,只怕错得更大了。”这次群雄得以脱险,空空儿出力最多,大伙都是赞他谢他,但空空儿内疚于心,却是一改故态,毫无得意之色了。

群雄痛恨窦元,倒是江河帮的帮主周同“心胸宽大”,为他“开脱”了几句,说道:“这次他们的船队,也给官军的击沉,窦元没有绿林好汉的骨气,降了官军,这件事咱们是不能原谅他的。咱们以后当然要惩罚他的。但咱们可别忘了,更大的敌人还是要将咱们绿林好汉尽数袭灭的藩镇、官军。雪山老怪门下弟子助纣为虐,也比窦元更为可恨。”周同身为一帮之主,见识比一般人强些,不过,他未增认识到更大的敌人是个封建皇朝,而对于绿林败类窦元的危害性,也未曾认识得十分透彻。

空空儿说道:“雪山老怪的门下让我去对付他,即使他老怪亲自下山,我也要斗他一斗。”

楚平原与宇文虹霓这对夫妇,此时也才有空暇畅叙离情。楚平原道:“盖寨主(盖天雄)刚从他妹子那回儿来,听到了一些有关师陀的消息。自从你抛弃王位之后,国中颇是混乱。你的堂兄自立为王,但老百姓不肯服他,他在回纥支持下,灌充‘摄政’,看这情形。只怕回纥会派人出军队重占师陀。”

宇文虹霓懂得他的意思,说道:“你劝我回去?”楚平原点了点头。宇文虹霓苦笑道:“我已经受得够了,实在不想再作这捞什子的女王。”

楚平原道:“你错了。你若是只愿夫妻安乐,老百姓一定会埋怨咱们。你作女王,总胜于让回纥占领了师陀吧?”

宇文虹霓其实也是舍不得她的国家和百姓的,但她也舍不得与楚平原夫妻分离,于是说道:“除非你也和我回去。”

这回轮到楚平原苦笑了,说道:“我不是不想与你聚在一起,但只怕国人猜忌,更怕反对你的那些人用作攻击你的借口。谁叫我是个汉人。不是师陀人呢?”

宇文虹霓忽地正色道:“大哥,你也错了。那些勾结回纥的王公,不论怎样都是要反对我的。我相信,老百姓经过这次灾祸,也一定不会受好人挑拨,他们会欢迎你回去的。”

楚平原踌躇未决,空空儿笑道:“你怕什么,我愿意保你们夫妻回国。段师弟,咱们两家索性都到师陀国玩一趟吧?”

段克邪与楚平原情如兄弟,空空儿说的也正是他心里想在做的,当下一口答应下来,道:“反正我目前也没有别的事情,理该送楚大哥、大嫂回国。铮侄,你回转山寨,替我向你爹爹说一声。”史若梅接着笑说道:“铮侄,上次你在魏博受伤,华姑娘曾为你衣不解带,日夜看护。这次她到咱们的山寨作客,你可要好好招待她,报答她啊!”

华宗岱是段克邪父亲生前的朋友,段克邪在魏博又得他帮忙不少。他们夫妇并不知这夏凌霜有心将女儿南秋雷许配铁铮之意,故此在他们心中,是希望铁锅和华剑虹成为佳偶的。铁铮已是十八岁的少年,懂得害臊了。面上一红,道:“表婶说笑了。”

华剑虹是个在塞外长大的姑娘,却是一片天真,不解要避男女之嫌。她把史若梅说笑的话当真,连忙说道:“你们的山寨一定热闹得很,我希望和你们相处像自己人一样。你们可千万不要和我客气,把我当着了外人。”

南秋雷不觉感到有点酸溜溜的味道,说道:“华姑娘,你放心,铁铮当然把你当作自己人的。”

段克邪夫妇希望铁铮与华剑虹成为佳偶,但他的师兄空空儿想法却又不同,这时在空空儿的心里正感到十分为难。

原来空空儿曾受夏凌霜之托,以铁铮师父的身份,替他们两家作个大媒的,前几天他还曾亲口对南秋雷许下诺言,要包在他的身上,撮合她与铁铮的婚事。尽管南秋雷并未要求过他。

但如今他和华宗岱已经成为好友,他却不能有厚此薄彼之分了,空空儿心里寻思:“我若按照我原来的想法,禁止铮儿和这妞儿来往,怎对得住老华?可是我又曾应允了秋雷的母亲,可也不能不守诺言,这怎么办才好?”

空空儿对付多强的敌人都有办法,但应付这等小儿女的事情,他却是一窍不通。毫无主意。不过他想了又想,却也给他想到了一个自以为是的主意,说道:“铮几你和南家的小师叔、小阿姨不是很久没见了吗?如今你们出道了,你爹爹一定很喜欢的。你们正好趁此机会,都到你爹爹山寨里相聚些时。华!”

娘也正好和你的南阿姨作伴,”

南秋雷年纪和铁挣差不多,但她的父亲南霁云却是和段克邪的父亲同辈的,铁摩勒是段克邪的表兄,所以排起来南秋雷就长了铁铮一辈了。是以空空儿习惯了南秋雷叫作铁铮的“小阿姨”。南秋雷听得空空儿这么说,禁不住也面红了。

空空儿的心意是让他们有同等的“机会”铁挣喜欢谁、选择谁,那就是铁铮的事了。但他的说话却未免太露痕迹,分明是要铁铮向南秋雷“劝驾”。

倒是华剑虹毫无戒心,一听了空空儿的话,便拍手笑道:“好极了,好极了。我正想向南姐姐讨教针线的工夫呢。前两天我看见南姐姐会自己缝衣,我羡慕得不得了。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娘死得早,我的衣裳都是我爹爹给我偷来的。草原的牧人没有像你们汉人一样的开成衣店的,我又不会缝。我爹爹只好去偷那些王公格格的衣掌,好看倒是蛮好看的,就是常常不合身。”

华剑虹一片天真烂漫的言语,说得大家笑了起来。无形中也替铁铮解了窘。空空儿笑道:“你要偷东西,可得跟我学。别样本领,我未必胜得过你的爹爹。唯独这门本领,你爹爹对我是非得甘拜下风不可的。”

华剑虹笑道:“我没听说有姑娘家偷东西的,这门本领我不要学。空空伯伯,我倒是希望你这次到师陀去,倘若碰着我的爹爹,给我提醒提醒他。别忘了回来接我。我怕学不会缝衣,旧的衣裳破了,就没人给我偷了。”

空空儿大笑道:“好,好。我一定和你的爹爹一同回来。要是办不到就包在我的身上,我给你偷。”

他们这么一番说笑,气氛就自然了许多。连南秋雷与铁铮也不觉得尴尬了。在航行途中,无事可做,群雄都是各觅好友倾谈,商量今后行止。

铁铮去找展伯承,只见展伯承独倚船边,若有所思。铁铮道:“展大哥,上次你到伏牛山未见着我爹爹,我爹爹很挂念你。

这次你可以和我一同回去了吧。”展伯承沉吟道:“这个,嗯,还是过两天再说吧。”铁铮把眼望去,看见褚葆龄在另一边,也是独倚船栏。

铁铮纳罕道:“你们两人怎么的,按说你们这次共死同生,应该更亲近才对。为何你和褚姐姐总似乎是在闹着别扭。对啦,你代我邀她一同到我爹爹的山寨吧。”展伯承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她不会去的。”

空空儿叫道:“小承子过来!”展伯承走过去正要请问空空儿有何吩咐,空空儿已在哈哈大笑道:“我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是不是因为这次报不了仇的原故。你别发闷,我指点你几路功夫,包你日后杀得了窦元。”

原来空空儿是因为自己不愿亲手诛戮窦元,而对于自己这次放了窦元之事又颇后悔。故此有心成全展伯承的报仇愿望,亦即是借展伯承之手来杀窦元。

展伯承大喜拜谢,但却并未立即坐下听空空儿讲授。空空儿这次倒是想起得快,想了一想,哈哈说道:一对了,对了。我不能厚此薄彼,褚丫头,你也过来,我教你们一套联手的功夫吧。”

褚葆龄经过了与展伯承同生死的这一战之后,对展伯承的感情极为微妙,一方面是对他的衷心感激,一方面又舍不得刘芒,故此宁愿避免与他接近。但此时听空空儿叫她,而且又助她报仇,她只好讪讪的过来了。

空空儿道:“我看你们所学的武功,其实是可以赢得了窦元的,但你们一来限于功力,二来运用得也不够精妙,却反而吃了点亏了。功力是无法迅速提高的,但我另有捷径,可以使你们原有的本领尽量发挥。首先,我要传授你们上乘轻功的运气方法。然后,我再教你们如何配合得更好一些,只要你们勤学苦练,不出半年,我担保你们若是和窦元单打独斗,至少不会输给他,若是两人联手,那就一定可以将他杀了,”

空空儿不但自己的武功强,而且又是个最好的教师。他对于正邪两派的武学都曾经涉猎,有了这么高深的造诣,指点起展、褚二人的本门武功,比展元修和褚遂的教授还更精到。

船出了长江口之后,风浪很大,周同喟然叹道:“河清海晏,真不知何时方有此日?”他是因为藩镇割据,祸害百姓,有感而发的。

空空儿却笑道:“幸亏是艘大船,我倒没有不舒服之感。风浪很大有什么打紧,多在海上航行两天也就是了。”原来他一碰到武学上的事情就全神贯注进去,他教展、褚二人的武功,只怕时间不够,却没心思去领会周同是因何而叹的了。

展、褚二人武学也有相当根底,对空空儿的传授,心领神会,学得很快。船行三天,他们反复学了几遍,以经过空空儿严格的考问,也都点头认可了。

到了那个小岛之后,岛主邹胜出迎。他是周同的好朋友,见周同和这许多武林的人物到来,自是欢喜无限。岛上医葯齐备,空气清新。正是最适宜于养病、疗伤。邹胜殷勤招待,巴不得群雄多住些时。但群雄都是各有事在身的,因此除了留下些人陪伴伤者之外,其他的就陆续离开了。

展伯承是第一批离开的人。原来躅葆龄因为心灰意冷,只想回去看守爷爷的坟墓,江湖之事,她已是毫无兴趣了。展伯承舍不下好友铁铮,但他是答应过他的爷爷,一定把他的“龄组”找回去的,他岂能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知谁是中流砥柱 问几时大海清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