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03回 焚琴煮鹤情何忍 掘宝怀珍意自伤

作者:梁羽生

展伯承走开之后,褚葆龄正要出去。褚遂忽地心里起疑,将她叫住,说道:“天都快要黑了,你还未弄好饭吗?”褚葆龄道:“是呀,这半天工夫,我就只结小承子缝好了一套衣裳。”褚遂低声说道:“龄丫头,在爷爷面前,不许说谎,你是不是偷听来了?”

褚遂深知孙女儿的能耐,做一套衣裳绝计用不了半天的工夫。

褚模龄小喷儿一噘,在爷爷面前就撒娇道:“小承子把我当作外人,提防着我。爷爷,你也帮着他瞒我、骗我。有什么私话儿,都要在我背后偷偷的说。哼,这么样不信任我呀!”

褚遂吃了一惊,连忙悄悄的向她解释道:“你不知道其中关系重大,小承子是避仇而来的,杀他父母的那个仇人,武功极强,他本领未曾练成,我又年纪老迈,万一风声泄露出去,仇人找上门来,如何应付?那时不但是小承子,只怕咱们祖孙二人,都有杀身之祸。小承子知道你的脾气,是怕你口没遮拦,这不敢告诉你的。你要体谅他的处境、心情,不可只是怪他。你最好装作不知道,免得他知道你曾偷听,心里存了芥蒂。”说到这里,轻轻一笑在她耳边说道:“小承子总有一天会告诉你的。他怎能把你当作外人?三年易过,将来他还要你作他帮手,一同报仇呢。不过,现在你可不能戳穿。”

褚葆龄冰雪聪明,一听就明白了爷爷的意思,那是等到三年之后,展伯承功夫练成,孝服亦满,那就要他们成亲了,做了夫妻,展伯承当然不会对她还守什么秘密。

褚葆龄满面通红,说道:“我才不管他家的事情呢。你要我装作不知,我如你吩咐就是。但我可有话要与你说在前头,我只是把小承子当弟弟看待,我可不想,不想——-”她到底是个少女,“嫁他”二字,终是说不出来。

褚遂双眼一瞪,沉声道:“小承子有什么不好?你只知道欢喜那小流氓!哼,我也和你说在前头,以后倘若给我知道你曾和那个流氓同在一起,我定要打断他的双腿!”

褚葆龄知道爷爷的脾气,爷爷做了几十年江湖大盗,杀人当真是不眨眼的。尽管她一向待宠生娇,这时也不敢激怒爷爷了。

褚遂却也怕孙女儿闹出事来,说道:“好吧,只要你与小承子姐弟相待,嫁不嫁他,三年之后再说。记着我的吩咐,切不可泄漏秘密。好,你去弄饭吧。”

展伯承沐浴更衣之后,洗去了风尘之色,容光焕发,判若两人,出来与褚葆龄相见,褚葆龄笑道:“好一个黑里俏的俊小子,和日间大大不同了。人要衣装,佛要金装,果然不错。”

展伯承不过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虽热比较少年老成,毕竟也还有几分争强好胜的孩子气,日间他对着那个姓刘的美少年,仅有自惭形秽之感,如今得褚葆龄赞他一赞,虽然明知她的心上另有他人,也禁不住暗暗欢喜,又是得意,又是害羞,红着脸说:“姐姐,别取笑我了。我——”他本来想要说:“我想比得上人家?”

但想到褚公公不喜欢那姓刘的“小子”,话到口边,止住不说。

褚葆龄道:“你怎么啦?我说你是个俊小子,你却忽然变了个大姑娘了。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说呢?”展伯承道:“我肚子饿了。”

褚葆龄哈哈大笑,说道:“原来如此,我早知道你肚子饿了,现在正是来请你用饭呢。”褚遂点点头道:“对啦,以后你和龄姐就要像一家人一样,什么都不用客气。”

第二日开始,褚遂就督促展伯承与他孙女儿一同练武。褚葆龄果然对他似小时侯一般,并不因她祖父曾有婚姻之议而心存芥蒂。倒是展伯承心头有着一抹阴影,不敢过分与褚葆龄亲近。

但展伯承也已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褚葆龄是他青梅竹马的伴侣,如今又是朝夕相对,尽管他极力抑制自己,但每当褚葆龄在他面前笑语盈盈之际,他也往往禁不住怦然心动。

褚葆龄就似一朵带刺的玫瑰,而且这朵玫瑰又是己经有了主儿的,展伯承不能采摘,也不敢采摘,心中的苦闷,也就可想而知了。

褚葆龄遵守她祖父的吩咐,对展伯承的家事佯作不知。展伯承也体会到老人的意思,从不在他们面前提起那姓刘的少年,他把那日看到的事情藏在心里,对褚、刘之恋也是佯装不知。

展伯承用功练武,一晃过了半月,在这半个月来,从没见过那个姓刘的少年,也没有听到他的歌声。想来是他怕了褚遂,当真不敢在附近唱山歌了。

褚遂的武学不及展伯承家传武学的深奥,但却偏于实用,出手的招式都是狠辣非常,足以一举制人死命的功夫。展伯承不大喜欢这样狠毒的邪派武功,但想到可能要用来对付仇人,所以还是非常用心地学。

褚遂见他们两小无猜,孙女儿也没有再提那姓刘的小子,心中很是满意。过了半个月之后,他就常常藉故不陪他们,让他们自行练习了。

这一日褚遂点拨了展伯承几招之后,说道:“这一套穿云手的诀窍,你己经领会了,你叫龄姐给你喂招吧。我可是有点累了,唉,人老了,精神可真是不济啦!”

褚葆龄道:“爷爷,那你就回去歇歇吧。穿云手三十六式小擒拿,是我最熟悉的功夫,小承子要学这门功夫,我包下来就是,爷爷,你放心好啦。”

褚遂笑道:“好,那我就乐得偷懒偷懒,让你做一日老师,也好威风威风。但你可不许欺负小承子呵。”

褚遂是有寅让孙女儿与展伯承多一点机全亲近,他们二人也都明白老人的心意。往常褚葆龄故离开的时候,展伯承总是难免有点尴尬,褚葆龄虽不至于露出不悦的神色,但也总是不言不语,显然她也不满意她的爷爷,如此这般的大着痕迹,硬要将她与展伯承“撮合”。

但今天过却是一改常态,兴高采烈的答应教展伯承功夫,还催她爷爷回去歇息,褚遂只道她已是渐渐有所改变,忘记了那姓刘的小子,而喜欢单独与展伯承在一起了,孙女儿高兴,他也高兴,情窦初开的少年最为敏感,展伯承见她今日一改常态,心中也暗暗喜欢。

褚遂高高兴兴的离开之后,褚葆龄说道:“小承子,今日咱们走远一点去练功夫,这日子可大呢,许多地方你还未去过。”展伯承道:“但凭姐姐主意,我也很想逛逛这个园子。”

褚葆龄带他到一个所在,一大块玲珑的太湖石砌成的假山,耸立在荷塘之旁,地上长满野草,这些野草却不是平常所见的野草,牵藤引蔓,飘飘屈曲,万态千姿,风过处,幽香阵阵扑人鼻观。野草生生之处,露出几方断碣残碑。

褚葆龄说道:“这都是你的外公当年从各处移植来的奇花异草,少人灌溉,花多枯萎,以至绝种了,这些异草,却年年滋长,越发茂盛。怪不得诗人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野单是耍比娇嫩的花儿容易生长多了。”

展伯承道:“这么好的园子,可惜荒废了,”褚葆龄道:“只我和爷爷二人,怎能收拾这个园子?所以爷爷很盼望你他日能够重兴祖业,再造名园。”

展伯承笑道:“我可没有这样雄心,我帮忙你做一个浇花剪草竹园丁,那还差不多。好啦,咱们别忙着谈论这个园子了,姐姐,你可是答应了教我功夫的呢!”

褚葆龄忽地“格格”一笑,双颊梨窝隐现,一副顽皮的神气卜说道:“小承子,你是真的想我教你功夫呀?”展伯承道:“那你以为我是什么?”

褚葆龄道:“我看你是想试我的功夫吧?昨晚半夜三更,你还一个人偷偷的在院子里练这套小擒拿手法,都给我瞧见了。嗯,小,承子,你要试我功夫,这不打紧,但试这一套可不大好,还是试:另一套吧。”

展伯承练武十分用功,褚遂日间所教,他往往晚上也抽空苦,练,却不料给褚葆龄偷看了去,说将出来。

展伯承给她道破,不禁脸上一红。原来这套小擒拿手法,是:用于近身搏斗的。有许多“扭打”甚至箍身打滚的招式,那是对付强敌。不得己而用之的,一用就是杀手。但若同门“试招”,尤其是一男一女的话,练这套功夫,确是有点不大“方便”。

展伯承一时没想到这层,这也是因为褚葆龄从来不避男女之嫌的缘故。如今听得她这么一说,这才害臊起来。

可是褚葆龄是笑嘻嘻他说的,看来她倒是没有愠恼,而是在作弄展伯承,要看他的窘态。展伯承见她没有明言,他当然也不好意思再说。当下带着些儿腼腆,说道:“姐姐,你不欢喜练这套功夫,那就教我另一套吧。”

褚葆龄笑道:“你可知道要投桃报李么?”展伯承道:“怎么?”褚葆龄道:“你家传的武功其实比我家的高明得多,这半个多月你尽是学我家的,如今也该让我学你家的了,今天就由你来教我”

你们展家的五禽掌法如何?”展伯承也想温习一下自己原有的功夫,他是个比较诚朴的人不善讲客气的说话,尤其是对姐姐一般的褚葆龄,他更不能推辞了,便道:“我的功夫还浅得很,不过姐姐要学,我也不敢说个‘教’字,咱们就切磋切磋吧。”

她们两家以前是在一起的,褚葆龄小时侯也曾看过展家父子练这五禽掌法,看得多了,也还记得一些,和展伯承练了几招,居然中规中矩。

展伯承赞道:“龄姐,你真聪明,隔了这许多年,你看过的功夫还没忘记。”

可是“五禽掌”是一套深奥复杂的掌法,那是模拟五种禽鸟飞翔的姿态,以上乘的轻功来配合掌法的。练了一会,练到了一招拔身纵跃、空中对掌的招数,褚葆龄练得不对,失了重心,展伯承临时发现,半空中收束不了掌势,双掌一交,啪的一声,猪葆龄便似断了线的风等,头下脚上的跌下去了。

地上有一丛黄菊,平铺如锦,菊花丛中,隐隐露出一方残碑。

褚葆龄从空中跌下,正是朝着,这个方向,头颅对着那方石碑。

展伯承大吃一惊,褚葆龄这一跌去势如箭,要是撞着石碑,可就是头破血流之灾!展伯承精熟五禽掌法,在空中可以回翔,一惊之下,本能的生出反应,一个振臂翻身,成了“黄莺落架”的身法,立即扑下去抢救佳人。

一前一后,相差少许,眼看褚葆龄就要碰着那个石碑。展伯承心里叫道:“糟了,糟了!”事到急时,无暇考虑,只好尽人事以听天命,用力一冲,伸出手臂去抓褚谋龄的脚踝。

就在这危机瞬息之间,褚葆龄蓦地一个“鹤子翻身”,将头下脚上的形势转了过来,脚尖碰着石头,身子便似弹弓般的向外一蹦。

这一蹦正好与展伯承碰上,谁都不能避开,也没想到要避,展伯承伸出的双臂,就恰恰抱着她的身子。

“软玉温香抱满怀”,展伯承平时虽是与褚葆龄嘻笑无忌,却从未有过如此亲近,不禁心神一荡,满面通红,连忙移开双臂,但他惊魂未定,虽然没有再抱着她,但仍是牢牢抓紧了她的双手,防她跌倒。

褚模龄脸上也泛起一片红晕,娇喘吁吁地说道:“没事啦。”展伯承道:“吓死我了,没事就好,”

褚葆龄把眼望去,只见他额上冷汗如雨,握着她的那双手,手指也自颤抖不休,敢情他真是吓得傻了,褚葆龄已经说了“没事”,他还没想到应该放手。

褚葆龄见他为了自己急成这个样子,心里也颇为感动,看着他这副样子,有几分欢喜,也有几分好笑。

褚葆龄笑了一笑,忽垃间道:“小承子,你刚才使的那一招叫什么?”展伯承道:“叫鸳鸯折翼。”

褚葆龄“噗啼”一笑,说道:“好好的一招掌法,为什么用了个这样邪里邢气的招名?”展伯承道:“我不知道。我爹爹是这样教我的。”原来这套掌法乃是他祖父展龙飞生前所创,一代代传下来的。展龙飞生前是个大魔头,他所创的新招,十之八九都是叫上个残酷的名字。

展伯承正在说话,冷不防褚葆龄突然手腕一翻,使了一招“小擒拿”手法,反刁着展伯承双腕,倏然间就把他掉出了三丈开外!展伯承冷不及防,这一跤倒是摔得不轻,屁股着地,反弹窜来,不由得叫了一声“哎哟!”

褚葆龄“格格”一笑,走过来道:“怎么,跌得痛不痛?”

展伯承摸摸屁股,道:“不痛。但你为什么耍摔我一跤?”

褚葆龄笑道:“你不是想我教你擒拿手法的吗?我就是教你在被敌人擒住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回 焚琴煮鹤情何忍 掘宝怀珍意自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